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九章 陆左哥哥大战坏人

第二十九章 陆左哥哥大战坏人

  任谁也没有想到,身处于无欲天魔肉菩萨阵中,早已经血脉喷张的姜钟锡大师,不但没有沉浸于肉山欲海之中,束手就擒,反而骤然发难,出手即杀人。

  或许是想借由暴戾的杀气来冲刷内心的欲念,这老头儿表现出了与他年纪不相符的狠戾果决,那一双手黑沉如铁,先是将一个丑陋女舞者的脖子扯下半边,然后飞身上前,朝着旁边另一个舞者干瘪瘪的胸脯就是一抓。

  他这一抓可不是韦小宝同志那温情脉脉的抓奶龙抓手,青光弥漫之下,半个胸脯竟然都给他掏了下来——文字的苍白已然不能够表达当场的血腥,我们平日见人打架,所谓抓,除了抓头发和给脸上挠几道血口子,哪里会有这般凶猛的场面出现?那人就仿佛是面团儿一样,根本不结实,抗日神剧一般。

  被大阵困住久矣的老头儿因我们的闯入、主持者的疏忽而得解脱,变得尤为恐怖,敌方的后阵顿时一乱,剩下的十位“美女”化作鸟兽一散,自有高手上前对决。

  激烈的场景并不仅仅那一处,杂毛小道的鬼剑虽然没有雷罚之威,然而神出鬼没,更胜一筹,这柄镀上了精金的木剑,此刻比那百锻成钢的宝剑更加锋利,而且轻巧,走的是速度与灵敏的路子,像一条饥渴难耐的毒蛇,专门朝着敌人最薄弱的位置钻去。

  但凡一见血,立刻一道阴气打入,寒风入体,身如木僵。

  一时间无数剑影闪动,围攻上前的好几人都中剑,甚至在一息之后,有一个长发飘逸的男子捂着脖子仰天倒下,身体抽搐,没一会儿,已然身死魂消。

  当然,怪只怪那个家伙不但长得帅,而且头式留得跟杂毛小道一般无二。

  我这边倒还好一些,主要是我刚才惩戒那个人形金刚的时候,手段太过于恐怖,使得敢于朝我出手的人,实在是太过稀少。然而我蛊师的身份对方也是知晓的,怎么会没有克制我的手段呢?但见王珊情往后一跳,大叫一声:“师父赐福!”

  这声音响起,突然从头顶上面冒下来一条两米长的带角游蛇,婴儿臂粗,如蛟一般,颈子有着白色花纹,而且背上则有蓝色的古怪花纹,胸是赭色,身体两肢像锦锻一样有五彩的色泽。此物四脚,尾巴尖上有着坚硬的肉刺,眼睛上眉部份有突起的肉块交叉。

  这物一出,游弋空中,朝着肥虫子附身的两米壮汉身上蜿蜒游去。

  它的气息有些像薄荷,让人凉意顿生,肥虫子果断感觉到了这股气息,却并不畏惧,反而将两米大汉给弄得更加欢腾。

  而真正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条带角游蛇,居然飞临上空后,满是利齿的嘴巴张开,发出“嗬呀、嗬呀”的声音,然后朝着两米大汉的肚中钻去。

  啊……这大汉发出了这辈子最响亮的一声惨叫,高亢的喊声使得在场打成一片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回头去瞧了一眼。然而这一眼看去,但见他的肚皮被掀破开来,里面无数盘团的肠子被撕扯,隐隐见到一点暗金色的光芒在与之缠斗,血肉纷飞中,无数细小的虫子附在带角游蛇身上,然后肥虫子表现出了惊人的速度,与其在狭窄的战场中厮杀。

  瞧到这一幕,我不由得想象起了它往日在陶罐之中,战胜无数同类,终于成就蛊身的景象来。

  虽然对肥虫子的战斗十分牵挂,然而我却不能够分心旁顾,因为在我面前,已经出现了三个对手,这三人,一个是刚刚脱了裤子、整装待发的宽肩膀,另外一个,是弄了个火烈鸟头式的杀马特(smart)少年,他硕大的鼻环和忧郁的眼神,使得颇有一股落寞牛魔王的气质,像极了妖怪。

  最后一个,打扮得跟黑白无常一个德性的家伙,手持招魂幡,高高的尖帽子使得身型削瘦的他莫名阴森。

  就是这么三个货色,将我团团围住。我一声冷笑,没有了肥虫子,以为我就改吃素了?

  当下我也是将气沉入体内,使劲儿一震,浑身肌肉噼里啪啦作响,侧身让过杀马特少年一击锋锐的刀腿,与那个宽肩膀硬拼一拳。宽肩膀练的是铁马硬桥的硬气功,又是闵魔门徒,筋骨早已揉练成了钢筋一般的强度。

  不过在我习自《正统巫藏》中的三条行气法门,正奇结合,最适合爆发,此番劲气膨胀,最后由拳骨喷出,威力甚为刚猛,宽肩膀见我体格瘦弱,狞笑着,以为我会被他一拳击飞,却不曾想到自己的左手臂骨竟然发出了喀嚓的一声脆响,接着巨大的疼痛将他的痛觉神经淹没,狞笑的脸变得十分扭曲可笑。

  不过这样集中全力的一击也让我无暇旁顾,被黑白无常一幡打在头顶上,力量并不重,然而我的灵魂一荡,眼前竟然出现了无数重影,轻飘飘的,似乎自己已经飞了起来。

  这招魂幡有鬼!

  我暗叫一声不好,然而身子迟滞,被那个杀马特少年再次杀回来,一脚踢中了我的后腰处。

  这个家伙的脚尖凸起,而且速度极快,使得这出脚如刀,锋利得很。

  我下意识地在腰间将肌肉绷紧,然而还是疼得厉害,人也随着这一脚飞了出去,重重跌落在了地上,疼得翻白眼——难怪别人说好汉架不住群狼,除非是实力达到一个陡然而不可触摸的高度,不然再厉害的修行者,也经不过这一群人的围攻,更何况这些家伙,也都是闵魔门下的杰出门徒。

  杀马特少年乘胜追击,丝毫不给我喘息的时间,再次飞脚而来。

  我翻爬着站起来,一道枯瘦的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与这杀马特少年对拼了两记,速度不但没有落于下风,而且还有更胜一筹的趋势。我稳住身型,但见姜钟锡大师出现在我的面前,双手血腥,仙风道骨的身架子上面尽是鲜血。

  我回头去看,只见小澜和王珊情这两个女人已经在三个男人的簇拥下,朝着大厅东北角的一扇小门跑去,而之前的那十二个女舞者,死了四个,其余八个则跑散了,有的跟着王珊情走了,有的在大猛子一群人的身后,有的甚至跑到了黑暗中,抱着头,蹲在地上。

  我看出来了,这些面貌丑陋的女舞者似乎精神有问题,智障或者别的什么,和常人有着很明显的区别。

  我的腰疼痛欲裂,不过这一脚并没有白挨,我刚刚只一击,便将敌方一员大将给对折了臂骨,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嗷嗷叫唤,倒是提前退出了战团。

  眼看着王珊情再次逃走,我的心急如焚,瞧见杂毛小道正一人单剑对抗五六个门徒,肥虫子正在与那条有角游蛇苦战,而我这边正好有这本事不明的台湾老头儿顶住,我告罪一声,抽身出来,大步朝着东北角跑去。

  我一旦盯上一个人,决定不会喊“站住”,而是埋头一阵猛跑,大猛子在战团之外运筹帷幄,见到我突然冲出来,立刻叫了旁边两人,过来截我。然而一旦开始冲锋之后,我哪里有这般好相与,一个急速转弯骤停,甩开一个人,另外一个则用沙钵大的拳头,将此人的鼻子打得桃花满天开,一秒照面便栽倒在地。

  此等困难暂且不谈,我很快就冲到了王珊情的身前几米处,双手拱起,化拳为抓,准备将这个贱人抓住,直接送她往那西天一游。

  然而这个女人居然一扬手,一道阴寒的冷气喷出,我感觉不对,闭上眼睛往旁边一闪,但见我刚才立足之处,竟然出现了一个篮球大的深坑,水泥不断腐蚀,而就在这一刻,我和她之间,有多出了一个头颅硕大的小娃娃。

  这个小名叫作闹闹,大名叫作米小哲的孩子,曾经是一名活泼可爱的小娃娃,如今这头颅畸形硕大,眼神里面除了凶狠和阴森毒辣之外,再也找不出一点儿天真无邪的影子。

  看到它,我的心情总是矛盾得很,既想将其超度,早归地府,又可怜它今世的命运,不忍下手。

  然而我这里还在犹豫,这个鬼娃娃却已经露出了昆虫口器般的獠牙,朝着我扑面而来。

  这等邪教炼制之物,不止费了多少功夫,做了多少罪孽,最初的朵朵自然不能与之比拟。瞧它这狰狞模样,我便是心中一跳,立刻点燃恶魔巫手,挥手抓去。然而这鬼娃娃居然如同鬼魅,飘忽不定,我一把抓了一个空,目光还没有及时跟上,便感觉背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无数尖锐的利齿深入皮肤中,然后开始拉扯。

  我的愤怒随着这剧烈的疼痛陡然提升,极端浓烈,反手朝着背上抓去。

  那闹闹见一时撕不下我的血肉,倒也机灵,腾身飞于空中,避开我这针对灵物的恶魔巫手。

  而就在这一瞬间的时间,小门关闭,轰然而响,而我的身后则传来一声厉喝:“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够到这里来,那么,脚步就终于此吧!”

  大猛子粗豪的声音在大厅里面回荡,接着,无数的黑雾从墙壁间喷了出来,将我们整个的视线给染成了一片乌黑如墨,伸手不见五指,身子如坠深渊,什么也瞧不见,只有呼啸的鬼气阴森,在我们周边游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