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三章 闵魔的招揽

第三十三章 闵魔的招揽

  听到闵魔这番说法,杂毛小道将鬼剑前指,一声冷笑道:“大师兄与我两人的关系深厚,岂是你们所能够揣测的?至于他做事的深意,自有他来给我们作解释,轮不到你来这里搬弄是非,忽悠我等,当真以为你是春秋战国的苏秦张仪,而我们是那立场不坚定的糊涂之辈,任你挑唆反目?”

  听杂毛小道说得慷慨,闵魔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在看糗事百科,又或者听到了什么极端好笑的笑话儿。笑完之后,他伸出右手,上面尽是粘稠的血水,手心处还有一颗发白的眼球。

  他抹了抹自己稀疏的头发,顾不得头顶上面滑落下来的血水,脸上的笑意不减,说:“你当真以为我在挑拨离间,蛊惑你的心灵?”

  我见杂毛小道似乎有些愤怒了,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不然又是为何?”

  闵魔摇了摇头,露出了可惜的神色:“萧克明,十年以前我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个说法,这茅山宗陶晋鸿收了三个好徒弟——那算谋智远,运筹帷幄于千里之外的外门大弟子陈志程为帅才,可立足于庙堂之上,为门派争夺国家资源和大气运,此为外王;那习道成痴,天地万物皆为一种至理的内门大弟子符钧,成就不弱诸位长老,假以时日便又是一个顶端高手,可镇山门,万邪莫入;而你则是第三个……”

  他闭上眼睛,似乎陷入了回忆当中:“人都说若论天资聪颖,你不如符钧,人际智虑,你不如黑手双城,然而你却是陶晋鸿卸任之后唯一想要指定的掌门弟子。茅山宗上下几百号人口,风光如你者,没有几个……然而呢?黄山一役,你功力尽失,被革出门墙之中,漂泊流落于江湖,连家都不能回——茅山待你的恩,早已抵消,而你此番的功力精进,返修巅峰,何必又去捧茅山的臭脚呢?”|

  杂毛小道默然不语,似乎在回首往事,而我则跨前一步,疑问道:“你们在此,为何又说是大师兄耍弄于我们呢?”

  闵魔此刻出奇地好讲话,淡然说道:“这世间事,并不是如同你们所见的那般简单明了——你以为这一次,就单单只是跳几个人的小事儿?你知不知道,这次计划,事关全球电子合约制造服务商市场细化和瓜分的几百亿利益,哪里是你们所能够了解的?黑手双城应该能够察觉,然而伟相力集团这里根本就反感他的介入,不予配合,而他的顶头上司又盯着他的阵脚,没有证据,根本就不给他出手的机会,他定是急上了头,才会让你们两个人,来冒这样的险——在他眼里,你们根本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闵魔在池子里侃侃而谈,而我则回望了一眼跻身上前来的雪瑞。

  对于这样的池子,曾经和缅北苗寨中的百年传奇蚩丽妹学过一段时间的她十分熟悉,不过那儿是虫子尸体浸泡,人在茧中,而闵魔这虽然没有视觉冲击力,但是即使如同泡澡一般躺在里面,也实在是有些让人看着发麻,哪里还有心情听他唧唧歪歪说这么大一堆?

  当时的场面十分诡异,我们站在池子的对面,偌大的池子里血肉漂浮,里面躺着一个阿伯一样的老家伙,而在他身后,有一个美艳如花的年轻女人正在温柔的给老头儿按摩肩膀,一点儿不嫌弃这池中的污秽,而在她的身后,围着一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全部都不敢出声,恭恭敬敬地守候着。

  闵魔将大师兄黑得翔都出来之后,停下了话语,扭头吩咐了一句,王珊情立刻从身后摸出一个太空杯来,到了一杯黄色的液体,服侍着闵魔喝下。

  闵魔说了这么多,杂毛小道却并不为所动,而是平淡地说道:“阁下谆谆教诲,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这个池子里面的老头儿本来昏黄浑浊的眼球在这一刻,陡然爆发出了闪烁的精芒,他直勾勾地盯着杂毛小道,仿佛在看一个身材火爆的全裸美女,好一会儿,他才收回目光,缓缓地说道:“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误会,认为我们走歪路了,证不了道,见不了自己的信仰——然而你是这行内的人,自然知道‘大道万千、殊途同归’的道理……”

  杂毛小道接茬说道:“那么,然后呢?”

  闵魔盯着杂毛小道,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么,既然你现在的身份还是通缉犯,而且还是在逃,他们如此待你,你心中应该已经郁积了很多的怨气,不如……加入我们邪灵教吧?”他见杂毛小道没有说话,沉吟了一番,下定决心之后开口说道:“你倘若入我门中,当我百年过后,这闵魔的名头和地位,便可由你继承!”

  他的这句话让我大吃了一惊,不了解邪灵教的人自然是不知道这里面所蕴含得有多大的魔力。

  要知道,这邪灵教十二魔星可是邪灵教内的高层,个个都是一方人物、诸侯,手上掌握的资源、财力和权力,那可都是一笔让人疯狂的东西,没有人知道邪灵教的产业究竟有多大,但是我们所知道的是,它与洪门比起来,就如同一个大人和婴孩一般,无比强大,无所不在,潜伏在社会的各阶层里。

  当日在龙虎山附近的时候,青虚这个家伙之所以会如此,在龙虎山旁边做出这些丑恶之事,也就是因为黑魔孙承茹孙老太(前任黑魔的遗孀)答应他,会将他推荐给邪灵教总坛,接任黑魔的名头——可见其吸引力有多大。

  然而闵魔此言一出,我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呢,他身后的那些人不由得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我看到王珊情的脸上挤露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似哭一般,而人群中最为激愤的,要属大猛子。身为闵魔首徒的他,其实是最有希望继承闵魔衣钵的,就等着闵魔早日归西,他好继承位置,哪里会料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竟然将他的期待化作了水中月,镜中花,这哪里肯罢休?

  他也是一身好本领,壮了壮胆,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失落,昂起头来大喊道:“师父,不可啊!这个小子心怀鬼胎,像那墙头稻草,随风飘荡,你怎么能够让他来继承你的衣钵,成就闵魔之声誉呢?”

  有人带头,自然便有好几个打酱油的门徒出声反对,说了好几句,我看到闵魔本来平淡如水的脸上开始扭曲起来,那一瞬间,无比狰狞,终于发作了。正在喋喋不休的大猛子突然觉得嘴巴一腥,伸手一抓,只见嘴里面已经塞着一大坨人肉,瞧这部位,应该是来源于一位男性的臀部,或者小腹位置。

  大猛子的嘴巴被堵,而闵魔缓缓地站起身来,有一种庞大而恐怖的气息则将那些站起身来,试图走上前来理论的门徒给全部压垮,根本就动弹不得。

  站在池子对面的我们都感受到了这股力量,感觉空间里面的空气都沉重了好几分,仿佛心头压着一坨铅块,本着“攘外必先安内”的原则,施加于大猛子等人身上的压力只怕会更重。那些家伙也是有了经验,知道自家师父生气了,顿时纷纷跪在地上,大声喊道:“师父饶命,我们只是建议而已,一切都依着师父的指令行事,但有所指,无不服从!”

  这样的话语三呼完毕,闵魔似乎觉得这些个徒弟还算是诚恳,挥挥手,然后缓缓说道:“我说过的话,落地便是一口唾沫钉!我的指令,谁赞同,谁反对?”

  他的话语颇有马龙白兰度的教父风范,所有都恢复了平静,闵魔掀开了眼帘子,瞧了一眼我们,缓缓说道:“怎么样,考虑清楚没有?要么死,那么投入我门下,没有第三条路可选——依你的本事,倘若小佛爷的计划成功,新世界必定会有你的一席之地,到时候所有的尊崇、繁华和巅峰感受,你都是可以拥有的……”

  杂毛小道无语,而躺在朵朵怀中的虎皮猫大人则打着呵欠,颇为无聊地说道:“一百年过去了,几百年过去了,到现在还是那老一套的东西,什么破而后立啊,什么翻身革命,天地巨变了……都是有心改革的人,为毛手段要这么激进呢?而且每次一提起来,都跟打鸡血了一般!一群傻波伊,呸!”

  杂毛小道与我对视一样,心里面都感觉到自去年与镇虎门张伯一战,两败俱伤之后的闵魔,似乎变得有些啰嗦了,而且交锋的时候都是在背后阴人,要么控魂,要么就利用机关险境,现在又这么好说话,肯定是实力并没有完全恢复,如此的话——我们不是有机会收拾这丫的?

  我和杂毛小道配合多年,早已心意相通,一个眼色交互,立刻下了杀心,当虎皮猫大人这一声“呸”落了音,我和杂毛小道都紧绷着身子,然后如同猛虎出了笼,朝着池子里面的闵魔冲过去:“受死吧,你这贱人!”

  见我们二话不说,冲上前来,闵魔极为失望,身子从池子中站了起来,飞跃水池的我看到他腰部以下的部位,差一点儿吓得魂都飞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