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九章 忆往昔是竹马青梅

第三十九章 忆往昔是竹马青梅

  骤然听到这个女人喊起“老板”这两个字,我在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06年饰品店刚开张,我和阿根招聘店员的时候,那个穿着白衬衫和一条肥大西装裤、操着一口西川普通话的少女。我想起了那一双月光下溢满井水般的明亮眼睛,还有无数我本来都已经忘记了的岁月。

  时间真的是一把杀猪刀,当日的少女已经变成了阴狠毒辣的邪教骨干,而我则成为了一名历尽沧桑的苗疆养蛊人。

  我笑了笑,爬起来,背靠着柱子而坐,说是啊,真的想不到,我们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王珊情也很感叹,坐在我的对面,瞧着我这一副狼狈模样,脸上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缓缓说道:“老板,你知道么,我曾经很感谢你,是你手把手地将我从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儿,带成了饰品店里的业务骨干,记得我超过小美成为饰品店业绩第一的那个月,你给我发了一盒巧克力,我当时就高兴疯了!巧克力好甜,甜得让我想要嫁给你……”

  我苦笑,说那巧克力是阿根要送给你的,只不过借由我手而已。

  王珊情点点头,说她知道,后来她听阿根说过了。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如同黑色宝石,美丽极了,让人很难想象她之前还刚刚若无其事地杀了一个人。

  王珊情继续说道:“你也许不知道,当我笨拙地跟你开玩笑,说喜欢你的时候,你拒绝了我,我有多么的伤心;你也许不知道,我之所以跟着赵刚那个混蛋,就是因为伤心被你拒绝,出去喝酒,被他夺去了身子;你也许不知道,当我看到你跟小美在一起的时候,我心里面那发疯的嫉妒,就像长满荒草的田地;你也许不知道,我跟阿根在一起的时候,你那无所谓的祝福和隐约防备,让我整日整日的睡不着,心里面被愤恨所包围……”

  我听着王珊情回首往事,静默不语。

  坦白的说,我是一个有着自知之明的人,知晓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着“我”而转动的,所以从来不会强求其事,而我在情感上面又向来都是比较迟钝的,故而并不清楚我和王珊情之间,竟然还有这么多感情纠葛。在我眼里,以前的王珊情就只是一个业务能力很强的下属,而今的王珊情,也只是一个让我恶心的女人。

  除此之外,我对她基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所以听她这般说的时候,我就仿佛在听别人的故事,里面的主角,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王珊情见我一点表情都没有,仿佛事不关己一般,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寒得几乎能够滴下水来,她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问道:“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我汗颜,摸了摸鼻子,说道:“一个人做什么事,不做什么,完全都是由他自己的内心作主导。你之所以做出这些泯灭人性的事情,都是因为你自己的自私,与我何关?”

  我这淡然的话语触动到了她,这个女人如同一头母狮子一样暴跳了起来,揪住我脖子处的衣领,愤怒地咆哮道:“你怎么可以不领情呢?你怎么可以不领情!完全就是你背叛了我,我被你抛弃了,我……我他妈的要杀了你!”

  我看到她双手都有着活灵活现的刺青,是九头毒蛇,然后从上面传来了巨大的力量,将我的脖子给死死地掐住,让我的呼吸停止。这个一切都在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是如此疯狂,而我的心中却是一阵狂喜——她身上确实携带了隔离蛊虫的巫符法器,使得肥虫子根本近身不得,但倘若是她主动靠近我,那就是另当别论了。

  当她的双手虎口紧紧贴着我的脖子的时候,正在我体内进行紧急修复的肥虫子见机不可失,果断沿着我们接触的皮肤,从王珊情的手指处,刺溜一下,直接滑入她的体内。

  肥虫子虽为半灵体,但是触感还是有的,王珊情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有一个又软又硬、似乎还颇为熟悉的东西钻进自己的手掌中,收手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她疯狂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容,死死地盯着我说道:“你到底对我作了些什么?为什么我会有如此奇怪的感觉?”

  肥虫子一进入王珊情的体内,那时局便陡然立转,我一直紧绷着的心情也松了一些,笑道:“我现在除了能够对你放电,还能够做什么呢?”刚才还是一副怨女状态的王珊情此刻变得异常冷静,死死地盯着我,说:“你是不是对我下蛊了?”

  我丝毫不惧地与她对视,说道:“放了我,我便告诉你!”

  王珊情的脸在那一霎那间变得通红,像一个疯子般地大声尖叫:“闹闹,咬他!”

  一直悬于上空的闹闹得了命令,骤然向下,朝着我飞扑下来,然而几乎在同一刻时间,王珊情突然捂住肚子,痛苦地叫道:“啊……”接着她就如同要生孩子一般,满地打滚。我这时的伤口已经恢复了一些,勉强举起手来,激发恶魔巫手,去抵挡闹闹的攻击。

  闹闹在水下骤然的爆发之后,此刻似乎也是有些虚弱,故而我勉强挡住了两个回合,便听到王珊情杀猪一般地叫喊:“停,停下来!”

  那闹闹倒也听话,说停就停,我自然也不敢硬拼,肥虫子随后也停止了动作。张小黑这个时候也冲了上来,大声喊问怎么回事。

  王珊情刚刚尝到了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她没有回答张小黑的问话,而是死死地盯着我,喘着粗气说道:“给我解开!”——她这种颐指气使的语气让我好笑,她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以及和我之间的关系,

  我盯着空中那面目狰狞的大头娃娃,又看着旁边的张小黑,平淡地说道:“小情,是这样的,你想活,我也想活,那么我们就差不多能够达成一个共识了,对吧?至于接下来的细节,就需要我们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仔细商量了……”

  听我这般说,王珊情断然拒绝道:“不行,师父他指定要抓到你,如果把你放了,我就活不成了!”

  我沉声说道:“闵魔自去年受了重伤,就已经不行了,不然他怎么会变成今天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而且还扛不住我和老萧的共同攻击呢?他都自身难保了,你何必为他卖命?记住,你若不答应,我们同归于尽,共赴黄泉,倘若是答应了,说不定还能够留有一线生机!”

  旁边的张小黑虽然不明白状况,但是从我们的交谈中,多少也知道了些梗概,悲愤地叫道:“什么你们两个人啊?你们一伙人六七八九个,个个厉害无比,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两个人?太无耻了吧!”

  我也懒得争辩,平摊双手说道:“事情就这样吧,很简单的选择题,你自己做决定吧!”

  王珊情盯着泰然自若的我,不说话,脸色阴郁。我并不是很着急,要知道,一个人拥有得越多,地位越高,就越害怕失去。王珊情爬上这个位置,想必是费了不少功夫,她还没有真正享受胜利的果实,怎么可能为了邪灵教的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呢?

  邪灵教有这么强的号召力么,扯蛋吧?

  而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时候,西面的石门再一次轰然作响,王姗情站起身来,扭头过去,看见七八个人朝着这边跑来,心中不由得紧张地大叫道:“我就叫了两个人来,你们怎么都跑来了?”有领头的人回答她,说顶不住了,二师兄让我们退到这里来,布阵防守。

  他的话音刚落,我便见到杂毛小道矫健的身影从石门后闪身而过,一身的血,然而眼睛确实精光四射,手上的鬼剑宛如游龙,跟着敌人的屁股后面冲来。再之后,还有雪瑞皎洁素白的身影。

  援兵来袭,敌人慌乱,我自然也不会留在这里与他们扯蛋,趁着这段时间蓄积下来的力量还足够,当下就是一个转身,朝着旁边跑去。我这一动,在旁边等待的闹闹立刻就炸了毛,想要冲上来,我回头瞪了一眼王珊情,她立刻明白了我的威胁之意,张开的嘴巴又闭拢了,没有说话。

  闹闹得不到命令,自然也不敢动,反而是旁边的张小黑没有顾忌,朝着我就是一阵发足狂奔。我双腿疼痛,没跑十几步就熬不住了,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在了地上,刚一回头,便看到张小黑45码的大脚,朝着我的身上踏来。我往旁边一躲,摸出那把小藏刀,准备反击的时候,却见一声响动,张小黑的身子重重地摔在了我的旁边。

  哐啷一下,他手中的军刺也随着掉落在地。我仰起头,但见朵朵飘于半空中,惊喜地大喊:“陆左哥哥,你在这里啊?”

  杂毛小道和雪瑞风一般地冲到我的身边,招呼两声,杂毛小道焦急地大喊道:“小毒物,闵魔呢?你怎么了?”我还没有答话,便听到石门关闭,那个带着高帽子的黑白无常大声喝道:“万棺悬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怨气凭空而起,起风了,威武呼哈哦……”

  他的话音刚一落,这大厅里面上百来号的悬棺,突然就是一阵乱颤,风铃一般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