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四章 我……不好吃啊

第四十四章 我……不好吃啊

  此刻的闵魔跟之前相比,完全就不可同日而语——之前的闵魔虽然下半身是粉红色的肉触手,但是上半身还能够体现出人类的特点来,性情和逻辑,也都是人类的思维,而此刻我们面前这头四米五高的怪物,浑身上下洋溢着翻滚的黑雾,有着一股异类生物的冰冷感觉,寒意陡生,比那干冰还冷。

  他的形象,让人看上一眼,脑海里就生出“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邪异恐怖的东西,简直就不是地球上生物”的想法来。

  瞧见闵魔变成了如此模样,一直在周围盘旋的虎皮猫大人像被人掐住了蛋蛋,毫无高人形象地惊声尖叫道:“天啊,它被放出来了!它被放出来了!闵鸿这个蠢货,这个脑子里面除了翔还是翔的家伙,他以为被附身之后的他还是他自己么?我他妈的躲进这肥硕鸟儿体内,我还是一只普通的鸟?——老子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白白修了这么久的功法,闵鸿这龟蛋儿居然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搞懂。靠,邪教就是他妈的是邪教,就知道铤而走险,贪功冒进,直娘贼,娘希匹……”

  虎皮猫大人这一番口不择言的话语骂完后,招呼我们道:“小毒物,小雪瑞,你们反正是跑不掉了,有什么遗言,赶紧跟我说,我好给你们家人转达。媳妇儿,跟我走,赶紧跑路,不然真就一命呜呼了!”

  朵朵从角落里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一点儿也不领情,撇了一下嘴巴,说就不,我要死,都要跟陆左哥哥死一块儿。

  朵朵的话语让虎皮猫大人很受伤,它骂骂咧咧地说了几句不堪入目的脏话,然后心一横,说娘咧,拼了!

  它落在我旁边的一具棺材之上,大声招呼我:“小毒物,这个家伙原本是那冥河恶灵,逃逸到人间来,寄居在地煞之中沉眠——其实也是山神土地公的一种。不过这东西在冥河受到了无数年头阴风的洗刷,心思早就已经变得邪恶无比,心里面只有无边的杀戮。它是恶神,猛虎出笼,生灵必定惨遭荼毒……”

  我紧绷着身子,死盯着被触手缠绕着的杂毛小道,不断地调整呼吸,将自己体内的气息压缩囤积,脸色阴郁地打断道:“告诉我,这狗日的弱点是什么?”

  “在脑袋的眉间正中,神凝天池。任何一个请神入体的人,融合都会发生在上丹田,‘神失守位,即神游上丹田’,《素问·本病论》中说到……”虎皮猫大人急速地说着,还未完,我便已经化作一道黑线,朝着恐怖的闵魔冲去。

  在我身边的是小妖和朵朵,这两个小家伙护住我身侧两旁,有那青灰色的鳞甲触手如鞭甩来,她们便用手去拨动,帮我挡开。仅仅两息时间,我已然冲到了闵魔的身后。

  正在与闵魔拼斗的是五人宗教局的其中一个,这个小子是个滑头,身手灵活得可以与雪瑞一拼,脚下凌波微步,身形柔软得像面条,竟然能够在七八条触手组成的暴风骤雨间,丝毫无损。看得出来,宗教局此番前来的都不是弱者,倒是我们认识的曹彦君,本事最低。

  瞧见魔化之后的闵魔被吸引了注意力,我也是吃了教训,拔除那把小藏刀,腾身而起,朝着闵魔的后脑勺就捅去。

  然而我刚刚临空而起,便见到那一颗如同榴莲一般的后脑勺上,突然睁出一只拳头大小的眼睛出来,里面的白色多过于黑色,死鱼眼一般,里面露出了极度深寒的冰冷,有着诡异的光芒。

  看到这东西,我吓了一大跳,然而事到临头也退缩不得,将心一横,朝着这颗眼睛,抬刀就是一刺。

  我起始的速度飞快,冲势凶猛,所以这一刀的力道十分恐怖,然而就在刀尖即将要刺入这颗眼球之中的时候,从它旁边湿淋淋的眼睑周围,伸出了许多粉红色的柔软触角来,将我的这把藏刀给紧紧缠绕住。

  我顺着惯性撞上了闵魔,刀口被阻,接着身子倏然一紧,也被闵魔给缠住了。

  我手中的这把藏刀是很普通的那种,根本对付不来这看似柔软,其实跟牛筋一般的触角。当下我也不管不顾,松开手,将蓄积已久的恶魔巫手瞬间点燃,然后朝着这眼珠子掏弄儿去。或许是我松手太快,闵魔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被我一下给抓中,双手仿佛捅进了烂泥潭中,里面粘糊糊的,然后有着一颗硕大的晶状体。

  我心中欢喜,顾不得腰间的力道更紧,猛使劲儿,准备将那一颗眼球给拔出来。

  我的双手在之前与闵魔的交锋中就已经满是鲜血,而且此刻又点燃了对黑暗生物有着极强克制力的恶魔巫手,这血脉和能量两者一叠加,又恰好伤及的是最敏感的眼球部位,所以我这儿刚一用上劲力,便听到前面的闵魔,口中一声恐怖的叫喊。

  这喊声如同那钱塘海潮,铺天盖地,这整个空间里就是一声炸响——轰!

  我感觉自己的身子在短瞬之间,倏然移动了好几十米,闵魔痛苦地在这个大阵之中飞纵着,使得我耳朵边风声呼呼,一连撞掉了好多樽棺柩——那种刺激,过山车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想着杂毛小道被这怪物滑腻腻的触手死死箍住,我当下也是发了狠,口中大骂着脏话,然后使劲儿地将那眼球往外扯动。然而到底是化了魔,这颗生长在后脑勺的眼球末端有着好多坚韧的肉芽勾连,死死拉着就是不松动,无论我用多大的气力,都将其扯脱不得。

  我不是一个不知变通的人,扯不下来也不着急,将双手激发到了极致,胡乱地掏弄闵魔的后脑勺,试图将里面弄成一坨糨糊,将这蕴积着浓重魔气的地方给破坏殆尽。

  或许是我的双手与鲜血对于魔化的闵魔来说,实在是太针对了,使得他在后来终于放弃了杂毛小道,将其扔在了一旁,然后所有的触手都全部倒卷而来,朝着我的身上紧紧缠住。

  此刻的我已经是进了铁扇公主肚子里面的孙猴子,即使我抓住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异化之后的闵魔大脑,但是也就在隔壁,此时的伤害对他的也是最严重的,当下也是咬紧牙关,任凭周身的景物风驰电掣,也死死不放手,使劲儿扣动。

  然而闵魔越是痛苦,施加在我身上的手段便越繁复,他的背脊之上出现了很多骨质化的倒刺,然后那些柔嫩的粉红色肉芽顺着我的身上爬来,触手紧紧拽着我,往外面甩去。我压着牙坚持了一会儿,终究是人而不是一块坚铁,烈女缠郎的招式抵不过身体的极限,在即将崩溃的那一瞬间,我松开了双手,整个身子倏然腾空而来,朝着东首边儿飞去。

  一双素手接住了我,是雪瑞,有着天眼的她往往能够看得比别人更多一线。

  我回过头,发现雪瑞也受伤了,雪白的下颚上面留着一道血痕,想来应该是嘴角渗出来的。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过于混乱了,大家都胡乱战成了一团,彼此都不配合,虽然强力,但是力量不往一处儿使,所以才会陆续落败,而且还败得如此惨。

  将我这个心头之刺给甩开之后,闵魔环视了一下场中,从喉咙里面发出一种低沉得类似呼麦的叫声,呼、呼、呼……这声音听得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忍不住发颤。

  嚎喊的过程中,我看到闵魔的后脑勺上面的肌肉开始蠕动,像小虫一般,密密麻麻的分布着。

  差不多一分钟到一分半的时间,他呼嚎结束,将脖子扭了扭,终于开始说出了人言来:“好饿啊……”果然如虎皮猫大人所说的一样,这个人无论是说话的口音,还是行为动作,都跟之前的闵魔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饥饿的闵魔扭动古怪的头颅,环绕一圈,然后看向了脚下。

  在他脚下有一个活着的女人,双手双脚都被黑色绸带给绑住,不过意识应该是清醒的,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瞧着面前这个恐怖的怪物。闵魔瞧见她,不假思索地抓了起来,深深嗅了一下,说好香啊,有日子没有吃过这么香的食物了……

  而他口中的食物则惊恐地大叫道:“师父,师父,人家是小情儿啊?你不认识我了么?”

  王珊情惊恐尖叫,然而闵魔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将这女人的身子擦了擦,然后将身上的衣服给三下两下扯了下来,硕大的蓝色眼睛如同最迷幻的梦,紧紧盯了一会儿不断大叫的王珊情,摇了摇头,接着将满是利齿的嘴巴大大地张开。

  闵魔准备享受这一顿美好的食物了,而王珊情却终于陷入了绝望,胡乱地大叫起来:“你妈比,你这个拔鸟无情的混蛋,不要啊,不要吃我……我艹,我……不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