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盗宝

第四章 盗宝

  此番前来,我和杂毛小道自然没有一上来就能摸到东西的侥幸期望,对老李吹得天花乱坠的泰山三宝前两样珍贵国宝,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我们的目标一开始便是想确认一下他话里话外的真假,倘若这黄釉青花葫芦瓶中真有那龙涎液的存在,我们到不介意顺手带走。

  至于那具有文物、艺术和历史等珍贵意义的瓶子,则留下来,以供后人瞻仰便是。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如此最好。

  不过即便如此,我们对这个传言其实也不是很信,要知道龙涎液可是一等一的宝贝,倘若真有,从我们看过的历史书上了解,以乾隆那个老家伙的德性,未必会留在泰山岱庙,留待后人瞻仰,还不赶紧拿回宫里,让他的萨满教大祭司好好研究才对?

  而且此行并不算是一帆风顺,白天我们游园的时候,感觉这岱庙城堞高筑,庙貌巍峨,宫阙重叠,气象万千,隐隐有气霄直冲云顶,似有高人潜伏,英灵看守。瞧见这严阵以待的架势,我们的心中就不由得直打鼓。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而且还是要做贼,我们也就是秉承着贼不落空的精神,多少也要落一个心里安稳才是。

  避开宗教局的工作人员小康,我们趁着夜色轻身出了宾馆,然后缓步走到了相隔不远的岱庙外围,仔细查看。

  这座宏大的古建筑始建于秦汉,拓建于唐宋,金元明清多次重修,与北京故宫、山东曲阜三孔、承德避暑山庄和外八庙,并称中国四大古建筑群,皇权威仪,不一而足,远远瞧去,如真龙盘踞,散发宏威。时值华灯初上,游人三三两两,夜有晚风吹拂,如那情人的吻,分外温柔。

  我们倒也不是很着急,牵着两个朵朵的手,围着外围缓行。小妖向来是个活泼的性子,不一会儿便挣脱出我的手,朝着四处探去,反倒是朵朵十分享受这难得的温馨,任我手牵着手,像真正的亲人一样漫步。

  走了一阵,我瞧见朵朵蹙着眉头,貌似有一些憋气,便问她怎么了?

  朵朵皱着鼻子,指着高墙里面的岱庙告诉我,这里面的有让她喘不过气来的压力,不过还好,她朵朵可不是一般的小鬼,并不怕呢。

  我点点头,表示知晓。这岱庙历来都是古代帝王奉祀泰山神,举行祭祀大典的场所,浩瀚气息直通青天,内中必有布置,像朵朵这样的阴灵之体自然会受到逼迫,不得安宁。这也是情理之事,不过瞧着朵朵能够在这样的威压之中,还保持着稳固身形,基本上还算淡定的模样,倒也间接地说明了小丫头的功力见涨,已非当日的吴下阿蒙了。

  看着朵朵一天一天的成长,渐渐地越发厉害,我的心里面就有这不可名状的成就感。

  走了一会儿路,当我们来到塔林西侧的时候,杂毛小道突然拉住了我,下巴朝前点了点。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看见有两个人站在围墙外面小声地说着话,不时还指指点点,待见到我们,又收敛起来,装作普通游客一般,左瞧右看。

  杂毛小道目不斜视,压低嗓门说道:“怎么样,左边那个是不是吕尤?”

  我点头,说看着确实有点儿像,好像是化了妆,将自个儿伪装起来了。

  我们默不作声,从他们旁边悄然走过,见我们还带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这两人并无戒备之心,有一个土鳖见朵朵长得可爱,还忍不住多瞧了几眼。我们走了十几米,然后转入旁边的树林中,没有再走,而是静静地等待着真正的夜色降临。

  在林子里,我们远远地瞧着岱庙的轮廓,从炁之场域的感应中,能够感觉到每一处的气息有什么不同。

  那两个貌似要来偷窃的土贼在围墙外观察了一会儿之后,转身离开。

  夜幕越来越深,林中的草丛雾气更重,草叶上面有水珠生成,我吸了吸变得有些凉爽的林风,听到周围有蚊子嗡嗡嗡的声响,只可惜怯于肥虫子的威势,只能止步于几米之外。

  到了后半夜,我们面前的这个古建筑群里,灯光终于渐渐暗淡下去,在我们的视线中出现了三个黑影,背着包囊来到我们前面的林子里换装,不多时,便将自己弄成了全身漆黑、包头包脚的专业形象,瞧见他们这一身打扮,我不由得想起了《疯狂的石头》里面的三个笨贼来。

  不过他们的本事却比电影里面的贼们高了许多,左右瞧了没人,便有一个家伙跑到外墙那儿去动了点手脚,大约十分钟,三个人轮流冲刺,仿佛借助着什么工具,身子弹跳,很轻松地就翻墙而入了。

  杂毛小道问我,说那三个土贼能够将泰山三宝偷出来么?

  我苦笑,说这样三个傻货儿都能够将闻名中外的泰山三宝偷出来,说明那里面根本就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那我们又何必冒险呢?

  不过话儿是这样说,我们终究心中挂记,请来虎皮猫大人空中侦察。瞧着大人遁入夜空中肥硕的影子,我摇头叹可惜,说这庙里的气息,让小妖和朵朵都受到克制,不然倘若由这两个小东西出马,神不知鬼不觉地,说不定就能够成功了。

  小妖坐在我们头顶的枝头上,不满地说:“这里虽然有那香火供奉、信仰意念而凝结的神灵在,但小娘我未必会怕它,倘若你们两个罩得住,我就过去把它勾引出来,然后你们去取那龙涎液便是了。”

  听到小妖这带有挑衅的话语,我们都不接招,本来我们就带着案子在身上,倘若此番再光明正大地闹上一闹,只怕便是大师兄亲至,也洗脱不得我们身上的污垢了。

  几个人在林中徘徊一会儿,发现里间全无动静,杂毛小道也是好奇,让我在这里等候,他低伏着身子,几乎是在贴地而行,很快就来到了刚才几个贼登墙的地方,顺着先前的布置,攀上了围墙朝里看。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朝着我这边招手。

  我知道小妖和朵朵进入岱庙之中,颇为压抑,便让她们在此等候,自己也悄无声息地潜出林中,来到了围墙之下。

  我刚刚到达,便听杂毛小道低声对我说道:“那三个土贼在前面探路,我们在后面潜行,倘若能够进入西面博物馆的地下室,我们便将龙涎液给取走,倘若见机不对,我们立刻遁走,想来这个地方能够硬拦住我们的,也没有几个。”

  他说得颇为自信,虽然此法有些冒进,但我一想也是,凭着哥们儿的本事,能够留得下我们的人不多,即便是有,也不会冒着搏命的危险与我们较量。心中如此一想,我点了点头,掏出一块面巾蒙住脸,表示同意,杂毛小道嘴角朝上笑了笑,然后翻身跳入墙内。

  我这时才来得及看这墙上的突起物,却是三根马桶塞一样的棍子,附着在墙上形成支撑点,依次向上,稍微受过训练的人便能够很轻松的翻墙而入。当下我也不犹豫,深吸一口气,将劲力运足于脚下,一口气提起来,纵身而上,身轻如燕,一个翻身,便下了围墙。

  翻下那围墙,我蹲在黑暗中仔细扫量着内里的景物,虽然白天的时候我们也有来过,不过这大半夜的过来做贼,在心理上确实还是比较刺激。

  杂毛小道给我指了一下前方,转角处蜷缩有一个黑影,他轻轻告诉我,说这个家伙是留下来守后路的,你别看他们三个是普通人,不过手段倒也是老到得很,看来并不是寻常的土贼,为此的计划也费了苦心。我点头,表示知晓,然后顺着另外一边黑影,缓慢移动,朝着旁边的博物馆行去。

  这岱庙由鲁东文物局管理,凌晨的时候是不营业的,那泰山三宝虽然展在各处,但是真品应该在博物馆的地下室里收藏着。我们选定的这处围墙离博物馆并不远,很快便避开了摄像头的监控位置,到达了前面来。我们潜伏着,看到吕尤和他的小兄弟动作熟练地从西面的一处窗户中爬入,然后潜入博物馆里。

  我刚想动,杂毛小道拉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等一等,我便没动,过了几十秒,突然看到一个身穿青黑色道袍的家伙出现在视野中,手持拂尘,缚手而立。

  我暗叫一声好险,虽然没有直视这个道人,但是从他站在那儿的气势来看,定然是此处博物馆的守夜人,一个颇为难缠的角色。重宝之地,必有防守,如此看来,这两个土贼是逃脱不得了。我们按捺下急躁的心思,蹲在黑暗中瞧,直以为这个道人会跟进去,将那两人像小鸡一样给收拾了,没想到这人根本就没有动,反而是隐没于黑暗中。

  我心中奇怪,难道这个家伙也是过来盗宝的?时间大概过了十五分钟,吕尤和旁边的另一个小兄弟各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裹从原来的窗口爬下来,那个道人从阴影中冲出来,正想要拦住时,突然一道黑色的曼妙倩影,出现在了道人身前。

  瞧见这身影,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心神大震:“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