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与飞机场同坠溪中

第十四章 与飞机场同坠溪中

  邪灵教人多势众,而且个个都是个中强手,倘若正面相对,强拼起来,我和杂毛小道未必能够在他们面前讨到便宜,而且很可能又是一场不必要的血战。

  我正自心惊,以为是杂毛小道的忿怒,引起了周林的感应,双拳紧紧握起,准备反击,然而就在此刻,一道小小的黑影从身边的四五米处出现,摇动一番,然后朝着溪水的下游蹿去。

  瞧那身影,是一个篮球大的毛绒动物,像穿山甲,又像松鼠,奔得飞快。

  这东西的出现分散了周林和邪灵教众人的注意力,那个矮个儿瞧见这动物,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的神情:“啊,这是桃花獾,最喜欢吃的就是成精和快成精桃树结的桃子,跟黄金鼠一样,有它在的地方,必定会有灵光宝物出现,黑蝠大人果然好本领,跟上它,我们便能够找到传说中的桃元了!”

  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周林末了的那一声尖叫,竟然是发现了这头桃花獾。

  瞧着邪灵教诸人跟着那个毛茸茸的黑影子朝着小溪下游奔去,惊出一身冷汗的我站起身来,瞧见杂毛小道蹲在那里一动不动,浑身都在颤抖,我才想起这天大的仇怨来,将手搭在杂毛小道的肩膀上,轻声说道:“老萧,你可千万别激动,周林这狗日的家伙虽然可恨,但是我们实力,并不足以将他留下,还需招人前来,一同伏击才是!”

  杂毛小道恨得脸色铁青,不过情绪倒还算正常,点头说我们跟上吧,通天彻地追寻这个家伙一年多时间,都没有消息,此刻更不能够让他跑脱了——你放心,自知之明我有,而且也不会将大家陷入危险境地的,能够不费手脚地擒获于他,这是最好不过。

  我点头,小心翼翼地顺着邪灵教飞奔而过的小路上追踪,然后与纵身在旁的杂毛小道说道:“周林这个人的实力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似乎跟从神农架耶郎北祭殿中偷拿出来的黑蝠雕老玉佩,有关系,而且也从神农架鸿庐李子坤手中学了本事,你瞧见他刚才的那几下没有,崂山派的道士虽然实力并不算是厉害,但是一齐围攻于你我,相信也做不得他这般的厉害——这狗日的,果然是坏人活千年啊!”

  杂毛小道点头说是,这狗日的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居然能够得到小佛爷的承认,成就了十二魔星的位置,想来也是有一定的手段,我们一会儿,要更加小心才是。

  瞧见杂毛小道如此说,说明他的理智都还在,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如此的队友方才是值得我所信任的。

  一路潜行,我掏出手机一直看,信号时有时无,在一个转角弯口的时候,终于有了两格,我让杂毛小道、小妖在前面追辍,我急忙拨打林齐鸣的号码,请求援兵。

  此刻已经是后半夜了,林齐鸣白天还在高密的野地中排网搜捕,疲惫欲死,此刻早已是昏昏入睡,半天儿打不通,我熬了十几秒,瞧见杂毛小道消失在视野中,心中骤紧,马上拨通了大师兄的电话。

  这一次很快,董仲明董秘书在第三声之后便接了。

  我将事情的大概,和我们所在的位置说予他听,让他最好尽快申请调集人手赶来。

  董秘书告诉我,大师兄刚刚忙完歇下,他让尹悦去将大师兄叫起来,立刻与鲁东这边联系,申请调集高手前来,问我要不要跟大师兄通话,我瞧见杂毛小道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心急如焚,连说不用,将手机挂了,然后急忙冲入黑暗中。

  我没跑两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哗啦啦地唱着歌,我吓了一大跳,瞧了一眼,是林齐鸣,匆匆接起来,电话那头的林齐鸣睡意稀松地骂我,说他妈的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他,是不是叫他起床来尿尿?

  我一边跑,一边将刚刚对董仲明所说的话转述于他,然而刚刚转过一道弯,手机那边便传来盲音,显然是又没有了信号。此事正是悄然追击之时,而且离得又近,倘若手机再次响起,依那五个邪灵教高手的直觉,必定会心生警觉,周林走脱还是小事,倘若他们围攻上来,我们说不定就跪了!

  要知道,周林和洛飞雨都是清楚我和杂毛小道底细的人,他们既然有信心能在这山林中擒杀前来追寻桃元的我们,那么我们就必定会有极大的危险,而且很有可能,就会被针对。

  虎皮猫大人、小妖朵朵、朵朵、肥虫子甚至已经遁去的火娃……我们所有的底牌,敌人或许都已经清楚。

  虽然不知道林齐鸣能够听到几分,但是大师兄如果知道,那么有他在统筹全局,林齐鸣自然也能够知晓,我便没有再管他,先是将手机的声音调至最低,紧接着心中不安,又将手机给直接关了机。

  经过召集人手的这一段时间,我与邪灵教诸人、杂毛小道和小妖已经拉开了一段距离,此刻黑黢黢的夜里,伸手不见五指,什么方向都没有,跑了一段路程,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发虚,回头瞧见在我身后飘荡的朵朵,问能不能找到小妖姐姐和杂毛叔叔的踪影?

  朵朵明亮黝黑的大眼睛骨碌一转,双手结了一个变种“内缚印”,朝着前方一击,然后指着左前方的一道小路,噘着嘴巴说道:“可能在那边……”

  听到这话,我紧绷的身子立刻如箭射去,尽量不发出声音来,然后顺着草丛往前摸,然而没有走出十几米路,突然听到身后的朵朵口中惊叫道:“陆左哥哥,小心……”我的心脏剧烈一收缩,身子也随之停顿不前,但见黑暗中爆出一大团细碎的凌厉剑光,漫天扑来,如同最璀璨的星光。

  这剑锋凌厉,准确地洒满了我前方一米处,倘若我没有听到朵朵的警示,继续往前,说不得浑身已经被那瀑布一般的剑势,戳破得尽是窟窿,鲜血飚射。

  我到底是经历过许多风雨的修行者,骤然间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被人伏击了,说不定就是刚才林齐鸣那个家伙打过来电话惹的祸,不过我也不急,浑身肌肉在一瞬间绷得僵硬,然后又复放松,灵活得像无数小老鼠一般,一个太祖长拳中的黑虎掏心式,朝着这把剑的主人空门处袭去。

  我的鬼剑被杂毛小道拿着追敌而去,最早教过我太祖长拳的破烂掌柜赵中华乃沧州人士,练得一身好武艺,他曾经告诉我,与这种手持长兵器者相斗,倘若自己并没有与之相交的趁手武器,比较常用的办法无外乎两种:一便是拉开距离,先行逃遁,二则是贴身缠斗,让那人手中的剑,根本发挥不到用处。

  须知一寸短一寸险,凡事都讲究科学,倘若贴身缠斗,剑的力距都没有,又如何伤人?

  之前在城里面准备的山寨95式多用途军刀被我从腰间拔出来,往前一拨挡,正好将朝我胸前挺来的剑尖拨开,当下我也是不管不顾,微微侧过身,强顿住的势能一下子爆发出来,朝着面前的黑影撞去。事情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我就如同一个炮弹,肩胛与那人的胸口撞在一起,黑影子也想不到我竟然会如此刚烈,而且对战机的把握会如此精妙,顿时就着了道,与我滚作了一团。

  一撞之下,我期待中胸骨碎裂的声音并没有响起来,这让我失望不已,而在草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从身下那温香满怀中我发觉出来,原来暗中伏击我的这个剑客,居然是一位女的,闻着这健康的体香,想来年纪应该还不算是很大。

  莫非是——洛飞雨?

  想到这里,我顿时一阵心惊,刚要动弹,便感觉到那把剑贴着我和她的间隙,从内里刺过来。

  依我和她的这位置,倘若我被刺中,必定是肋骨处进入,直入心脏。好精准的手法,不过我从这女人胸前的规模已然瞧出这个飞机场并非洛飞雨,心中大定,当下也是将手伸出,几下鼓捣,避开了这一剑。

  和寻常高手交锋时那种激烈而精彩的打斗不同,我们两个甫一接触,除了这个女人的剑法大放光彩之后,其余时间里,我们两个就像小孩子打架一样在地上滚来滚去,出奇的狼狈,她拿着贴身剑的手腕被我捉住,而我拿山寨军刀的手腕也被她牢牢抓着,如此翻滚好几下,突然身子一阵失衡,人就跌落到了溪水中。

  之前的溪水浅浅,两岸皆是草地,而我们现在这里旁边却是荆棘林,溪水也深,咕咚一声掉下水,即使是在夏夜,也不由得一阵寒冷袭来,浑身直打哆嗦。

  不过在水中我有一个惊奇的发现,那就是我的这个对手并不是很通水性,一入水中便惊慌起来,身子紧绷,肌肉发硬。很快,她的剑便被我打落在水底,脖子也被我紧紧掐着,而朵朵也及时出现在她的头顶处,严阵以待。

  溪水不过胯,杀意凛然的我将这个女人拉出水面,正想一拳打在喉头将其解决,突然这个女人从嘴中迸发出几个字来:“邪教妖人,你不得好死……”

  等等……邪教、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