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六章 进击的狼人

第十六章 进击的狼人

  在我脚下骨碌转动的那个头颅狭长,犬牙交错的嘴巴上面尽是茸毛,形容恐怖。

  这玩意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头狼。

  不过瞧这头颅的脸上茸毛颇少,上面的表情丰富,跟人似乎又有一些相似之处,临死前似乎还在嚎叫着什么。我的心中一紧,想起宫老七之前与我们所说的那情景,知道这就是他所遇到的那些朝着老桃树跪拜的狼头人,而这山壁石峰中,也就是所说的蓝色山石。

  既然是这样,那么从这山缝往里走,那边能够直入那桃花源地里去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发紧,瞧这状况,只怕杂毛小道和小妖已经追着邪灵教的众人进入了这里。我并不知道里间的地形,但是瞧着那蓝色诡异的山石,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压抑,堵得慌,有一些呼吸不过来的感觉。我沉思了三秒钟,决定拿出手机来再次求援,然而当我将手机拿出来时,刚买不久的诺基亚5800湿漉漉的,早就已经修成了正果,再无声息。

  这手机是刚才我与崂山派的飞机场女孩洛小北共同跌入溪水之中的时候进了水,虽然我大诺基亚在防摔性能上是一等一的厉害,但奈何不如摩托罗拉的三防手机给力,一旦整机进了水,那便妥妥地残疾。

  瞧见那个飞机场女孩洛小北跟着跑过来,我恨恨地瞪了她一眼,伸出手来问她:“你手机呢?”

  洛小北紧了紧手中的剑,很无辜地说道:“我没钱买手机……”

  她的回答让我一阵无语,崂山派为什么这么穷,有功夫给她配一个可防止蛊虫降头的檀木牌,却连花几百块钱给这真传弟子配一台手机的经济能力都没有?真传弟子啊!我实在无力吐槽,这些家伙好像活在古代社会一样,连手机都没有。

  瞧见洛小北表情坚毅,似乎决定要跟着我一起进去,想起她之前伏击我的时候,那漫天的剑影,又见她如此坚决,我也没有再逼着她离开,只是跟她约法三章,进去之后,一切都要听从我的命令,不要胡乱行事,要是万一她拖累了我,说不得我就要辣手摧花了。

  洛小北咬着雪白的贝齿点头,说好,你们是不是上面派来对付邪灵叫的,我听你的便是了。

  我笑了,说你的说法虽不中,但也差不多了。但是常言说得好,“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我再次跟你申明一点,倘若你由着自己的性子行事,并且惹了祸事,说不定邪灵教的爪牙还没有递过来,我的刀子已经捅到了你的腰眼上了!

  洛小北见我说得严肃,吞了吞口水,然后再次郑重其事地点头:“只要你能够带着我给师兄们报仇,我什么都听你的!”

  在得到了面前这个美丽的飞机场女孩肯定的回复之后,我没有再理会别的,将挡在我面前的这狼头踢开,让朵朵在我身边警戒,然后一步一步地朝着石缝处走去。这条石缝藏在山丘和林木之间,最宽不过两米,窄半米,两边皆是半人高的杂草,倘若不注意,还真的很难发现。不过这并不是重点,此处似乎隐隐存在这一种阵法,将这个石缝给遮掩住,平日里瞧见,定然是一座山丘,不见其它。

  洛小北跟在我的后面,走了十几米,她突然出声说道:“大、大哥,这个地方不对劲啊,好像有东夷迷幻杀戮阵法的气息存在啊?”

  我停住脚步,回头瞧她,说什么是东夷迷幻杀戮?

  她咽了咽口水,说我也不知道,只听我师父说过,以前在青屿往东有一个蓬莱仙岛,那是常人求仙之所,不过在此之前,还有一些散落的岛屿,上面生活的人就被唤作东夷,这些靠海为生的渔民们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学会了很多巫术,特别是海上经常有海市蜃楼,他们从那里学会了如何制造迷幻,并且用来对付登岛的外人,让那些人的心灵最后被杀戮和恐惧所吞噬……

  我拍了拍额头,叹息道:“手机没有我就不说什么了,小姐姐,你读书的时候没有学过地理课么?青屿往东走是大公岛、朝连岛,再往东就是南朝鲜,再走的话就到了东瀛扶桑,小日本的干活,所谓的东海蓬莱仙岛,完全就是神话传说。当然,倘若你把这些东西当做历史地理来看,我也无话可说……”

  洛小北不说话了,不过瞧她的脸色,似乎颇不服我的话语。

  我也无奈,这石缝顺着走,沿路又见到了两头狼头人,有一个胸口心脏被掏碎,有一个头被打爆成了西瓜,瞧这出手的狠厉程度,我估计也就是周林这个家伙的得意之作。

  越过第二具尸体的时候,我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上面那“吸血鬼的憎恶”,想到威尔曾经告诉我,想要将这印记给完全抹除掉,需要火蜥蜴血液、狼人内毛以及一些其它材料,其他的都好说,这前面两种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我一直靠着大师兄给的遁世环遮掩气息。

  然而这终究是一种让人厌烦的东西,我蹲身下来,在死去的那个狼人下身摸了几把,发现并没有威尔跟我说过的模样,难道说这些都不是狼人,我所需要的那些东西,真的都需要进口才行么?

  又复走了三十多米,前面的空间豁然开朗,心中沮丧的我瞧见远处在月光下盛开的桃花,微风拂面,那种甜丝丝、迷人心怀的花香味立刻就传到了鼻翼间,有些醉,也有些痒,想要打喷嚏的感觉。这念头刚刚一上来,立刻被我强忍了下去,然而正待我高兴自己的警惕心,旁边立刻传来了喷嚏声。

  阿嚏、阿嚏、阿嚏……

  洛小北一连打了六个喷嚏,脸上流露出了一丝艳红,颇为妩媚,而我的心却开始往下沉去。

  洛小北也知道自己闯了祸,连忙用左手捂住了嘴巴,然而下一波喷嚏却已然在酝酿中了。快速走出石缝中,瞧着远处丘陵起伏的桃花林,我的心中就有些发慌,因为除了我们以外,其他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

  正疑惑间,我听到左边的桃花林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开始还是很淡,然而仿佛就在一瞬间,那些声音开始成倍叠加起来,让我们的心中发慌。

  过了两秒钟,在空中飘着的朵朵突然扭身朝着我大声喊道:“陆左哥哥,快跑,往山上跑,往树上跑……”她的话音未落,从下方的桃花林中已经蹿出来四五头身形如同小牛犊子一般的野狼来。这些牲口浑身都是黑色的绒毛,四脚抓地,头颅长长,还伴随着愤怒的嚎叫声。

  我的心中一跳,刚刚想要回过身去,便想起与狼搏斗不能够背对的基本格斗原理,于是一边后退,一边直面狼群。

  这些从桃林里、荆棘丛中蹿出来的畜生个头普遍很大,趴下来接近有两米了,携着呼呼的风势,十分凶猛。领头的是一头左边眼睛处有一条狰狞伤疤的黑狼,还在离我们七八米远的地方,便腾空而起,如一道飓风,朝着我直扑来。

  见惯了大场面的我并不惊慌,努力地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和步调,瞧见这东西轰然扑来,便朝着前方一滚,尽量将自己的重心和方位降低,然后将右手上面的山寨军刀往那畜生温柔的肚子处一举。

  我来不及多思考什么,便感觉到山寨军刀的尖口处传来了巨大的力量。

  我顺着刚刚接触的皮肤往上面一划拉,便感觉一大盆温热的内脏和鲜血都喷在我的头顶,腥气四溢,让人作呕。不过也就是这一下,我醒悟到了,这些狼群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朝着我们就是一阵猛扑,想来是它们也闻到同类的血腥味,火速前来增援。

  它们定然以为那几头狼是我们顺手给杀掉的,虽然我将第一头跑得最快的狼给灭掉,但是接下来汹涌的袭击还是让我防不胜防,在重伤了两头野狼的时候,我已经挨了两记爪子,当时的情形实在是太混乱了,根本就来不及瞧太多,唯有咬着牙包谷,硬生生挺过去。

  然而这些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当我摆平第一波的时候,我的身边已经围满了一圈,吐出长长的舌头,虎视眈眈地瞧我,仿佛只要是有人一声令下,它们便会将我们给撕碎的模样。

  所幸的是我带着的这个洛小北先前表现平平,此刻手上的剑却如同鱼入大海化为龙,一把青锋宝剑化作了细密而凌厉的大网,将所有试图靠近的畜生要么都给赶了回去,要么直接枭掉头颅。

  我们便这样一边击一边退,退到了丘陵上的几棵树里,我朝着洛小北喊道:“上树!”

  她倒也听话,听到我的话语之后,迅速转身而奔,朝着我旁边的那棵大树冲过去,然后三两下跳上了树枝。我心中稍定,也冲上树去,站在枝头,举目远眺。正在我一边防备树下的攻击,一边四处打量的时候,突然狼群中蹿出一头老态龙钟的家伙来,仰头一阵长啸,凄厉的声音,响彻夜空。

  我们被围攻了,而且还是一群狼,一群诡异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