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七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第十七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按理说如我这般的修行者,出生入死十多回,斩杀过的凶兽无数,连闵魔这样恐怖的魔怪都丧生于我的手中,狼群对于我来说,仅仅只是开胃小菜而已。

  然而当我站在粉艳桃花绽放的桃树之上,朝着下面瞧看的时候,却忍不住一阵心慌。

  尼玛,这哪里是狼群,分明都是一群成了精的野狼,有的四肢着地、体型硕长,有的双足着地、身材高大……黑夜里,它们的眼睛一片红光,里面装载着暴戾和嗜血,以及想要将我们撕成碎片的仇恨。

  树下总共围着十三头狼,我们刚刚爬上了桃树,惊魂未定,但见一头毛发花白的老狼从后面蹿出来,仰着头,长长的脖子下面一撮红毛抖动,凄厉的狼嚎声从它的喉咙里面传出来,仿佛冲锋的战鼓,有着无穷的魔力,让人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荒凉。

  这狼嚎声一出,其余的十二头狼立刻就发疯了一般,浑身的毫毛炸起,如同刺猬,朝着树上的我们扑来。这桃树并不算高,六七米的样子,这些家伙后退往地上一蹬,身子便如同利箭,尖锐的爪子就朝着树枝上的我们抓来。

  此番的我们并没有宫老七那般的好运,狼人们不但没有磕头认老大,反而攻势凶猛如潮,我所寄身的这颗老桃树被撞得摇摇欲坠,下方的斜枝全数被抓落,落英缤纷,粉红的、粉白的桃花伴着桃枝落在泥地里,伴随着沉重的巨狼落地声,场面一时混乱。

  我还在忧愁着坚持不下,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恐的尖叫:“啊——”

  我的心脏一收,回头看去,但见飞机场女孩洛小北从我身后的树上跌落下来,摔在一头刚刚落地的巨狼背上。她的叫声引来了四五头畜牲的注意,扭过头去,朝着这个手持青锋宝剑的女孩子扑去。我的心一阵剧烈跳动,在思考了0.2秒钟之后,我翻身而下,与一头朝着我飞扑而来的巨狼一同落在地上。

  砰!我的身子重重砸在那头野狼的身上,刻意加重的力量使得它一阵悲鸣。

  然而到底是有智慧的畜牲,它在受创之后,并没有急于爬起来,而是就地一个翻滚,将我给掀翻在地。我神经始终处于高度集中状态,在左肩一着地之后,立刻弹跳起来,朝着洛小北跌落的地方冲去。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洛小北不但没有受伤,而且还将身下的那头巨狼给控制住,双手紧紧抓着那头明显比同伴庞大的野狼脖子处的鬃毛,使劲儿一拉。

  那畜生一阵悲鸣,居然带着她朝坡下狂奔而去。

  洛小北显然有过马术锻炼,她的身子像最轻灵的燕子,紧紧伏在那头巨狼身上,然后如风一般,从四五头野狼的包围圈中越众而出,很快就消失在桃花林中。

  洛小北的成功突围,使得我这次英雄救美变得无比傻波伊,瞧着三两头野狼快速跟去,而其余的都朝着我横扑而来,我心中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人却也不敢多做停留,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的山坡之下跑去。

  人能够跑得过狼么?

  能,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这样的人存在,但我还知道,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

  虽然我曾学有山阁老在怒江峡谷地府中留下的三条功法线路,那条奇经虽然能够让我拥有类似佛教“神足通”的神通,但是那只是远景预期目标,此刻的我,仅仅只是一个逃路比较快的人类而已,在狂奔到山坡之下的时候,一道腥臭的狂风从后脑吹来——呼!

  接着我被一道巨大的身影给按倒在地,翻滚了几圈之后,温热中含着让人作呕的恶臭在我的身后吹拂,我的脖子往反方向一缩,余光中便瞧见一个丑陋而狰狞的头颅出现在我的左边,趴在我的肩膀上,一口啃在了青草地上的杂草,草汁溅在了我的脸上,格外青涩。

  在高速的翻滚中,我的头有一点儿晕,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不过一直伴在我身边的朵朵倒是时刻着紧我,见到我吃了亏,立刻浑身颤抖,萌美的小脸上面全部都是青色的狰狞,一下子附在这头畜牲的脖子上,使劲儿地拉,口中哇哇大叫:“放开陆左哥哥,让我……”

  朵朵的整个脸庞都变成了青黑色,但见那头接近一米七的巨狼被她掐住了脖子,浑身颤抖,再也没有精力过来咬我,而是伸出爪子,去刨坐在自己脖子上面的朵朵。

  朵朵本来是个十分厉害的小鬼妖,倘若是小妖在,三五个巨狼并不在话下,只是这小丫头心善,对于战斗一事并不热衷,故而并没有将自己的潜能爆发出来,此刻看到我被扑倒在地,生死关头,立刻爆发出了巨大的潜能,将力量迸发到了极致,喀嚓一声,竟然将这头恐怖的野狼脊骨掰断。

  被朵朵来了这一招,那头本来蕴积着巨大力量的野狼一声悲鸣,嗷呜一声,爪子在草地上刨出几个深坑来,最终没有了气力,趴在我的身上不再动弹。

  生死就在一刹那,见到朵朵将我身上的那头野狼给弄死了,我的心中狂喜,身子一扭,从这庞大的狼尸之下挣脱出来,回头瞧去,但见身后七八头野狼,或双腿或四肢,从坡上狂奔而来,心中胆寒,朝着悬空而立的朵朵大声喊道:“朵朵,青木乙罡!”

  青面泪目的朵朵听到我的呼喊,脸色一肃,一串咒文从她的口中唱出,顿时间,地上的依依青草全部都变了模样,在黑夜中蔓延开来,倏然前伸,好几个狂奔中的巨狼被绊住,身子腾空而起,重重砸在了草地上,传来骨头碎裂的身影,接着那些荆棘藤蔓便开始蔓延上了身子,将它们给牢牢束缚在了地上,坚韧的木刺扎入这些家伙强悍的皮肤里,泌出鲜血来。

  有了朵朵拖延这一点儿时间,我招呼她一声,顿时就转身狂奔,随意找了一个方向,朝着前方就是一阵狂奔。

  然而朵朵的青木乙罡终究只能祈祷迟缓的作用,治标不治本,先前的几个野狼很快就开始将缠绕在身上的荆棘藤蔓给挣扎脱了大半,以我的这速度,倘若不找到一个临时的庇身之所,再这样盲目地跑下去,只怕很快就要被扑倒在地,分食一光。

  被人扑倒是一件美妙的事情,特别被是美女,但倘若是丑陋而狰狞的野狼,或者是狼人,我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就在我焦灼无助地奔跑时,从左边的林子里突然又蹿出一头巨狼,吓了我一大跳。

  山寨军刀已然被我握在手里,正准备拼死反抗的时候吗,突然传来了一声清亮的叫声:“大、大哥,快点儿上来,我带着你出去!”

  在这群狼环视的情况下,这声音宛若天籁,我扭头过去,看到那一头巨狼的身上,竟然就是先前骑狼而逃的洛小北。这个小妮子不但没有逃走,反而骑着狼过来救我了。我也没有时间多想,瞧见她朝我伸出手来,于是跟她拉在一起,接着前冲的力量,纵身就跃上了狼背。

  这头巨狼足足有两米多长,比同伴都要强壮许多,力量也恐怖得很,驼着我们两人也没有晃荡一下,四足着地,鼻子上面喷着白雾一般的粗气,根本没有等我坐稳,便朝着密林深处狂奔。

  我以前没有骑过马,此番一上狼背,感觉自己上了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周围的景物飞速掠过,唯一让我难受的就是屁股,被这畜生背脊的骨头硌得生疼,颠簸不已,为了防止被甩下来,我不得不抱着前面的洛小北。然而我这一抱,本来英姿飒爽的女骑士立刻一阵尖叫,大喊你干什么?

  我这才发现自己抱住的是人家的胸,略感尴尬,瞧着洛小北慌里慌张,而我就要被甩下去,赶忙将手往下移,搭在了她的小蛮腰上——坦白的说,触感几乎一样……

  即使是如此,洛小北也还是很紧张,呼吸急促,危机关头,我也管不了太多,瞧见那巨狼倒也熟悉地形,带着我们将身后的狼群给甩开,不由得好奇地问洛小北,她是怎么驯服这头古怪的巨狼的?

  洛小北在驾驭的过程中,扬了一扬右手上面一个带着铃铛的金手圈,得意地说这是她师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叫做灵宝驭兽环,对于这些禽兽有着很好的驱使作用……

  瞧见那布满符文的金手圈,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果然是名门正派的弟子,这底蕴,这身家,真的让我们这些自己打拼的苦孩子羡慕到心碎。

  洛小北跟我说明完之后,不再理我,而是仅仅抓住这头巨狼脖子处的鬃毛,在它的耳边喃喃说着话。耳边的风声呼呼,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正想问呢,便见到身边的林木一空,我们出现在了一处寒潭岸边,在我们左方前十米处,有一个穿着黑衣的矮个儿,正直愣愣地瞧着我。

  这个人,不就是之前认出桃花獾的那个邪灵教高手么?

  尼玛,这头巨狼居然将我们给带到了邪灵教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