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八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

第十八章 乱拳打死老师傅

  才刚刚舍生忘死,费尽心力地逃脱出了那些巨大野狼的包围圈,一口气都还没有开始舒缓,又闯到了邪灵教众的面前,体内肥虫子还没有苏醒的我不由得暗叫一声苦也,而心脏也跳了个不停。

  不过我虽然惊惶,但是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来,定眼瞧去,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原来在这寒潭泉眼边上的,有且只有那一个矮个子黑衣人,至于我最为忌惮的邪灵教右使洛飞雨和新任十二魔星的周林,却都没有了身影。

  我这边惊慌,而那个黑衣邪灵教的矮个儿汉子瞧见从黑黝黝的林中蹿出一头巨狼,身上还骑着两个人,不由得也吓了一跳,身形倏然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站定,手往后面一招,立刻出现了一杆绘满符文的旗幡,上面描绘的图案是铁树地狱中的惨状,一株株布满尖刀的铁树之上,吊着好多鬼魂,哭嚎声响彻天地,旗幡上面有黑雾飘下来,将这个矮个儿汉子给渲染得分外恐怖。

  我们身下的那头巨狼冲到了泉眼寒潭的边上,倏然止住身形,喉咙里面有着抑制不住的嘶嚎声。

  这样陡然的停止让我的身子止不住地往前倾去,好在洛小北颇有经验,往后仰了一下,抵消了这股冲力。我趴在洛小北的身后,整个人都被挡住了,矮个子瞧见洛小北这模样,不由得嘿然笑了,说黑蝠到底还是年轻,手底下面居然漏了人,倒是要让老子来处理,嘿,你们两个小辈,你们的师兄们魂儿还没有走远,下来吧,让你毛乙久毛爷爷陪你们玩玩,然后送你们一程。

  这个毛姓汉子瞧见洛小北的打扮,知道是落了网的崂山子弟,便放下了心防,朝着我们这边嘿嘿笑。

  瞧他这托大的架势,我知道这个家伙在鲁东此地,应该也是一个出了名的高手,不然也不会做出这般姿态——毛乙久?我暗自念着这个名字,心中突然一动——在得知我们到了鲁东之后,大师兄曾经托董仲明给我们传来一份名单,上面有一些需要注意和提防的人,这名单里面就有这个人。

  毛乙久是邪灵教滨海鸿庐的鬼道高手,出身于海上的渔民家庭,本事传承于某海上散人,手段毒辣,脑子聪明,为人低调,资料颇少,不过去年小佛爷奇袭白城子的一事中,便有他的身影。

  当时官方可是出动了大批的力量,在随后的追查活动中重重打击了邪灵教东北的势力,而大师兄和袖手双城赵承风也就是在这一次事件中光彩大放,屡立奇功,使得在接下来的大整顿中,各自谋到了边疆重臣的职位。

  能够在总局疯狂的清洗中保存住性命,并且在此刻还优哉游哉,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此人的厉害。

  洛小北高踞在巨狼之背上,瞧见了这个身子魁梧且矮小的汉子,双眼喷火,咬牙切齿地说道:“刚才杀我师兄的,是不是有你一份?”

  毛乙久摇动着旗幡,嘿然笑道:“杀你师兄的人钻进洞子里面去了,那个家伙下手太黑、太快,我没有捞着,不过呢,杀你们两个漏网之鱼的事情,倒是没有人跟我抢了。哈哈,本以为守门口的我捞不上什么好处,没想到还有两个粉嫩嫩的后辈正等待着我,果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来,小妹妹,小弟弟,你毛大爷来疼你们!”

  这个家伙说这话,居然将猩红的舌头给吐了出来,这家伙的舌头跟那蛇信一般,颇长,居然能够得着鼻子,露出来的这一副造型,让人不寒而栗,与他眼珠子里面的嗜血凶光,倒是妥帖吻合。

  此话一结束,他手中的黑色旗幡就朝着我们这边挥来,一时间黑雾大盛,冉冉的烟雾将寒潭边上渲染成了恐怖的地狱,无数鬼魂啼哭,海鱼的腥臭在空气中充斥,如此情形,倘若是一般新出道的菜鸟,必然会吓尿,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然而洛小北此刻心中只有仇恨,瞧见这个一米六的粗壮男儿摇动旗幡,双腿一夹,那头巨狼立刻如箭冲出,手中青锋宝剑斜斜扬起,举出了骑兵砍杀的架势。

  我一个养蛊人,屁股颠簸地酸疼,到了地方,便不再停留,翻身跳下狼背,身子一低,就朝着旁边遁去。

  朵朵飞临上空,双手一招,那些朝着我们这边席卷而来的烟雾和鬼魂立刻一阵凝滞,不再朝前。

  洛小北携着仇恨和巨狼巨大的冲势,朝着毛乙久砍杀而去,威势惊人。

  饶是那个矮个儿汉子乃道上高手,却也不敢掠其锋芒,身子往旁边一闪,那黑黢黢的旗幡就朝着狼身上面的洛小北捅去。洛小北既然有师父所送的灵宝驭兽环,平日里骑过的动物不在少数,自然灵活得很,稍微侧身躲过,那青锋宝剑立刻以精妙的角度刺出,时间就在一眨眼,但见鲜血乍现,那个毛乙久右臂上被划拉出了一条口子。

  即使毛乙久经验老道地往旁边一闪,但是这样的冲力,还是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鲜血将他黑色的衣袖给染得潮湿。

  这个家伙“啊”的一声大叫,翻滚在地两圈半,跳了起来,眼中满是仇恨:“艹,你这个小娘皮还真的是个人物,剑法竟然如此精妙!你毛大爷有日子没有受过伤了,没想到居然在你这里开了荤,好、好、好,如今就要让你们瞧一瞧我的厉害,日后被我炼成幡灵,上了旗幡中,也不会有多少埋怨!”

  那右臂上面的血流了一身,然而他却浑然不顾,将旗幡往天上一抛,口中开始念起了咒文来。

  洛小北瞧见旗幡之下的他威势大声,恍惚间竟然有滔天的气势,知道这个家伙作起法来,势必厉害非凡,顿时着了急,朝着空地大叫:“那位大哥,快来帮忙,倘若让他作法成功,我们就惨了!”我自然知道这里面的道理,暗自稳定心神,然后朝着毛乙久冲去。

  这是毛乙久突然放声大叫道:“哈哈,晚了!你们全部都得死,都得死!啊……”

  他还待说些什么,我已经冲到身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打——此刻的毛乙久好像已经将那旗幡上面的幡灵灌注进了体内,浑身烟雾袅绕,皮肤变得青黑,上面长出了好多坚硬的鬃毛,根根宛如钢针,身型也似乎扩大了许多,虽然依旧很矮,但是整个人仿佛如同坦克一般,散发出森严的气势来。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与毛乙久对上了,以硬碰硬,然而出乎他想象的事情发生了——信心满满的毛乙久在与我强拼两记之后,浑身居然颤抖,虽然能够占我上风,但是意料中摧拉枯朽的情况却还是没有出现。如此一来,他的心神不由得就有些慌张,志气被夺,表情不再沉稳。

  我与毛乙久拼了几记之后双手酸麻,想着倘若小腹之中的气息没有爆发出来,必定是弄不死这个家伙的,于是先是退后两步,然后快速念了一遍九字真言,然后终于选定一字,手结“大金刚轮印”,一声暴喝曰:“镖!”

  手印迭出,正中毛乙久的掌心,这个活似矮骡子一般的男人手上的指甲锋利,本来还待收手来抓,哪知我这番击出的力量超乎他的想象,整个人的身子不由得朝后飞跌。

  这是身后又有一道黑影急冲锋而来,身在空中、浑身发麻、骨髓被震的毛乙久到底是积年的邪灵教老手,十分明白自己身处的境况,使劲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恢复了一些力量,身子一扭,朝着潭中跌去。然而他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乘狼而来的洛小北将手中长剑提起,使劲儿一挥,那血光就飞溅出来。

  仓促之间也分不清楚,待我跨前一步瞧,竟然是一只断臂。

  洛小北将这个成名高手的胳膊给卸了下来。

  毛乙久跌落入那寒潭之中,清亮的月光照耀下,潭面上有鲜血泊泊流出,渲染了整个泉水口,而地上的那条胳膊还在跳动着,黑雾缭绕。我稳住身形,深呼吸,然后冲到岸边,黑乎乎的潭水下,什么也看不到。洛小北跳下巨狼,朝着我喊道:“他死了没有?”

  我摇头,正待细瞧,但见整个寒潭咕嘟咕嘟地开始冒泡,仿佛煮开了的水,这情形维持了三秒钟,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溅,几乎飙高三米多,然后一道巨大的咆哮传入我的耳中:“死吧,你们全部都死吧,我的胳膊啊!”

  一道黑影以恐怖的速度朝着我们这里扑来,我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震镜,口中一声“无量天尊”,蓝光闪耀,携带着无名旗幡上恐怖力量的毛乙久立刻顿住,我跨前一步,一掌拍在他的头顶,咔嚓一声,颅骨碎裂,毛乙久坠落在地。

  他跪倒在地,居然还有一口气,借着月光望了我一眼,叹息道:“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萧克明出现了,陆左应该也在,果然,我托大了……”话语未完,他便咽了气,身子斜向了右方。我顺着这个方向瞧去,那里有一颗老桃树。

  而桃树下,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