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章 神仙诡地之迷宫

第二十章 神仙诡地之迷宫

  我从幻阵中苏醒过来,条件反射地坐直身子来,头正好跟洛小北磕在一起,我倒没有什么感觉,那小姑娘倒是“啊”的一声叫唤,痛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唇间的柔软感觉还在脑海里停留,我摸着被撞得略疼的额头,睁开眼睛四处打量,只见这是一个长长的石道,可容一车行走,周围有着恒亮黯淡的灯——那灯是油灯,散发着淡淡的香味。

  这味道我很熟悉,是那种千年不灭的鲛人油。

  瞧见这油我心里就有些发虚,一般有这种东西的地方,通常都是极端凶险的诡地,里面必然是机关重重,没有“破阵专家”虎皮猫大人在,只怕我们很难应付这样的地方。我在愁闷,洛小北却气呼呼地踢了我一脚,骂道:“人家好心好意地救你脱离幻境,你不但一声感激都没有,反而弄痛了我,你、你……”

  这小姑娘劲儿还挺大,踢得我脚骨生疼,我也不敢反抗,捏着脚苦笑道:“姑娘,救人脱离幻境,掐人中似乎要比人工呼吸好得多吧……”

  “你、你……你这个臭流氓,你以为我趁你昏迷非礼你啊,你自我感觉不要太好啊?”

  洛小北又羞又怒,娇俏的小脸憋得通红,我转头瞧向一旁的朵朵,小丫头将食指放在嘴巴里,迟疑地说道:“陆左哥哥,刚才你进来的时候,踩到一块活动砖,结果被一道彩虹射中,人就昏迷过去,朵朵叫你、推你、掐你,都弄不醒,后来还是小北姐姐作了法,然后将津液度到你的口中,方才将你给唤醒来……”

  这方法,莫非是精气双修?

  我心中一动,须知西汉时期张廉夫到崂山授徒布道,奠定了崂山道教的基础。从西汉到五代,崂山分布有太平道和天师道,宗派主要为楼观教团、灵宝派、上清派。后来全真派丘处机在崂山太清宫开立宗门,这崂山道教才进入全真时期,不过遗留一些天师道的法门也属正常。

  而这天师道精华之术,莫过于双修。

  既如此,难怪洛小北会如此待我。我瞬间计较清楚,知道自己这多少也算是占了便宜,就没有必要卖乖了,于是朝洛小北疑问道:“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没昏迷?”

  洛小北指着自己脖子上面挂着的檀木牌,颇为自得地说道:“这是我师父亲自灌注力量而成的檀木牌,有驱避鬼邪、克制巫蛊、牵连生死的功效。我早就跟你说过,这里有东夷迷幻杀戮阵法的痕迹,凡事须得小心,你不信,偏偏强冲进来,被困住也是正常的。”

  洛小北瞧见我对她凶神恶煞,此刻逮到机会便损我,我也不在意,毕竟自己的命都是人家给救回来的,由她说几句又如何?我坦然接受了她的嘲笑,只见脚下的青石板上面,确实篆刻着密密麻麻的奇形符文,这些符文很怪异,与我所知晓的都不相同,更加贴近于鬼画符,天马行空。

  洛小北见我小心打量四周,出声提醒道:“我曾经听师父提及过东夷文化的一些事情,对这阵法略知一二,一会儿我们往前走的时候,我在前,你在后,小心地跟着,千万不要乱动即是。”

  我点点头,拱手说好,劳烦姑娘了。

  这个女孩子嘴角往上翘,不满地说道:“刚才还想将我给赶走,现在倒是学会假客气了,你这人可真势利!”

  我心中一阵郁闷,正待反驳,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几声狼嚎,声音越发地近了。

  我吓了一大跳,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想来跟在我们身后的那些巨狼定是从那个“8”字型的口子里冲出来了。当下也来不及犹豫,洛小北已经冲往前方,我便抓紧赶上,往前一路跑。一开始我还有些小心翼翼,然而见洛小北却浑然不在意,青锋宝剑前指,身形疾迅。

  走了大约一百多米,周遭的空间顿时开阔了一些,出现了一个小厅。

  这小厅宽敞,足足有一个教室那么大,除了我们这处通道口外,其余的地方还有三处石门,那石门上面描绘着诸般瑞兽祥云,刀工古朴周正,颇有大家之风。这小厅里依然没有人在,不过却有几具骷髅,这些灰白色的骨头架子或躺或坐,散落在大厅处,旁边还有一些火石、兵刃、布袋等物,蒙尘散灰,显然已经有了一定的年岁。

  我感觉这厅中似乎有一丝淡淡的血腥之气,见洛小北停住身子,便蹲身下来瞧看,只见地上铺就的青石砖表面有新鲜的血迹,而周边则一片狼藉,灰尘四散,显然这里之前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拼斗。

  左右两边的石门严丝合缝,而正对通道的那扇石门倒是虚掩着,露出一个可容一人进出的口子来。

  我和洛小北穿过小厅,朝着对面行去,突然就在这时,从我们的来路上出现了一头直立行走的野狼,它的身高足足有两米,浑身都是油亮黝黑的毫毛,腾空朝着我们这边扑来。它的出现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厚实的肉垫使得它的行动悄无声息,像一个最高明的猎手。

  不过听不见、看不着,并不代表我们就没有防备,我那炁之场域的感应十分敏感,一瞬间便知晓了有人偷袭,当下也是闪身避开,接着受伤的山寨军刀便朝其腹中捅去。

  这直立行走的家伙果然要比四脚着地的同伴厉害许多,皮肤也厚,形成了死茧老皮的胸膛结痂,我一刀捅去,竟然没能当胸而入,刀尖都只进了一点点。

  那头狼人受痛咆哮着,挥爪就朝着我甩来。

  我的身子一地,便感觉爪子拍打在身后的石壁上,石灰石凝结的墙壁顿时被抓得四散,粉末碎裂。洛小北在石门之后朝着我大喊:“陆左,快进来!”我退身而入,便见洛小北正在努力推门,瞧见那畜牲冲过来,头颅卡在门口,让我们根本就关闭不得。

  这石门比我们平常所见的大门略高一些,足有两掌厚,沉重无比,人力推动十分困难,那狼人拼力往里面挤,口中发出巨大的嚎叫来,口涎飞溅,腥气扑鼻,让人忍不住腹中翻腾,恶心得很。

  所谓困兽,那便是根本不顾忌生死的家伙,最为恐怖,它如此这般挤入,又撕又咬,使得我们根本无法关闭石门。而就在此时,洛小北放开石门,让我先顶住。我不知其意,感觉压力大增,然而为了不放着门口的畜牲入内,也唯有拼力推动。

  正在我和那狼人僵持不下,准备将下丹田的气息提升出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啪嚓”一声响动,接着门上传来巨大的力道,我下意识地一松手,但见这石门以一种无可抵御的气势,断然合拢。

  轰隆——这石门断然合拢,那头夹在门口处的狼人顿时就惨了:它已经探进来大半个身子,眼看着就要挤进来了,这一下竟然将它齐腰轧断,小腹被碾成了肉糜,上本身在这边,下半身在那边,牵连的肠子牵连着两头,鲜血飙射一地,痛苦的嘶鸣在整个空间里回荡:“嗷、嗷……呜!”

  它叫得惨烈,而且骤然之间却并没有死去,上半身拖着湿漉漉的肠子,充血的眼睛里面再也没有了凶悍,更多的是求助和哀鸣,毛茸茸的前爪高高举起,朝着我们奋力爬来。

  洛小北吓得一声尖叫,而我则果断地一脚高高抬起,猛力跺下,正中这血肉模糊的上半身。

  一声脑壳碎裂的声音传来,这狼人留下一声婉转的哀鸣,终于死去。

  我来不及哀悼这刚刚逝去的生命,回转身子打量四周,发现我正身处与一个复杂的路口,头顶上是三米高的坚硬石壁,前面是六七个路口,每一个路口都被地上生长出来的岩石给分隔,一眼瞧去,却是一个巨大的迷宫。

  洛小北刚刚从狼人的恐慌中挣脱出来,瞧见这个地方,不由得大惊:“这里,这里莫非就是神仙诡地?”

  我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地方?洛小北给我们解释,说她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听她师父提及过,在鲁东泰山附近有这么一处地方,曾经是某一位无名仙人的道场,后来那位仙人飞升而去,留下了这么一个场所。

  它极端神秘,里面有巨大的迷宫,四通八达的出口,凶戾的守护灵以及由墨家鲁班营监造的机关,当然,还有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法器和修行法门,传言全真七子邱处机便进入过这神仙诡地,取出了一杆纯白如雪的拂尘,才奠定他全真派首座的地位。

  洛小北说得虚妄,我并不信,皱着眉头朝着里面瞧去,想着倘若小妖在里面,我应该是有所感应的,然而正当我准备沟通时,突然从最左边的一个路口处冲出一个人来,瞧见我还有洛小北,先是一愣,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继而脸上露出了嗜血的微笑,朝着后面招呼道:“那个小杂毛跑掉了,但是这里还有一条大鱼,抓住他,萧克明一定就会出现的,哈哈,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