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二章 东夷迷幻杀戮阵

第二十二章 东夷迷幻杀戮阵

  “啊?老罗,你说萧克明刚才是被我姐给放走的?不可能吧,我姐从藏区狼狈归来,不但没有完成小佛爷交待的任务,而且还身受重伤,这次前往岱庙偷龙涎水,又给这两个小子插手捣乱,不但东西没偷着,而且把外公亲赐的‘漓龙真武’飞剑给毁掉了,她恨不得将那两个家伙抽筋扒骨,怎么会放走那个茅山弃徒呢?不可能,不可能!”

  听到这个声音,我平静如水的心情被打乱,不由恨得牙齿直痒痒——终日打雁,今被雁啄!

  平日里都是我和杂毛小道忽悠别人,没想到临了我竟然被洛小北这个丫头片子给骗得一愣一愣的,还真的以为她是那崂山派无尘真人的女弟子了。倘若不是进入这岩石地道中来,周林等人生涩的反应稍微露出了一些迹象,只怕我还真的就栽在了这小阴沟里,被人从后背捅了一刀都不晓得。

  万万没有想到,这洛飞雨、洛小北这两个身材迥异的女人,竟然是姐妹俩!

  我这边暗自恼恨着,而上面的谈话却仍在继续,老罗低声说道:“怎的不可能?二小姐你莫不信,之前我们在外面桃花林边发现那个茅山弃徒,好是一番追,倘若不是大小姐非要抓活的,只怕我和王宇辰王老二的暗算就要得手了;而后进入这洞中,大小姐又叫住黑蝠,非要自己贴身上前,才在混乱中与那个茅山弃徒一同跌入暗门,不见了踪影……”

  “就凭这,你就敢诬陷我姐?罗大龙你这个狗日的,看我不告诉我妈,到时候让她来削你——实话告诉你,刚才本姑娘只是想跟那个刀疤脸混熟,然后暗算于他,得了那最大的功劳,结果他旁边那个小鬼头看得紧,我这边还没有下手,就被你们这些个演技垃圾的家伙黄了事,那个家伙倒也是警觉,一下子就奔了个没影儿——嘿,这男人就是没心没肺,倘若我真的是报仇心切的崂山弟子,他不久成了忘恩负义的小人了?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一个车头彻底的小人!”

  洛小北愤愤不平地嚷嚷着,她的声音依然清脆动听,不过落在我的耳朵里,却忍不住的心寒。

  原来我一进此处就陷入幻境,并不是那大阵的缘故,反而是这个狠毒的小丫头片子下的手,要不是朵朵陪伴在我身边,让洛小北这小娘们不知虚实,没有下手,只怕我此刻已经是魂归幽府了——这便是教训,毛乙久因为一个人而意外身故,而我则有着朵朵在身边,才得免一死。

  老罗与洛小北颇为熟惯,也能够开得起玩笑,不过此时两人都没有谈笑的心思,洛小北不断抱怨老罗和周林等人坏了她的计划,而老罗则埋怨洛小北刚才演戏演得太过投入,以至于让我找到了空隙,逃脱生天。

  “这个迷转宫应该就是那个不晓得名字的老家伙留下来的,阵法看来还没有开始启动,所以才会这样,倘若将那个中枢启动了,只怕这里就真的变成走不出去的大迷宫,我们也可能永远困在这里了,所以你告诉黑蝠他们,一会儿搜查的时候小心一点儿,不要随便乱碰到东西,不然真的运转起来,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带着你们出去的……”

  洛小北的话语里面充满了自信,那个高个儿老罗不断点头,而就在此时,岩洞突然一阵晃动,天地皆震,空气中有一种“嗡、嗡、嗡”形如蜜蜂的响声出现,本来与外界紧密相连的炁场开始变得独立,然后有力量将四周的炁场推动,按照一种难以言叙的规则在行走着。

  老罗失声喊道:“二小姐,这是怎么了?”

  洛小北用一种无比抓狂地声音喊道:“啊,是哪个混蛋触碰到了机关?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这东夷迷幻杀戮阵我老妈都没有学全,一会儿可真的应付不了……走,走,走,趁着它还没有开始运转成熟之前,我们先提前出去,免得死在这里,跟地上的那一堆白骨一样——真到了那个时候,谁还知道谁是谁啊?人生于世,连一个念想都没有,太恐怖了吧?”

  她的话儿挺绕,然而人却已经脚尖点地,飞快冲出了上方的小石厅。

  随着两人离开,空间便陷入了寂静中。我所处的这里一片黑暗,倘若不集中精神,什么也瞧见不了。不过我倒也没有什么担忧,最好邪灵教的高手都跑出去,留下我就安全了。到时候我什么也不用干,大字一摆,往地上一躺着,等着虎皮猫大人过来解救我就是。

  然而凡事期望越是美好,便越是事与愿违,当我正在努力让自己浑身酸麻的肌肉平复下来的时候,便感觉到我身处的这地下一层,黑黢黢的尽头处,传来了一种古怪的啼叫声:“呱唧,呱唧……”

  这声音有点像是籁皮青蛙,一开始只有一两声,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便开始此起彼伏起来,蛙声一片,叫得我心头发毛,忍不住从背包里面掏出强光手电筒,朝着最响亮的地方照射过去,雪白的光束照在黑暗当中,一片碧绿的反光,在我面前处竟然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蛙,瞧不出是什么品种,个个都有拳头大,眼睛如豆,吐出的信子红彤彤的,有着诡异的颜色。

  骤然瞧见这么一大片的蛙,我的心中抑制不住地发毛,感觉浑身发痒,忍不住地想逃。

  然而我逃能够逃到哪里去呢?重回迷宫里面,与邪灵教的人去拼命?

  还没有等我做出决定,那些密密麻麻上万只的蛙却已经开始动了,它们成群结队地跳跃,朝着我们这边涌来,速度快得出奇。

  我刚刚站起身来,准备顺着刚才下来的洞口,朝着上面躲去,却发觉自己的双脚突然定根在了地上,根本就移动不得,而就在我奋力与这岩地做较量的时候,那些绿油油的蛙已经冲到了我的身前,它们跳上我的身体,不断撞击,将我给推到,然后成千上万的蛙将我掩盖,我的脸上、手上以及身体上,所有裸露出皮肤的地方都是那种滑腻腻的触感,让人鸡皮疙瘩生了一地。

  这些青蛙并不会咬人,但是我很快发现,自己不能够呼吸了,因为我的脸上至少有几十只蛙在,黏稠的体液糊满了我的鼻子和嘴巴处,满满当当,无法计量的痒意和怪异触感让我发疯,想着还不如死去,也总比这样恐怖的体验要来得好。

  这个想法一出现,我立刻发现自己渴望死亡,就像渴望新生一般强烈,倘若死了,一了百了。

  就在我被蛙海淹没了几秒钟之后,我突然心中警兆一起——我靠,我不会是又中幻境了吧?

  一想到这里,我本来已经迟缓到僵固的脑海里升起了“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九个大字,金光灿灿,将我整个人都给镇得清醒,我双手开始结印,“内狮子印”,万物之灵力,任我接洽,此印纷繁,被我艰难地结出来之后,一股真气从我的小腹中流出来,经过喉咙喊出:“洽!”

  这一声震天响,与空气中的炁场紧密结合,遍布在我身上的蛙海顿时化作了沙,徐徐流下来,而微风一吹,我竟然看见我那满头白发的老娘出现在面前一米处,朝我伸出手:“陆左我儿……”

  我顿时一阵气恼,跳起来,一掌击在这人身上,口中大骂道:“你妹啊,有没有道德啊,还他妈的用我老娘的形象来蛊惑我,你他妈的知不知道,我老娘要么就叫我死娃崽,要么就叫我宝崽,你妹的‘陆左我儿’啊……”

  这人被我一掌击碎,又复化作流沙落下,在我前面又出现了我那木讷的老爹来,伸出手喊道:“宝崽……”

  我被这发动的大阵气得无力吐槽了,所谓的东夷迷幻杀戮阵,其实就是将人心底里面所挚爱的亲人和朋友给幻化出来,然后迷惑你的心志,让你陷入真真假假的幻觉里面;意志稍微薄弱的人,最终便难以自拔了。当我将这个幻化成我老爹的黑影击碎的时候,一左一右,又出现了小美和黄菲的形象来。

  这样下去总不是一件事儿,我回头瞧到朵朵正瞪着一双眼睛瞧稀奇,便问这小丫头有什么好办法?

  朵朵抬手打出一道蓝光,将试图靠近我的“小美”和“黄菲”给打散,然后咬着指甲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黄菲姐姐还不错……”我的脸上顿时一阵黑线,抓狂道:“现在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么?我是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你不是有鬼眼么?能不能看到一些表象以外的东西?”

  “表象以外的东西?比如……小妖姐姐?”

  听到朵朵的话语,我扭头过去一看,朝着我款款走来的不就是化身成少女模样的小妖朵朵么?我心中气恼,冲上前就是一阵拍:“真烦,这阵法到底要幻化出多少种来啊,小妖都出来了……”

  然而我猛力挥出去的手被接住了,然后小妖气愤的声音出现:“陆左,你脑子进水了?”

  我被一下子给甩飞出去——这也是幻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