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四章 法阵达人

第二十四章 法阵达人

  望着被缚妖索捆得紧紧的洛小北,我不由得老怀大慰。

  万万没有想到,洛小北这个坏脾气的小姑娘居然会将周林等一干凶悍的邪灵教众气走,自个儿孤单一人,走下这通道来。这送上门来的小羔羊,我们万万没有放过的道理,洛小北一身功夫,剑技出众,偏偏临战应敌的经验不足,在我们一拥而上之下,连呼救的功夫都没有来得及,就给按倒在地。

  黑乎乎的地道中,小妖叫我们按住洛小北的手脚,然后掏出还没有来得及灌注鸣蛇灵体的缚妖索,给这个小妞儿来了一个日本花式捆绑,瞧这小狐媚子熟练的手法,简直是堪比大师级的造诣,将洛小北绑得玲珑曲致,娇嗔不已。

  一切结束之后,小妖双手一挥,周遭的炁场渐渐凝固,将气息屏蔽住,冰凉的手指放在洛小北的脖子处拍了拍,然后冷笑道:“别喊,喊破喉咙也没用,而且你自己掂量一下,是我杀你的速度快,还是可能的救兵出现得快……”

  见洛小北猛点头,小妖这才将手拿开,虚张着手指,吩咐我将捂住洛小北嘴巴的手拿开来。

  洛小北满心想着从此处离开,去寻找她的姐姐洛飞雨,然而却没想到自己刚刚下到地下一层,什么征兆都没有,就被人伏击了,黑黢黢的空间里什么也看不到,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她呼吸急促,当我的手一离开那饱满的唇边时,她立刻出声问道:“你们是谁?阵灵、崂山派弟子还是其他?”

  我沉默了一下,淡淡地说道:“陆左。”

  “陆左?啊,”洛小北眼睛一转,欣喜地喊道:“陆左,是你么?你刚才怎么跑了啊,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差点被邪灵教的人给杀了呢,幸亏我有我师父传给我的遁身符,才得以逃脱。快点放开我啊,我们还要一起给我师兄们报仇呢……”

  洛小北的话语里充满了强烈的感染力,仿佛对我的出现有着欣喜若狂的情绪在,倘若我的脑子不清醒,还真的有可能被这个演技一流的小女孩儿给骗了。

  很难想象,她是哪里来的这天赋,不过我也没有时间跟她再演下去,摸了摸鼻子说道:“咳咳,二小姐,咱不演戏了,能谈正事么?”

  “二小姐”三个字,就像致命一击,将洛小北充满笑容的脸击溃,一下子就变得阴云密布了。

  她没有再说话,噘着嘴巴,气鼓鼓地生着闷气。

  小妖在旁边嘿嘿笑,伸手摸了摸洛小北滑若凝脂的俏脸,然后将这个女孩子的下巴托起来,看着她沮丧而充满怒火的眼睛,笑道:“小妹妹,不要再撒谎了,你底裤什么颜色我们都知道,现在你既然落入了我们的手里,要么就乖乖合作,要么就死,自己选择吧!”

  “我选合作!”洛小北几乎没有一点儿考虑,径直回答道,说完欣喜地瞧向了小妖:“竟然是你啊,你好漂亮啊,身材也很好,这么小的年纪,身材就这么好,是怎么发育的?你天天吃木瓜么,你……”

  这女孩子叽叽喳喳地说着,将小妖夸赞得飞上了天,我不得不出面阻止,沉声问道:“你是邪灵教右使洛飞雨的妹妹?”

  她点头,说是的,这你们都知道了,干嘛还问?

  我接着又问道:“你还是邪灵教已故左使王新鉴的外孙女?”

  洛小北瞪着一双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说道:“这你也知道?”旁边的朵朵狐假虎威地说道:“老实点,我们家陆左哥哥知道的,比你想得还要多……”洛小北睁大眼睛,夸张地说道:“哇,朵朵你凶起人来好可爱啊,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是么是么,你小时候什么样子?”“我包里面有照片……”听到这两丫头将话题扯远,我无奈地朝小妖看了一眼,小妖会意,右手一张,五指的丝线扯动神经,洛小北顿时被扯动得嗷嗷大叫,倘若不是小妖提前有所布置,只怕上面有人路过便能够知晓了。

  瞧见这洛小北眼泪水瞬间就流满了清丽的脸庞,楚楚可怜的模样,瞧得我都心软了,然而小妖却毫不留情,那一刻简直是容嬷嬷附体,训斥道:“别说这些有用没用的,好好答话!”

  洛小北很委屈:“可是,可是人家很喜欢小萝莉嘛,忍不住啊……”

  听到这三个小姑娘的答话,我不由得拍一拍额头,现在小孩子的思维真他妈跳跃,生死关头,谈笑风生,置生死于度外,换我可真的做出来。

  不过小妖这一通毫不留情的教训,倒是让洛小北消停了些,这个鬼灵精怪的丫头终于算是正常了一点儿,问了她几个问题,她都给出了答案。据洛小北交待,他们此番前来有两个目的,其一为桃元,其二则是传说中的神仙诡地,至于周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则是因为她姐在泰山吃了大亏,在教内渠道里发布了召集令,那个讨厌的家伙就凑过来了。

  关于邪灵教的力量,洛小北告诉我,这次是第一波,她们之前已经将方位传给了滨海鸿庐的教友,很快就会有大批高手赶过来。

  我笑了,说这也是巧了,我们这里也有一大拨高手赶过来,大家火星撞地球,看看谁的拳头硬。

  整个过程,洛小北倒是蛮配合的,不过当问到小佛爷的时候,她的脸色立刻严肃起来,直摇头,说她被下了噤口咒,言出即死。

  这个小妞满口胡诌,小妖自然不信她的话,扯动缚妖索,将她弄得死去活来,浑身大汗淋漓,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结果愣是没有招,这回我们倒是真信了,我叹气,说你不是讲小佛爷是你未来的姐夫么,哪个姐夫,会对小姨子下这种毒咒啊?

  洛小北被小妖折磨得奄奄一息,不由得弱声惨笑道:“这也只是老辈人的想法,谁知道做不做得准,我是说出来吓人的。他是掌教元帅,权倾天下的人物,对自己的身份自然是保密得很,我和我姐其实连正脸都没有瞧过,甚至还没有佛爷堂的人知道得多……”

  我知道,佛爷堂是掌教元帅旗下的一个私人机构,专门吸收像翟丹枫这些对小佛爷衷心耿耿的人,巡视天下鸿庐。不过洛右使惊艳的修为和绝世风华,竟然连自己结婚对象的正脸都没有瞧过,如此悲哀,想想也觉得可怜。

  见洛小北基本识趣,我也不再逼迫这个本质貌似不错的女孩子,问她自夸能够破阵,能不能带着我们,找到杂毛小道?

  洛小北虽然浑身没有气力,不过脸上却爆发出自傲的神采来:“那当然,这里面的人倘若要有一个能够出去的话,那便是我了。你别看黑蝠他们对我愤恨不平,过一会儿,肯定还得回来求我。找到萧克明可以,不过你们到时候需要放了我,不然我自有手段对付你,信不信?”

  瞧她说得笃定,唇边伏线上翘,我咽了咽口水,说好,本来我们也没有想过与你们为敌,你们做你们的大事,我们这种小人物,没什么追求,老婆孩子热炕头,如是而已。倘若老萧落在了你姐手上,我正好用你来换。

  如此谈妥,小妖扶着瘫软在地的洛小北起来,夺去了她的青锋宝剑和灵宝驭兽环,以及一袋子杂七杂八的东西,然后解开了勒得紧紧的绳子,仅留一端在她的腰上。我让洛小北带着我们领路去找,她告诉我们,茫茫大阵,这样无头苍蝇般的找寻,始终不对路子,若真的想找到人,只有前往大阵的中心,唯有那里,方能够掌控到这里间的一切。

  我说好,怎么找?

  洛小北让我从她的包里面找出一个黄金罗盘,递给她。这个年方十八的女孩,双手一接过黄金罗盘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一肃,瞧了几分,然后摸出一包金粉,顺风而撒,口中念念有词,几分钟之后,她朝着我说道:“我大概知道方向了,不过前路有些危险,护好我。”

  我点点头,然后跟在洛小北的后面,朝着此处的黑暗处走去。

  从上面那个小厅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发现这地下一层其实十分广阔,只是我偏安一隅,并不知晓,而后小妖朵朵出现,我才知道这里也是四通八达,然而当我真正走动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层其实也是一个迷宫,一个更加广阔的迷宫。

  那些岩石仿佛天生,水滴石穿而成,绕绕弯弯,不知每一处路口都不知道通往何方。

  黑黢黢的洞内,唯有我携带的一把强光手电提供光明,而在视线所达不到的黑暗角落里,有着若有若无的动静,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瞧着我们,而当我朝着可以的地方照过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

  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我们听到有巨大的水花轰鸣声,从前方传来。

  快步上前,但见深渊巨瀑、悬空浮岛,正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