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六章 杂毛小道,什么情况?

第二十六章 杂毛小道,什么情况?

  中了那恐怖护阵兽灵的一击,我并没有能如愿跳下对面的山崖,而是直接朝着黑窟窿咚的深渊,坠落而去。

  最开始那无限坠落的情形,再次发生了么?

  我惊恐地舞动双手,试图抓到什么东西,然而什么都没有抓到,倏然朝下掉落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腰间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束缚力,将我下坠的趋势一顿,接着我竟然还往上面回弹了几公分。

  是安全绳,我刚才攀上悬空浮岛时做的安全绳起了作用,此刻那尼龙材质的安全绳绷得笔直,将我吊坠在浮岛一侧,安全绳的另外一端在一点一点地移动,显然末端处的那把山寨军刀卡得并不是很严实,或者它的材质根本不足以支撑我这一百三十多斤的体重,摇摇欲坠,真正的命悬一线。

  然而这时刻都会绷断的安全绳和山寨军刀,并不是此刻最紧要的事情,当我抬头望去的时候,但见那头大若蛮牛的护阵兽灵,居然踩着朵朵黑色的烟云,冒着滚滚浓烟,于空中朝我袭来。

  这大阵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岁月,能够孕育出来的阵灵自然也都是极端恐怖的,它能够从大阵运转中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与它战斗,简直就是在力敌大阵。这样的玩意,倘若在平地上,我见到也只有远远地灰溜溜跑路,更何况是命悬一线的现在?

  那安全绳随时都会绷断,我也不敢乱晃,强忍着胸腹中的沉闷,摸出震镜来,沟通人妻镜灵,一声“无量天尊”,蓝光照耀,正好打在这疾扑而来的护镇兽灵身上。它滔天的气势顿时一敛,然而庞大的身子却凝如实质,顺着惯性朝着我这里跌落而来。

  倘若被这沉重的家伙撞上,我的这根安全绳必定绷断——要死了么?

  我叹了一口气,却见一道白影从对面山崖处射来,将我往后推开一个身位,那护阵兽灵巨大的身子擦着我的鼻尖划过,我一看,却是小妖。她咬着牙,强忍着下面呼呼回流的阵风,借着这一荡之力,将我往山崖边推去。

  我的身子在空中晃动,倏然到了刚才助跑的地方,朵朵正好在这边将我给接住。

  小妖从后面跟上,素手一挥,那坚韧的安全绳立刻断开,我抱着朵朵往地上滚了两圈,脚踏实地,感觉无比的美妙,回过头来,只见那头护阵兽灵已经从深渊中再次浮现,仰天咆哮一声,踏着黑烟便朝着我们这边冲来。

  这畜牲能够踩在空气中,自由行走,速度又快,气势也足,浑身散发着灼热的温度,我并没有与它一战的心思,扭头就朝着回路跑开,心中对那个狡诈的邪灵教妖女洛小北,已经恨得牙齿痒痒。

  然而那护阵兽灵乃恐怖之物,它一旦出现,立刻散发出嗜血的气息,跟在我们背后就是一阵疾追,这东西身长三四米,脚步宽阔,很快就要追上我们,那腥热的气息都已经喷到了我的脑后根儿去。就在我即将被伸出的爪子抓到身子的时候,朵朵朝着我大声喊道:“左边,走左边……”

  这小丫头平日里是个妥妥的路痴,然而今天的表现却让人刮目相看,我瞧见左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石缝,这黑乎乎的窟窿仅可容纳一人行走,而那庞大的护阵兽灵却是挤不进来的。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不加片刻思考,冲身而过,朝着那石缝就钻了进去。

  也真是险,我刚刚旋风一般冲进石缝中,便听到身后一声巨大的撞击声,“轰隆……”,整个空间的空气都一震,身后的石头碎裂,朝着我这边飞溅而来,细小的石头拍打在我的后背上,噼里啪啦,我朝着地上一阵翻滚,那巨大的撞击声不但没停止,反而越加地剧烈起来。

  我都还没有来得及爬起来,瞧过去,只见那头貔貅一般的护阵兽灵口中发出“吼哇、吼哇”的怪叫,不断地用头撞击着狭窄的石缝,一只巨大的爪子拼力往前伸,朝着我这边探过来。这家伙威猛,瞧着它鼻子里喷出来的白气、爪子上面又黑又亮的指甲以及整个气势,根本就瞧不出是灵体的样子,仿佛真的就是实物一般。

  我容身的这处石缝刚刚并没有见着,似乎是才出现的,结构并不是很稳固,随着护阵兽灵疯狂的撞击,石缝遥遥欲坠,头顶上面不断有石块跌落下来。

  此地不宜久留,我瞧了一眼身边的朵朵和小妖,确定安全之后,朝着石缝深处跑去。

  足足跑了二十几米,身后还有护阵兽灵那滔天的咆哮声,铺天盖地,不过却并不是那么吓人了。

  如此死里逃生,直到此刻我的心跳才算是舒缓了一点儿。

  打量四周,才发现这狭长的通道径直往上走,仿佛是地壳运动时生生撕裂而来,两边的岩壁里面含得有石英石,黑暗中有一点儿微微的闪亮,却不知道这光源是从哪儿传过来的。我突然想起一事,洛小北说扭动开关,可以出现一条通道,而那通道则可以直通杂毛小道他们离开的暗门——难道她前半句说的,并非假话?

  那个外表萌呆,内心腹黑的洛小北说话真真假假,让人根本无从分辨,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的心中才会生出了期望,说不定顺着此处往前走,也许能够碰上杂毛小道呢?

  如此一想,我前进的步伐不由得快了几分,这道路曲折,时宽时窄,不过方向倒是持续向上,过了一刻钟,前面突然有光明传来,清新的风在鼻翼游动,让在沉闷岩洞中待久了的我心旷神怡,不由得脚步加快,往上疾奔而走,突然出现在了一个土坑底下,仰首能看到灰蒙蒙的天。

  天际发白,那一弦月正落山边,大地已经开始回复了盎然生机。

  天啊,我竟然从岩洞中逃脱出来了?

  这就是那个叫做洛小北的女孩子给我指的路么,若真如此,她真的是一个顶端高明的阵法师啊!

  这土坑离地两米,我摸着边缘就攀了上去,发现依然还是在之前的那个桃花林里,缤纷落英之下,满目的绚烂桃花,我举目远眺,看着枝节旁生的漫山桃花,有微风拂面,十分舒服,让人惬意非凡。

  环绕一圈之后,我突然从左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看到一幅让我绞尽脑汁,都难以想象得出来的画面来:一对男女正在桃树之下搂抱,从我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唇齿相缠,双手都伸进了对方的衣服里面,一阵猛力的揉搓……

  如此激情的戏码上演,让我惶然失神,几秒钟之后,我才看清楚这对男女的身份——尼玛,这男的却是杂毛小道那厮,至于女主角,竟然是邪灵教的美女右使,洛飞雨。

  这,这什么情况,我脑子里面乱糟糟的,仿佛缺氧了一般,失去了思考。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的思维重新回复正常的时候,立刻想到了我们在金陵捕获到的那成精黄大仙,莫不是郭一指用它肛门处的臭腺炼制成了顶级春药,上回来事务所参观视察的时候,给了杂毛小道三两颗?

  除了这种解释,我很难想象到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两个本来互为仇人的敌手,在此又搂又抱……瞧这情形,倘若再发展下去,我估计都要将小妖和朵朵收回槐木牌中,免得提前接受那啥*教育了。

  随着两人身上的衣物渐少,场面越发的香艳起来,虽然并没有打扰好事的心思,不过当我将身子完全爬出来的时候,洛飞雨耳朵一动,却仍然还是发现了我。

  “是谁?”一粒石子朝着我的眼睛疾飞而来,而洛飞雨挣脱了杂毛小道的怀抱,白光一闪,人就躲入了桃树后面去。那石子又快又急,隔空飞来,我也吓了一大跳,想起这个大美妞的身份,连忙往地上一扑,躲开飞射的石子。

  杂毛小道也匆忙地将衣服穿起来,瞧见我狼狈的样子,口中惊呼道:“飞雨,莫慌,是我哥们儿!”早已穿好衣裳的洛飞雨左手扶胸,右手暗扣三颗石子,正准备朝这边甩来,听到杂毛小道的解释,眉头蹙起:“陆左?”

  这话说着,她的敌意便消减了一些,闪身回到桃树后面,整理衣裳。

  我完全摸不清楚状况,心里面疑虑重重,看到杂毛小道披着松松垮垮的外套朝着我走来,我爬起来,瞧到他这狼狈样,不由得好笑:“行啊你,老萧,老子在里面打生打死,只以为你被人给制住了,生死未卜,没想到你居然会有如此艳福,倒是我打扰了你的好事。”

  杂毛小道这时才勉强将衣物整理好,瞧着我嘿嘿笑,说陆左,你是怎么跑到这儿来的?

  我瞧着这个脸上、脖子全部都是火热吻痕的老兄弟,脑中一阵恍惚,不过还是跟他说道:“我刚才碰到洛右使的妹妹了,蒙她指点,我才得从那迷幻杀戮阵中逃脱出来。闲话少讲,你……这什么情况啊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