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七章 兄弟相残

第二十七章 兄弟相残

  杂毛小道脸上尽是猥琐的表情,嘿嘿笑,说还不是因为哥们儿魅力十足,所以才蒙得飞雨垂青,一亲芳泽啊?

  他嘴上说着话,伸手过来揽我的肩膀:“来,来,让哥哥正式介绍一下你未来的嫂子……”

  杂毛小道的手搭在我的肩上,我的心中骤然一阵跳,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被挑衅了一般。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我与杂毛小道平日里很少有这种勾肩搭背的动作,而此刻人生得意的杂毛小道,行事难免会张狂一些。

  想来也是,我听洛小北说起,小佛爷似乎也对洛飞雨有意,托老辈人谈及过与她的婚事,虽然不知道这里面是政治婚姻多一点儿,还是因为喜欢,不过杂毛小道此刻的行为,确实是在给小佛爷戴上了一顶高高的绿帽子。

  小佛爷这样的人物,跟我们相比,简直就是神仙和凡人的区别,这种亵渎的差别感,尤为刺激。

  这时洛飞雨已经整理好衣冠,从桃树后面走了出来,此女穿着一件玫红色的劲装,衣料低调而华美,修身,将她曲致玲珑的身材给凸现无疑,特别是胸口,瞧过了洛小北,此番再见到她姐姐,方才知道什么叫做足质足量。

  洛飞雨的表情清冷,画若凝脂的俏脸微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朝我招呼道:“陆左,我叫洛飞雨,我们见过的。”

  兄弟的女人,能少看便少看,我低着头,尽量让自己显得端重一些:“是见过,人生奇妙,没想到我们竟然还会有平心静气自我介绍的这一天。”洛飞雨大概是会想到自己刚才和杂毛小道激情似火的场面被我瞧了个干净,脸上开始蕴红如火,脸上的清冷也暖了几分,掀起眼帘瞧了我一眼,说你们俩兄弟见面,自有一些话儿说,我先去取些水,一会儿过来找你们。

  这话说完,她逃也似的离开了。

  洛飞雨刚刚一离开,我立刻掐着杂毛小道的脖子,抓狂一般的说道:“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啊,快说,快说,不然我会憋疯的!”

  我这般玩笑地掐着,本来也没有用力,然而他的眼睛里却掠过了一丝愠怒,吓了我一跳,感觉他的脖子有一些冷,于是松开来,疑惑地问他:“咋了啊,有了女人就忘记兄弟了啊?”

  杂毛小道恢复了笑容,嘻嘻笑,说没有,怎么可能,只是被你掐痛了而已。具体的情况我也不与你多讲,反正现在洛飞雨跟我们是一边的,还是讲一讲你那边的情况吧。

  许是激情时刻被打扰,杂毛小道多少也有一些不对劲,我的心里面充满了愧疚,于是和他坐在草地上,讲起了我们分离之后遇到的事情。听到我讲起了洛飞雨的妹妹,杂毛小道很感兴趣,问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孩儿啊?

  我耸了耸肩,说邪教妖女,性情古怪,有什么好讲的啊?

  见我不肯说,杂毛小道竟然有些着急,捅了捅我的腰,说得了,你这小子别卖关子了,赶紧讲,我正好对这个未来的小姨子感兴趣呢,说说吧?

  瞧他这副异常着急的模样,我不由得笑了,说俗话说得好,“这小姨子的半边屁股都是姐夫的”,你这个家伙莫非就是怀着这样的异心?这可不好,做人要专情一些,人家姐姐抛弃了小佛爷跟着你,真不容易,做人要知足。

  杂毛小道将鬼剑提起,作势威胁道:“你去死吧,说不说?不说兄弟翻脸了啊?”

  瞧见他说着说着还认真了,我摆摆手,说好,让我想一想啊。

  说完我开始回忆起与洛小北认识的场景:先是崂山派的真传女弟子,一个稀里糊涂的小女生,本事倒还有些厉害,特别是突袭时那凌厉的剑法,让人心寒,而骑狼过来接应我的时候,又让我颇为感动;然后就是与邪灵教众接触的时候漏了马脚,我听到她与老罗等人的对话,暗自对这个内心歹毒的少女起了提防,嬉笑怒骂间便将场面掌控在自己的手心,手段比那积年的老狐狸还要毒辣;

  再之后,她被擒住,表现得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乖巧,让我产生了这个女孩儿虽然出生邪教,但本质似乎还算是不错的感觉,然而大阵中枢又将我耍一道,险些丧命,才知道所有的可爱和萌呆都只是表象,在她那美丽少女的躯体里,可是待着一只头生双角的恶魔……

  只是,为何她又弄出一条通道,让我找到杂毛小道呢?

  我将自己的看法说出,杂毛小道摸了摸下巴,说看来你小子对她的印象不错嘛。

  我大汗,说什么叫做不错,我明明说的是贬义好吧?

  “乱说,瞧你回忆的时候,嘴角上翘,眼珠子发亮,是不是对我的小姨子有想法?”瞧见杂毛小道似笑非笑的笑容,我不由得一时气结,举起左手,赌咒发誓道:“我陆左要是对那个飞机场有想法,这辈子都打光棍!”

  我自以为把我和洛小北的关系扯生疏了,杂毛小道会高兴,然而他的脸色一变,却阴沉了许多,缓缓说道:“你刚才说什么?飞机场?”

  我瞧见杂毛小道这架势,不由得好笑,捶着他胸口抱怨道:“说你有异性没人性,还不承认,你和洛右使认识不过三两月,想好几个小时,怎么着,说一下你小姨子,至于生气么?咱们这几年的老兄弟,至于这样么?”

  不知道怎么着,我总感觉面前的这个杂毛小道怪怪的,是“爱情令人愚蠢”,还是……

  我的心一跳,顿时有些慌张,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这时杂毛小道嘿嘿笑,说吓你的,不要再别人的背后说坏话,这种习惯真不好。瞧着向来没正形的杂毛小道一本正经地跟我说着大道理,我有一种怪异无比的感觉,在那一刻仿佛大师兄附身了一般。

  这时洛飞雨从林子尽头走来,手上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上前来热情招呼:“来,刚刚看到有一株桃树,长势是极好的,就摘了一些,用那寒潭的清水洗净了铅华,你们先吃一些,养足气力,一会儿我们就出去。”

  我看着递过来的包裹,里面露出了红彤彤的鲜桃,上面水珠还在,清香扑鼻,煞是诱人。

  旁边的杂毛小道拿一个来,一口咬掉半边,汁水飞溅,惬意地说道:“果然是神仙美地,这里的桃儿,跟那天上的鲜桃一般美味,陆左,你尝一尝?”

  杂毛小道挑了一个大的,递到我的面前来。他如此热情,倒是让我受宠若惊,瞧着这诱人的鲜桃,抿了抿嘴唇,说好。接过桃子,我并没有吃,而是瞧着这四周说道:“这个桃林古怪,炁场封闭,信号屏蔽,不知道如何出去啊?对了,这里面邪灵教的家伙怎么办,周林那个吊毛,咱不弄死他,怎么跟三叔交待啊?”

  杂毛小道直勾勾地盯着我手中的桃子,眼珠子不断地转动,和颜悦色地说道:“这些先不管,你先把桃子吃了,补充体力才是……”旁边的洛飞雨也点头,说是啊,回去的路我自然晓得,吃桃子吧。

  我眉头一皱,说道:“逃走先不急,周林那小子……”

  “陆左!”杂毛小道突然打断我的话,脸上很不高新地说道:“吃桃子先,不要说别的!”

  我心中剧震,脸上若无其事地说道:“桃子我倒不是很喜欢吃,不知道小妖喜欢不喜欢……”我回过头去,然而我一直以为就在身边的小妖和朵朵,根本就不见踪影——是没有跟着我走出洞口,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我的脑子电光火石地转动,脸色一变,猛然将手中的桃子朝着杂毛小道的脸上摔去:“艹,吃你奶奶的桃子!”

  这桃子一出我的手,砸在了杂毛小道的脸上,倏然化作一团黑色浆液,飞溅而起,浓烟滚滚。

  杂毛小道应声栽倒,洛飞雨一见我翻脸,并不惊慌,刷的一下,那把秀女剑出现在右手之上,朝着我的头顶横削而来。我翻身后撤,避开这女人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绝的剑势,虽然未中一剑,但是那剑意却已经遍透我的身体,无数血管滞涩,仿佛被中间切开了一般,火辣辣的疼痛袭满全身,宛若油锅烹炸。

  当下我也是气急了心智,口中狂呼着骂人的脏话,下腹那股荒凉磅礴的力量开始涌上了心头,热血在沸腾,咕嘟咕嘟滚冒,恶魔巫手在瞬时间启动,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与洛飞雨几秒之内,就过了七八招。

  所谓拼斗,其实并不如电影或者表演里面的那般花俏眩目,动作也说不上好看,不过每一秒都凶险无比,当你活下来的时候,便觉得管用的招式是最美。第一百五十六回

  洛飞雨这个女人名列邪灵教右使,手段自然厉害非凡,洛小北的剑法在她面前,简直就是过家家,很快,我的右臂就中了一剑,先是发麻,结果未曾反应过来,便感觉一阵剧痛,一块肉飞溅而起。

  而就在这时,杂毛小道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后方。

  我的余光刚刚一见着,便感觉胸口多了一件东西,低头一看,竟然是鬼剑的剑尖。此时天色已明,鬼剑那涂覆着宝蓝色精金,爆发出了眩目的光芒来。

  绝境,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