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八章 大梦一场,杂毛遭殃

第二十八章 大梦一场,杂毛遭殃

  我当胸透剑,剧烈的疼痛随着鲜血蔓延开来,当我胸口晕湿一片的时候,那种撕裂的痛苦已经让我失去了理智。我往地上一扑,然后回转过身来,也不顾杂毛小道的鬼剑再次朝着我的腹中刺来,伸手朝着他的脸上抓去:“你这个狗日的,胆敢冒充我兄弟,我艹……”

  在社会底层打拼多年的我惯于在最愤怒的时候讲脏话,瞧见这家伙和杂毛小道长得一模一样,声音语态也差不多,然而行为却是古里古怪,我的心中早就有了怀疑,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朵朵和小妖此时竟然不在我的身边,在洛飞雨和伪小道的围攻之下,我居然会这么快就丧失了战斗力。

  恶魔巫手,左手毁灭,右手希望,一起激发,冰火九重天,当鬼剑再次插入我体内的时候,我掐住了面前这个家伙的脖子,发出了如受伤之狼一般的嚎叫:“啊……”

  被我掐住脖子的杂毛小道也大声叫着:“啊、啊……啊!”

  他的声音骤停,因为我已经开始发力了,而在我腹中的那把鬼剑则奋力搅动着我的内脏,肠子似乎在打结,里面好多鲜血和体液在飚射,这样的痛苦让我一阵恍惚,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剥离开来一样,而在我的身后,洛飞雨则在猛力地拍打我的头颅。

  砰、砰、砰!

  我一开始还能够听到自己颅骨碎裂的声音,过一会儿,颅压异常,就再也听不到什么了。

  意识在往下面坠落,而我的双手则越发地紧了,怀中这个冒充杂毛小道的家伙也已经奄奄一息,握着鬼剑的手也变得无力,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场明悟:要死了么?我就这般死了么?

  好疲惫,如果闭上眼睛,是不是就是宁静而永恒的世界?

  没有吵闹,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欲望……所有的一切都没有,这样的世界,是不是就是完美的?

  我的思绪开始逐渐地沉沦,变得缓慢,懒得动脑筋,觉得我的这一生已经够疲累了,倘若能够歇下来休息一会儿,其实也是不错……

  当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的时候,我的心突然一动,一股熟悉的意识与我勾连在一起。

  是肥虫子,与我生死相息的本命金蚕蛊,这个本来应该在沉睡中的家伙,突然主动地与我沟通着,这让即将放弃挣扎的我不由得心中一动——不对啊,这种感觉似乎在哪里有过?我开始缓缓地转动思维:我面前的这个杂毛小道是假的,那么他为何会如此神似,让对杂毛小道无比熟悉的我,在一开始都没有分别出来呢?

  还有,朵朵和小妖在哪里,为什么她们都不在,而且都没有出来了?

  难道是……我现在依然还是在幻境中?

  我所遇到的一切,包括我就要死去的这些讯息,都只是假象?一切皆虚妄?

  施展迷幻术的那个敌人,他的目的,是不是让我自以为我死了,然后意识消亡,即使身体在,顶多也就是一个植物人,三魂七魄皆无?

  我的思绪开始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突然间我口中迸发出一声大吼:“洽!”

  九字真言的功效我已经普及够多,此言乃“自由支配自己躯体和别人躯体的力量”,在我惊慌之下,一举喊出,将我浑身的血液和炁场都震动得一阵沸腾,当那源源不断的佛陀真义从无尽之处遥遥传来之时,我陡然发现胸口之处伤痕收敛,而周边的景色开始破灭,如同破碎的镜子,化作了无数的碎片,整个世界都消失不见了,唯独剩下杂毛小道和洛飞雨两人,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面容,惊声尖叫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万物没有可能与不可能的区别,而在于唯心,瞧着面前的这两张脸开始变得古怪,如同围绕一个中心点旋转的古怪圆圈,我笑了,面对着这样的敌手,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无比强大。

  “你怎么可能在这样缜密的迷幻杀戮大阵中苏醒,并且知道自己没有死去呢?”那个声音还在执著地问着,不知道代表着谁的意志。

  此番倘若不是肥虫子在,只怕我就真的以为自己死了,意识丧失,魂飞魄散,不过我并不打算告诉“它”,微笑着,开始念起了金刚萨埵降魔咒,反复地在手上结着内狮子印。

  终于,这样的声音渐渐遥远,而我也从幻境中挣脱开来,发现自己摇摇晃晃,悬在半空。

  我咬了咬牙,左右打量,才发现自己还吊在深渊上空的悬空浮岛之上,那安全绳将我绷得笔直,然后像钟摆一样,左右摇晃,而小妖和朵朵在悬崖边焦急地看着我,似乎在喊着什么,然而那声音被呼呼的风给屏蔽住了。至于洛小北,则完全不见了踪影。

  我穿越了么?我开始回想起来,过了几秒钟,我才想起我在跃上悬空浮岛时,上面的石碑曾经射过来一道白光,直入我体内。当时我以为自己没事,殊不知就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遭了殃,进入了幻境。

  不过……后面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洛小北,她到哪儿去了?

  两个小丫头见吊着如同死人一般的我睁开了眼睛来,不由得大喜过望,蹦跳着拍手,那罡风扑面,隔绝声音,我听不清楚什么,感觉到安全绳末端的山寨军刀似乎有些不牢靠,于是也不多说,小心翼翼地顺着绳子往上爬去。

  很快,我重新爬上了悬空浮岛,感觉上面的风在下方就截止了,有近于无,朝着悬崖对面喊道:“小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朵朵这个小丫头嘴笨,语言组织能力不强,说不清楚,所以我问小妖,那个小狐媚子瞧我正常,便答道:“刚才上面最高的那桩石碑射下来一道白光,将你笼罩,结果你这个家伙手一滑,就掉落下去,昏迷了,半天都动弹不得——瞧瞧你做的孽,莽莽撞撞的,真不让人省心!”

  “白光?”我复述了一遍,果然是这样,于是问洛小北那个小娘皮呢?

  小妖脸儿一红,说刚才光担心你来着,结果回过头的时候,那个平胸妹居然用了缩骨功,逃脱了缚妖索的捆绑,跳下了悬崖,水流一冲,就不见了踪影。这里面阵法精妙,步步为营,我和朵朵又心悬于你,所以就没有追过去了。

  我听了,心中并没有责怪,反而是一阵感动,要知道那缚妖索其实对猎物的掌控十分敏感,稍有动静,立刻心有所感,怪只怪小妖对我的安危实在是太关心了,结果让洛小北有了可趁之机——小妖这个小狐媚子,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家伙。

  我这般心中想着,不由得想起了某年某月某一天,某一个深潭之下的香艳度气,一下子竟然痴了。

  瞧见我这般模样,小妖不由横了我一眼,大声叫道:“发什么呆,洛小北那个死女人跑了,杂毛叔叔生死未卜,你可不能开小差啊?快点,瞧瞧上面什么情况?”

  听到小妖的训斥,我这才醒转过来,口中暗自念着金刚萨埵降魔咒稳定心神,然后转身瞧去,这如林竖起的碑塔与我在幻境中所见到的一般无二,让人分不清楚到底哪儿是幻境,哪儿是现实,我只有凭借本心,让自己收元归一,稳定心神,然后逐一瞧过去。

  在左手边的第三个石柱处,我找到了之前的那个齐人高石碑,往下瞧,正是那石雕貔貅,似鹿尾长,又似狮子,双角凶猛,栩栩如生,细腻洁白,摸上去有温润如玉的触感。第一百五十七回

  虽然跟随虎皮猫大人良久,但是关于奇门遁甲、阵法八卦之类的知识,我所知并不多,一来不感兴趣,二来则是虎皮猫大人并不是一个耐心的师傅,除了骂人,嘴巴里面没有几句正经话儿,更何况这阵上所篆刻的符文,与常见的道家夷然不同,自成一系,所以也瞧不分明。

  我摩挲着这貔貅滑润的头,犹豫不决,不知道这一拍之下,是否会如同幻境之中,出现一头护阵兽灵过来追逐于我。

  在思考了五分钟之后,我终于狠下心,将手“再次”拍在那凸起的眼珠子上。

  喀嚓——一声动静过后,并无异常,前后没有一点儿变化,我的心中顿时一阵沮丧,脑海里面满是杂毛小道的形象,而这时,我听到朵朵的叫声:“光,光……”

  我一激灵,快步走到边缘来,只见在浮岛与悬崖间突然有光出现,接着如同海市蜃楼的景象一点一点形成,我看到了杂毛小道,只见这个家伙四肢被绑在一块儿,背包散落在一边,一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接着我看到了握着那把剑的手,洁白细腻,纤长得如同弹钢琴的手指,是洛飞雨.

  果然,单纯比较起个人战力,杂毛小道还是及不上这邪灵教护法级别的女魔头。

  他们所在的是一处广阔的广场,地上铺着方正的青石砖,头顶是岩石顶,四周灯火昏暗,微风摇曳……这是哪儿?就在我苦恼如何前往的时候,小妖突然朝着我尖叫道:“陆左,朝这边跳,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