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章 兄弟相聚

第三十章 兄弟相聚

  真实存在着的洛飞雨可与幻境中那个温柔似水、风情万种的女人完全不同,位居邪灵教右使尊位的她出手狠辣之极,完全没有一点儿留手的意思,手中的秀女剑倏然扬起,便朝着杂毛小道的喉咙划去。

  此刻的杂毛小道倒是没有被绑着了,不过浑身好几处伤,卖相颇惨。他自知必死,倒也释怀了,紧紧闭上了眼睛,不作他想。

  而就在这时,护阵兽灵带着我们从地下某处跃了上来,瞧见这情景,我不由得口中大叫道:“不可!”而朵朵和小妖更是直接,前者一道蓝光朝着洛飞雨的身上甩去,后者则直接借着护阵兽灵的冲势飞起,直接撞向了洛飞雨的怀中。

  最早到达的是朵朵的那一蓬蓝光,此乃癸水之力凝结而成,里面蕴含着迟缓和致幻的效能,洛飞雨也晓得厉害,手腕一抖,刺向杂毛小道脖颈出的秀女剑便回转过来,划出一道圆弧,将这蓬光给兜住,旋转到了另外一边儿去。

  当她回剑过来的时候,小妖已经将自己的麒麟玉体锻至极限,如一块投石机炮射过来的石头,冲到洛飞雨的胸前来。

  见到小妖以势若万钧的气势横扑而来,洛飞雨才从突然的异变中知晓敌人是谁。她倒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修行者,知道以小妖此前的气势,硬碰硬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于是单手执剑,一套软绵绵、如三月江南朦胧烟雨的剑法展现出来,将小妖这凌厉的攻势给拖延下来。

  两人都是格斗中的行家里手,一人剑法出众,一人身坚如玉、势大力沉,电光火石间就过了好几招,那秀女剑尖与小妖玉化之后的肌体擦出蓝光一般的电火花,在昏暗的大厅中绚烂无比。

  小妖上前拼斗,我们却也不是木头人,当下我让朵朵驾驭住这头巨大的护阵兽灵,自己飞跃下来,倒提着洛小北的青锋宝剑,就朝着洛飞雨冲了过去。瞧见我这边疾冲而来,洛飞雨却也不是笨蛋,她的手上顿时就多了一张黄色符箓,不点自燃,将小妖给逼退开去。

  她身子倏然移动,竟然快我一步,将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杂毛小道给抓在怀里,紧紧搂着,秀女剑横在杂毛小道的脖子上,厉声喝道:“止步,止步!不然你们见到的,只会是一具无头尸体!”

  洛飞雨尖厉的威胁使得我们的身子一阵凝滞,动作也都停了下来。

  虽然我想着能不能忽悠一下她,让她以为我们并不在乎杂毛小道的生死,然而我与这家伙的关系熟人皆知,于是只有作罢,几人聚拢到了她的对面五米处,站定。瞧着杂毛小道虽然有些虚弱,但是脸上却洋溢着幸福微笑的脸,我愣了一下神,才知道洛飞雨从后面挟持着这家伙,丰满的胸口却是紧紧顶到了他的背上——那感觉,我幻想了一下,嘿嘿,忍不住有些小激动。

  彼此僵持,瞧见我们都全神戒备地站在面前,而旁边还有一头造型恐怖的凶兽,洛飞雨不由得紧紧皱起眉头:“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我不答,盯着这张妩媚柔美的俏丽脸庞,沉声说道:“身为邪灵教右使,胁持人质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跌份儿了,不如你将我兄弟放开,我们光明正大地痛快战一场,如何?”

  洛飞雨根本不理会我这热血的提议,她感觉到了杂毛小道正在用后背蹭自己的胸口蓓蕾,不由得气恼地往后躬身,再给杂毛小道脖子划了一个浅浅的口子,鲜血流出。一声惨叫过后,杂毛小道倒是老实了,洛飞雨这才抬起头来,缓缓说道:“单挑?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怎么保证我放人之后你们不会一拥而上呢?如果连公平性都保证不了,我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跟你单挑呢?小子,你要记住,主动权,是掌握在我的手上,而不是你们!”

  洛飞雨一番疾风暴雨的话语说出来,思维缜密,逻辑清晰,不愧是能攀高位的大人物,瞧着她笃定的性子,我眼睛一转,嘿嘿笑道:“你不是问我是怎么来的么?”

  没等她问起,我将右手上面的青锋宝剑高高扬起来,得意地说道:“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对一些事情达成共识,并且共同完成一项交易了!”

  “小北?”洛飞雨柔媚的眼睛顿时精光四射,露出煞人的杀气来:“小北的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瞧着这个美女右使露出了狰狞的面目,我的心情反而变得愉快起了,知道洛小北确实使得她乱了分寸,于是含笑说道:“洛小北假借崂山弟子的身份,试图接近于我,结果反而露出了马脚,现在被我生擒于某处,得她指点,我们方能够降服阵灵,找到此处……”

  洛飞雨眉头一挑,说不可能,小北才不会束手就擒呢,再说了,你们人都在了这里,为何会留她在别处?

  洛飞雨的疑问让我话语一滞,她还真的了解自家的妹妹,那女魔头再世,确实不是甘心屈服的角色。然而被洛飞雨制住的杂毛小道这时却笑了,嘿嘿说道:“右使大人,你仔细数一数,我们的人,真的都在这儿了么?”

  经杂毛小道提醒,洛飞雨目光一扫,不由得肃声说道:“那头花里花啷、满口胡言的肥母鸡在哪儿?”

  得到杂毛小道提醒,我也嘿然一笑,说你猜呢?

  洛飞雨的脸上阴晴不定,然而到了最后还是妥协了,叹气道:“唉!原来她真的没有跟我开玩笑,这个倔蹄子……她没事吧?”

  我沉吟了一下,虚实结合道:“受了点小伤,不过无碍,放心,你妹妹十分聪明,合作得很,我们是不会伤她的。你将老萧放了,我将你妹妹放了,如此一来,大家相安无事,可好?”

  洛飞雨用那一双藏有春水的眼眸,直勾勾地瞧着我,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说好。

  我缓步上前,说我们这就返回去,当面交换,如何?

  尽管我这一招是“诈胡”,手上根本就没有王牌,不过我还是保持淡定,和缓静气地说着话,小心地指了指杂毛小道脖子上的剑说道:“松开一些,要是一个不小心,我想到时候你和我,都会很伤心的,对不对……”

  洛飞雨听得我的劝,秀女剑终于离开了杂毛小道的脖子,磨着牙齿说道:“小北到底在哪儿?”

  “她在……”我拖长了语调,而旁边的小妖则朝着杂毛小道使着眼色,哪知这个小狐媚子做得太明显,给洛飞雨瞧见了,顿时一阵厉喝道:“你们在搞什么鬼?你在骗我,对不对?你……”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直蓄势待发的杂毛小道身子一伸一缩,屁股一撅,便如同游鱼一般脱离了洛飞雨的掌控,蹲身在地,然后一招黄狗撒尿,左脚抓地,右腿从下方斜向朝上,朝着身后的这个女人如箭,猛力蹬去。

  几乎就在一瞬间,洛飞雨的秀女剑也回转了,竟然不管不顾,朝着杂毛小道的后腰刺去,行的竟然是两败俱伤的路子,显然是对自己被忽悠的事情气愤到了极点。我见状立刻伸剑去挡,而身后的护阵兽灵则一声滔天咆哮,朝着洛飞雨扑来。

  这一番交锋实在是太快了,此刻回想起来,我仅仅记得我出剑与其互刺了两记,这位邪灵教右使最终还是没有将杂毛小道速杀,而是在与我拼了一剑之后,被杂毛小道一脚蹬在胸口,朝着后方飞去。

  杂毛小道一点儿都没有怜惜美女的风范,那一招黄狗撒尿简直是老辣万分,不过那洛右使身高一米七几,绝对的高个女神范,结果正好踢在了胸口,波涛一缓冲,使得力道缓解很多,人腾空而起,如她在白居塔上偷取虹光一般,附在了四米多高的岩石顶上,蜘蛛一般滑动。

  朵朵身下的护阵兽灵早已饥渴难耐,瞧着这巴掌大的人类居然敢挑战它的领域,顿时一声狂吼,朝上扑去。

  我趁着洛飞雨被猛兽追赶自顾不暇的时间,跑到躺在地上的杂毛小道身边,将他扶起来,问还好吧?

  杂毛小道从衣服缝隙里面摸出一颗宣红色的药丸,放入嘴中吞服,几秒钟之后,手指上夹着一张符箓,挥舞一番,贴在自己的眼皮子上,朝我看来,终于叹了一口气,说艹,终于不是幻觉了。瞧他这一副谨慎模样,我就知道他和我一样,都被这东夷迷幻杀戮阵给坑惨了。

  接着杂毛小道抓着我的手,捏了捏,说我艹,小毒物,你知道么?刚才你开启恶魔巫手,掐着我脖子,我都以为我要死了,结果后来想想不对劲,尼玛,你吃了豹子胆敢掐老子?于是才发现是幻觉,这才没有自我催眠地死去……

  听到杂毛小道这句话,我顿时一阵无语,不知道这迷幻阵是如何运作,这好得同穿一条裤子的老友,却被安排在彼此的幻境中,自相残杀,这真他娘的讽刺啊!

  我们两个这边正感叹着,结果头顶上突然传来了朵朵的一声娇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