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一章 战斗模式

第三十一章 战斗模式

  朵朵的一声惨叫,把我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抬头往上一看,但见如同蜘蛛吸附在天花岩壁之上的洛飞雨嘿嘿笑道:“小北身上的灵宝驭兽环,还是我用剩之后留给她的,岂能是你这个籍籍无名的小鬼头,所能够使用的?起开!”

  她的一声厉喝,只见朵朵右手手腕处那金光闪闪的手环顿时一阵抖动——叮铃铃、叮铃铃……

  在手环铃铛不断的响声中,朵朵的右手不受控制地举起来,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将她的手给牵引得高高抬起来。朵朵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她骑在护阵兽灵的脖子上,就是不肯将这勒得她小手儿生疼的手环解脱,咬着牙坚持着。

  瞧见这个小鬼儿如此这般的坚持模样,一直在岩壁顶上奔走飞跃的洛飞雨嘿然笑道:“你这小鬼儿,倒是个心志坚定的小家伙,倘若假以时日,必定是一方人物,不过此时的你,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过弱小了……瞧见你这可爱模样,我便不再为难与你了吧?”

  此话一说完,手环上面的七个铃铛同时响了起来,接着在肉眼所见不到的空间里,那金色手环一阵恍惚,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佩戴在了洛飞羽白嫩如藕的手臂上。

  那金色手环在广场微微昏黄的灯光下,将她的皮肤衬托得分外迷人。

  手环易手,洛飞雨开始念起了驭兽的诀咒,配合着那清越的铃铛声,在这广场空间中快速传播,正主使用,那效果自然十分显著,原本凶猛如虎的护阵兽灵攻势减弱,行动越加地迟缓起来。

  瞧见这一场面,小妖大叫一声不好,飞身跃上了那头护阵兽灵的脊背,从朵朵手中接过了缚妖索的一端,手在这畜生的头顶上一摸,湿漉漉的汗水,而那瞳孔却开始收缩扩张起来。她将护阵兽灵扯回了地面上来,焦急地朝我喊道:“陆左,这女人的手环太厉害了,阵灵扛不住,只怕要反水了,我将它带到别处去,这里你先顶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了!”

  话音刚落,小妖便驾着身下的巨兽,与朵朵一起,朝着先前我们冲出来的洞口跃下。

  我拍了拍杂毛小道的肩膀,说嘿,老萧你没事吧?杂毛小道摇头,说没事。

  他嗑完了藏在衣服缝里的药丸,身上、脖子上面的伤口便开始愈合结痂了,然而眼睛珠子却变得布满血丝。待瞧了个仔细,我吓了一跳,再次确认道:“你没事?”

  他摇头说真没事,这玩意是祖传大力丸,跟上次虎皮猫大人给的差不多,基本上都是兴奋剂的成分,吃完打鸡血,副作用也不多,怎么,要不然你也来一颗?

  我摇头,谨谢不敏,还待多说,便见到头顶上洛飞雨冷声哼道:“陆左,倘若你不将我小妹的情况说来,今天你就休想活着出去!”我抬头看着四肢反抓岩顶的洛飞雨,感觉脖子有一些酸。我这个人也是有些傲气,瞧见这个女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心中便有些膈应,冷哼道:“别耍嘴皮子了,你倘若真的有这本事,就不会失剑,又在刚才被我们追得满处乱跑了……”

  洛飞雨杏眼圆瞪,恨恨地说道:“刚才那古怪的凶兽在,我倒也不想平白耗费实力,现在它走了,就剩你们两个小杂鱼,我何惧之有?闲话少说,去死吧!”

  她深信“拳头底下出真章”的道理,见我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说,便想着先将我给撂倒再说,于是没有多言,手中的秀女剑一挽剑花,从上而下,一剑光寒,漫天的剑意渗透,朝着我的全身笼罩而来。

  这是我第二次与她真正交手,如此单独面对,方才知道这邪灵教高层的顶尖实力,让人根本不可力敌,那精妙的剑法和气势,甫一出手,便已经将我的意志锁定,无论如何闪避,都被料敌于先,死死克制。我手上的青锋宝剑与秀女剑拼了两记,结果“锵、锵”两声响,漫天龙吟升腾,我的右臂一阵颤抖,发麻,差一点儿就想将那剑给扔掉了。

  刷刷刷,就这几下,即使身体有着内伤,即使秀女剑的飞剑功能被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联合封印,但是在一瞬之间,她已然凭借这自己的剑技和力量,占了上风,剑尖一转,朝着我的脖子处削来。

  一柄剑横空而出,杂毛小道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了鬼剑,将洛飞雨的这剑势封堵,那凌厉攻势顿时就是一滞,再之后,身负茅山剑技的杂毛小道和家传绝学的洛飞雨战做了一团,反倒是半吊子剑法的我,却成了看客,几乎插手不得。

  瞧着身穿玫红色劲装的洛飞雨在与杂毛小道长剑纵横,我不由得心叹,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洛飞雨并不大我几岁,然而瞧这身修为,却比那些修行了一辈子的老家伙还要厉害——这就是家世的原因么?

  没有雷罚作为道法牵引,手持鬼剑的杂毛小道并不能够胜过即使还在负有内伤的洛飞雨,这个在此之前就有先例,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我们来之前,就被洛飞雨生擒。不过即便如此,杂毛小道还是奋力拼搏,每一次进攻和防守都竭尽全力,双剑交击的火花在昏暗的空间里迸射,每一声清越的声音都在直入头顶,在短时间之内,杂毛小道竟然依靠着那颗兴奋剂一般的药丸,顶住了洛飞雨的进攻。

  杂毛小道在拼命,我自然也没有闲着,我自知剑技平庸,但是我体内的力量却要比杂毛小道来得浑厚,于是我开始不断地积蓄气力,让自己腹中的那股力量开始逐渐的攀升起来,缓缓地,缓缓地……

  突然间,我觉得小腹的那股力量在断然觉醒,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

  这意识里面包含着许许多多的战斗技巧,丰富得让人欣喜,一时之间我也消化不了,于是下意识地让我的思想,被这股力量潜在的战斗意识所支配。

  这……也许就是道家请神、楚巫扶乩的其中一种表现形式吧?

  终于,我能够感觉到一股陌生而冰冷满眼上了我的心头,倏然间,我看到了一处“力”的空隙,身不由己地朝前插入,然后一掌拍出。

  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明明拍在了空气中,但是洛飞雨偏偏在闪避杂毛小道的过程中,退到了那里,结果我一掌拍实,嘭的一声响,洛飞雨虽然及时变了方向,但还是承受了我小半的力道,娇哼一记,右手上面的秀女剑就化作漫天光芒,朝着我刺来。

  我却也不惧,手中的青锋剑及时回援,哗啦啦,竟然化作了肉眼所见不着的剑影,将其所有封堵。

  接下来,我与洛飞雨又拼了几下,居然招招针对,甚至能够技高一筹,将其凌厉之极的剑势所压制。杂毛小道见洛飞雨被我接下,不由得长呼一口气,揉了揉酸得发胀的肩膀,大声叫小毒物你丫小心一点儿。

  那一刻,我的心冰寒无比,根本就没有理会杂毛小道的关心,青锋宝剑挥洒出一大蓬剑花,将洛飞雨逼迫到了广场右侧的一处石柱之前来。见到我此刻的身手和之前的有着天壤之别,洛飞雨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脸上一阵欣喜,口中高叫道:“好,好,好!如此对手,真让人兴奋啊,我们来战!”

  洛飞雨此刻却来了战意,秀女剑一抖剑花,与我交锋在一起,一时间,剑光身影四耀,光寒陡然腾升,叮叮当当响,好不凶险?

  换做平日里,洛飞雨如此这般的身手必然是稳稳压住我的,然而此刻我与她势均力敌,本应该自豪骄傲,然而我心中却是一片冰冷,眼中唯有剑,唯有敌手,剑势一涨,使得洛飞雨节节后退,竟然有些支撑不住。

  然而正当我准备陈胜追击的时候,身后策应的杂毛小道突然喊道:“小毒物,先等等,她在借用与你的拼斗,解除封印!”

  什么?我以为洛飞雨此番与我接敌,只为战个痛快,原来竟然是为了解除秀女剑上的封印啊?

  我收住剑势,冷眼瞧去,只见洛飞雨一声娇笑道:“现在才看出来?哈哈,晚了!”

  她将秀女剑往自己的左臂上面一抹,鲜血飙现,以之祭奠,那附着在秀女剑上面的朱砂和符文立刻燃烧起来,淡蓝色的冷焰招摇不定,当我提剑上前的时候,却听到一声铮然鸣笛,清越入空,恍若龙吟,使得我的心神一阵恍惚,先前那种如镜一般的冷静状态顿时如同潮水一般倏然回转到腹中,本我意识回现,刚一抬头,便见到洛飞雨人飞岩顶,秀女剑凝于半空。

  这剑稍一停顿,倏然朝我飞射而来,气势惊人。

  早在与青城山老君阁李腾飞交手时我便已经有过战飞剑的经历,不过李腾飞与洛飞雨自然不能比拟,在我闪身躲开的时候,剑锋回转,朝我再次刺来。正在我狼狈躲闪的时候,突然从东首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找到了,在这儿呢师叔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