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三章 东夷杀戮阵之人肉砌墙

第三十三章 东夷杀戮阵之人肉砌墙

  偌大头颅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冲天而起,受压的鲜血甚至将四米高的岩顶击打得噼里啪啦一阵响,复而如雨落下,空气顿时变得腥味四散,黏稠不已。

  这个不知道名字的高个儿和尚,可不是《西游记》里面那头断可生的孙猴儿,自然是一命呜呼,魂归幽府了。而在漫天的鲜血中,我看到一个似蝙蝠一般诡异的黑色身影从前方掠过,然后朝着黑暗中遁去。

  看到这挺拔俊朗的身材,我下意识地一声大叫:“周林?”

  那身影一顿,回过头来,黑暗中的眼睛里闪现出红色的光芒,以及白色雪亮的牙齿,却正是周林那个忘恩负义的狗杂种。谁也没有看到周林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过他既然显露出了身形,并且出手杀人,自然再也躲不回去。

  我们还没有反应,舍身崖的莲竹禅师却出手了,单掌缓缓平推,整个空间的空气立刻变得迟缓凝固,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以这老和尚为中心缓缓集中,而周林那本来快若鬼魅的身影也立刻变得乌龟一般迟缓——牵一发而动全身,莲竹禅师的功法,竟然有这般的厉害了?

  见到周林落单,本来还在跟我探讨如何抵御幻境的杂毛小道顿时一声大吼:“周林,我艹!”

  服用大力药丸的杂毛小道话儿才说到半截,就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倏然朝前冲去。他的去势惊人,然而刚刚越过莲竹禅师的身边,冲势也化作了慢动作,本来由下而上的鬼剑也变得颤颤巍巍,停滞不前,老年痴呆一般。

  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变得十分缓慢,无数气流拉扯,然而当莲竹禅师将手腕一翻的时候,时间又恢复了正常,杂毛小道一剑飞去,身后跟着悲愤欲绝的释方大和尚……

  这通道黑暗,仅仅依靠着我们手上的强光手电照明,看得并不真切,前面传来拳脚交击的响声,沉闷得像揍那面口袋。高瘦个儿和尚的骤然死亡让舍身崖的三位禅师顿时爆发,一阵急追,瞬间就冲向了通道尽头,我瞧了一眼在地道里面骨碌转动的光头,心中不忍,蹲身下来,将他睁得大大的眼睛合上,并且安回了躺在血泊中的尸体上。

  前面几人奔行飞快,眨眼间便转入拐角处,我也不敢落单,招呼骑着阵灵二毛的两个朵朵紧紧跟上。

  时间已经过了一些,我在最后面不得不发足奔行,转了几个弯儿,发现人都停下来了,释方大和尚提着六十多斤的水磨镔铁禅杖正对着一面岩壁猛砸,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我赶忙走上前去,拉着杂毛小道绷直的身子,问怎么回事?周林呢?

  杂毛小道的脸色一片阴沉,从牙缝里面蹦出几个字:“艹,跑了!”

  跑了,我的眼睛顿时就瞪得硕大,能够在杂毛小道和三位舍身崖僧人,特别是那一位神秘莫测的闭口禅高僧面前逃走,这得有多厉害的手段啊?难道周林现在已经有这么厉害了么?

  我有些难以置信,低头避开释方禅杖砸出来的碎石,左右一打量,指着那被砸出脸盆大缺口的岩壁说道:“就是从这里逃的?”

  杂毛小道点头,却没多讲话,看得出来,他对周林的恨已经进入了骨子里——往日称兄道弟的家伙,转脸就朝着你关心的人背后捅刀子,还一副别人欠他的样子,洋洋自得,这样如同“郭佳宾”一样卑贱无耻的家伙,怎么叫杂毛小道不痛恨?

  而此时,青春痘小和尚释永空阻止了释方这大师侄狂暴的动作,说道:“停吧,释方,从这里遁入岩壁上去的,应该只是一个恍如真实的幻影而已。真正的凶手,早就趁着这迷幻阵的布置逃掉了——那人是高手,绝对的高手,意识、手段、力量、经验和心态,都已经到达了一个巅峰!”

  释方不肯信,红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释永空指着默然不语的莲竹禅师,说你应该知道,我和我师父,心灵是有感应的——我不知道,但他知道。听到释永空的话语,释方一阵叹息,手上的那六十斤水磨镔铁禅杖变得无比沉重,整个人都虚弱了几分。

  释永空拍了拍他的肩膀,劝导道:“人总有一死,释能先去见了我佛如来,也是无奈的事情,我们回去,将他的尸体带会舍身崖塔林火化吧……”

  三个和尚回转去,小妖驭使阵灵二毛让出一点儿空隙,然后我们跟着在后面行走,然而走到了刚才事发现场,除了满地的鲜血和一个禁闭眼睛的狰狞头颅之外,那个高个儿和尚的尸身,竟然消失不见了。

  “释能?释能!释能……”

  大和尚想来应该是和那个高个儿和尚关系极好,瞧见自己的师兄弟在转眼间变成了一具尸体,回转头来,连尸身都不见了,顿时就有些崩溃,将手中禅杖一甩,哐啷一声响,跪在地上大声地呼喊着,释永空则脸色铁青,朝着四处望去,至于莲竹禅师,他闭上了眼睛,只有那眉头不断耸动,显示出心中的难过来。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了,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高个儿和尚的尸身就不见了踪影,难道……周林那小子在鼓弄出那个真实幻影之后,就一直没有离开?

  我正在头疼,突然释永空回过头来,盯着我瞧,缓缓说道:“陆左,刚才你应该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你都看到了什么?”我摸了摸鼻子,说你们走后,我将这位大师的头颅安放回尸体上,然后给他没有瞑目的眼睛抹上,之后就跟随大家的后面跑过去了,至于其他,我就真的不知晓了。

  “怎么可能,当时这里……”这个小和尚还待再问,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莲竹禅师走到岩壁边,伸手敲了敲,从石壁上面传来了回响声,清脆。

  我们都站了起来,莲竹禅师将手放在了释方的肩上,这个鲁男子立刻明白了意识,将镔铁禅杖提起来,朝着那石壁就是一阵猛砸。

  轰、轰、轰……十几秒钟之后,这岩壁竟然像纸糊一般,砸出了一个可供一人出入的口子来。

  我用强光手电往里面照去,却看见了一条人工铺制的甬道,宽两米,高两米五,光照在地面上,有湿漉漉的鲜血在流淌。果然,有人将尸身拖进了这里,然后朝着里间跑去。瞧见这甬道,舍身崖的和尚们根本没有考虑到是否危险的问题,释永空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布袋来,将里面的东西清空,将高个儿和尚湿漉漉流着血的头颅给包裹进去,然后一个跟着一个,钻进了洞里,朝着甬道处行走而去。

  我的心中犹在疑惑,邪灵教等人在此之前,并没有来过此处,为何周林、洛飞雨等人对这里的环境却是如此熟悉,甚至能够借助这里的地形和机关,对我们实行暗算和偷袭呢?

  难道是……洛小北那个小娘们已经对这大阵的中枢掌控了,所以才会如此为所欲为么?

  倘若如是,那我们此刻就真的有些危险了!

  很快我们所有人就陆续通过了释方凿出来的洞口,沿着这血迹朝甬道里走去。这条甬道斜斜往下,尽头处还传来了水滴的声音,嘀嗒嘀嗒,透露出一股子邪劲。强光手电的光一直照耀交叠,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闻到一股挥之不去的臭味,像是腐肉,又像是积年的粪池,从前方顺着风儿,一丝一丝地吹来。

  走了二十几米,突然前方传来快速的脚步声,我们的精神顿时一震,朝着前方快步跟上,追了两步,释永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朝着我们这边喊道:“陆左,我师父‘说’前方有大危险,能不能让你降服的这阵灵,上前一探究竟呢?”

  这探路的活儿原本是舍身崖的和尚们领着的,不过高个儿和尚的死去,使得他们人数骤少,此刻莲竹禅师既然提出这番意见来,我也不好回绝,回头问小妖,二毛这畜牲还行么?

  小妖说可以,经过大师的压制,二毛乖多了。

  护阵兽灵庞大的身躯几乎挤满了整个甬道,在小妖的驭使下,缓步前行,我们则跟在后面,走了差不多十几米,结果听到那头畜牲口中巨大的嚎叫声:“吼哇,吼哇……”接着朝着前方狂奔而去。

  这是接敌了么?

  我们精神一振,朝着前方一阵飞奔,走了几分钟,突然前方一片开阔,昏黄的光线布满视野,而二毛庞大的身影也正在与三条稍微瘦小的野兽在撕咬。那些野兽说是瘦小,其实也只是相对而言,当我们出现在这开阔地的时候,有一头调转身子,朝着我们这边飞扑而来。

  释方大和尚一点也不讲究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的道理,禅杖由下及上,一击即中那黑影的下颚处,我们听到骨头喀嚓一响,便见黑影飞了出去。

  借着周遭昏黄的灯光,我们也是瞧得仔细,那黑影竟然就是我们在上面桃花林中所见的巨狼。

  二毛与巨狼的战斗仍在继续,被莲竹禅师的五色云尺蠖霞光一刷,它的实力似乎弱了许多,被撕咬之下,身子突然朝着东首边的一面肉墙撞去——等等,肉墙?我抬头朝东首看去,只见经过二毛猛力一撞,灰尘飞扬,我居然看见了一堵十来米长、五米多高的墙面,而这墙居然是由那密密麻麻的无头尸体组成。

  因为撞击,一具鲜活的尸体从缝隙里面掉了出来,这具无头尸体浑身血浆裹覆,身上穿着的,居然是和释方、释永空等人一般无二的……黄色僧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