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五章 尸墙化怪,堆叠而来

第三十五章 尸墙化怪,堆叠而来

  周林脸上满是幸灾乐祸地古怪笑意,配合着他阴柔俊朗的脸庞,在黑暗中显得尤其的诡异。

  我们与周林之间的仇恨,述说三天三夜都完结不了,而此刻却是逃命之期,杂毛小道果断没有废话,将手中那把来自洛小北的青锋宝剑使劲儿捏紧,长剑一扬,人就倏然前冲而去。

  我从未有见过杂毛小道的速度竟然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快得恍如一道魅影,一阵疾风——刷,扬起风,也将杀意冲刺在空间中。我在后面仅仅能够看到他的背影,似乎与堵在门口的周林战了几记,哐啷几声响,漫天剑影飞扬,撞击声不绝于耳。

  周林堵在的这个口子,是大和尚释方用那六十斤水磨镔铁禅杖硬生生砸出来的,而后经过身型巨大的阵灵二毛一挤,直径足有近两米,并不是周林这一夫当关所能够守得住的,然而这个没有蛋蛋的男人却是自信满满,在与杂毛小道的交手过程中,他始终保持着居高临下的高傲和淡定,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兵器,那锋利的青锋宝剑砍在他的手臂上,不但没能寸进,反而发出沉闷的金铁交击声,反弹回去,弄得杂毛小道双手一阵颤抖。

  然而奔行者并非杂毛小道一人,眨眼的功夫,这狭窄的通道里立刻挤满了所有的人,都被堵在了当口。

  瞧见大队人马赶到,周林也不敢托大,眉头一竖,往后一退,双手拍在地上,口中发出不似人言般的野性嘶吼。随着他这一怪异举动,那破口处突然生出了滚滚的浓烟,将这整整一片区域裹得昏暗,接着有无数背上两翼、拳头大的黑影,从那烟雾中飞出来,口中发着“吱吱”的叫声。

  我本来是跟在后面冲锋,迎面飞来一物,右手上面的鬼剑一刺,竟然落了空,接着胸口被重重地撞了一下。我左手握着的强光手电,一照,但见一只相貌看起来非常丑恶的猪嘴蝙蝠附在我的胸口,这厮鼻部有一片顶端有一个呈“U”字形沟的肉垫,耳朵尖为三角形,吻部很短,形如圆锥,犬齿长而尖锐,上门齿很发达,略带三角形,锋利如刀,正张嘴朝着我胸口咬去。

  我哪里会让这小畜牲得逞,刚一瞧见,强光手电就顺着猛敲一记,将这货砸到在地,抬脚就是一踩,呱唧一下,鲜血飙射。

  结果还没等我踩第二下,四五只的猪嘴蝙蝠便撞到了我的身上来,我的小腹和左胳膊上一阵剧痛,如被刀割,显然是已经被咬到了,麻麻痒痒,毒性颇深。

  正在我手忙脚乱地对付这些猪嘴蝙蝠的时候,阵灵二毛已经越过了我的身边,朝着烟雾中剧烈撞击而去。

  轰——一阵惊天声响,恍若雷鸣,连我都被这空气的音波震得朝后退了两步,接着一双枯瘦的手掌扶住了我。我转头一瞧,却是拉里邋遢、眉毛胡子纠结在一起的莲竹禅师,他将我扶起来之后,并不多言,而是朝着前方的黑暗中冲去。

  目送莲竹禅师遁入黑暗,刚一站定,我瞧见小妖和朵朵被甩飞而来,我伸手将两人接住,问什么个情况?

  小妖气呼呼地说周林这小子依托着那山体,在窟窿上面布了一个结界阵法,二毛撞上去,结果灵体溃散,差一点就挂掉了。我说不可能吧,二毛的形象这么威猛,黑烟滚冒,怎么这么不经事?

  小妖的目光瞧向了我们的背后,朵朵却答我,说二毛离开了大阵中枢,被我们制服,得不到支援,这是其一,最重要的是那老和尚爷爷的霞光,实在是太厉害了,可怜的二毛现在只剩下了平日里二成的实力了。

  我不由得苦笑,说早知道你们就应该叫它九毛,那么此刻也不会这般辛苦……

  我这儿苦中作乐,开着玩笑,却不曾想两个朵朵的注意力都瞧向了后方,根本没有理我。

  前方周林的大阵黑烟滚滚,杂毛小道、小和尚释永空和莲竹禅师都在破阵,人多且挤,而手持禅杖的释方大和尚则怕误伤到人,站在了阵外,帮着拨挡飞出来的黑色猪嘴蝙蝠。我也没再往前边儿去凑热闹,感觉到后方那股阴寒之气,越发地凝固如霜,接着有庞大动物行走的声音,一脚一个印子,将地皮都震得一阵抖动。

  咚、咚、咚……

  那声音越发的近了,而我则紧张得呼吸都难以持续,沉身握剑,死死地盯着那甬道的尽头,用发颤的声音朝着黑雾间喊道:“老萧,我日,你们那里搞好没有,这边估计顶不住的!”

  一片金铁交击声中后,杂毛小道的声音仿佛从远山处飘来:“我艹,周林这狗日的是吃了激素,他这阵法古老得跟刚出土一样,坚固得很,只怕是肥母鸡那厮过来,都搞不定啊!”

  我扭头,想要冲进黑雾中瞧个究竟,然而就在此刻,余光中,那甬道尽头突然冲出一个庞大的身影,它实在是太高了,这甬道根本就容纳不下,所以几乎是爬着朝这边过来。尽管是爬,但是它速度简直像是奔跑,我这时才发现,刚才的那脚步声竟然是一双手制造出来的效果。

  这一双手青黑肥硕,上面有着蚯蚓一般的脉络和湿滑熏臭的脓液,顺着这手往上瞧,那是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它的头和双手青黑坚韧,上面有许多钢针一样的黑毛,身体则呈现出一种水泡过后的灰白滑腻之色——它仿佛是恶魔用许多具尸体,胡乱拼凑在一起的产物,脸上根本没有五官,而是许多手掌组成的一大坨肉,整体上看过去,有一种让人发疯的不和谐感。

  这家伙就这般爬行而来,口中发出娃娃鱼一样的哭声,越是稚嫩,越是显得尤为的恐怖。

  瞧这怪物朝着我们这边爬来,笼罩在它身上的阴寒黑雾是无数怨灵所化,露出无数的鬼脸,或哭或笑,或跳或闹,有着地狱一般的诡异气氛,我和大和尚释方都忍不住连着退了好几步,我焦急地朝着后方喊到:“那东西追上来了,扛不住的,怎么办?”

  这回杂毛小道没说话,回话的是小和尚释永空:“再顶一会儿,我们已经将这阵中的蝙蝠清理干净了,千万要顶住,不然大家都得死!”

  听到小和尚那带着恳求的急切话语,我的心中一沉,将鬼剑紧紧握住,回头瞧见那尸怪已经冲到了七八米的地方来,便将左手的强光手电卡在地上,又把脸上的湿巾紧了紧,即便如此,我还是被那滔天的腐臭气息熏得头昏脑胀。

  我看了一眼旁边手持六十斤水磨镔铁禅杖的释方,这个大和尚眼中也有决绝的意志,与我相对,点了点头,叹息道:“阿弥陀佛!”

  此佛号一念完毕,似乎将胸腹中的那一口气,和满满的畏惧都倾泻出来,他先我一步,朝着甬道尽头的尸怪疾冲而去,手中的禅杖平端而起,像中世纪的重装骑兵,有着一往无前的气势。

  在那一刻,我也被感染的热血沸腾,万事无外乎一死,连死都不怕,其他的东西,还怕他妈个毛啊?

  我也开始冲锋了,紧紧跟在释方的身后,脚步飞快。

  双方都在冲锋,七八米的距离简直就是眨眼及至,最开始与尸怪接触的释方大和尚将禅杖一抖,上面的铜环玎玲一阵响,立刻红光大现,重重扫向了这怪物的脖颈处,齐头没入,汁水四溅,黑烟滚滚。

  然而这禅杖的一击之力也到此为止,那尸怪头上的手掌可不是摆饰,居然从头上伸下来,约有四五双,紧紧抓着禅杖的一端,不让进退,与此同时,那尸怪抓在地上的大手开始朝前,伸向了释方的胸口。

  大和尚分出一只左手来抵挡,结果那尸块堆叠的巨手直接就将大和尚的右手包裹住,无数肉块像蚯蚓一样,沿着手臂,朝他的身体上蔓延而来。

  这样的怪物,怎么打?——我冲到跟前来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个问题,可是并没有得到答案。

  有答案要上,没有答案也要上,我惟有硬着头皮,将鬼剑的潜能激发到了极致,朝着包裹住释方那只手的尸怪前肢斩去。这鬼剑乃槐树精怪尸身精华所制,天生对阴灵之体有着强效的吸附作用,而且经过天材符箓师的绘符篆刻,更是加强几分。

  这鬼剑斩在了那前肢之上,立刻直入其内,将这一大团肉块之上的阴灵吸附,顿时活力丧失,释方也趁机将左手给拉了出来,上面全部都是湿淋淋的淡黄色尸液,熏臭异常。

  一击得手,我并未恋战,而是避开左边挥来的前肢,舞动鬼剑,在外围小心翼翼地接触,而旁边的两个朵朵也跟上来牵制,我这儿倒是没有多大危险,至于释方,他正在奋力与那尸怪头上的那些手掌拔河,奈何空有一身强横蛮力,却也抵不过这尸怪头上无数手掌缠绕,一时间几成僵持局面。

  时间不过三两秒,释方主战,我正轻松牵制,突然头顶一黑,笼罩在那尸怪身体中的阴寒气息,朝着我这儿席卷而来。

  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