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一章 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第四十一章 我欲成佛,奈何奈何

  躺坐着的周林眼帘低垂,身子像是被人给用绳子绑着,全身僵硬,在话音刚落的一瞬间,木偶一样给倏然倒提起来,古怪地站立着,浑身的黑烟收敛,整个人的气息就如同死过去了一般,内敛而诡异。不过他之前所吐的血,此刻却已经凝固了起来,继而缓缓融化进了皮肤里面,使得周林整个人的生机收敛,而他胸口的那块黑蝠雕老玉佩却开始光芒大放。

  那光并不是白色的,而是黑色的氤氲,冉冉而发,收敛中还有一些野性的气息,像切开的榴莲,我在远处见到,莫名地感觉有一些惊悸,心脏收缩,止不住地疼痛。

  光凭着气息,都让人产生出这样的感觉,这种效果显然不是重伤垂死的周林所能够发出来的。我心中有了一些明悟,此刻的周林想必已然被鸠占鹊巢了,现在住在他身体里面的,倘若我估计没错,应该就是那块黑蝠雕老玉佩里面潜藏着的恶灵,也就是唆使周林变成此刻模样的家伙。

  我的胳膊有些发冷,这空气中的温度都已经冷了三四度,有一种恐怖的邪恶在这空间中回旋腾升,而周林则在僵直地站立完毕之后,将头缓缓地抬了起来,脸惨白,而那嘴唇乌紫,有一个诡异的弧度弯起,眼睛眯得成了一条线。

  他环视了我们一圈,被这个家伙瞧上,我便有一种毒蛇从脖子后面爬过来的诡异恐怖,接着他笑了,呵呵呵,那声音似乎从地上冒出来,阴森森的,嗖嗖凉风吹起。

  周林笑完,然后定睛瞧看着不言不语的莲竹大师说道:“地下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尘封往事,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没想到我申鸠雒竟然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诸位所赐,在这里,我给你们所有人,鞠躬了!”

  瞧见这个家伙似乎十分客气,在惊悸于周林此刻变化的同时,我摆了摆手,嘻嘻笑说不用,这位前辈多礼了,咱不兴这礼节,重回这人间自然有许多乐子,不如我们一起出了这大阵,握手言欢之后,各奔东西,如何?

  “哈哈哈……”这个浑身冒着邪异气息的周林一声长笑,伸伸手,伸伸脚,全身的骨骼都在噼里啪啦作响,仿佛爆豆一般在响,而每一声响起,我们面前的这个男人便会强大一分,此货是敌是友,我们都不能够清楚,虽然九成九是敌人,但是他实在是太恐怖了,所以我们也都不敢异动,静静围观,然后全神戒备,随时准备出手。

  长声笑完之后,这个家伙的声调变得不再那么陌生,而又开始和之前的周林一般柔媚,隐隐有一些相同的影子:“各奔东西?哈哈……”

  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忍不住地放声肆笑起来:“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早知道如此,我为何会一直抗拒呢?如果我早日接受申鸠雒的劝解,或许你们这些家伙,早就已经肌体腐烂,化为白骨了,可惜啊可惜……不过吗,现在动手,似乎为时未晚!”

  听到这声音,杂毛小道的眉头一阵跳动,瞪眼说道:“周林,你没死?”

  周林身上的骨骼终于响完了,这人的身高便陡然到达了两米高度,整个人显得高大而健硕,他跨前一步,突然有风将他额前的头发吹起,将那整个柔媚俊朗的脸容给展露出来,周林的眼睛显得特别的红,红得如血:“是我,我没死,正如申鸠雒所说,我重生了!”

  “怎么可能?一具躯体里面,如何能够装载得下两个灵魂?”

  这回说话的人确实旁边的小和尚释永空,他的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缓步上前,将周林包围在我们四人中心。周林的头发高高飞扬,露出了少年不屑而高傲的微笑:“你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理解神的智慧,说予你们听,反而拉低了我的档次,不如你们死了吧?死了,万事皆空!”

  他竟然根本就不与我们太多废话,而是后退一步,双手一点儿也不弯曲地从前及后,抓住了刚才被撞得鲜血淋漓的石碑,那块被小妖割去石雕的石碑也没有见周林用了什么劲儿,便开始咔咔作响,不一会儿,那深入地下半米的两米石碑,竟然被周林给活生生地拔了出来。

  这个过程仅仅只有几秒钟,而此间的时候,整个悬空浮岛都在颤抖。

  此时的悬空浮岛,就如同一只遇到强力敌人的小兽,瑟瑟发抖。

  轰隆一声,石碑给周林拔出来之后,毫无预兆地朝着我们这边甩来——呼!庞然巨物,横飞而来,我和杂毛小道都不敢硬拼,唯有抽身闪避。那高速飞驰的石碑从我的身旁擦过,光是带过的劲风,便让我的肌肤产生刺痛,难受不已,接着便听到有一声“轰隆”巨响,天地一阵摇晃。

  这石碑将杂毛小道启动的护阵屏障给砸得摇摇欲坠,一阵水纹之后的浮动出现,那无形的隔离几乎透明,仿佛用那手指轻轻戳动一下,就会破开一般。

  杂毛小道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变得青黑,知道周林此举并不是想用那石碑来砸伤我们,而是在于立威,展示他强悍而恐怖的力量,顺便将刚才害得他逃脱不得的法阵壁障砸得稀烂,以泄最初之愤。

  由此可见,此刻的周林依然还是之前那种神经质的愤恨,这倒是一点也没有变。

  或许周林还是原来的周林,他们的人格已经合体了,实力大增,至于忿恨,也一脉相承了。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没有什么侥幸可以期待了,大家无非是撕破了脸皮,拼命罢了。瞧见身后的波纹虚弱,杂毛小道捏紧了手中破损的青锋宝剑,口中大叫一声“我日你先人祖宗”,便冲了上去。

  我口中默念九字真言壮胆气,一声“灵”,感觉浑身一震,人也冲了上去。

  我和杂毛小道并肩作战也已经有了三年左右的时间,彼此已经形成了极为默契的配合,双剑一出,立刻有铺天盖地的凌厉剑势,将周林给笼罩;另一厢边,释永空和莲竹禅师也开始动作了,一人手持敲木鱼用的檀木圆棍儿,一人则空着双手,形如鸡爪,朝着周林袭来。

  面对着一干强手的围攻,周林却是不慌不忙,身形往左边一闪,双手又攀在了一块硕长的石碑上,又窄又长,他将那还带着泥土的石碑末端,朝着冲在了最前面的杂毛小道挥去,杂毛小道拿青锋宝剑去挡,结果这钝石撞精钢,钝石固然出现缺口,碎石飞裂,而那青锋宝剑也发出一声不甘的铮然声,剑身竟然从中间折断,跌落当场。

  杂毛小道是恨透了周林,故而出手也失去了一些理智,剑道又急又重,根本就不留几分手,故而剑断人退,至于我,则是小心翼翼,见到周林竟然在瞬间化作了倒拔杨柳的鲁提辖,随手便找到了这般的重兵器,于是鬼剑刷了一个虚招,人就朝着后方跳开去。

  周林见杂毛小道退后,心中也是恨极,急追两步,那石碑朝着杂毛小道身上狠狠砸去。

  所谓格斗一技,说一千道一万,无外乎力量、速度和敏捷的巅峰配合,周林的招式并不高明,然而速度和力量都是一流水准,杂毛小道震得虎口渗血,还未待反应过来,那石碑又倏然朝着身后砸来,避无可避,被那沉重的石碑砸在了背后上。

  他的背上除了一个背包之外,还斜挎着一把剑,此剑名雷罚,原本的卖相颇为拉风,然而自从被裹覆剑脊鳄龙的体内精血之后,便如同一根烧火棍而的橡胶棒,瞧着难看。

  然而也就是这难看的棍儿,救了杂毛小道这一下,石碑砸在上面,干碎的凝血飞溅,我似乎听到雷罚有一声咔响,杂毛小道便翻滚着朝着碑林中遁去。周林还待再追,小妖却冲过来了,一拳打在了他的后心处。

  小妖的这一拳可不是什么花拳绣腿,这一擂搞得周林一阵踉跄,刚刚跌开两步,释永空又冲了上来,那木鱼棍儿朝着周林的侧腰击去。这个小和尚也算是一个开悟明了的高手,以人为鼓,一下敲得周林如鼓响动,浑身血气翻涌,脸上瞬间变得血红。

  被小和尚来这一下,周林的身形便有些摇晃,小和尚退后一步,诵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啊!”

  他的劝解之言还未说出口,便一声惨叫响起,这周林便如同恶魔一般,双手一绞,也瞧不见什么动作,我们便觉得眼前一花,顿时漫天鲜血散现,释永空左手的半边臂膀,居然就给那个家伙给生生撕了下来。

  释永空悲鸣着往莲竹禅师身后退去,而拿着那只左臂的周林陡然间放出滔天的恐怖气势,将我们所有人都压制死死,头都抬不起一下来。知道此刻,我们都晓得了厉害,心中胆寒,而周林则用那特有的柔媚声音说道:“果然,凡人就是这么脆弱,那么,所有人,都死吧!”

  他浑身一震,立刻散发出蝙蝠状的黑色雾气来,满天飞腾,有着灭世魔王的睥睨气势。

  而就在周林在准备将我们都杀死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我欲成佛,奈何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