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四章 诛杀尸怪,同坠崖间

第四十四章 诛杀尸怪,同坠崖间

  我大声叫喊着,双手胡乱挥舞,因为正好卡在了悬崖口,结果很快就摸到了悬崖边的一处藤蔓,身体在急速坠落,而我则感觉身子先是重重一顿,接着继续往下面掉落,如此两下,我终于紧紧抓住了又一处藤蔓,绷紧了发酸的手臂,不再下坠。

  刚刚稳定身子,我便着急地朝着头上瞧去,但见那悬空浮岛已经碎裂无数,化作大大小小的石块跌落深渊,之前将偌大浮岛拖起来的罡风四处吹拂,将我的脸吹得疼痛,正着急,便听到头上传来了杂毛小道的大声叫唤:“小毒物,你小心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喊声,我不由得激动万分,朝上看去,但见杂毛小道从崖顶之上露出了半张脸,焦急地朝着我挥手。

  我直道他在担忧我的处境,挥挥手,说无妨,我这儿抓得紧,很快就能够上来。

  然而杂毛小道根本不理我的招呼,大声叫唤道:“小心你身后!”

  我奇怪,我身后是什么?

  我回过头去,却看见一只脏乎乎的手掌朝着我的裤脚抓来,这手掌上面尽是黑色黏稠的血液,指尖的指甲尖锐发黑,却正是之前往上攀爬的无头尸体。这些尸体之前攀爬上来,朝着洛氏姐妹袭去之时我还在幸灾乐祸,然而此刻我来面对,却是十分难缠——因为反应迟钝,我的左脚脚踝已经被牢牢抓住,我使劲儿一蹬,结果那无头尸体居然就放开了另外一只手,整个儿都攀在了我的左脚上。

  这无头尸体虽然没有头,但是重量也足足有一百多斤,在下面扯着我的脚,使得我双手的压力增大,身子不由得又往下面一沉,紧紧抓着的藤蔓一阵吱呀直响,摇摇欲坠。

  那无头尸体已经顺着我的左腿攀上了我的腰间来,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深吸一口气,将血肉模糊的右手松开,激发出恶魔巫手的力量,朝着这头尸体给拍去。到底是专门针对此类生物的手段,我的右手拍打在无头尸体之上,这精神勃勃的家伙立刻一阵僵直,没有再起劲儿,趁此机会,我将这无头尸体给踢落到了深渊中去。

  那无头尸体掉落黑暗中,结果被罡风一吹,如落叶般飘零四处,不见踪影。

  不过当我认真地打量四周,才发现我虽然抓住了藤蔓,没有跌落深渊,暂时留住了性命,然而万事并没有那么幸运,我这纵身一跳,竟然跳进了腐臭的无头尸群里面来,刚才脚下一头被我踢落,然而当闻到了生人的味道,前后左右,几乎有十来头腐臭尸体全部都回过“头”,朝着我攀爬过来。

  虽然没有头,但是这些家伙依然还是发出了“吼、吼”的嘶叫声,这是它们体内恶灵在咆哮,对于所有拥有生命的生灵,它们都怀着天然的敌意,我的左脚被抓伤了,上面传来了酥酥麻麻的痒痕,让人痛苦不堪,我尽力往人少的地方躲闪,感觉自己的双臂发麻。

  头顶的杂毛小道露了一面,就不再出现,上面传来了打斗声,不知道谁与谁,我熬过了悬空浮岛崩溃完之后的乱石纷飞,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起莲竹禅师使用真言之时的情景,自己也尝试着体会那种高深的境界,那真言由心而生,顺着胸腔、声腔和鼻腔开始共鸣,大声地喊了一声真言:“统!”

  此话喊完,一声绝境重生的不屈意志从心中腾升出来,我体内莫名地多了一股子气力,当下也避开了好多抓来的腐臭手掌,将那一口气提至胸口,纵身朝上,轻轻点了几头周遭的无头死尸,人便朝着崖口跃去。

  当我人攀上了悬崖口,但见一只如藕玉手凭空生出,朝着我的身子拉来。

  我没有感觉到敌意,任其抓拉,人便倏然滚落在湿滑的崖边来。

  是小妖将我给拉了起来,不过我人还没有明白状况,便有一个巨大的手臂朝着我挥来。

  当下我也顾不得形象,连滚带爬地朝着旁边避开,翻身起来,却见之前那头巨大的尸怪正在崖顶逞威。头顶的石头还在簌簌跌落,然而这头五米高的尸怪却是无比凶猛,我看到几个身影在鹊起飞腾,正在与尸怪搏斗,身前突然伸来一把剑,小妖的声音在我的耳朵边响起:“陆左哥哥,接着!”

  我将鬼剑接过来,见到我身前两米处闪过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像个轻快的小精灵,手上摇晃着铃铛,人一直在吸引着那恐怖尸怪的注意力,而她的速度总是比那尸怪要快上一线,使得每次都会被攻击,而却总能够堪堪避过。

  洛小北?我的心中一紧,这个心机叵测的平胸丫头在我的心中有着十分差劲的印象,我的鬼剑一紧,就准备着朝她身后袭去。不过我刚刚跨前一步,还没有动作,杂毛小道便从黑暗中出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低声说道:“先不要动她,我们合作将这头尸怪给弄死,不然单独杀,谁也没有这个本事,到时候,大家反而都得死!”

  谈和了?我不知道我在下面的时间里,杂毛小道到底跟洛氏姐妹有着什么样的交流,但是瞧他这说法,似乎已经跟洛氏姐妹谈妥了,一致对外先。

  我心念一转,也对,周林既然已死,那么我们和洛氏姐妹其实也没有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仇怨,此时减少内耗,共同对付这头闻所未闻的恐怖尸怪,似乎更加适合明智者的决定。不过我还是疑惑地问杂毛小道:“雷罚怎么样?用来对付这头尸怪,能不能起到效果?”

  杂毛小道带着我绕到另一边,边闪避边苦笑:“雷罚没有经过桃元滋润,被我强行驱动来斩杀周林,虽然我得以血刃仇人,但是雷罚也基本上废了……”

  我瞧见杂毛小道已经将雷罚给收到了背上,双手燃符,脸上尽是惨白之色,知道刚才在火拼周林的时候,他也是将底牌打尽,使得雷罚还未成型,便已经失去了威胁。更加让人担心的是,他在最后展现出了虹化高僧所携带的力量,不知道身处崖边与尸怪激斗的洛飞雨,有没有感觉到。

  倘若这个邪灵教右使知道自己千里迢迢赴藏所谓的东西就在杂毛小道身上,不知道会不会又生起一场波澜。

  战斗依然在持续,我随着杂毛小道在旁边周游,瞧见了大和尚释方躺在了一处石缝中,小妖朵朵在顾得周全,至于莲竹禅师和断了一臂的小和尚释永空,却不见了人影。至于崖顶之上,洛飞雨和洛小北两人配合十分巧妙,竟然将那头庞大的尸怪耍得团团转,不一会儿,洛飞雨便驱动秀女剑,将其右臂斩下,那尸怪喷薄着腐臭的血浆嘶鸣,不过却更加的奋力,整个崖顶一片狼藉。

  这大阵被周林和莲竹禅师的对拼所破,悬空浮岛都碎裂成了无数石块,自然不复之前的稳定,头顶上面的石块簌簌跌落下来,所以我们都费尽心思防备着,因为倘若稍微不小心,不是被尸怪所攻击到,便是给那跌落的石块砸到,或者碎石飞溅到身上,疼痛极了。

  腹中热量游动,我身上的尸毒渐渐消解,瞧见这头尸怪给洛飞雨的飞剑戳得成了漏筛,但却是越战越勇,又瞧着我们以前的来路早就被落下的巨石给堵死,想着再这般下去,只怕我们所有人都被耗死,于是与杂毛小道比划着手势,设计攻击方案。

  杂毛小道与我心意相通,瞧见我的手势一比,顿时就明了了,点点头,趁着那尸怪在攻击左方的洛小北之时,跳起身子,从衣袋中掏出一张红色朱砂描绘的符箓,拍击在了这家伙的腰间。

  那符箓一及身,立刻有紫色的火焰窜起来,尸怪回手拍火,我则抬手便是一声“无量天尊”,将其定在当场,小妖也适时发挥,青苔蔓延,将这尸怪给阻挡了一会儿,杂毛小道朝着如同蜘蛛一般贴在岩顶的洛飞雨厉声喊道:“这怪物全身无气,此时不斩头颅,更待何时?”

  听得杂毛小道的招呼,洛飞雨眼睛突然爆发出火星,悬空的身子一震颤抖,右手剑指一挥,那柄在空中嗡动的秀女剑朝着后方回缩了一番,然后朝着下方的恐怖尸怪脖子刺去。

  噗!飞剑入体,接着一个漂亮的托马斯回旋,偌大头颅,便横空飞起,洒落一大蓬的腐臭血浆,黑气冲天而出。

  洛飞雨身上绑着蚕丝一般的坚韧丝线,从岩顶滑落,双脚接地,手掐剑诀,那把秀女剑挥舞出了最美丽的图像,半圆、圆弧、全圆如扇,陡然之间,这五米高的恐怖尸怪被分解成了无数肉块,即使当止动的效果消失,也抵挡不住洛飞雨对其的破坏——在护体尸气被我们几人给封住的时候起,洛飞雨这惊天一击,将这尸怪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死物。

  然而就在我们刚刚歇口气的时候,那被切成许多尸块的尸怪身体开始不断膨胀收缩,在我们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爆炸开来,巨大的气浪将身处周围的我们高高抛起,朝着深渊跌落而去。

  终于……还是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