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九章 劫后余波

第五十九章 劫后余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们都抬头看去,但见一头肥母鸡似的鸟儿正在翠柳依依处,鬼鬼祟祟地朝这边说这话儿,山中不知岁月,我们冲到了树下,这家伙探出头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艹,还真的有这味儿,她没跟着来吧?

  “她是谁?”小妖故作不知,问这头贼眉鼠的肥母鸡,大人咳咳两声,说还有谁,不就你们在下面碰到的那一位么?

  杂毛小道指着这头痴肥的鸟儿骂,说我们在下面打生打死,你老人家一溜烟人就不见了,还从肥城翻山越岭,跑到了这泉城的公园里头来享受,美女看着,美景享着,竟然不管我们的生死——倘若我们一个命歹势,活不出来了,你就在这里做那寒号鸟儿,空守等待吧……

  杂毛小道的指责自然是不痛不痒,虎皮猫大人也当作不知,然而朵朵却也是大点其头,说对啊,臭屁猫大人这次根本就不来救我们,一个人跑去享受躲灾了,真不仗义啊,羞羞!

  朵朵一表态,大家立刻群嘲,这脸皮厚得如锅底的肥鸟儿立刻受不了,讪讪地说道:“大人我神机妙算,推理无双,自然知道你们并不险碍,所以才会在此等待诸人归来;至于没有一路跟随,主要是我跟此处的地主婆有些龃龉,而我这样的小人物又实在抵不过别人的一个喷嚏,跟着你们,反而会连累大家,不如在这里给你们庆功来得好一些……哎呀,小杂毛,瞧你背上这桃木剑,妥妥的桃元附体的节奏啊,不过这玩意要真正融合,形成剑灵还需要一些手段,待大人细细与你道来……”

  “是么?我也感觉用起来有一些晦涩,这剑灵并没有真正形成,并且与我心意相通,根本发挥不了其中的七成实力,这是什么缘由呢?”听到虎皮猫大人这般说起,杂毛小道立刻来了兴致,将雷罚解下来便准备探讨。

  “慢!”小妖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一个石头貔貅的雕塑,这是从悬空浮岛上面给生生掰扯下来的,她将这个足球大的玩意高高举起来,说臭屁猫,你倘若能够将这里面的东西给我降服了,我这颗受伤的心灵也许勉强能够得到愈合。

  “咦,这货不是东夷迷幻杀戮阵里面的那头痴呆貔貅么?怎么被你给弄下来了?”

  听得这话语,我的眼皮一番,说擦,我真怀疑你当时是不是偷偷跟在我们的后面,这脚不出户便能知天下事,原来说的便是大人你啊?怎么,你认识二毛?

  虎皮猫大人扇着翅膀飞了下来,落在了杂毛小道的肩膀上面,还没站稳,听到我的这话儿差点摔下来,惊诧地问二毛是谁?我指着小妖手上的那石雕,说就是这货呗,经过小妖和朵朵一致决定,叫它做二毛,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朵朵见我一副很嫌弃这名字的表情,认真解释道:“是因为它的脑门上有两根可爱的白毛,所以叫做二毛,很好听啊,是不是,臭屁猫?”

  虎皮猫大人一副吃饭吃到虫子的表情,又吃惊又难为情地点头,说嘿嘿,二毛,嗯,好名字。

  小妖问它能不能行?这畜生老是变节,一会儿驮着你颠来倒去,一会儿又追着你咬,太暴躁,能不能将它给降服起来,以后也有一个代步工具。大人用翅膀抚摸了一下这石雕,叹气,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老弟,这小祖奶奶我也惹不得,要不然你就受点委屈,忍一忍吧,嗯?

  那精美的貔貅石雕瞪得如同铜铃的眼睛角落,竟然出现了一丝泪痕,颇有些英雄末路,独自话凄凉的感觉,虎皮猫大人抬起头来,对着虎视眈眈的小妖说行,就这样,回去我把它驯服便是。

  这边事情交代得差不多,我们也不再停留,收拾了一下身上的东西,手机浸水没电了,所幸电话卡还能用,而且钱也带在身上,就近找了一家店子,买了一台双卡双待、超长待机、原价1998现价298的山寨战斗机,给大师兄报了平安。

  距离我上次打电话求助,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天一夜,大师兄的电话很快就通了,询问我们的安危。我们将这两天的遭遇简略告知大师兄,他听完之后,告诉我们,说当时赶往金牛山去支援的人有四批,林齐鸣带队的这一批是中央精锐,舍身崖的大师们杳无音讯,另外鲁东宗教局和崂山都来了人,结果遇到邪灵教滨海鸿庐的大批高手,还有林齐鸣他们追踪已久的立身狼人,几方战作一团,最后还是崂山宗掌门人无尘真人莅临,一锤定音,结束了战斗。

  “还真的有一个无尘真人啊?”我有些诧异,原本以为这名号是洛小北当日骗我的时候,杜撰出来的,却不曾想还真的有这么一位。

  “是的,无尘真人是中国道教协会的副会长,他的爱徒在金牛山惨死,接到信号之后便往这边赶来,甲马行路,正好与邪灵教滨海鸿庐的人撞上,面对着大批的狼人围攻,一招火烧连云,便将这为祸鲁东数百里的狼祸给断绝了,邪灵教也没有多少高手可以阻挡,最后死伤大半,只有少数重要人物得以逃脱。经此一役,邪灵教滨海鸿庐必将一蹶不振,如此也算是意外之喜……”

  大师兄夸我们是福将,总是能够带给人惊喜,他说他会将我们的消息告诉给林齐鸣,至于其他人,暂时不要通知,也不要露面,毕竟我们现在的身份还是很敏感。而接下来的事情,暂时听林齐鸣的吧,让他来安排事情。

  我们说好,有劳大师兄了,他说不用,这几天暂且修养几天,到了七月二号,他便会将手头的事情放下,返回茅山宗,到时候还得请我们一同前往,在此之前,一定要保持好绝对的体力和状态,到时候可能还有一些地方,特别是小明出力。

  我感觉大师兄说得沉重,变为到底是什么事情?他也不说明,只是说到时候见面谈,接着便匆匆挂了电话。我和杂毛小道针对着大师兄的语气,商量了一番,感觉这次茅山之行,应该并不简单,不然生性爽朗,高瞻远瞩的大师兄也不会有这番交代。

  跟大师兄通完话,我们也是疲倦欲死,没有在跟谁联系,而是来到上次所住过的酒店,用之前的假身份证开了两个房间,然后把手机一关,倒头便睡。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将山寨机开启,里面竟然有四十三条未接来电,除了林齐鸣的,还有就是之前接待我们的鲁东宗教局职员康亦珂、小康。我并没有立即打回去,而是摸了摸胸口,发现朵朵在槐木牌中沉睡,而小妖在不见踪影。草草洗漱完毕,我找到杂毛小道的套房,刚一打开房门,一头两米多高的猛兽正朝着我喷气,热烘烘的,吓我一大跳。

  认真瞧,却是那阵灵二毛,在它脑袋上面的是小妖,带着这畜牲在狭窄的房间里窜来窜去。

  我在靠里面的卧室里找到了杂毛小道和虎皮猫大人,瞧着这两位通红的眼睛,我便知道这两个家伙一宿都没有睡觉。虽然缺少睡眠,但是两人都是精神奕奕,眼珠子发光,我拉了一下杂毛小道,他瞥了我一眼,一扬手,倏的一声,崭新的雷罚浮现在我的面前,悬空而立,颤颤巍巍,锋芒毕露。

  我说哇,不错,这剑弄好了没有?杂毛小道贼笑嘻嘻地拉着我的手,说小毒物,这剑此刻捉鬼拿妖,引雷组阵,都是一把好剑,不过因为木质,故而并不完美,所以我需要跟你借一样东西。

  我说何物?他指着我的胸口,说你的六芒星精金项链,上次炼鬼剑,还剩余一点儿无用的装饰,此刻再次融炼入雷罚,表面镀起,拿来砍人也是一把好手,嘿嘿……

  这六芒星精金项链里面的轻灵之气早已被朵朵吸食殆尽,虽说有一个神秘钥匙的作用,但对于我们并不常见,杂毛小道相求,我自然没有不给的道理,于是将项链给他,然后打电话给林齐鸣。那边知道了我们的踪迹,只叹我们好狗屎运,释方大和尚已经找到了宗教局,所以林齐鸣也没有多问,只是让我们尽快赶往肥城一趟,有些事情要跟我们确认。

  虽然身上有伤,又连续几天不休不眠,但是杂毛小道仍然找来了工具,趁着中午的时间将雷罚表面镀上了一层精金。这精金成坨幽蓝,镀成薄层却是暗金,与原来的雷罚颜色倒也贴切,杂毛小道爱不释手,兴奋不已,然而在前往肥城的车上,却是困倦而睡,呼噜声吓得出租车司机不断侧目。

  在肥城,我们见到了传闻是行内十大高手之一的无尘真人,不知道这十大高手的排名是资历、实力还是别的什么,反正这个瘦小得如同乡间老农的老头儿,我是看不出什么稀奇。

  在肥城三日,宗教局一直在搜寻扫尾,在第三日傍晚的时候,从仪阳乡那边传来消息,说找到舍身崖的两位法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