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茅山啊茅山,我们来了

第一章 茅山啊茅山,我们来了

  从鲁东到苏省并不算远,所以我们提前乘坐动车到达了金陵,去郭一指的公司没待一会儿,便接到大师兄即将到达金陵的消息,于是让郭一指送我们到达禄口机场,等待大师兄。

  那天大雾,飞机有些晚点,时间拖延到了傍晚。

  我们以为像大师兄这个级别的领导出行,必将是前呼后拥,要不然就是专机包行,然而当听到ZH9626航班落地的消息时,我还在和郭一指讨论在街头如何招揽肥羊的技巧,便见到杂毛小道站起了身来,我顺着他的目光往前看,见到穿着一身陈旧中山装的中年老帅哥出现在了视线中,器宇轩昂、面露和煦如春风的笑容,不是大师兄还是谁?

  没想到这个坐镇东南的一方诸侯,竟然乘坐特价航班,独身前来。

  瞧见了我们,大师兄提着一个有了些年头的行李包走了过来,与我们招呼,见到郭一指,他倒也认识,握手,并问起他师父铁齿神算刘近来可好?

  郭一指说他师父进了大内做顾问,他也是有几年没有见过他老人家了,实在是想念得很。

  大师兄点头,说哦,既然进了大内,便是担起了谋算国运的重任,他当真是求仁得仁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虽然宗教局的前身曾经是由8341部队的骨干进驻创建,但是大家毕竟还是两个不同的系统,而且事关大内,自当讳言,大师兄深谙此理,便不多问,也不再机场逗留,说他此行乃私事,所以便没有通知当地的有关部门,既然这郭大老板有车,便占个便宜,与我们一同去罢。

  大师兄毕竟地位在这里,郭一指虽然是铁尺神算刘的爱徒,但是与这种层次的高级领导干部接触也少,受宠若惊,说你陈老大能够坐我的车子,这便是给我郭瞎子天大的面子,来,不多说,上车先。

  如何前往茅山,我自然是懵懂不知,而杂毛小道也支支吾吾不肯言——其实此刻他是最忐忑的,毕竟当日将他逐出茅山的,便是自己的师父,茅山宗掌教陶晋鸿。一直以来,他在为自己曾是茅山弟子骄傲的同时,心里面又充满了深深的自卑和内疚,害怕不被承认,满怀期望,最后反而是让自己神伤,狼狈而逃。

  我们两个都不知道,自然要听大师兄的安排,不过郭一指虽然与我们是朋友,但是内部的事情并不好让他知晓,好在他也知道这些东西,将我们载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开完房间之后,晚饭也不吃了,做了一个夜里再会的手势,然后嘿嘿笑着告辞离开。

  郭一指离开之后,大师兄不悦地瞧着杂毛小道,说小明,本来你也这么大了,修为也是一方高手,当师兄的并不该干涉你,但是我们茅山宗并不行那龙虎山的天师之道,某些地方,该节制的时候,还是应该节制的……

  听得大师兄的教训,杂毛小道只是嘿嘿,说大师兄,我心中自有计较,无需多言——哎,我多日未回茅山,家里面也没有小姑的音讯,所以我冒昧问一句,她现在在哪儿呢?

  杂毛小道平日里在大师兄面前倒也老实,此刻却突然问出这么一句来,大师兄尴尬地咳咳两声,说你小姑姑前些年一直跟着传功长老在谷底寒潭洞内修行,后来传功长老身体有恙,她便在后院山门处为师父他老人家守门,我也是有日子没有见过她了——呃,这些不谈,我先给你们两个讲一讲现在茅山宗的形式,也好得你们二人到了宗门里面,小心行事。

  听到大师兄跟我们谈正经事了,我们都正襟危坐,作洗耳恭听状。

  大师兄咳了咳嗓子,然后跟我们说道:“师父本来预计是三四月间就会功成苏醒过来,重掌教务的,然而事与愿违,师父他老人家不但没有醒转过来,后来就连掌灯弟子符钧都再也没有得过他的消息了,鉴于此,杨知修等一干人马更是在宗门内倒行逆施,为所欲为,宗内长老要么就被他拉拢,要么就是不理世事,少数一些心有正气的长老也是孤掌难鸣,情形十分不好。这一次我带着你们重回茅山,一来是为了调查此事,二来也是要团结宗内弟子,不让杨知修将这茅山宗给败坏了……”

  听大师兄说起此事,杂毛小道感到十分不解,说大师兄,我以前在茅山的时候,感觉杨知修这个人很不错啊?为人谦和有礼、学识渊博,对于教内事物颇为熟悉,而且与外部交流的时候也能够做到长袖善舞,便宜占尽,虽然有时候处事略微偏颇,但是在诸位长老和话事人里面,算得上是不错的,这样是师父让他做这话事人的原因,为何现在风评如此之差?

  杨知修虽然因为黄鹏飞一事对我们追杀千里,但是杂毛小道还是能够抛开自己的立场,对杨知修以往的行为作了公平的评判,面对着杂毛小道的疑问,大师兄笑了,也不多言,淡淡地说道:“一切都是因为权力,多的也不跟您们说,到了茅山,你们自己便能够体会……”

  此番我们上茅山的目的,一是奉了陶晋鸿之前的指示,带杂毛小道上山,回归宗门,一是要了结我与黄鹏飞的一番公案,今日天晚,明日早晨我们才会前往句容茅山,大师兄也不与我们多说,匆匆交待一番之后便离开,说还要去会见一些私人朋友。

  我们这回去茅山,来不及前往句容乡下的萧家大院,杂毛小道顾忌铁尺神算刘的箴言,也不敢归家,生怕给家人带来不详,不过也思及家人,托了消息回去,我们在酒店没坐多久,门铃便被按响,朵朵蹦蹦跳跳地去开门,只见小叔萧应武牵着漂亮可爱的小莫丹站在门前,而在他们的后面,则是沉默无语的三叔弟子姜宝推着轮椅,轮椅上面坐着两鬓霜白的三叔萧应文。

  小莫丹在中国两年多时间,早就会讲普通话了,性格也活泼,乖巧地叫小明哥哥、陆左哥哥,然后又与朵朵、小妖一并见过,倒是那个闷葫芦姜宝,勉为其难地憋出一句话,脸儿却红了。

  小叔左臂装上了钢拳,不过神采奕奕,但是三叔这两年来却是老了许多,眉目挂霜,有点像后来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面吴喜波的扮相,看得杂毛小道和我的眼角一阵发酸,杂毛小道迎了上去,蹲在了三叔的轮椅前面,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瞧见我们两个一脸的伤感,三叔笑了,有着许多宽容和平和,拍了拍蹲在他面前的我和杂毛小道,说你们两个不要胡乱伤感,这般小儿女作态,倒让小辈人看笑话了。

  我们擦着眼泪将他们迎进了房间,待众人坐定,小叔便亟不可待地询问其之前电话中我们说关于周林的事情。杂毛小道从怀里摸出了半截黑蝠雕老玉佩,这玩意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捡起来的,将这玉佩放在三叔手中之后,杂毛小道郑重其事地说道:“三叔、小叔,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弟周林已经被我亲手清理门户,斩杀于鲁东肥城地底的东夷殿中!”

  摸着手心处那块破碎的玉环,三叔脸上并不仇恨,只是深深的遗憾,叹了一口气,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泪来。

  他很早就将周林带在身边,一直视如己出,言传身教,以为能够将这璞玉雕琢成良材,然而周林自神农架归来之后的种种作态,还害得他在这意气风发的年纪坐上了轮椅,实在是有污于萧家的名声,他原本也有恨,不过在得知周林死去的消息,又不由得长吁短叹,感慨世间无常。

  三叔几乎是带着周林长大的,小叔却多年以来都在全国各地游历探险,对周林这个白眼狼并没有多少感情,更加关心周林是如何伏诛的,于是一番盘问,我们便将在鲁东所经历的事情,与他们一一讲明。

  听得这里间的诸般凶险和曲折,一步天堂一步死亡,大家都不由得连连感叹,说道周林当时的不可一世,和那黑蝠雕老玉佩的恶灵附体,小叔感叹,说那孩子倒也是被误入了歧途,说起来倒也是不能全怪他……

  三叔摇头,说不,虽然有心为周林那孩子开脱,但是说到底还是大姐太宠这孩子了,导致从小的性格就有缺憾,太自私了,所以后面有这些行为,倒也不会惊讶,怪只怪我当时也没有教好他……

  周林既已伏诛,一切都随着往事尘封,便不愿再谈,说起三叔的病情,答越还能控制,倒也不会妨碍身体危险,对于此次的龙涎水踪迹,我们又好是一番谈论,都感叹太过珍贵。

  久未见面,当天我们谈论到很晚,三叔和小叔都在欢喜我和杂毛小道的成长,说我们是风云,在一起方才能够达到他们也不及的高度。而后大师兄回返,又是一番寒暄感慨。

  一夜诸事不叙,次日清晨我们与萧家两位叔叔告辞,有郭一指开车送到了茅山脚下,然后步行上山。

  茅山宗与这世人所见的亭台楼阁又有所不同,不过大师兄老马识途,自然无需我担心。

  此番前往,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触这神州大地的顶级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