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五章 渺渺往事,特别关心

第十五章 渺渺往事,特别关心

  那情人藤上面的影象仍在说着话,然而最重要的那一段,却正正就是黄鹏飞谈及当日凶杀时的事情。那诱供之人似乎在此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腹稿,而且深得信任,所以黄鹏飞便将此事说起,并不隐瞒。不过影像的时间也并不长,那客老太似乎并不愿意让黄鹏飞与人接触,大袖一展,那个曾经的茅山子弟便入了客老太的袖子中,不再得见。

  影像结束,大师兄将那情人藤根茎所做的千里留影给捧起来,在上面虚空画了几道符箓,然后抬起头来,朝着台上的诸位长老说道:“我这技艺倒是梅师叔传给我的,千里留影能通过情人藤的生命磁场留住一段时间的影像和声音,比摄影机优越的地方在于它能够将灵体的形象摄入其中,而且隐秘性也十分优良——更重要的是,它绝对没有作假的可能。”

  梅浪旁边的雒洋长老点头说道:“难怪事发的时候,我们准备将鹏飞的魂体招回来,然而未果,原本还以为是魂体给直接打散了,没想到竟然落入了那个客海玲手中——此女听说修过些邪门法子,竟然可以将鹏飞炼制成如此模样,还保存着生前记忆,倒也是有些手段。这可不行,我们需得将鹏飞的魂体追回来,将其超度,免得耽搁了他往生的时机……”

  为防止梅浪反嘴质疑,雒洋长老直接堵死了他反驳的话语,而且将话题引导向了如何追踪客老太,并且追寻黄鹏飞灵体回返的事情上来,从而间接地肯定了大师兄这一证据的真实性。

  梅浪应该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影像,瞧着黄鹏飞这蠢货洋洋自得地诅咒这我,他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不过也就是在这一会儿,一直沉默不语的杨知修突然睁开了眼睛,凝视着大师兄,平静地说道:“志程,这东西,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当大师兄将千里留影给收起来时,自有道童托着盘子过来接了,往台上递给诸位长老验明真伪,大师兄正在与那道童交接,听到杨知修问起,他抬起头来,介绍道:“为了这个东西,我们损失了一位已经打到了敌人内部的高级卧底;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在启用了这个卧底之后,为了保险起见,我已经将其打发到了西北的边陲小镇,隐姓埋名一辈子——便是这般艰难,我也是不久前才收到的,还来不及与局里面报备呈现,就先拿过来,给茅山的诸位师长辨别了。”

  大师兄恭敬说着,而杨知修满面含笑的脸上却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似乎情绪攀升到了一个临界点。

  其实杨知修在得知大师兄即将带着我上茅山时,便知道这位享誉盛名的大弟子早已胸有成竹,方才会如此沉着。不过他虽然知晓结果,但是并不知道大师兄会有如何手段,会呈示什么证据,所以之前放任手下的弟子陈兆宏过来挑衅,以及私下偷袭我们,都是想要试探出大师兄的底线和手段,好做防备,到了后来被符钧警告才收了手;然而万万没想到,黄鹏飞这人简直就是传说中那猪一样的队友,他的话语,直接给他舅舅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大耳光子。

  至于大师兄为何没有在之前拿出这证据呢?他之前讳莫如深,不过我还是能够猜测得到:一来这样的证据简直就是兵行险招,十分难得,其二也是因为他了解所有的一切源头,都是在这茅山之中,在我们面前的这位话事人身上,只有快刀斩乱麻,一击即溃,搞定了杨知修这边,其他的地方,都不必太过于操心了。

  杨知修平复了一下心情,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说这样一个高级卧底,一定能够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用来做这事儿,暴露身份不能再用,实在是可惜了。

  大师兄也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说是啊,是可惜了,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事情总是大家都要做的,一个人做不完。陆左付出了太多太多,收获的却只有委屈和伤痛,我们这些做后方运筹帷幄的活计之人,总不能够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总不能让这个世界一点儿光亮都没有,对不对?

  大师兄犀利的反问,让杨知修一阵无语,他似乎很想要反驳面前这位外门大弟子的话语,然而却从台下众弟子的目光中,感觉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有愤恨、有悲恸、有羞耻,以及许许多多难以形容的东西,这些情绪映照在了他的眼中,便成为了一种十分不信任的犹豫。

  杨知修没有多说话,而是将传递过来的千里留影放在手心上,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了一番,然后将手放在了铜炉上,借助了上面的力量辨别真伪。

  很快他就睁开了眼,点了点头,指着梅浪手上的文件夹,说的确,如此看来,这里面的确是有一些人违背了原则,做出了让人不齿的事情,蒙骗了我们所有人,害得我们舟车劳顿,费了不少功夫……呃,还诬陷了忠良,陆左,虽然是你亲手将我外甥的脖子给抹干了血,不过我并不恨你,反而要为你鼓掌,你做得对,没错,这样的人儿,杀了就杀了,不需要为此承担什么责任。我明天就联系负责此案的西南宗教局,让他们为你正名。

  听到杨知修这不咸不淡的话语,我的心中反而没有了之前那种重获自由的激荡,更多的只是平静。

  因为我知道我与黄鹏飞之事,虽然会影响我的一生,然而对于杨知修来说,却并不是什么不可退让的原则性事情,所以在这如山的铁证面前,承认此前的错误,并不是一件难事。当然,他这轻飘飘的话语,不但将自己给摘干净了,而且对被追杀万里的我一点儿歉意都奉欠,依然显示了他的高高在上。

  杨知修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作纠缠,挥了挥手,便有人拉着我的衣袖往旁边离开,我回到了大师兄的后面,看到他的眉宇不展,似乎在为杨知修这反常的行为而思索。

  不过杂毛小道还是朝我举了一下大拇指,露出了一口白牙,呵呵笑。

  让人郁闷的事实就是这样,越是到了高层,一些事情就越加简单,黄鹏飞一案,作为最主要的压力实施者,杨知修这边一旦承认了我的合理性,那么下面的事情就十分好办了,估计等我们出了茅山,那通缉令便已经撤销了,而相关的正名也即将到来,到时候,我们便不用再披着别人的面具行事,在那警察面前,也可以横着走,不用担心身份暴露的问题了。

  我退下之后,茅山宗开始处理内务之事了,有宣布道行考较成绩的,有说天象异变的,有讲述刑堂内务的,这些事情零零碎碎,而且与我无关,八竿子都打不着,所以我便不详叙了,过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有些心不在焉的我突然听到了杂毛小道的名字,被那执礼长老雒洋提及,不由得神情一震,抬起了头来。

  此刻正好说到了茅山宗掌门陶晋鸿神识传令,让杂毛小道在大典之后重归山门之事,杂毛小道听到自己的名字,神情一凛,昂首挺胸,走到了我刚才所在的那个空地之上,朝着台上作了道揖,高声唱诺道:“不肖弟子萧克明,见过诸位师叔!”

  我抬起头,见到上面的长老们表情不一,有的欢喜有的愁,也有人面无表情,仿佛昏昏沉沉,直欲入睡。那雒洋朝着中间的杨知修说道:“杨师弟,掌门不在,你代这话事人一职,且由你主持吧。”

  杨知修点了点头,顿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开始逐渐减少,凝望台下孤单站立的杂毛小道,沉身喝问道:“萧克明,十年前的黄山,你先是好大喜功,孤军深入,而后又贪生怕死,不顾同门仓惶而逃,最终使得掌门布置的大阵被破,而掌门孙女陶婷倩也因你身死,回归山门之后,掌门将你逐出门墙——这些年来,你有没有明白这里面的道理?”

  杂毛小道恭恭敬敬地将双手举过头顶,然后拜下,然后沉声答道:“不肖弟子知错了!”

  “哼,你知错?自你被逐出山门之后,这些年来,茅山也不是没有关注过你,认为你可以迷途知返,可你都干了什么?整日打着我茅山的招牌坑蒙拐骗,四处流浪,得过且过,流连于烟花恶俗之地,与那下贱的庸脂俗粉为行那苟且之事,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简直就是丢了我茅山的脸——你倒是说说,你这番自甘堕落,到底是怎么知错的?”

  杂毛小道被问得语塞,说了一声“我……”之外,便默然无语,而我的心则沉了下来——杨知修到底对杂毛小道有多提防啊,一个功力尽废的茅山弃徒,都能够得到他这般的“关心”?

  见到杂毛小道说不出话来,杨知修接着问道:“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谈,你说一说,为何你能会那只有掌门,才会的神剑引雷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