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六章 九九归元

第十六章 九九归元

  听到杨知修居高临下地说出这番话语,一双眼睛发出了锐利如刀的神光,死死盯着杂毛小道,试图从他的脸上找到任何神色来证实自己的判断,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响,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杂毛小道所会的神剑引雷术,不光对于妖魔邪物,便是对人,也是具有着极大的伤害,算得上是一件让人恐惧的手段,当日我们在西川与滇南交界地被追杀的时候,杂毛小道便是屡次利用此术威胁追击而来的高手,包括茅同真在内,都对这种术法畏惧之极,说是掌门之术。

  不过或许除了我之外,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到杂毛小道之所以能够用出这道手段来,一是因为雷罚本身有那不知道几转的隐约雷意在,其二则是他从以前李道子赠予他的雷符中,自行参悟出来的。

  这样出来的“神剑引雷术”,其实并不是掌门所有的那独门秘诀,无论从威力,还是属性,都不能比拟的,不过也已经足够吓人了。这世间不乏天才,但是大家的思维都被困在了一个固定的狭小空间里,并不能够想到杂毛小道是走了种种弯路,而获得现在的雷罚威力,唯一能够想到的,便是这杂毛小道是从哪里偷学到了掌门之术,是上一届传功长老李道子,还是这一届的传功长老尘清真人,又或者是那掌门陶晋鸿在很久以前,私下相授……

  这里面是有很多讲究的,如果是已经作古的李道子,那么他便违反了传功长老最根本的职责,尘清真人也是如此,但倘若是现任掌门陶晋鸿,那么便是说明,老陶很早便有意传位于杂毛小道了。

  倘若如此,那么其他有心争夺掌门之位的人,便只有洗洗睡的节奏了。

  面对着众人的期盼,杂毛小道含笑,只说他这手段并不是神剑引雷术,只是被人误解而已。这答案并不能够得到杨知修的肯定,他疑惑地望了台下杂毛小道一眼,然后咽了咽口水,说果真?杂毛小道说是的,你倘若不信,我要不然再给你露出一手便是。听到了杂毛小道的话语,杨知修不置可否,而是叫来了掌灯弟子符钧,平静地说道:“萧克明往日的表现,以及至今的行为,并不能够让他足以重入门墙,这所谓掌门之令,是由你的口中传出的,所以便由你来说一说,掌门师兄为何会说出如此话语来。”

  听到杨知修的指名道姓,符钧越众而出,朝着台上的诸位长老拱手致意之后,然后平静说道:“师父为何会让萧克明重入门墙,这一点我也不知晓,不过它便是师父最后一次传言与我,我不能够将其隐瞒,直说便是了——以上话语,我以我掌灯弟子的尊严和道心起誓,皆无谎言。”

  “最后一次传言啊……”杨知修重述着一遍本来都已经知晓的事实,然后缓缓说道:“若真是如此,会不会是掌门师兄已经被伤痛折磨掉了意识,神情不稳,所以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

  他缓步走到台前,望着一脸无所谓的杂毛小道说道:“以掌门师兄之明鉴,自然不会有错,而符钧做着掌灯弟子多年,也断然不会有假传旨意的道理,怕只怕这双方沟通不畅,信息不对等,最后误会了这话语中所能够明白的信息——在此之前,我们长老团曾经就这一问题进行过表决,萧克明你倘若真的有本事,能够经受住茅山九九归元的大三才阵进攻,那么说明你的确是有让人期待的实力……”

  陶晋鸿沉寂无声之后,这掌门传令便陷入了死无对证的窘迫境地,倘若有人怀疑,若拿不出真实可信的证据来,只怕旁人都是不服的,杨知修成功地利用这一说法,使得杂毛小道不得不硬着头皮答应这绝对称不上合理的要求:“好,没问题!”

  等得杂毛小道一句话,我明显瞧见好些个人都长长呼出一口气,然后见到杨知修将手一扬起,说请吧,便见这均匀分布在殿内的诸位二代弟子,从中间散开出一条可供一人行走的间隙来,双手举过头顶,狂热地大声地喊叫起来:“九九归元,九九归元……”

  杂毛小道在这样的欢呼声中,大步朝着殿外广场走去,我有些愣神,拉着大师兄的衣角询问,说这是什么道理?大师兄的脸色算不上很好,一边往外面缓步行走,一边低声与我解释:“这是一种古老的门规,说那被逐出门墙的弟子倘若想要重归山门,除了有长辈的提议之外,还要证明自己并非废人,需要将这三人套三人的三才阵给闯破,方才能够得到同门的信任——我本来以为他们会直接承认小明的地位,没想到最终还是拉下了脸皮,将他逼进这险地。这是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哪怕是师父也不能够改变,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就要看小明自己的了,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他!”

  我跟着走出了清池宫主殿,有凛冽的山风从对面的朦胧雾气中呼呼吹来,让人的精神一禀,忍不住地神清气爽。

  听大师兄说得如此凝重,我便忍不住去找那所谓的九九归元,这其实是三个三才阵所叠加而成的大三才阵,先前坐满人的广场此刻已经被清空,那蒲团也被搬走了,九个面容刚毅、年龄不一的道人分立不同的位置,穿那青色道袍的代表着“天”,穿那黄色道袍的代表着“地”,而穿白色道袍的则代表着“人”,从而形成了天地人三才法阵,每一个人的站位都极端标准,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交叠在一起的正三角形。

  大师兄瞧清楚那大三角形最前面的那一个人,不由得惊声叹息道:“杨坤鹏?竟然是他?”

  杨坤鹏?一听到这个名字,我便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过了几秒钟,我反应过来了,这个中年长须道人,应该就是黄鹏飞的授业师父。我曾经听杂毛小道说过,这杨坤鹏也是陶晋鸿的弟子,而且在这些弟子里面算得上是佼佼者,虽然比不得大师兄、符钧,但是手里的功夫,也是让人刮目相看的。

  要不然黄鹏飞也不会被自家舅舅安排在他的门下,学习道法。

  对杂毛小道重归山门的修为考较,竟然让这样的门中高手来领衔,他还仅仅只是其中一个,其他人也并非弱者,配合着茅山秘传的大三才阵,这样的阵容来压制杂毛小道,使其不能重归山门,说实话,未免有些过分了点。

  要知道,一个人即使再厉害,也很难从一堆人的围殴中脱颖而出的,那少林的十八铜人阵之所以名扬天下,堪称一绝,大概齐也是因为一个人扛过十八个人围殴的事情实在太少,这样磨砺下山的每一个人,都是修行者里面的变态,自然能够名动江湖了。

  看得出来,杨知修以及某一些人并不想让杂毛小道重归茅山宗内,为此他们甚至硬生生扛下了陶晋鸿的命令,试图利用了祖制,使用了阳谋,也要将杂毛笑道拒之门外。

  不过杂毛小道并不惧这些虎视眈眈的同门,朝着为首的杨坤鹏一拱手,那杨坤鹏也施完礼,然后让出了一个口子来,放杂毛小道走入阵中。就在杂毛小道缓缓走入大三才阵之时,杨知修中气十足地大声喊了起来:“今有茅山弃徒萧克明,欲重归我茅山门庭,自愿依照祖制,闯这九九归元的法阵,苍天在上,列祖列宗在上,此番较量,凶险莫名,请双方签署那生死状约,自此生死勿论,我命由我不由天咯哦……”

  有人将契约在这十人中来回传递,参与者将手中的笔在生死状上面飞速签完名,然后抬起头,直视对方。

  生死契约签署完毕,九把剑迎着灼灼升起的太阳,散发出了凛冽而热烈的气息来。

  这些人能够入选九九归元大三才阵的剑手,都是经过那精挑细选的角色,别的也不提,单说那扬剑的角度和方位,几乎都是呈现出诡异而完美的统一,这九人围着中间抱剑而立的杂毛小道,气势不断攀升,这是一场意志与意志的交锋,所有人都摒住了气息,在到达了某一临界值的时候,突然听到那杨坤鹏口中舌绽春雷一般地大声吼道:“九九归元,破而后立,无极无苦,杀!”

  这一声响,本来中正平和的九人立刻如同那魔神附体,变得杀气腾腾,每个人的眼睛都仿佛变直了,手中的长剑上下飞扬,朝着站在中间的杂毛小道轮番刺去。

  九个修为不错、配合娴熟的修行者齐番围攻,这种压力有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沉重,而杂毛小道在沉静了好一会儿,像一根木头之后,敌动他也动,化作了一团旋转的风,在剑丛之中,轻巧地跳起了力量与速度的美妙舞蹈起来——铛铛铛、叮叮叮,让所有人都应接不暇的战斗场景出现了,而这兵器碰撞的声音,也急速爆响开来,暴风骤雨一般。

  在旁边围观的人们看到杂毛小道腰身一扭,化作了旋风,不由得一齐响起了抽冷气的声音来。

  天,这个人,竟然会如此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