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九章 重归山门

第十九章 重归山门

  早在杂毛小道喝出第一句话语的时候,晴朗的天空之上,顿时生出了一股旋扭的云团,在我们的头顶上空扭动盘旋着,而当“常川听从”四个字像那钢炮一般,从杂毛小道的口中硬生生地迸发出来的时候,那些朝着杂毛小道扑过去的黄巾力士浑身一震,居然再难前行了。

  众人将杂毛小道给团团围住,我并没有看到这个家伙,但是通过敏感的炁之场域,我却能够真切感受到当他将雷罚朝着中天举起的时候,一股凛冽到让人恐惧的雷意,正从那镀金的剑身上,逼透而来。

  当时的我,已经忘记了虎皮猫大人说这铸剑的桃木是被雷劈了六次还是七次,然而它身上所蕴积的雷意,在这瞬间爆发出来的时候,那些灵体构成的黄巾力士,在一瞬间如同被春阳所照射的融雪,原本让人恐惧的力量在瞬间崩塌了,有的仓惶往外面逃脱,有的则直接被那雷意给弄得烟消云散,仿佛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世间一般,了无踪迹。

  黄巾力士是这大三才阵中最让人头疼的手段之一,然而它们在瞬间,就被杂毛小道给破解了。

  比黄巾力士更加让人头疼的,是那九把凌厉的剑。

  按道理说,杂毛小道的剑朝着天空指起,并没有可能用来作为格挡之用,那九把从不同方向、不同层次或刺或削而来的剑,会很容易就将其刺得如同簸箕一样,四处都是洞眼。然而当我努力透过那些人仰马翻的黄巾力士间隙,朝着里面看过去的时候,那些即将扎在杂毛小道身上的剑,都仿佛被时间所凝固住了,一寸都递进不得。

  时间自然不可能被凝固住,那么也就是说,在杂毛小道的身周,形成了一个如同真空的力场,想要将剑刺入他的体内,这些剑阵之中的人,需要付出比平日里更加高昂的代价。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九九归元大三才阵中的道士都能够感觉到头顶之上,正高高悬挂着一把审判之剑,随时就会使自己陷入死亡当中。要知道,修行者也是人,被插一刀,照样会死,何况是那让人畏惧的雷电之威呢?引雷之所以让人感觉到恐怖,就是在于其恐怖的杀伤力,在进无可进的情况下,大部分人终于放弃了进攻,抽身朝着后面逃遁而去。

  这一仓惶逃懈,那大三才阵立刻面临崩溃,依然还在咬牙坚持的杨坤鹏看见那些起意逃离的同伴,不由得气得哇哇大叫:“跑,跑个毛?跑能够免得一死么?”

  这个二代弟子中的翘楚倒也是一个脑筋极为清晰的角色,果然真的如他所料,时间实在是来不及了,杂毛小道咒文念完,不过短短几秒,当他口中的“赦!”一出了口,广场上空立刻传来了一阵惊天的霹雳巨响:“轰隆、隆——”

  这声音在我们的耳边炸响,顿时间脚底震动,头皮发麻,一道婴儿手臂粗的蓝色闪电便从着那飞速旋转的云团之中陡然冒出来,然后化作了十来条叉形闪电,朝着下方的剑阵道士劈下去。

  我的心都要跳了出来,不知道杂毛小道这离自己这么近的引雷,会不会牵连自身,一同牺牲的干活呢?至于其他人,说实话,我的心中也充满了惧怕,只怕这落雷一下,不知道有几个运气好的人,能够活下来呢?一个,还是两个?

  被雷劈而不死的人有是有,但是这种奇迹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么?我深表怀疑。

  不过在瞧见这场面之后,杨知修终于知道那个胆敢口出狂言的家伙,却是有着一搏性命的底气,他也不敢让着这清池宫前死太多本门弟子,只有硬着头皮往后退去,我本来一直在关注广场之中,但是杨知修闪退的速度实在是惊人,余光中仅仅只能够瞧见一缕虚无的身影,接着我听到有用肉掌击打在了那鎏金铜鼎炉之上,一声恢弘如山风海浪的声音从大殿中传了出来。

  接着我看到这整个大殿广场范围之上,有一道金光虹膜生出,将这殿前广场给护出一个巨大的防护罩来。

  那十余股叉形闪电又快又疾地射了先来,有的直接就被这层蕴含着先前大典所请英灵的虹膜给吸收,或者弹射出去,然而却也有四五条被削弱了威力之后,如那细小游蛇一般,击打在了剑阵道士,或者旁边那些来不及收回去的黄巾力士身上。

  那黄巾力士沾到这蓝幽幽、白晃晃的雷电,立刻一声厉喝,化作了虚无,而人则凄惨一些,那一身新备的道袍立刻炸开来,人儿也被雷劈得乌漆墨黑的。

  在一片遍野的哀嚎中,有一个人挺入了杂毛小道身前,手中的铁桦剑朝着杂毛小道脖子处抹去。

  这一剑趁的是杂毛小道精力过后,有些后力不济的空子而刺出,精准而老道,眼看着即将抹到杂毛小道的脖子上面来,只见那雷罚已经脱离了杂毛笑道的手掌中,化作了一条游龙,与杨坤鹏手中的剑绞杀作了一团。

  一阵叮铃铃的撞击声响过后,杨坤鹏握剑的手掌给弄得酥麻,再也拿捏不住,忍不住扔开了去。

  那雷罚并不停顿,嗖的一剑,将面前这个几乎是要拼命的青袍道士身上拉出了一条很长的血口子来,接着他“啊”的一声叫喊,飞身跌落而去。

  至此,那让人惊恐无定的大三才阵终于被杂毛小道一举破去,干干净净,利落得让人简直就不敢相信。

  说实话,倘若不是那殿中传出来的恢弘之气,只怕这广场之上躺倒的,不再是一群哀鸿遍野的道士,而是一个又一个直挺挺的漆黑尸体了。

  杂毛小道拿着浑身闪着蓝色光芒的雷罚朝前指去,一道黑影闪过,正好挡在了这剑的前面。

  梅浪手持浮尘,闯入了这空空荡荡的广场,站在了杂毛小道的身前两米处,面色变换地瞧着跟前这个威势滔天的男人,语气变得低沉而深邃:“好了,你可以了!”杂毛小道神剑引雷,浑身皆散发出恐怖的气息,眼睛里面尽是炙热的杀意,死死盯着身前的梅浪,仿佛苍鹰在盯着草原上面的猎物。

  这梅长老行走江湖数十年,又在茅山潜修日久,然而与杂毛小道这炽热的眼神相触,也不由得一阵心跳加速,呼吸都不自然起来。

  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此刻的杂毛小道,已经成为了能够与他比肩,甚至让他不愿意面对的对手。

  这样的家伙,已经有问鼎那宗门长老的资格了。

  杂毛小道将雷罚指向了梅浪长老,然后开始深呼吸,两道白色的雾气在他的鼻子间吞吐。

  那剑尖稳定,然而他的胸膛却一直都在起伏。这剧烈的起伏牵动了我们所有人的心情,在那一刻,杂毛小道获得了所有人的关注,他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大家眼中最为重视的角色。我担心杂毛小道这战得血液沸腾,热意烧身,当时头脑一发热就朝着梅浪发难,然而他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将头抬起来,看向了重新出现在殿门台阶上面的杨知修。

  这一老一少,两个人像一对离散多年的好基友,深情凝望,在那一刻,时间似乎停住了。

  一秒、两秒、三秒……面无表情的杨知修捏了捏双手,上面余热未消,经过了短暂的沉寂之后,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平静地望着地上躺倒的剑手,以及被那落雷吓得仓惶无措的道士,缓缓说道:“呃,这不是神剑引雷术,不过已经快到达了那种威力了,难以想象,你究竟是怎么学会的这些;好吧,既然你已经破了这九九归元的阵法,说明你有足够的实力,重归山门——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么在这里,我很荣幸地宣布一件事情……”

  杨知修说到这里的时候,将头抬起来,眼睛环顾四周,看向了旁边的每一个人,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谨代表掌门师兄陶晋鸿宣布,从即日开始,萧克明将重入我茅山门墙,作为我茅山子弟,行走于江湖!”

  这短短几句话语,似乎注入了许多让人震撼的力量,听到了我的耳朵里,有着嗡嗡嗡的回响声。

  话音刚落,那些围在广场中的三四代弟子不由得齐声欢呼起来。

  这些家伙的脑子里并没有注入太多事关利益的东西,只是看到这样一个将杨坤鹏等人组成的大三才阵给强势破除、身具传说中飞剑的猛人加入了茅山宗,顿时感觉到一种与有荣焉的兴奋感,觉得能够与面前这位强悍的家伙作为同门,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觉得倍感荣幸的事情。

  随着这些年轻的弟子在欢呼,那些与杂毛小道、大师兄等人交好的二代弟子也都放下了矜持,高声朝着场中的杂毛小道祝贺。面对着诸人的祝贺和祝福,杂毛小道也终于收敛起了备战的状态,将雷罚背负于身后,主动地将地上躺倒的同门给扶了起来——力量展示过了,现在该是表现仁义的时候了。

  胜利者,必要有胜利者的姿态。

  当一切忙完,杂毛小道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伸出了手,他也伸出手来,与我相碰。

  好兄弟,辛苦了!

  我们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