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六章 黑袍道士

第二十六章 黑袍道士

  张欣怡这般叫着,便见到被缓慢扶着的庞华森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筛糠一般,口中吐着白沫,而一双手,则开始往外面冒着黑黢黢的硬毛。“不好,中尸毒了!”杂毛小道一声大叫,而朱睿也放开了庞华森,往后面退了几步,脸上露出了惊恐的面容:“好厉害的尸毒,发作得竟然如此之快?”

  所幸作为茅山道士,常年都会有可能和这僵尸啊、尸毒啊打交道,故而随身都有克制的东西,朱睿手往黑色道袍里一掏,摸出来一块墨斗,口中念念有词,飞快地将上面的黑线蘸上些特制墨汁,然后捆在了庞华森的双手之上。

  完了之后,他一边咬破中指,将血滴在庞华森的额头,一边大声喊道:“老庞,老庞,你还有意识么?”

  庞华森虚弱地回应,说好冷啊,感觉快要睡着了一样……

  他说冷,然而瞧他那红彤彤的脸儿,却烫得吓人。听到这话儿,朱睿急了,说可别,你这要是闭上了眼睛,再想睁开来,可就难了——欣怡,有早熟的糯米粒没有?赶紧给我?朱睿这边吩咐着,背着个小袋子的张欣怡已经翻出了一袋糯米来,这是出行常备之物,她口中念着驱疫咒诀,手势均匀地洒在庞华森的脸上去,那白皙的米粒碰到庞华森的脸,掉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漆黑冒烟的模样。

  大半袋子的糯米洒在了庞华森的脸上,然而却是一点儿效果都没有,他照旧热得很,脸色通红,那头发都烤弯了,发出一股熏臭的气味来,而身子颤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那身体仿佛僵硬了一般,砰砰作响。

  杂毛小道站了起来,将整个事件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由惊叫道:“不好,庞师兄是被那松鼠给传染了!”他的话儿说完,将随身携带的那包裹解开来,但见里面裹着一只毛发稀松的肥松鼠,虽然无臭无味,然而却早就已经血肉模糊,上面已经有了肥蛆生长。杂毛小道眉头一皱,将这东西小心放到了地上,转过头来问我,说小毒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瞒得过我?

  我瞧见这玩意,吓了一大跳,别的先不谈,让他将双手伸出来给我看,别也中了尸毒。

  杂毛小道将手伸出来,这家伙相貌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手指却是白皙修长,活脱脱弹钢琴的手,上面并没有庞华森身上传来的臭味,不知道这家伙为何会如此幸运而没有中毒,不过也来不及多想,回忆着《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中巫医一节的内容,我正准备上前,却见庞华森的口中一声嘶吼,仿佛经历了分娩的痛苦一般,浑身肌肉绷得僵直,将朱睿手上的墨斗黑线,给尽数崩断,那乌漆墨黑的毛手,朝着张欣怡抓去。

  张欣怡看着文弱柔顺,然而不愧是小姑萧应颜的同门师妹,身手厉害得紧,一晃眼,人便退出了一丈之外。不过她虽然退开,人却着急,朝着我们大声叫道:“庞师兄尸毒发作了,要是再没有办法,他可就没有救了!”

  她说得悲切,而朱睿在墨斗被挣扎开了之后,手已经握在了腰间的剑上面来。

  不过他犹豫了几秒钟,这剑已然还是刺不出去,因为在他面前的,可是平日里最为熟惯的同门好友,这茅山宗内,弟子数百,能够成为朋友知交者能有几人?这天人交战数个回合,朱睿的眼睛顿时变得通红,滚滚男儿泪,涌泉而出,正想咬着牙给面前这好友一个痛快,结果一只手拦住了他。

  “且慢!”我说道,一边拦住了朱睿和张欣怡,一边拍手喊道:“小妖,出来吧,别躲着了!”

  白光一闪,小妖踏着猫步出现,美目惺忪,伸了一个懒腰,不满地说道:“这到处都是道士道姑的地方,干嘛叫我出来?倘若是我被那个不长眼的二愣子给看上了,是你负责还是我负责?”

  朱睿和张欣怡傻愣愣地看着这小美女凭空出现,惊讶得瞪圆了眼睛,而我则催促她道:“先干活,再贫嘴!”

  小妖咕哝着:“每次只有干活时才想到人家,过分,哼!”她嘴上虽然不愿,但是四下环顾,冰雪聪明的她便已经了解了大概,手一伸,衣袖处便伸出那强化版的九尾缚妖索来,将已入魔怔的庞华森给困住,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下,动弹不得。

  庞华森这边倒了,我才有了发挥的空间,将中指放入嘴唇一咬,毫不避讳他身上弥漫的黑气,混合着血液,点到了他的额头之上。

  朱睿瞧见我的动作,大叫不可,我回头看他,他焦急地解释道:“中指血阳气虽足,但是并不能够将他激醒——他中毒了,可能会传染呢……”我洒然一笑,说无妨,同样是中指血,不过我的血要特殊一些,你且看看效果。朱睿有些不相信,然而我滴在庞华森额头上面的血并没有顺着流下来,而是迅速被他的额头所吸附进去,不一会儿,庞华森僵硬青灰的皮肤开始回暖,恢复了一些血色。

  朱睿瞧自己的好友在鬼门关前走一圈,陡然间变回了人形,不由得诧异,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将中指间溢出来的血在庞华森的脸上抹了四道血迹,像那印第安人的造型,然后回答道:“说起来,这并不是尸毒,而是一种蛊,叫做僵尸蛊,所以才会如此迅速,而糯米墨斗,都起不得作用……”杂毛小道听我提及,问是不是我们在青山界一线天里面,遇到的那种活死人蛊虫?

  我点头说是,不过是变种,都是由那古墓存留的尸蟞练就而成,极端厉害,我也是凑巧,家学渊源而得知,误打误撞而已——倘若是迟误了一时半刻,只怕老庞就要化作一堆虫子,四散开了。

  这两个茅山道士都没有听说过巫蛊之事,只以为是小术,听得我的描述,不由得乍舌不已。说话间庞华森已经醒转过来,幽幽地问他在哪里?朱睿看着好友醒来,激动地拉着他的手,说你糊里糊涂不知晓,却不知道要是没有陆左,你已经进了我们白天去的那坟山里面,做了枯骨一堆。

  听到朱睿和张欣怡的转述,庞华森方才觉得各中凶险,回想起来直打寒战,拉着我的手,没口子地说着感谢的话语,而我的眉头深锁,想着那个潜入茅山家伙居然还懂用蛊,状况真的是让人担忧啊……

  正在我们这儿说着话的时候,从前方跑过来一个黑袍弟子,小妖不喜生人,特别是道士,于是摇身回返槐木牌中,而人走近前来,朝着我和杂毛小道拱手说道:“萧师叔、陆居士,冯师伯差我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停滞不前了?”

  我和杂毛小道都不认识这个人,而朱睿则叫他潘嘉威,解释了刚才的事情。

  潘嘉威查看了一下庞华森的情况,点了点头,跟朱睿和我们商量,说既然庞师叔身体不适,而现在情况叵测,不如由朱睿师叔和张师姑护送去震灵殿中歇息,而萧师叔和陆居士则随我来,前去接应刘长老,和诸位追击凶手的师叔伯?

  潘嘉威的提议让我们都有些发愣,朱睿却听到了各中意思——他和张欣怡虽然都是二代弟子的中翘楚,但是并不能起到一定层级的高手作用,而潘嘉威此番前来,所为的也只是我和杂毛小道,对于他们其实并不是很热切,只盼不要拖后腿即是。

  当然,那个凶手既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茅长老给杀死于山门大阵前,又悄无声息地潜入震灵殿中击伤符钧,自然是极为厉害之辈,能够不与那样的家伙发生交集,其实也是一件好事,这潘嘉威说不定还是好意。于是朱睿点了点头,说好,他便先护送庞华森上那震灵殿去,让我们一路小心。

  这边事情安排妥当,黑袍道士潘嘉威便恭请我和杂毛小道启程离开。

  既然有安排,我们也没有再理会什么,跟朱睿、张欣怡交代了如何给庞华森解毒干净,以及将这地上的小松鼠给妥善掩埋后,便随着黑袍道士离开。

  再次登上路程,行速便匆忙许多,那个黑袍道士潘嘉威也不怎么爱说话,只是在前面领路,脚步匆匆,走得飞快。杂毛小道心忧前方情况,连问这黑袍道士许多问题,然而那家伙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问多了,便直说自己就是跟在身后跑腿传话小角色,哪里知道这些?只知道很乱,到处奔跑,说刘长老还跟那人交上了手,胜负不知,反正还是给跑了……

  我们走得快,不多时就走到了之前去见杂毛小姑萧应颜的那条山道,当时已属午夜,山中风大,虫子也多,杂毛小道问得多了,那个道人有些不乐意回答,闷着头往前走,让人觉得好生奇怪。

  杂毛小道见这人属于一问三不知,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停住了脚步,朝着前方的黑袍道士喊道:“等等,我怎么没有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到杂毛小道的喊话,黑袍道士突然转过头来,脸上有着诡异的笑容:“呵呵,终于明白过神来了,不过,你是不是懂得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