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二章 迷雾渐开

第三十二章 迷雾渐开

  梅浪?听到后面一句的声音,我的心中一惊,没想到这个曾经游历江湖许多年的茅山长老,竟然真的参与了这一系列的杀戮案件,他甚至对与自己认识大半个甲子的同门茅同真都下得了手,这样心思阴沉的家伙,着实让人可怕。

  更加让人心寒的事情是,就在刚才,他通过自己控制的一百零八鬼将,将自己最喜欢的徒弟给“灭了口”。这是什么概念?都说师徒情就是父子情,像这种老式的、单对单的传道授业,一般人都会灌注自己太多的感情,想要徒弟承载自己的梦想,得以延续下去,所以情感都是浓厚的,便如同我在藏边遇到的那个小伙子莫赤,虽然与我并没有建立真正的师徒关系,但是多少也有些情分,倘若是叫我下手杀他,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然而我做不出来,不代表别人做不出来,能够锻炼到像梅浪这种六亲不认的境界,那么这种人,也是有着让人敬而远之的恐怖。

  当下我便开启了大师兄赠予我的遁世环,将自己和朱睿的气息给遮掩住。虽然在孙小勤被我揭穿之后,就已经对梅浪有所怀疑了,但是朱睿这个时候还是完全被梅浪长老出现在这里的情况搞得有些发懵,背部紧紧贴在了石壁上,仿佛完全失去了力气,如果没有墙壁的话,直接就瘫倒下来一般。

  茅山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地位,成为这神州大地上面的顶级道门,正是有着无数的高手和高明的道术传承,身处其间的朱睿打心底里都是满满的自豪,然而梅浪的背叛就像一把利剑,将他所有的自信都给斩得粉碎,毫无残留。

  信念的崩塌,让朱睿顿时就软了下来,而且更重要的事情是,不管梅浪人品如何,在他们这些茅山小字辈的心里面,十大长老永远都是巍峨而不可超越的高山,与他们为敌,简直就是找死。

  没人愿意找死,朱睿也不愿,然而他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恐惧,完全慌了神。

  朱睿怕,如我前面所说,是因为生活在这些家伙的阴影下久矣,而我却全然不惧,什么梅浪、梅毒,惹到老子,拼死也要让他脱一层皮。此心安定,我缓步靠前走,走了六七步,前面是一个大厅,灯光晦暗,有人影被拖得长长,倒映过来,也有脚步声传来,四五个,仿佛在操纵着什么。

  那声音还在继续,先前说话的那个人跟梅浪长老讨论了一下关于陶晋鸿闭死关的事情后,话锋一转,说那些老顽固的大部队,被引走了没有?

  梅浪沉声说没,虽然左使阁下亲自将刘学道等人引到了飞来峰去,但是陈志程还有符钧等人却还留在震灵殿这个中心位置,统筹支援;而在三茅峰上,其他长老也在那里蓄势待发,只怕没有这么好办。那声音似乎有些不满,咕哝了几句话,我也听得不是很清楚,而后又问道:“他在那里,能够拖得住其他两位长老么?”

  梅浪摇头,说可能不行,他是杨知修的心腹,唯命是从,而杨知修似乎也大概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他现在之所以闭着眼睛不管,是因为我们要做的,也就是他所想要做而不敢做的,但倘若我们真的闹大了,只怕他会出手阻止的;况且除了他之外,万震东那个老不死自从中了小佛爷带来的蛊毒之后,一直在闭关,不见任何人,似乎在用道行磨砺,他是跟李道子同一时期的辉煌人物,说不准也会出了乱子——无论如何,他都是一个变数……

  那声音沉吟,说梅长老,你觉得杨知修的修为如何,我们能不能趁着这机会,将茅山一举给吞并了?这样子我们就可以实现小佛爷给你的承诺,让你坐上茅山掌门之位了!

  “难!”虽然有着赤裸裸的吸引,但是梅浪却并没有被冲昏头脑,而是很冷静地下了这么一个判断,他给那人一个一个地算道:“苏参谋,你出身佛爷堂,是小佛爷的得力助手,此处行动也由着你来领导,便是左使阁下也会尊从你的意思,但是说句实话,你对杨知修这个人了解实在有限——这么说吧,杨知修执掌茅山这些年来,虽然一直被各位长老所掣肘,但是却一直暗地运转茅山的许多资源,给自己增强实力,而且他这个人的才智极高……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但是我只能告诉你这么一句话——茅山第一人,十年前陶晋鸿,十年后杨知修!”

  “吓,他竟然比万震东那个老不死的还要厉害?”

  那个苏参谋有些不敢相信,然而梅浪却很肯定地点头说道:“是的,实话告诉你,在杨知修就位之前,十大长老里面他的实力排名靠后,还不如我,而现在,我每次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害怕,他仿佛就是一个黑洞,而且还能够看穿人心一样……所以,即使左使阁下前来,我也不建议你们对他动手;而且除了杨知修之外,还有万震东,还有其他并不知情的长老,还有各殿峰的精英弟子以及可以依赖的法阵,还有符钧那个小狐狸,以及——陈志程在!”

  “陈老魔!”听到这个名字,那个苏参谋的话语不由得咬牙切齿起来,似乎大师兄在他们的心中,承载着太多的仇恨,不过也因为如此,苏参谋的话语竟然也软了下来,沉吟了一番之后,颓然说道:“唉,茅山气数未定啊……那好,我们这一次先将计划实现,至于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再听小佛爷安排便是!”

  梅浪松了一口气,说好,苏参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行动啊……”那个苏参谋缓缓地说道,似乎想起了什么,问梅浪说道:“呃,忘记了两个人,前些天被陈老魔带回来的萧克明和陆左呢?他们也比较麻烦,现在人在哪儿呢?”

  梅浪的声音缓缓传过来:“他们啊?萧克明被雒洋那个榆木疙瘩带着追左使阁下去了,估计现在还在飞来峰那里转圈;至于陆左啊,他在跟我那个不肖徒弟玩儿呢,而现在,应该是在偷听我们说话吧……出来!”

  这话锋一转,我前面的泥壁突然一软,伸出了四五只泥铸的手臂,将我给紧紧抓住。

  我心中大骇,原来梅浪这个老家伙竟然知道我们在偷听啊?我的全身各处都被那手臂给抓住,势大力沉,不过我却并不慌张,将恶魔巫手的力量一激发,然后遍布全身,那泥手便有些松动,然后我将身子一震,从这泥手里面松了开来,回望朱睿,他也被同样的泥手给抓住,正在奋力挣扎呢。

  鬼剑出鞘,刷刷刷,锋利的剑刃将那泥手给斩落,还有两根被朵朵给破解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没有再躲躲藏藏,于是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通道里面缓缓走了出来,往大厅里面望去——只见在这大厅里面,除了满头胡须的梅浪之外,他旁边还站着一个文质彬彬的眼镜男,这个男人带着路易威登的黑色边框眼睛,穿着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打领带,一尘不染,有着都市金领的风范,此人便是刚才谈话中的苏参谋了,而在他们两个身后,还有四个穿着刑堂黑色道袍的男人,不过瞧他们都没有挽道髻,想来应该是混入此间的邪灵教众。

  被梅浪点破戳穿了,但是我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而是义正言辞地职责梅浪道:“梅长老,万万没想到,与邪灵教里应外合的人,竟然是你!茅山养你这么多年,你可对得起茅山,对得起你心中的道?”

  梅浪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气势汹汹,先是被问得愣住了,随后摸着花白的胡子,哈哈直笑,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如何行事,并不用与你知晓,至于为何勾结邪灵教……我早在二十年前,便被小佛爷折交相拜,互为兄弟,而我也早已经入了邪灵教,何来内外勾结之说?”

  早在二十年前,就加入了邪灵教?——听到这句话语,在旁边一直默然无声的朱睿眼睛瞪得滚圆,额头上青筋直鼓,死死地盯着面前这个平日里备受尊崇的茅山长老,深深呼吸了好几回,最后从牙齿缝里面迸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为什么啊?”梅浪沉吟了一番,似乎在追忆那似水的流年,过来好一会儿,他缓缓说道:“为了共同的梦想啊……”

  万万没想到,从这个道貌岸然的叛徒口中,竟然会说出这么崇高而富有浪漫主义的言辞,让我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背错了台词,朱睿也被惊到了,咽了咽口水,仿佛刚刚吃了一只发臭的死老鼠一般,好一会儿,他才嫌恶地说道:“你简直是在侮辱梦想这个词!”

  除了那个眼镜男苏参谋之外,其余五人都已经围了上来,我紧紧握着鬼剑,盯着梅浪说道:“既然知道我们在偷听,为何还要说与我听?”

  旁边几人都笑了起来,梅浪也在笑,最为大声:“陆左啊,你不是说你不想死不瞑目吗,我这是在成全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