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五章 被绑架的人质

第三十五章 被绑架的人质

  将衔尾追击而来的一百零八鬼将给轰散,我们也不敢久留,毕竟这地下的通道到底是不是四通八达,梅浪等人是否能够从其它地方绕道而来,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先逃得远远的才好。

  虽然我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在与梅浪的交手中不处于下风,但是此时此刻,与其在地下和梅浪这个家伙争勇斗气、纠缠不休,还不如赶紧逃出地面上去,找到茅山的各位长老,将梅浪与邪灵教勾结的阴谋给捅出来,并且将邪灵教左使来到茅山一事说出,给所有人都做出一个警示。

  邪灵教左使是什么级别?虽然我不知道现代邪灵教的运转方式,但是搁在以前,这左使则是掌教元帅下面的头把手,正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年洛飞雨、洛小北的外公王新鉴便是以左使之位,引领着风雨飘摇的邪灵教,度过最艰难的那一段时期,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人,自然都是天纵奇才,也是极端危险的恐怖分子,如果有更多的人提前知道,这消息必定能够拯救许多人的性命。

  这些事情孰轻孰重,我其实还是了解的。

  不过这通道在茅山之下,但是隐秘,未必有多少人能够知晓,我身边的朱睿虽然也是茅山中执法机构刑堂的弟子,但是也只是听闻,从来没有见过,所以这一路奔跑,其间也见过不少岔路口,但是都不敢左转右转,只是朝着前方奔跑而去,生怕黑暗中又出现个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来。

  我们的目标是能够出了外面去,然而这一番奔跑,却是越跑越黑,那通道长长,仿佛没有尽头一般,让人心底发虚。经历了之前被梅浪发现的事件,我们现在也变得小心了许多,猜想得到这地方或许还会有很多邪灵教或者与梅浪站在一边儿的人在,所以老早就将那遁世环给开启,隐匿了气息,而前方又有小妖这个机灵鬼儿在探路,倒也没有太多的偶然和危险。

  身处地下,而此处又是遍布法阵的茅山宗内,指南针都失灵了,自然也分辨不得方向,不过我这越往前走,便越觉得我们此刻行走的方向,正是朝着大山深处前行,倘若我们这么一直走下去,那么一定就能够走到茅山的重地,也就是藏载这无数秘密的后山去。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隐隐有些明悟,梅浪所说的这个秘密计划,不会就是意图谋害现任的茅山掌门陶晋鸿吧?

  要知道,这陶晋鸿可是位列天下十大高手之列,正道中的泰山北斗,而在官方的名号也是全国道教理事协会的副理事长,如果能够将他给斩于马下,无论是对宗教界的打击,还是对屡屡受挫的邪灵教士气振作,都是有着极好的正面作用。

  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心中发寒,而听到了我的分析,朱睿也有些慌了,想出去报讯的心情,有急切了数分。

  这边一直走,差不多走了二十多分钟,梅浪始终都没有跟上来。我不知道梅浪现在是什么情况,虽然我很想小妖之前弄出来的那一场垮塌已经将梅浪给活活掩埋了,然而事实毕竟还是不能够用幻想来代替,我们都没死,指望梅浪已经死了,这显然是太天真,唯一能够希望的事情是他或许因为通道被堵,又没有其他的通道,所以耽搁了,追不上来。

  若是如此,说不定我们还能够瞎猫碰上死耗子,顺着通道摸了出去呢?

  一路上我和朱睿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大气儿都不敢出,在那二十分钟之后,转过一道岔口,我突然听到有微弱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我和朱睿都是神情一震,放慢速度,朝着声音的发源地,慢慢摸去。

  有灯光,而那里则是一个小厅处,我听到一个粗犷的男声从里面传来:“好漂亮精致的小女孩子啊,尤其是这一张脸,长得是真的好可爱,越看越好看,真有点儿像电影里的大明星呢——是哪个来着,刚刚还在嘴边,怎么一想说,就想不起来了呢?”

  “武映杉,几岁点屁大的小孩儿,像啥明星啊,就你能吹,说得跟真的一样……”

  “涂晶,这你就不懂了吧,真正的萝莉爱好者,最喜欢的也就是这种洗衣板身材的小女孩儿,如果她是十四五岁那种老女人,我老武就连看上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那个粗犷的男声用一种古怪而猥琐的语调说着话,让人听了,好是一阵恶寒,就连他的同伴也有了意见:“你娘的个变态,脑子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装屎咩?我警告你啊,这个小女孩苏参谋留着还有大用,我们这次过来,计划倘若想要完美实施,便少不了她,所以你最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别把她给吓坏了。”

  这两个人说着话,其间还有一阵奋力的“唔唔”声,听着十分熟悉,似乎在哪儿听过。

  这两人又说了些别的东西,从他们的对话中能够听得出来,他们也是从山外潜进来的邪灵教众,在这里看守一个被虏的人质,而他们等待的,则正是苏参谋和代号叫做鬼哥的内应——所谓鬼哥,应该指的就是身具一百零八鬼将的茅山长老梅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名不副实了,因为零星的鬼将,基本上不会超过三十来个……

  这边听了好一阵墙角,然后那个叫做武映杉老武的汉子闲着无聊,似乎又起了歹意,起身去调戏那个人质,他嫌没反抗不好玩,结果解开了一点儿堵在嘴上的布团,我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奋力大喊:“坏人,快点放了我,我师父是邓震东,你若敢伤害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儿一说完,我的眼睛瞪得鼓鼓,这个被绑起来的人质,竟然是居于后山的包子师姑包凤凤。

  前夜我见到了惨死的小松鼠,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要知道那小松鼠被包子养了好些年,早已通了人性,晚上怎么会跑这么远,到那震灵殿下面去呢?而后事情一多,人的脑子便完全乱了,也想不起来,直到听见这两人的谈话,我才隐约想起,这个被绑起来的人质,应该就是包子。

  为什么说包子是计划实施的关键呢?这个其实并不用多想,因为那守护陶晋鸿的后山法阵,此刻便是由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坐镇,而之前则是有传功长老尘清真人邓震东在,这两个人一个与包子情同母女,一个则就是她的师父,都跟包子有着最为亲密的关系,如果将包子挟持在手上,借此威胁那两人,说不定就能够诳得那最为严密的大阵开启,将在闭死关的陶晋鸿,给直接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

  邪灵教此番潜入茅山,所图甚多,但是最主要的,就是威名笼罩茅山数十年的掌门人,陶晋鸿。

  如果消息没错,这个时候是陶晋鸿最虚弱的时候,也是最好杀的时候。

  我瞧了瞧朱睿,他也瞧了瞧我,在茅山,虽然很多人很怕包子这个难缠的小女孩,但是却并没有人讨厌她,反而觉得这真性情的小女孩,像那心窝头的肉,值得疼爱,朱睿也不例外。我们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想法,然后点了点头,脚步缓慢前移,在快走出通道的时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在将这口气呼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冲了出来,瞧见一个光头络腮胡男子正将手掌高高抬起,准备朝着下面扇去。光头男旁边是另外一个光头,不过没有浓密的胡须,而在他的下方,则有一个被捆得结结实实的道袍女孩,瞧她那圆滚滚的包子脸,可不就是亲爱的包子小朋友?

  “嗬……”

  我疾步前冲,而比我更快的是朱睿,他一出现就朝着那个络腮光头男冲去,一点儿停顿都没有。他挥剑,然而那个络腮光头男似乎背后有眼睛,避开了这又气又急的一剑,而朱睿一点儿都没有含糊,来不及回剑,于是伸出双手,将这络腮光头男给扑倒在地。

  两个人在这地上翻滚腾挪,打作一团,而我也与另外一个光头交上了手,平心而论,这个光头的实力并不比守卫在苏参谋身边的四大高手差,无论是反应力、敏捷度还是力量,都有着一流高手的风范,不过他虽然厉害,却抵不过小妖、朵朵和我的一番围攻,而这些围攻的属性都不同,小妖的青木乙罡,硬碰硬的拳头对击,朵朵的癸水之力、密宗传承,以及我,鬼剑凌厉而凶猛,在交手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被小妖踹了四五脚的他在慌乱之际,被我一剑,准确地贯胸而过。

  虽然被当胸捅了一剑,然而因为鬼剑的属性,血反而并没有多少,见同伴被杀,那个变态的武映杉也被朱睿翻上了身,死死地掐住了脖子。

  两人角斗,我们却也不讲规矩,小妖解决完一个光头,另外一个光头就是趁着空隙,一棒子,将这个家伙打昏在地。

  解决完这两人,我将被绑住身子的包子给抱起来,揭开她嘴上没塞严实的布,这小丫头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哇哇地大哭道:“哇哇,陆左哥哥,我的小松鼠找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