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七章 骑龙

第三十七章 骑龙

  包子从小就是个顽皮孩子,作为传功长老弟子的她平日里也少有人管束,到处乱窜,这地底处是那茅山的备用通道,虽然庞大,但是知道的人其实并不算多,不过它既然存在,便难免被包子知晓。

  在与朵朵和小妖的一番谈话之后,小丫头的情绪迅速地恢复过来,正处于交到新朋友的亢奋当中,于是一马当先,带着我们在这通道中七拐八弯,脚步不停地行走。

  因为担心会碰到前面一拨邪灵教的高手,我们走的时候还是十分小心的,一直都开启着遁世环,并且还着人轮流在前方探路,防止被人突然偷袭。不过包子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络,也能够猜出那些人大概走了那条路,所以都是避过不走,在转过几个弯口和岔道之后,她带着我们来到了一条倾角朝上的通道尽头,左右上下地好是一番打量,又伸手敲了敲岩壁,能够听到有清脆的回声传来。

  这时她才回过头来,得意地跟我们大伙儿说道:“嘿,我五六岁来过这儿,居然现在都还在呢!”

  我上前用强光手电照了一下,发现这块岩壁似乎有些空,不解地望着包子,而这小丫头则蹲着身子,在这墙壁底下摸索着什么,没几秒钟,她似乎找到了什么,伸手一拽,我们面前的那块岩壁顿时跌落,陷到了地上去,有清新的空气从对面传递过来,晚风习习,让人神情一震。

  包子对着小心翼翼往外面观察的我和朱睿笑了,拍拍手,说外面是竹林小道,对了,陆左哥哥,你和萧克明上次被人偷袭的地方,就在这附近,我们出去吧。

  一番波折,终于从地下出来了,我们不再犹豫,从这露出来的豁口处鱼贯而出。

  这出口是一个小斜坡,被掩藏在了一处茂密的荆棘丛中,旁边还有许多竹子遮掩,杂草也多,平日里很少有人能够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土洞——即使有人瞧见了,过来一看,就是一个深坑,什么也没有,自然也不会注意。

  我们出来之后,包子又在门口处摸索一阵,最终将那岩壁有合上了去。

  见我盯着她瞧,包子解释道:“这地下的出口很多,光我知道的就有四五个,如果不关起来,有风,他们便可以很快地追寻过来,到时候被追在屁股后面,就很难应付的……”

  瞧见这包子脸的小女孩分析得头头是道,我想包子倒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而且她的修为也不错,说不定再过十年、二十年,又是茅山宗内新一代的顶尖人物了——到底是名门大派,末法时代虽然已成大势,但是他们却从来不缺乏人才断层,这种传承是苗蛊、萨满等远远不能比拟的。

  重回地上,朱睿的眉头却依然没有舒展,像他这样的刑堂弟子,在有这种大任务的时候,一般都会配备着一道召集令符,也就是先前孙小勤滚落地洞中后他朝天空抛射的红芒信号,然而那通道被茅同真的灵体弄得垮塌,即使有人很快就前来支援,只怕也是进不去的。

  现在他的召集令符没有了,那么必须潜回震灵殿中寻求支援,而在后山法阵那边,却也需要人手去通知和加强防备。我和朱睿竹林里简单地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由朱睿回震灵殿,而我和包子则前往后山法阵中,通知守阵人萧应颜早作防备。

  考虑到此时的茅山应该混入了好多邪灵教众,而梅浪的参与、杨知修的纵容也使得形势变得错综复杂,所以我和朱睿商定,不要跟沿路的茅山弟子发生交集,最好能够潜入震灵殿,找到几位留守长老,或者大师兄和符钧,不然很容易发生意外,还要时时刻刻担心被人给转脸卖了。

  时间也急,商议完毕之后,我们互道珍重,分头行动,朱睿低伏着身子,黑色道袍很快便掩入了夜色之中,而我们则在包子的带领下,朝着后山出发。

  不知道是想在新朋友面前展示实力,还是心挂姑姑,包子走得特别快,几乎是脚尖点地,身影飞掠,速度快得连我都感觉到有些吃力。不多时,我们已经越过了竹林和漫漫山路,前方已经出现了那塔林的隐约影子来。

  快接近塔林的时候,包子的脚步一停,回头拦住了我们:“停,那边好像有动静!”

  我侧耳倾听,何止是有动静,塔林那边早就已经闹翻了天,打斗的动静十分强烈。

  不过我还是有些奇怪,这声音并不是隐约传来,而是骤然响起,很显然,应该是有人为了避免小姑发出信号,用了些手段,将此处屏蔽起来了,只有闯入了这范围,才能知晓。

  想到此节,我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估计我们的到来已经让人给盯上了。

  如此我们便也不敢再多作停留,绕进林间,从这边朝着佛塔方向摸去。走了几分钟,终于到了佛塔边缘处,我拨开密林,伸头望去,只见塔林上空罡风阵阵,冲天的杀气让人心中胆寒,往下看,有十余条金光闪闪的三足蛟龙,在空中游动,散发出让人心中恐惧的龙威。

  这些蛟龙都是由龙蟒精魄炼就而成,长的五六米,短的也有三四米,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凝聚,又结合了这森严的阵法,别说与之拼斗,便是我看上一眼,都感觉心脏扑通跳个不停。而这些蛟龙的对手,则是八个人——准确地来说并不是八个人,因为我在里面看到了茅同真,而在他旁边的,也都是和他一般无二的灵体。

  这些灵体都有着一些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神情呆滞、眼睛里面只有眼白,然而实力却个顶个儿的强悍……

  总结的说,它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从传闻中小佛爷的封神榜上走了一遭。

  头顶的蛟龙阵灵凶猛,然而茅同真等人却也不弱——他身旁的那七人似乎也炼就了类似于大师兄麾下七剑的顶尖剑阵,攻防一体,就连出剑的角度和步伐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在移动交锋之中,气势如山,而出身于茅山长老的茅同真虽然身死,魂体被控,但是记忆还在,对这茅山阵法的熟悉度已经融入了本能里面,在他的协调之下,那些蛟龙阵灵虽然顶端厉害,但最终还是只能形成僵持状态。

  这双方是针尖对麦芒、火星撞地球,好一番龙争与虎斗,场面激烈得很,一时绚烂,让人看得痴了。

  正在这当口,我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阴侧侧的声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陆左,你还我儿的性命来……”

  这声音像是天边传来,然而又仿佛在耳朵边吹气,我的心一颤,回过头去瞧,结果却看到五只尖锐的爪子,朝着我的脸上倏然抓来。

  徘徊于死亡边缘而练就的敏锐直觉救了我,当时的我一个铁板桥弯腰,避过这一击,然后朝着地下一滚,当我再次翻身起来的时候,看见朵朵和小妖都已经和那只爪子的主人交上了手。

  来人正是之前吩咐孙小勤设套伏击于我的劳什子老母,这女人虽然被刘学道的名声惊走,但实力不容小觑,出手又狠毒,我估计她便是在外围设置屏蔽的那人。

  所幸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成长,朵朵和小妖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所以在这个女人疯狂的进攻中,竟然也能够勉强接下来。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不可久留,毕竟我们不知道敌人到底来了多少,如果在这里死耗着的话,很有可能会被逐尾而来的敌人淹没。

  我回望了一眼包子,这小女孩明了其中意思,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扣起,然后放到了嘴里面,吹了一个响亮的唿哨,几秒钟之后,从头顶天空处落下了一条蛟龙来。这蛟龙身长六米,浑身遍布黑色鳞片,闪耀着冉冉金光,三足有尾,胡须长长,包子第一个跨坐上去,而后是我,接着那蛟龙便升了空,我朝正在缠着黑袍老母的小妖和朵朵大喊上来,听得我的喊话,朵朵和小妖便不停留,晃了一记虚招,纷纷撤开,一边防备,一边朝着我这边飞来,气得地上的那老女人哇哇大叫,却也无可奈何。

  坐在那蛟龙阵灵身上,我屁股下面有一种这货就是真的那种错觉,毕竟连那粗糙的鳞甲都如此真实。

  蛟龙阵灵持续升高,不断盘旋,腾云驾雾一般,已经脱离了战场,朝着里间游去。

  包子坐在最前面,单手抓着鳞背,另外一只手朝里面挥手:“姑姑,我回来了,快点儿开门啊!”

  一道光扫到了这蛟龙阵灵之上,然后前面的黑暗一消散,在我们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篮球场一般大的空间,方方正正,边缘处全部都点着大大小小的油灯,火焰在不断地跳跃,平地上用青砖铺成八卦的图案,一圈一圈地堆积围绕,一点一点地升高。

  在最中间台子上,盘坐着一个容貌秀丽淡雅的白袍道姑,却正是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