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九章 岷山老母

第三十九章 岷山老母

  我与小姑离得很近,这一口黑雾喷到了我的脸上,弄得我躲都躲不及,直接被喷了个正着。

  当时的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感觉某种粘稠的东西附着在脸上,有滑腻腻的触手往我的鼻子、嘴巴里面钻去,像是章鱼或者水母一般,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矮骡子的小伙伴害鸹,不过还有一股恶臭到了极点的味道,一个劲儿地往这我的鼻孔里钻,将我熏得晕晕乎乎,酸水外冒。

  这是想要将我们都弄翻在地,好为所欲为的节奏么?

  那个时候我已经睁不开眼睛了,感觉那股滑腻似乎已经沿着我的食道,探到了我的胃部去。似乎感觉到了异物,一直在沉睡着的金蚕蛊翻了翻身,停顿住,突然勾连我胸腹下丹田的气海,释放出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来。

  轰——这股气息笼罩在想要占据我意识的恶鬼修罗之上,它便感觉到了极为不善的意识,仓惶地往我的身外逃去。

  刷的一下,我感觉自己仿佛呕吐出什么东西来,猛地一睁开眼,却发现地上一滩苦胆汁,而本来笼罩在我头上的那团黑雾,竟然冲到了刚才小姑盘坐的高台之上去。

  刚刚从极度的危险中释缓出来的我有些发懵,当看到那东西盘踞在了高台之上时,这才感觉到不对劲,正想上前去阻止,便感觉空气突然一凝,一股气场在一涨一缩,再之后便听到“轰”的一声滔天巨响,那个用汉白玉层层堆叠而起的高台被巨大的力量给震得垮塌下来——天啊,那个恶鬼修罗竟然自爆了么?

  我的脑袋在那一瞬间差点就要短路了,那爆炸的威力巨大,巨大的冲击波将我给高高地掀起来,然后朝着四周扩散开去,在这阵中边缘的那些油灯被风吹得不断摇晃,有的甚至直接熄灭了,而随着这些油灯的熄灭,我们头顶上那如瀑流下来的屏障也摇摇四散,淡薄如纸,仿佛一戳及破了一般。

  乱象还在继续,爆炸的影响并不仅仅只有如此,随着高台的坍塌,我能够感觉到整个法阵都开始停止了运转,仿佛一台高速旋转的机器逐渐地停缓下来,这让我心中压抑得很——最坏的情况终于发生了,所有人都信心满满、固若金汤的后山护山法阵,竟然停止了运转。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那恶鬼修罗居然在控制不了我之后,毅然选择了自爆,空气中还弥漫着疯狂的余味,但是我却管不得太多,蹲在小姑的身前,死死地盯着她眼皮下面急剧滚动的眼珠子,祈祷着小妖赶快成功,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连着好几声的咳嗽,回过头去,见到包子被朵朵扶起来,一脸茫然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包子显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里被人种了三头让人恐惧的恶鬼修罗,所以她看到姑姑跌坐在地上,默然不语,于是出言问道。

  我这个时候不想讲话,好在朵朵在旁边悄悄地说着,告知了包子详情,这个小女孩顿时就哭了,眼睛红红,嘴巴里面咕哝着什么,但是仔细听,又听得不是很清楚。

  时间一点儿一点儿地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跌坐在地的小姑胸口一阵急剧颤动,脸色发红,仿佛发了高烧一样,接着她再次吐血,不过这一口血比先前的要红艳许多。盘坐在她身前的小妖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那些玉化了的肌肤又都变成了洁白嫩滑,不过她的脸还是有些灰白,呈现出不健康的神色来。

  一醒过来,小妖伸了懒腰,立刻站起,朝着小姑走过去,刚刚走到后面,小姑便整个人瘫软到了小妖的怀里,昏迷不知。

  我焦急地问小妖,说怎么样了?

  小妖抹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长呼了一口气,说还好,那家伙没有想象中的利害,可能是人工制造的缘故,不过时间耽搁太久了,小姑昏迷了过去,而且还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再次醒过来,多久醒过来,这些都是不能够确定的事……

  能保住小命就好,我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小妖的肩膀,说辛苦了,然后扭过头来,朝着包子问道:“包子,现在法阵被破了,敌人很快就要攻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包子过来扶着小姑萧应颜,正愁眉苦脸地看着姑姑想哭,听到我的话语,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我,小心翼翼地问道:“陆左哥哥,你打得过那些坏人么?”

  包子看着我的目光里面充满了期望,然而我还是无情地摇了摇头,说实话道:“不行,我打不过。”

  包子又问他们什么时候打进来?我说我也不知道,随时都有可能。

  包子哭丧着脸,说这可怎么办?我们身后就只有迷踪林海了,那里是我们茅山最负盛名的死亡之地,它是沟通掌门闭关所在的洞天福地,与外界的通道,里面凶险得很,只有掌门和传功长老才能够知晓里面的秘密,如果不能够明白其中的规律,进去必死——这几百年来,唯独李道子师伯一人能够在没有传承的情况下,以惊天的智慧,一步一步地破解出来,也因为有着那里面的历练,使得李道子师伯在符箓之道上面,走得比别人更远……

  我并不想听包子讲这没用的往事,直接问她道:“包子,都说你在阵法上面也是一个领悟力极高的天才,既然李道子能,你觉得你能不能?”

  包子瞪了我一眼,回了两个字:“做梦!”

  确定走入那迷踪林海中是死路一条之后,我的心情反而变得宁静起来,不管怎么说,杂毛小道最敬重和爱戴的师长陶晋鸿没有危险,那么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值得的,至于其他的,唉,这就要看命了吧……

  见我叹了一口气,包子却朝着我笑了,说没事,这里面除了我师父、姑姑能够使唤那些蛟龙阵灵之外,我也可以,我现在就将它们给召回来,守在这最后的阵地上,谁也不要想再跨前一步。

  失去了大阵的依托,少了源源不断的力量补给,蛟龙阵灵在外面也只是给人捉对屠杀,还不如叫进这里面来呢,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好,然后又问能不能联系到外面,让人过来支援呢?包子看了一眼昏迷过去的小姑,摇了摇头,说从被攻击的一开始,小姑应该就已经发了讯号,然而到现在还没有人来的话,说明已经被屏蔽了,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解释完了之后,包子从小姑的衣服里面拿出一根拨浪鼓,开始敲了起来,这颇有节奏的鼓声很低沉,不过似乎已经在影响着炁之场域,没多久,我们头上便钻来了九条遍体鳞伤的蛟龙阵灵,全部都围绕在了我们的身前身后。

  又过了半分钟,先前我们在塔林前瞧到的那些家伙,也都从黑暗中出现,缓慢走到了平台上面来。

  不过与蛟龙阵灵一样,他们也减了员,七剑只剩下了五人,而茅同真的灵体也是一阵恍惚,黯淡无光。不过即使是如此,我也感觉到了极度的危险,因为在这些人后面,那个被人唤作“老母”的老女人,也缓步走了过来。

  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我面前的是六个可敌十数条蛟龙阵灵的封神榜上客,而那个老母又十分厉害,而且还狡猾,黑暗中还不知道潜伏着他们多少人,至于我们这边,小姑昏迷,小妖为了救人而实力大损,包子小女孩儿一个,勉强能够指挥那几条伤痕累累的蛟龙阵灵,真正保持了战斗状态的,也就只有我和朵朵两人。

  瞧见了我们这弱势状态,那个老女人走到了前面来,眼睛里有毒蛇的光芒,死死地盯着我,肆意地笑道:“小子,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会放你们进来么?我以前也想不通,只是听到命令行事而已,然而万万没想到,你进来的结果竟然是给我们扫平障碍,天啊,我到底有没有记错啊,难道你是我们自己人?”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也不再多言,免得让内疚和自责影响到我战斗力的发挥,见我不答话,这老女人又说道:“陆左,你终于也有了今天,如今再也没有人能够过来救你了,我也不会将你从我的手里面放走了——既然今天你来了,那么就留下命来吧,千刀万剐,也算是给我儿报了仇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不可理喻,我不由得也生起了好奇心,说你怎天叽里呱啦,虽然不知道你说什么,貌似你儿子被我怎么了,然后你才会这样恨我——我很想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何这么针对我,你的儿子,到底是谁?

  那个老女人见到我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不由气得青筋直冒,盯住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你且记住了,不然黄泉之下,你都不知道是谁杀了你——我夫家姓黄,老身姓杨,长居于西川岷山,人送了匪号一个,名为岷山老母!”

  岷山老母,岷山老母……我在脑海里面默念了两遍,突然扬起了头,难以置信地说道:“你的儿子,就是黄鹏飞?”

  岷山老母点了点头,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