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一章 拐杖化龙,业火烧身

第四十一章 拐杖化龙,业火烧身

  这个老头儿看着还真的是不起眼,塌鼻梁、金鱼眼、一脸的褶子肉憔悴不堪,蜡黄蜡黄的像个痨病鬼,身上那青色道袍早就被磨砺得脏兮兮的,到处都是洞,脑袋上面的头发也是灰扑扑的,打结得厉害,还有些泥土和草屑裹挟……

  这邋遢道人全身上下无一奇异之处,不过当他这般颤颤巍巍地走到了近前来的时候,得志猖狂的岷山老母却小心收起了攻势,缓步后移,不动声色地隐没在了那茅同真的身后。

  她手中的黑莲业火让茅同真和周遭几个恶鬼修罗感到一阵不适,然而在她的强行拉扯下,也只得给她当作了人墙。

  瞧见这老头,一直咬着牙操纵那些蛟龙阵灵的包子嘴一撇,清亮的眼泪滚滚地流了出来,朝着那个老头儿无限委屈地大喊道:“师父,他们欺负我,呜呜……”

  听到包子的叫声,我的心头一震,朝着那老头儿看去,有些难以置信——这个邋里邋遢、看着蔫不啦叽的老头儿,竟然是茅山宗里有数的几名顶尖高手之一,传功长老、尘清真人邓震东?

  我在打量这老头,老头儿也在看我,眼睛里似乎还冒着精光,刺人眼痛,仅仅是一瞥,仿佛就看到了我的灵魂中去。

  尘清真人拄着拐杖从黑暗中走出来,并没有与自己的宝贝女徒弟叙话,而是平静地看着面前的这六个做出防御姿势的恶鬼修罗,以及隐藏在人群中的岷山老母,轻轻叹了一声:“同真啊同真,你到底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人,与虎谋皮,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幼稚啊!你前半辈子是个武痴,在你们这辈师兄弟里和我最像,倘若能守这一辈子的山,说不定得窥大道,可惜最终还是不甘寂寞啊,被人指使做了这等事情,反而被无情抛弃,最后还被弄成这修罗傀儡,惜哉惜哉!”

  他说得痛心疾首,然而被傀儡化的茅同真却面无表情,根本就不知道面前这个邋遢道人说的便是他,而躲在人群后面的岷山老母则厉声说道:“万震东你这个老不死的,你不是中了蛊毒么,不好生修养,跑出来这里干嘛呢?”

  尘清真人下颔轻轻抬起,目光越过众人,盯在了岷山老母的身上,语气十分低沉:“修养?呵呵,这茅山都要被你们给拆了,我这把老骨头还留着作甚?”

  岷山老母脸色一变,又好生规劝道:“万震东,不管这茅山宗如何变化,终究少不得你这传功长老的地位,你既然已经中了小佛爷那蛊毒,明哲保身便是,何必要与陶晋鸿陪葬呢?不值当,不值当的!”

  “勿宁死,不可退!”

  尘清真人语气轻轻,然而却无比坚定地说着,凝神盯着岷山老母,脸色开始沉重起来:“杨小懒,你弟弟就是这茅山话事人,你这行为,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问题是最让人疑惑的,不但是我,就连尘清真人也觉得奇怪,岷山老母却懒得再费唇舌,狞笑道:“你这个老顽固,果然是这样,我好言相劝,最终换得你一番明志之言。你若问我为何要杀陶晋鸿,为何要与厄德勒勾结,这需得问问你们自己,知修在茅山话事这么多年,可曾真正的轻松快活过?八年前,倘若不是你们这些纠缠不清的老不死在,我又何必变成此刻的这般模样呢?”

  尘清真人摇头叹气,说唉,即使当年我们插手阻止了你的做法,不过你最终还是炼成了现在这般的鬼妖之体,成就如此厉害的法身,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又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呢?

  什么,鬼妖之体?

  我瞧着躲在茅同真等人后面的岷山老母,没想到她居然也不是人,而且与朵朵居然一样,是一个隐藏极深的鬼妖之体——如此说来,难道岷山老母已经死了咯?

  我这边满脑子迷惑,而听到尘清真人这般说着,岷山老母的脸上顿时就是一阵扭曲,头发倏然挣脱了头巾束缚,朝上飞扬起来。她指着前面的这个老人厉声骂道:“你他妈的还好意思说这事?八年前,就是因为你们的否决,使得知修对我的事情无能为力,而为了铸就这鬼妖之体,我丈夫最后死于非命;一年前,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我那可怜的儿子被人杀了,而凶手却逍遥法外,竟然跟你站在了一边,你叫我如何不恨……”

  直到此刻,我终于能够明白岷山老母为何会如此偏激了——这人一旦成了鬼,必然会受到那阴风洗涤,倘若不得法,必然扭曲心志,而此时的她又是夫死子亡,这恶向胆边生的事情,并不是做不出来的。

  这话也说了好一会儿,时间一久,尘清真人就咳嗽,而他这一咳,原本有些畏惧的岷山老母也反应过来了,嘿嘿地笑了,说差点忘记了,你的身上可是被下了蛊毒,实力大不如从前,我何必惧你呢?

  我也奇怪,瞧着尘清真人——一定级别的修道之人自然都有防蛊驱毒的手段,他为何还会中招呢?

  他身上到底是中了什么蛊,而我是否能够帮上忙呢?

  我满腹疑问,又有心想帮,而那时间却也来不及,见我张口说话,岷山老母突然想起了我的身分,也不再等待,对着左右鬼物大声说道:“上,先把那个老头给我宰了!”

  茅同真等人原本护卫着岷山老母,小心翼翼,此刻得了吩咐,便朝着离我们不远的尘清真人走去。

  尘清真人一连串的咳嗽,手一捂,尽是血,见这些面无表情的恶鬼修罗围了上来,嘿嘿惨笑,说病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样的小玩意,当真以为我会怕?大不了同归于尽,和你们这些家伙,一起埋葬了吧……

  他将手中的拐杖往前一扔,这黑黄色的雕花木棍在空中抖动了一下,上面的纹路一阵流动,最后竟然化成了片片鳞甲,这头也出来了,角也出来了,虎须鬣尾,身长若蛇,有鳞若鱼,有角仿鹿,有爪似龙鹰,陡然间,一条两丈半的蟠龙竟然横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蟠龙与护卫在我们身前的蛟龙阵灵不同,腰粗如桶,气势强盛好几倍。我心中震撼,果然不愧是茅山宗实力排名前几的高人,竟然将一条龙魂,给封印进了拐杖当中——须知龙在道教中最主要的作用,是助道士上天入地,沟通鬼神,龙被认为是“三轿”之一(这里所指的“三轿”,一曰龙轿,二曰虎轿,三曰鹿轿),能够帮助道士实现自己心中的道。

  然而岷山老母瞧见了,却冷冷地笑,说陶晋鸿当年好偏心,黄山龙蟒中得到的残破龙魂,竟然没给知修,而是给了你,不过那又如何?有了这黑莲业火,我未必会怕你么?

  她说完,人也朝着尘清真人冲去,那拐杖所化而成的巨大蟠龙气势也足,一个摆尾,将两名恶鬼修罗给拍得远远,不见踪影,不过它到底是那灵体化身,当瞧见岷山老母手中的黑莲业火,却也生出了惧色,腾空而起,口中喷出一大口的云气,想要将这黑莲业火给吹灭。

  然而这玩意哪里能够吹得灭,倒是将广场边缘的油灯吹得熄灭了不少,一时间,光线又黯淡许多。

  我瞧尘清真人这状况,知道中了蛊毒的他定是虎落了平阳,龙游了浅滩,若是被那岷山老母撞上,说不得要丢了性命,于是强忍着身上的伤口未愈,提剑前冲,从后面冲向了岷山老母。

  既然已成鬼妖,那么感知能力必然比寻常人等厉害千百倍,岷山老母头也没回,挥手一鞭,朝着我的脖子卷来。我的鬼剑早已饥渴难耐,一剑削过去,却不知道那皮鞭是什么材质,如此锋利的鬼剑竟然砍不断它,反而被顺势一卷,紧紧地缠了起来。

  皮鞭拉扯,顺势绷直,骤然间朝着她那儿拉去,而另外一边,茅同真等人已经跟尘清长老身前的这条蟠龙战成了一团,这些恶鬼修罗到底是从小佛爷那里借调而来的压箱货,有着让人恐惧的战斗力,一时间缠斗不休,互有损伤。

  这被尘清长老点破鬼妖身份的岷山老母爆发力大得出奇,一拽之下,我稳不住身子,朝着她那儿跌落而去,这老女人脸上浮出了狰狞的笑容:“小子,你让我儿成鬼,我便让你连鬼都当不了,让你受那黑莲业火灼烧,身体犹在,而神魂从此不存——去死吧!”

  她左手之上的黑色雪莲绽放,随风飘摇,然后朝着我的脑门印来。

  这火焰实在是太霸道了,让人心中惊悸,我也不例外,鬼剑扯不脱便不再拿着,就地一滚,先避开这当头罩来的火焰。

  然而岷山老母人老成精,变鬼更甚,当下也是毫不犹豫,手心一抖,那朵妖艳黑莲竟然从她的手心处飞了起来,朝着地上翻滚的我射来。我心中惊悸,不断翻滚,然而人哪里能够跟这东西所抗衡?当即就被那火焰给沾染到了脑门,倏然间,我的头顶似乎燃起来,接着那阴寒至深的火焰开始蔓延到了我的头颅,以及……整个身体!

  蓬……一声轻微的响声,我便被那黑莲业火给燃成了一颗巨大的人形蜡烛,脑子被阴寒和灼热两种刺激所对撞,胸腹中的一口老血喷出,仿佛能够听到了自己皮肤被灼烧而发出来的“滋滋”响声。

  “哈哈,好好看的焰火啊……”

  眼前的景色一片模糊,岷山老母的脸色扭曲成了万花筒,而我则在轻轻地问自己:“我,这是……要死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