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四章 林海迷踪,恐怖无踪

第四十四章 林海迷踪,恐怖无踪

  这蟠龙长须似乎有传导实况的功能,所以尘清真人捻须闭目之后,却如同亲眼所见的一般。

  我瞧着这邋遢道人凝神运气,心中担忧,上前一步拉着他的衣袖阻止道:“前辈,你刚刚虽然去除了大股蛊虫,但余毒仍在,倘若再次运劲行气,只怕死灰复燃,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你了……”

  尘清真人听到我关切的话语,睁开了眼睛,嘴上含着笑,缓缓说道:“年轻人,放心,我活得比你久,所以也比你更加惜命。这龙降木灵与我朝夕相处,早就已经心意相通,并不需运气于身,我们便能够沟通,所以你不须担心。”

  听到了老头儿的保证,我也放下了心,就着他刚才的话语提问道:“破阵蜂鸟是什么东西?”

  “天地钟灵秀,造化多神奇,这破阵蜂鸟原本产自东海仙岛,最大不过拇指,被人用来当作玩物,后来被欧罗巴商人带到中土,有修行者发现这鸟儿脑子虽然只有米粒大,但是却记忆超群,能够洞穿阴阳,看破红尘,所有的迷幻之术,在它眼中都是把戏,遂被豢养,用来破阵,收效甚佳,可惜此物寿命太短,多不过三年,至如今雨林稀少,听说早已灭绝,没想到他们竟然为了破这林海迷踪,弄了一只出来……”

  古代的东海仙岛,要么说得是日本,要么说的是美洲,据我所知,这蜂鸟最多的便是南美洲,听得尘清真人娓娓道来,我点头,担忧地问道:“那我们不会被那劳什子鸟儿给找到吧?”

  尘清真人颇有自信地摇头,说怎么会,这里化境天然,并非费尽心力计算出来的阵法,那蜂鸟虽名破阵,但是却窥不破这里的。

  他再次摸向那游绕长须,点了点头,说他们很快就要赶到这里来了,我们先躲着,让他们吃吃苦头吧……

  这话说完,他拍拍手,我们头顶那些蛟龙阵灵和蟠龙各自朝着树顶的隐雾处盘去,而尘清真人则在包子的搀扶下,在前带路。我想去扶小姑,结果小妖以男女授受不清为由拒绝,小萝莉瞬间变成了女汉纸,将小姑背着奋力飘飞而起,而朵朵则扫清我们路过的痕迹。

  这里迷阵处处,尘清真人一边走一边回望,出声指点我们走哪儿,哪儿却是一定不能够走的,十分紧张,也让我感觉到这地方的压抑危险之处。

  当我们全部都藏在了一处大树之后的时候,尘清真人瞧着我身边的两个小萝莉,问是你养的?

  我点头,说是啊,我的两个女儿……

  我这话被朵朵和小妖听见了,顿时被大骂占便宜,腰间软肉被好是一通掐,瘀青发肿,痛并快乐着。尘清真人瞧着我们闹,他也呵呵笑,摸着旁边乖巧的包子头发,感慨地说道:“你的运气不错,按常理言,养鬼豢妖,乃逆天而为,折损阳寿,而且易被反噬,然而我瞧见你这两个宝贝儿,却是一点儿因果都没有沾到,而且福缘深厚,遇难呈祥,是大富大贵之相,十分难得。”

  我点头,深为赞同——与尘清真人交流了一番小萝莉培养的话题,他的脸容一肃,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闭上了嘴,朝着他的目光瞧去,只见东边的道路尽头,走来几个隐约的黑影。

  这些人便是岷山老母、金陵鸿庐的庐主刀疤龙及麾下高手,以及以茅同真为代表的恶鬼修罗。

  每一个人,放到外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却全部都凑到了一起来,在他们的前方有一个上下翻飞的绿色小不点,花生米大,却正是尘清真人口中所说的破阵蜂鸟,这小东西口中唧唧喳喳,而刀疤龙手下则专门有一个人在倾听,指引方向——这人便是光头佬武映衫。

  他们行进的速度很快,不多时,便来到了我们刚才停留的地方。

  尘清真人刚才吐出来的那一口浓血十分腥臭,臭味在这一带四处飘扬,让人闻了直反胃,来人都不是傻瓜,自然也能知晓,于是停顿在那儿研究了一番,我们藏身之所与那里离得不远不近,说话倒也能够听得到,那名与破阵蜂鸟沟通的家伙武映衫,是个痕迹学高手,正在与旁人侃侃而谈,分析着我们刚才在这里所做的事情,一项项的例证,竟然说得有七成相符,让人惊讶。

  不过当这人推断说护法长老的蛊毒已经被我破解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岷山老母突然发言了,说不可能,邓震东身上的蛊毒乃小佛爷亲手炼制,据苏参谋所言,这蛊毒只有缅甸部分遗民能弄,别人都不会知晓的,陆左虽然也是蛊师,但绝对不能够破解此法。

  武映衫指着地上的这一滩血迹,还有草地里翻滚的漏网爬虫,斟酌了一下语气,小心说道:“蚀功蛊我也曾听苏参谋说过一些,从这里看,应该是陆左给邓震东解了蛊,要不然不会是这番模样,当然,也有其他可能,中了这蛊毒的人,即使解除,半个月之内也不能够随意运气,所以我们加紧追踪速度,或许还能够将他们给截获!”

  旁边满脸蜈蚣的刀疤龙点了点头,补充道:“大家记住,我们此番前来,所为的是将陶晋鸿给彻底消灭,然后拿到闭关洞中的龙精血石,那可是小佛爷指名需要用的,是召唤大黑天所必需的东西,时间越来越近,留个我们准备的功夫不多了——至于陆左等人,能杀则杀,不能杀改日便是,不必强求!”

  旁边的人轰然应诺,朝着前方走去。瞧着这副场景,我看得出来,这里面真正能够有决定权的,到底还是邪灵教的高手,而不是半路加入的岷山老母。

  因为朵朵的小心收拾,或者这阵法迷惑,刀疤龙手下的那名高手并未看出我们的躲藏之处,而是往前面走去,因为我们有可能在前方,所以这些人走得都很小心,而且还把茅同真等恶鬼修罗排在前列,有事也可阻挡。

  走得快接近我们这边的时候,那不断拍打着翅膀的破阵蜂鸟突然止步不前了,犹豫地徘徊一会儿,再次朝前一扑,然而还没等它往前飞多久,一头持剑突前的恶鬼修罗却先它一步,冲到了前头。

  让人惊悚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平静的林间小道中突然一阵波纹晃荡,仿佛前面竖着一块看不见的无形之门,而那恶鬼修罗上半身探进去之后,竟然消失不见了,而下半身却还在此间停留。

  场面是如此怪异,这让我们头疼的恐怖修罗便这般消失一半,紧接着那只细小的绿色蜂鸟也闯进了去,消失得不见踪影。

  瞧见这场景,身后跟随着的岷山老母和邪灵教众大惊失色,纷纷延后,那岷山老母伸出手,在她的手腕上系着一个铃铛,摇了摇,那头恶鬼修罗往回使劲挪动了一点儿,然而里面仿佛有一只手,将它给整个儿都拉了进去。

  嗖!

  一声响,世界又恢复了宁静,而那让人头疼的恶鬼修罗却只剩下了五头,破阵蜂鸟也早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堆茫然无措的人,在这里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我想起了当日在鹏市伟相力工业园诡异工厂的情景,知道这里应该也是出于空间折叠的场景,那东西不知道被送到了哪儿去。当时的气氛是如此静谧,估计汗水滴在草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得见,这寂静持续了几秒钟,终于有人开口了:“怎么办?”

  岷山老母吓得魂儿都丢了,像个泼妇一样厉声大叫道:“怎么办?怎么办?苏参谋跟我说这破阵蜂鸟能够带着我们找到陶晋鸿闭关的巢穴,结果走到一半,这破鸟都消失了,还找什么?现在回去?啊……”

  她拖长着语调,而在她对面的金陵庐主刀疤龙则冷冷地呛声道:“你弟弟就是茅山话事人,对于茅山,你应该比我们更加了解,所以这个问题,似乎该由你来回答!”

  岷山老母摇头说道:“这里是茅山禁地,除了掌门和传功长老万震东那老乌龟,谁也不知道怎么走,除非是……”

  她说着说着,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除非将万震东找到,让他来给我们引路!”

  岷山老母的这个思路得到其余人等的赞同,他们重新回到尘清真人刚才呕吐的地方研究,思索了一番之后,得出邓震东逃得并不算远的判断。这人有了生的希望,便不会变得太疯狂,岷山老母双足一蹬,人便飘飞而起,在那百米大树的树干上如履平地,朝着上方奔跑而去,而其余人则不再往前,小心翼翼地在周围进行地毯式搜索。

  这阵仗让在我眉头紧锁,瞧着敌人一步一步地搜索过来,我心中暗自计较,尘清真人身有余毒动不得气,小姑被恶鬼修罗入体昏迷未醒,小妖救助小姑而实力损伤,我这边酣战半天伤痕累累——我方的战力实在是少得可怜,如何挨过这一节呢?

  不过刚才尘清真人的小心终于生效了,那个与蜂鸟沟通交流的痕迹学高手武映衫在朝着我们这边草丛摸来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莫名裂成了十来块热乎乎的肉块,肠子洒满一地,惹得瞧见的人都僵直不动,生怕再触及陷阱。

  直到此刻,所有的人,包括我,都深深感受到了这林海迷踪里面的恐怖之处。

  在一阵诧异之后,我开始庆幸着和传功长老在一起,心中欢喜,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朵痒痒,凉凉的,仿佛被什么吹气了一般,我直以为小妖调皮,回过头来一看,却是一双只有眼白的呆滞眼球,映入了我的眼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