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九章 引爆的噬心雷

第四十九章 引爆的噬心雷

  杨知修手上的青色圭简此刻已经亮如恒月,上面积蓄的能量倘若灌注到刀疤龙身上去,这个邪灵教鸿庐的庐主只怕撑不住半秒钟,必然会浑身碎裂而亡。

  我之前还颇有些傲气,觉得自己也算是一方高手了,然而一山还有一山高,瞧见了杨知修的这番出手,这才惊觉,对于真正到达了一定层次的高手来说,我们这样子的角色,顶多也就算是难缠而已,真的不能太过自豪,否则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

  战斗力爆表的杨知修果真有罩住全场的底气,一步一步地朝着刀疤龙走去,脸色冷峻,而那个右手持着沉重朴刀的苏北老怪则一边吐着血,一边将左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给高高举起,狞笑道:“杨知修你这个龟孙子,倘若你再走一步,信不信老子和你就同归于尽?”

  杨知修本来并不理会,然而当他瞧清楚刀疤龙手上的东西,不由得眉头皱起,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有些疑惑地猜道:“噬心雷?”

  说着这话,他本来都已经准备砸下去的青色圭简,又收回了袖子里面来。

  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般变化,伸过脖子去看,却见刀疤龙手掌上面托着一个橘子大小的东西,像是某种东西的果实,外面有墨绿色的莲花瓣儿,最中心却是装着那满满“莲子”的莲蓬果儿。

  那莲蓬果儿里面仿佛蕴含着无端的凶戾,溢出来的气息让人从脚底酥麻到头皮顶,寒意直冒,仿佛里面住着一个惊天大魔头一样,旁边那墨绿色莲花似有生命一般地无意识游动,将这让人惊悸的气息给一点点收敛起来。

  我实在想不起这世间竟然会有这样奇怪的果子,让人看一眼,就如见恶魔。

  听见杨知修说起手中这东西的名字,刀疤龙冷冷一笑,拄着厚背朴刀勉强站起来,显然刚才杨知修带给他的伤害十分大,以至于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他现在连站起来,都有一些踉跄,刀疤龙唯一还剩下的一个手下跑了过来,与他站在一起,扶着他,至于岷山老母,则远远站在斜侧里,既不挨着邪灵教,也不挨着杨知修,倒与我们的立场有些相似。

  站稳身子,刀疤龙依着宽厚的树干,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咳了咳,满口血,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还知道噬心雷?”杨知修站在刀疤龙身前五米处,双手抱胸,不悲不喜地缓缓说道:“不奇怪,茅山的文库里面有对这东西的记载,我这些年看的书多了,也就知道了。”

  “知道就好!免得你茫然无知,反倒害了大家伙儿的性命!”

  刀疤龙人没精神,语气倒是铿锵有力:“我临来的时候,小佛爷单独召见了我,面授机宜,说这茅山的林海迷踪,就是一个洞天福地的迷乱通道,这里的空间极其不稳定,上至灵界,下通幽府,左右或许能达高山之巅,或许能达大洋沟底,破阵蜂鸟不一定能够将我们带到陶晋鸿闭关的居处,而且凡事都是计划不如变化,茅山高手和妖孽辈出,此行未必坦荡,所以给了我这么一颗噬心雷,以备万一。当初我来的时候意气风发,然而万万没想到,我最终还是要用到它啊……”

  刀疤龙无限感慨,而我则疑惑得很,问这左右,说那家伙手上的果子有多厉害,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杂毛小道和其余茅山后辈都不知晓,老萧这家伙苦中作乐地嘿嘿笑,说反正好像不是用来吃的。

  我看向了传功长老,他的眼睛很亮,似乎有话要说,然而刚刚一张口,胸腔一阵蠕动,猛地咳嗽,正在帮他包扎耳朵的包子一阵心疼,哭着说师父你先别说话,再说,死了怎么办?

  许是自家的女徒弟说话实在是太彪悍了,尘清真人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不说话了。

  “噬心雷,这东西我倒是知道的!”

  正在我们这儿所有人都懵住了的时候,旁边的小妖却说话了:“传闻灵界与人间的交界,长着一棵参天大树,树荫可遮蔽来往两界的旅者,不受那滔滔罡风的吹袭——这树一千年开花,一千年挂果,又一千年方才成熟,那些挂满树上的果子成熟后,全部都呈现出心脏的模样,红彤彤的直渗血,因为经受了太久的两界罡风,这果子里面蜂窝一样,种子全部都蕴含着浓缩到了极点的罡风,个个都是炸药包。这些果子成熟之后,会顺着风掉落到大树旁边的无尽深渊里面去,化作灭雷,当作天道神罚,也有人用灵河上的黑莲花将它包裹,符咒封印,用来当作法器……”

  听到小妖这玄之又玄的话语,我不敢说信,也不敢说不信,毕竟小妖没有必要骗我,而所谓的灵界与幽府,虽然也常听人讲起,但是却从来不知道真假,或许是这宇宙中另外一个星球罢了。

  我们这边悄声交谈,而杨知修和刀疤龙的言语交锋,却还在持续:“龙兄,何必呢,且不说你这噬心雷是真是假,便倘若是真,也就够你自个儿自杀罢了,我们往后撤几步,相安无事了,何必呢?好了,我不杀你,只要你束手就擒,我保证你的人身安全,如何?”

  听到杨知修循循善诱的话语,刀疤龙一声冷冷地笑,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杨知修,好一会儿后,他突然恣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哈,仿佛遇见了最开心和搞笑的事情。

  他虽然笑得如此忘我,但是当杨知修的身子稍微一动的时候,他却又立马停止住,笑意难消地咧着嘴说道:“别动,杨知修,你知道撕开这黑莲花的时间,绝对会比你将我制伏或者击杀的时间慢!”

  听到了刀疤龙的警告,杨知修的身子顿时就变得了僵直,不敢再动,而刀疤龙则继续说道:“杨知修,你这个伪君子,是你真傻还是当我傻?这噬心雷在普通的地方,依你的修为或许还能够逃生,但是在这极不稳定的空间里,一旦噬心雷响,罡风破裂,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必定会将这整个茅山后院给轰个灰飞烟灭。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你我,就便是这郁郁葱葱的山林,乃至这整个山头、整个空间都不复存在了。所以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你们需要明白,我才是老大,我才是真正掌握着所有人性命的人——包括你!哈哈哈……”

  这得意的笑声一连串,缓缓停歇下来之后,刀疤龙无比畅意地说道:“当日小佛爷将这噬心雷给我的时候,说实话,我心里面其实是有意见,有埋怨的。不过我现在思路通达了,看到你们这一个一个高高在上的茅山高人,所有人的性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上,所有人都要跪在我的面前喊大爷,何等之权力?”

  他感慨了一下,无情地说道:“杨知修,你这个老混蛋,明明就是想把陶晋鸿干掉,自己当老大,表面一口回绝杨小懒的提议,暗地里却又配合我们行事,甚至还不惜将茅同真给杀死,栽赃嫁祸给我们,也要让我们得以进入茅山……你这个背地里男盗女娼,表面又还想代表着真理和正义的家伙,遮遮掩掩,为自己登上掌门之位铺平道德上面的道路——我操,你还好意思当这茅山话事人么?其实在我们的心里,你他妈的还不如陈志程那个老魔头,他虽然杀我教内兄弟千千万,但是为人至少还算是一个光明磊落……”

  杨知修本来一直微笑地听着刀疤龙揭开自己湿淋淋的伤疤,并不介意我们和尘清真人听闻这内中辛秘,然而当听到刀疤龙拿他和大师兄放在一起比较的时候,他平和的脸上却露出了狰狞之色,大叫一声“够了!”,然后盯着刀疤龙,斩钉截铁地说道:“刀疤龙,我想告诉你,事实会证明,陈志程那种狗屁不如的垃圾,永远都比不上我——我,杨知修,一定会成为茅山历史上最厉害的掌门人,没有之一!”

  刀疤龙哈哈大笑,大声呵斥道:“倘若你死了,那就永远只能是一个大管家而已,当什么掌门?别妄想了,想活命,你他妈的就给我跪下来!”

  听到刀疤龙这歇斯底里地命令声,杨知修的脸上也显露了古怪的笑容,语气轻松地说哦?你真的要炸了这里啊,那你就快炸吧,我未必会怕你么?

  刀疤龙预想了杨知修所有的反应,然而却万万没想到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瞪着眼睛,脸上蜈蚣一般的伤疤不住抖动,压着嗓子问为什么?杨知修从怀里摸索了一会儿,找出一张泛黄的符箓,说瞧瞧这是什么?这是风符,李道子的作品,全茅山硕果仅存的遁符,你快点吧,我等着用呢!

  刀疤龙难以置信地大声叫道:“怎么可能?这玩意怎么可能逃离此处……你舍得他们?”

  杨知修回头,望了一眼岷山老母,语气冷淡地说道:“舍得!”

  他说完这些,手一抬,又是一道流光射向了刀疤龙手上的那个噬心雷,而风符燃烧,他的身影则在急速后退——刀疤龙没拿稳,那噬心雷,终究还是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