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伏中伏,环环相扣

第十一章 伏中伏,环环相扣

  掌柜的指着屏幕上面的图像给我看,因为是夜晚,差不离十一二点钟了,而且又是在灯光不明的地方,所以瞧得并不是很细致,隐约能见到四五个西装男散落在场院里面,围着我们开来的奥迪A4在检查着什么,而他们旁边还有两台黑色的套牌车,没熄火,里面似乎也有人。

  为了防止有人偷入盗窃,废品站的场院里有两台监视探头,交叉无死角,掌柜的连忙调出另外一个画面,仔细地对比了一下,发现这些西装男都是亚洲面孔,或者说根本就是我们中国人,再瞧那模样,似乎也并没有吸血鬼那种独特诡异的气质,反而更多的像是那安保公司,或者是开堂口的社团组织,也就是大家口中所谓的黑道。

  我有些疑惑,说难道这些人并不是来找威尔的,而是过来找我们麻烦的?咦,我们最近都是和气生财,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我心中疑惑,陡然感觉身后有异,回过头去,发现刚才还在闭目打坐的杂毛小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背后,左手背着,右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很肯定地说道:“跟我们没有关系,来的人应该是追杀威尔的血族,在这里找的代理人。”

  何为代理人?我们知道,血族虽然生命久远,而且恢复力特别强悍,使得他们能够在这个世界顽强地生存下来,但是有得必有失,不能够白天、特别是有着阳光的晴天出现的他们,有着先天的劣势,在经历过黑色中世纪的宗教裁判所统治下,已经基本上退身于幕后,隐于地下,将自己的势力交由一部分投靠血族的人类来掌管。

  这些明明知道血族是异类、但是为了自身利益而为其效力的人类,便被称为代理人。

  我有些奇怪杂毛小道为何如此肯定,问为什么?他指着画面上的一个细节,说看看这个。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只见左边一辆车的后窗已经被摇了下来,露出了半张脸。

  “老外?”掌柜的轻声说道,然后操纵着将画面放大,当看到这个家伙模糊的脸孔时,我点了点头,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的家伙,又是外国人,就算不是吸血鬼,那也跟王豆腐以及那群偷渡客有着扯脱不了的关系。

  明白了这一点,掌柜的立刻拿起手边的座机,拨打了曹彦君的座机,问他现在在哪里?

  曹彦君说巧了,刚刚回到局子里面,准备去吃完夜宵,然后该值夜班的值夜班,该回家睡觉的去睡觉,掌柜的立刻告诉他,先不要收队,带着人直接过他的废品站来支援,刚才的那些家伙现在已经跟到他这儿来了。

  正跟队员商量着吃什么夜宵的曹彦君一听到这个消息,在电话那头大声骂了一句“我艹”,然后开始发号施令,召集人马。

  在掌柜的打电话的时候,我和杂毛小道已经研究起了尾随而来的敌人,除了那个藏车子里面的老外似乎还有点实力外,其他的基本就是一招撂倒的货色,不过瞧那腰间鼓鼓囊囊的,似乎还带着武器,刀具还好,咱空手接白刃的功夫不是说着玩的,但倘若是枪,这子弹不长眼,还真得提防一点。

  掌柜的撂完电话,场院里面的那些家伙已经朝着库房走了过来,而那两辆车的后车门也打开了,出来了一男一女两个老外,男的二十来岁的小年轻,长得跟《美国派》里面的奶油高中生一样,另外一个女的,年纪跟他差不多大,只是那样貌嘛——杂毛小道一见着就忍不住拍着大腿,激动地叫嚷起来:“我艹,大洋马!”

  毫不夸张的说,除了好莱坞荧幕上面见到的那些大明星,现实生活中,我能够瞧见的外国女人,就属这一个最漂亮,她有着极富立体感的美丽面容,挺直的鼻梁显示出这个女人的坚毅,而微翘的粉红唇瓣如花绽放,又将女人的可爱俏丽给淋漓尽致地体现出来,皮肤滑如凝脂,跟洋娃娃一样,波浪发是最美的金色,至于身材,还真的是胸挺臀翘一握腰,身高几乎能与我齐平,标准的大洋马身材。

  我和杂毛小道都仔细而贪婪地瞧着这位天使一般的外国美女,赵中华则冲到了地下室的通道口,转动旁边的罗盘,沉重的钢铁闸门一点一点地无声移动,将我们刚才进来的地方给封得死死的,哪怕是扔一颗手雷,都轰不进来。

  瞧见这结实的通道,我叹息道:“老赵,你丫的还真的是一个做贼的德性,挖地洞就算了,还挖得这么深,挖得这么坚固。不过,你干嘛自封死路?就外面那几个家伙的实力,不用你出手,我和老萧分分钟就处理了……”

  赵中华检查了一下通道口,感觉还算是结实,回过头来说道:“陆左,你不觉得这里面有蹊跷么?经过了王豆腐的失利,他们定然是知晓了你是个难缠的家伙,现在居然才派了几个啥事不懂的西装男,还有两个乳臭未干的小血族过来,这里面一定是有伏手的。威尔还在疗伤,周波劳顿不得,我这地下室除了这里,左手边的门后有一洞子,直通我后面的小河边,我们这边将正门封上,要治这几个家伙,从后面伏击,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掌柜的带着我们来到旁边的侧门处,确实是有一个可供爬行的通道,朝着废品站的后方通去。

  瞧见监视器里面的那些家伙已经开始在悄悄地撬门了,我们不再犹豫,进了小房间,瞧见肥虫子已经钻入威尔体内,正在将他的身体机能激活,多久能好犹未知晓,我们简单地商量了一番,决定由我和杂毛小道、小妖从地道出去,从敌人的身后伏击,而朵朵因为可以透过堵塞的通道自由出入,则在这边与掌柜的协防,避免意外情况发生——至于虎皮猫大人……

  杂毛小道问大人想要干嘛,这躺在床上的死肥母鸡翻了一个身,一副疲倦的模样,打着呵欠说道:“几个小杂鱼,你们自己搞就行了,何必劳烦我?啊……我白天去了一趟江城,困死了,先睡!”

  说完这话,肥母鸡居然还真的又闭上了眼睛,安然地睡觉去了。

  虎皮猫大人此时此刻倒也帮不上什么忙,于是我们便不再理会这个家伙,收拾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装备,从侧门通道低伏着身子快速爬出。这一段距离并没有太远,很快我们就听到了和缓的水流声,往上一举,头顶便有细碎的泥土掉了下来。

  小妖、我和杂毛小道依次从地道中爬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瞧着不远处的废品站,以及更远处的寂寥灯光,深深吸了一口气,清凉的夜风中有着发苦的潮气,活动了一下手脚,我们散开阵型,朝着废品站快速摸了过去。

  很快我就来到了废品站的围墙后面,空气中有一股并不是很好闻的臭味,我绕过围墙,来到前门处,发现那两辆汽车依然还在院子里,火没熄,里面两个司机开着窗,隔着车子在说话,有隐隐约约的声音传来。

  而我们开来的车子则停在旁边,因为害怕警报器响起,打草惊蛇了,所以他们倒也没有动。

  我尽可能地伏低身子,暗聚一口气,倏然间就从门口窜到了其中的一辆车尾后,然后蹲着身子朝驾驶室那边移动,到了前面,我试了一下门,扣死了,然后轻轻叩了一下车门,发出一点点声响,那司机奇怪,探出头来想瞧一眼,结果早就在此等待的我如那窥视已久的猎豹,迅猛出手,一下揪住那个家伙的脖子,趁他喊出声来的时候,一双大拇指都按在他脖子处的大动脉处,劲气一放,人便晕了过去。

  瞧见这边有动静,另外一台车的司机立刻警觉起来,正想拍喇叭示警,结果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了,僵直无力,低头一看,却见一个漂亮的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挤进了车里来,伸出手来捏在他的胳膊上,就是这轻轻地一捏,使得他根本用不了力。

  他张开嘴巴恐惧地想要叫,结果后脑勺被猛地敲了一下,身子先往前,然后瘫倒在了座位上。

  我走到车头前,朝着车里面的小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轻声说道:“漂亮!”

  小妖撅着嘴,一副“谁稀罕你说”的骄傲模样。

  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已经来到了门口,趴在张开的铁门边往里面瞧去,我和小妖悄声靠近,杂毛小道头也没有回地打出了一个手势,表示在门口这里也有两个人在把手着,我们表示知晓,放松脚步,缓步走了过去。到了门口,我也从缝隙朝里面看了一下,发现那两个小老外正在那个通道口处跟人说着话,而其他人则在小声议论着。

  我捏紧了手中的鬼剑,准备杀进里面去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头顶不对劲,抬头一看,哇,好大一蓬蝙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