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三章 剑刃风暴

第十三章 剑刃风暴

  无数蝙蝠堆叠,光线流转间,从黑暗中站出一个留着“金刚狼”标志性络腮胡的中年男人来。

  他穿着整洁的黑色燕尾服,胸口领结是血一样的红色,胡须修剪整洁,全身上下,无一处地方不显露出了优雅而高贵的贵族气质,只可惜这让人称颂的绅士模样,让他唇间两颗尖锐而修长的雪白吸血牙给完全破坏了。

  我瞧见他这副装扮,很明显的德古拉粉丝范,就是不知道嘴巴里出现这么两颗大尖牙,是否会影响语言的沟通。

  不过显然是我过虑了,能够被派往中国来执勤的,基本上都能够说流畅的中文,瞧着这老外一字一句地说出自己的名字——雷昂伯爵,我却奇怪地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是在为自己祖国的强大而自豪——只有国家强大了,别人才会有兴趣学习你的语言,愿意与你交流和沟通,要不然即使以吸血鬼漫长的生命,别人也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做任何事。

  这个雷昂伯爵浑身的肌肉还在蠕动,有虫一般,显然以身化蝠这一招,对于他来说也不是那么好操纵的,虽然并不会像王豆腐一样需要躺上几个月,但是短时间内也不是很好受。

  雷昂伯爵、外国美眉奥黛丽和奶油少年瑟特聚拢在一起来,瞧着手持精金木剑的我和杂毛小道,这个神秘的伯爵大人眯着眼睛试探道:“茅山道士?”

  杂毛小道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嘿嘿地笑道:“怎么,难道我们茅山道士的名头,已经传到了你们欧洲大陆了?”

  已归山门的杂毛小道对于茅山有着强烈的归属感,现在终于敢堂堂正正地宣称自己是茅山子弟了,怎么能不开心?不过雷昂伯爵却摇了摇头,说克拉克给他的资料,说萧克明是个道士,陆左是个养虫子的,怎么两个人都是道士呢?

  旁边的奥黛丽提醒道:“克拉克伯爵说过,陆左脸上有疤,那个疤脸小子就是陆左!”

  “是么?真是不无正业啊……”

  雷昂伯爵显然并不在意我们谁是谁,他朝着天空望去,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凝声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在这里我闻到了威尔那个小子鲜血的肮脏味道,将这个家伙交出来,我可以放过你们!”

  杂毛小道嘿嘿笑,轻佻地朝奥黛丽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说不然呢?

  雷昂伯爵傲气冲天地说道:“不然……不然我发誓要将你们两个变成最卑劣的食尸鬼,每天都只能窝在下水道里面,与老鼠、蟑螂和爬虫为伍,靠吃一些垃圾碎屑为生!你们将拥有一个凄惨的下半生,直到被人发现,用银十字架给钉死在大街上!”

  雷昂伯爵说得恐怖,然而杂毛小道却不屑地眉毛一掀,说你讲了你的打算,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规矩吧。

  雷昂伯爵一愣,说什么?杂毛小道指着他旁边那个漂亮的外国大洋马,说这妞道爷看上了,想留来做一个通房大丫头,你们若是答应呢,只管滚蛋,倘若不愿,这担担面还是滚刀面,怎么死你们自己选!

  中文博大精深,三个老外未必知道杂毛小道话里的意思,不过他们都是精明之人,瞧见杂毛小道回味般地捏了捏手指,又猥琐地看向奥黛丽,立刻知晓了大体的含义,那个外国妞儿脸色一红,用不知道是意大利语还是法语骂了一句,而瑟特却不由得愤怒起来,指着杂毛小道,就是一通大骂。

  学习语言的时候,果然还是骂人的脏话最容易,我们的国骂且不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么有难度的词语,从这奶油高中生的口中蹦出,这就让人惊叹了。瞧见谈判破裂,雷昂伯爵并不意外,他面露寒气地沉声说道:“中国人,看来你是不打算妥协了……”

  他正想发作,便见一道身影从库房里面刷地一下飞出来,重重跌落在地上,挣扎了两秒,最后终于还是没有了声息,而仓库里噼里啪啦的打斗也终于结束了,过了一把揍人瘾的小妖拉着一个家伙脑袋上的头发,将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壮汉给活活地拖出来,抱怨道:“唉,实在是太不经打了,小娘我拳脚刚展开,身子都没有热完,就没有人站着了,我不管,人家兴致正高呢,陆左你要赔我……”

  小娘发了脾气,我只有哄着,说看看,这里还有三个傻波伊,吸血鬼的干活,皮糙肉厚,耐打。

  小妖这回算是正式打量了一下对手,瞧见奥黛丽那天使脸蛋、魔鬼身材的傲人身姿,不由得醋意大发,指着那个外国妞儿恨恨地说道:“这个‘车前灯’归我了,不打得她妈都认不住来,小娘就不姓陆了!”

  陆夭夭巴不得不姓陆,而杂毛小道则给自己未来的通房丫头求起情来,说小妖,你悠着点,这妞儿你萧叔叔看上了,准备留着玩呢,别坏脸了。

  听到老萧这句话,小妖的情绪也转变得很快,笑容如花地点头,说哦,既然是萧叔叔你看上了,那就算了,不打脸,呃,咪咪也不打吧……

  听到我们这几个人在分赃一般地说着话,三个血族脸色都变白了,瑟特忍不住抱怨道:“克拉克伯爵真的让我失望,给的情报不准就算了,让我们过来联系的厄德勒负责人闵鸿也根本找不到人,结果通过总公司找来的帮手,连一个小女孩都对付不了,实在是太可恶了!”

  雷昂伯爵脸色都已经凝成了一块冰,听到瑟特的抱怨,闷声大喊道:“不要管那些废物了,既然不交出威尔,就把他们杀了,我们自己找!”

  他这话一说完,人就不见了,而我立刻感到左边有一道劲风袭来,当下也是不作犹豫,挥剑去挡。

  铮!

  鬼剑与雷昂伯爵坚硬的爪子交击,发出了清越的金属交鸣声,回手看了一下自己手爪的雷昂伯爵不由得惊异地叫喊道:“精金?你的剑上居然涂的是精金?”我不知道他为何会这么惊奇,拼斗激烈,我也顾不得许多,一抖剑花,朝着雷昂伯爵的胸口刺去。

  到底是能够随意以身化蝠的伯爵,他的速度快得让人根本捕捉不到半点身影,竟然比杨知修那种顶级道门高手的速度,只差一线,倘若不是凭借着炁场的敏锐感应和高度紧张的反应力,只怕我不出几招,就要被他给攻击到。

  快、再快、更加快!

  这便是雷昂伯爵的战斗方式,虽然比较起力量,我未必会输于他,但是他却在战斗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种族优势,在场中几乎留下了无数虚幻的影子,让人应接不暇,不但是我,便是杂毛小道,也被他牢牢地牵制住,一个不小心,横空便飞出一抓,朝着我们的要害袭来。

  难怪瑟特说刀螂阁下会将我们给撕成碎片,原来他确实是有着让人敬畏的实力。

  等等,刀螂阁下?我错过了什么吗?

  我的脑子里感觉自己似乎疏漏了什么,正想着,突然从我头顶出现了一把银月一般的弯刀,这弯刀的造型有点像是那螳螂强壮而有力的前肢,倏然朝着我的脖子看来。我回剑一挡,感觉这一击被通过精妙的刀势,给加强到了极点,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鬼剑之上铺天盖地地传来,我一时不查,给轰然压翻倒在了地上,那个雷昂伯爵由上而下地死死压着我,脖子居然伸长几寸,朝着我的颈间咬来。

  刀螂——原来这个雷昂伯爵不但是一个高敏捷的吸血鬼,而且还是一个擅长刀技的刀客。

  不过倘若是奥黛丽就算了,被这样一个男人粗鲁地推倒在地,张开闪烁着诡异雪白光芒的牙齿朝我咬来时,身为直男的我浑身就是一哆嗦,阵阵恶寒从内心爆发而出,当下凝聚的力量也是瞬间爆发出来,鬼剑一用力,然后左脚一蹬,顿时就将这个宛若泰山压倒而来的伯爵大人给掀翻在地。

  这时杂毛小道也已赶来,瞧见我危险在即,他将雷罚催动到了极致,根本不念咒,一大篷蓝色电光就在剑尖闪耀,正好刺到被掀翻在地的雷昂伯爵身上来。

  电光入体,雷昂伯爵浑身发麻,连续换了四个身位,留下一串残影,出现在了我们的左方,凝神看了一下被小妖一人牵制的奥黛丽和瑟特,又瞧着我们,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难以置信地叹息道:“天啊,你们怎么可能会这么厉害?”

  正如海峡对面的部分台湾同胞觉得在大陆能吃上茶叶蛋的都是土豪一般,来自欧洲大陆的雷昂伯爵对于我们也存在着一定的沟通不畅,双手各握着一把造型古怪长刀的伯爵大人深深呼吸着,一双血红似海的眼睛里有着滔天的愤怒,原本白皙的脸上青筋鼓动,颤动不已。

  他缓缓地举起了双刀,深深吸了一口清凉的夜风,嘴角咧开来,用一种古怪的语调轻轻念道:“你们是我遇见过最厉害的中国人,不过,也仅仅如此了;因为不管怎么样,在我刀螂大人的面前,所有的强者,都只能成为我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来,我以我身为祭奠,剑刃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