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

第十四章 一石二鸟

  剑刃风暴!

  当这个身穿燕尾服的中年血族口中呼喊出这四个字来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方圆十米的空间内,上下左右,都有诡异的能量在运转,这些能量彼此勾连,形成了一张细密而周全的巨网,将我和杂毛小道给紧紧笼罩住,而当事人雷昂伯爵则已经将双刀舞动起来,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旋转着,将这些能量给彼此牵引住。

  在我身边的杂毛小道踏出了一步,脚稳稳地踩在了一处力量的空隙处,大声警示道:“小毒物,是血!他在用自己的鲜血召唤出了神秘的能量,然后通过快速地旋转,从离心力里面找寻平衡,最后将这力量化作风暴——必须打断他,不然我们就惨了!看你的了……”

  我瞧着雷昂伯爵快度过酝酿期,已经准备将积聚出来的大招给施加出来了,当下也不作犹豫,从怀里掏出震镜,兜头就是一照:“无量天尊!”

  这蓝光射出,将那一蓬旋转的残影给果断笼罩住,然而那中心吹出来的旋风却有着诡异的力量,竟然将这大部分蓝光给屏蔽住,仅仅有少部分光芒照在雷昂伯爵的身上,不也即便如此,他几乎成为一道光影的身子也变得凝重如山,逐渐地停缓下来。

  时间仅仅只是弹指一挥间,身子早已经绷得笔直的杂毛小道大叫道:“趁此机会,诛杀他!”

  他倏然前冲,身上不断有细碎的光芒击打在身上,然而人却已经冲到了雷昂伯爵的身前,雷罚带着蓝色电光,朝着这恐怖的中年血族,心脏位置用力捅去。而就在那一霎那,雷昂伯爵也终于克服了震镜的迟缓功能,将双刀劈在了两处说不出来的玄妙位置处。

  轰!

  空气中陡然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暴响,然后无数的利刃从虚空之中抖落出来,不但将杂毛小道攻击向前的雷罚给击打得东西摇晃,而且也笼罩在了我们的周身,水泥砌成的地上立刻出现了无数道深刻的刀痕,足足几寸深,这力道倘若是施加于人的身上,那必然是妥妥的碎肉一堆。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杂毛小道断然从怀里掏出了血虎红翡,运劲激发,那硕大的血虎兽灵立刻从中蹦了出来,一声嘶吼过后,舒展四肢,将杂毛小道和紧随其后的我的身体给护翼住,而正在与那两个小吸血鬼拼斗的小妖瞧见这阴云密布,也大声叫了一句“陆左哥哥”,身影闪动,下一刻竟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小妖张开双臂,将我给紧紧护住,然后将貔貅阵灵二毛也唤将出来,将血虎留下来的空隙给补上。

  而就在那一刻,巨大的剑刃风暴已经蔓延到了我的跟前,当下我也只有大喝一声,将气行于全身,然后闭上眼睛,咬牙强忍着这凌厉的攻击。

  这一次的攻击缓慢得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然而现实却仅仅持续了十几秒,我听到紧紧抱着我的小妖身上有金玉之声不断响动,雨点一般,叮铃铃,这原本悦耳无比的声音印在我的心中,仿佛那刀便直接刻在了我的心头一样,而更外面保护着我们的血虎和二毛则在痛苦的嗥叫着,身躯不停地抖动着。

  当空间中那紊乱的炁场终于停歇下来的时候,我睁开了眼,瞧见小妖脸色雪白,而血虎和二毛的灵体则虚弱到了极点,趴在地上,将我和杂毛小道压在了最下面。

  一阵红光出现,杂毛小道心疼地将血虎收起来,人就朝着正前方的雷诺伯爵冲了过去,而施展完剑刃风暴之后的雷诺伯爵也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有些站立不稳,瞧见生龙活虎的杂毛小道朝自己攻来,脚步轻浮地退后,旁边的奥黛丽和瑟特挡在了他的前面,与杂毛小道轰然撞在一起。

  我抱着小妖站起来,瞧见这小狐媚子坚硬无比的身子开始软了下来,身上刀刻的印子也逐渐消散,小脸儿苍白如纸,让我心疼得直想流泪。

  瞧见我一副难过的表情,小妖笑了,骄傲地说:“哼,要不是答应了朵朵照顾你,小娘才懒得管你呢,别在这里矫情了,区区一个小伯爵,还不赶快过去将他给弄死?”

  “区区一个小伯爵?”——听到小妖的话儿我不由得笑了,当日我们在怒山试炼的时候,一个传奇男爵爱德华就弄得我们狼狈不堪,而就是那个家伙,便已经能够让鬼面袍哥会的二把手白纸扇罗青羽礼宾以待,而按照等级森严的血族实力排行,雷诺伯爵则足足比爱德华高上两个等级,即使爱德华实战厉害,名头甚大,但在雷诺伯爵这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面前,绝对只是拎包小弟的级别,不知不觉间,成长起来的我们面对着这样的老怪物,也毫不畏惧了啊。

  瞧着脸色苍白的小妖,我的心越痛,速度便有多快,右脚一蹬,地下的泥土一震,人便朝着前方的敌人冲去。

  奥黛丽和瑟特的实力并不算厉害,杂毛小道三两个回合,便已然将其打翻在地,他对奥黛丽下不了重手,至于那个唧唧歪歪的瑟特,他便毫不留情了,雷罚刺入了这个奶油高中生的左腹处,雷意激发,这个吸血鬼立刻浑身一阵哆嗦,一股淡淡的焦糊味就从他的身上传了出来,瘫软着,动弹不得。

  杂毛小道打开了通道,而我则直接顺着这空隙冲到了雷诺伯爵面前,将鬼剑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向了他的前胸。

  也许是全力施展之后的无力,或者是刚才震镜的功效存留,向来以高敏捷战斗的雷诺伯爵竟然没有抵挡住我的这一剑,被我刺入体内。不过他很快就紧紧握住了剑尖,身上的皮肤开始呈现出一种枯树的密致纹路来,我的鬼剑再难进去一分。

  而这个时候,雷诺伯爵还在为自己的失利而遗憾,喃喃地问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能够在我刀螂大人的剑刃风暴中,存活下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敢情他耿耿于怀的事情就是这,我的鬼剑抽不出来,逼身上前,点燃左手的恶魔巫手,一把掐住这个老家伙的脖子,恶声骂道:“你这老蝙蝠,本事不大,居然敢跑到我们这儿来撒野,谁给你的胆子?”

  恶魔巫手对于一切黑暗生物都有着灼热的克制作用,当我左手触及雷诺伯爵的皮肤处时,立刻有一阵阵的黑烟冒出来,将这个家伙的脑袋熏得黑光缭绕。

  受到了剧烈的痛楚,雷诺伯爵终于从失落中挣扎出来,脸上露出了狰狞之色,张口来咬我的胳膊,结果又一把剑伸了过来,直接抵在了他的嘴里,却是杂毛小道赶过来支援了,那雷罚一搅,那雷意立刻将其电得浑身发麻,一发狠,抽身后退,又划出了几道残影,陡然停在奥黛丽的旁边。

  他目光凶狠得瞧着我,愤怒地大声叫嚷道:“你,陆左,你身上居然有血族印记,你这恶魔,你居然曾经虐杀了高贵的血族,威尔那个败类,他居然会跟你混在一起!不可饶恕……”

  他一边大叫,一边调整口型,里面的肌肉一阵蠕动,然后对准我,发出了一声凝聚成线的尖叫声:“啊……”

  这尖叫变幻成了超声波,周围的空气如波浪一般往两边退去,如箭般朝我身上射来。

  这速度,躲闪已然来不及了,我稍微移动了一点儿,那超声波气箭直接打在了我怀里的震镜之中,“嗡”的一声闷响,震镜像是上足了电池的振动棒,颤抖得我胸口一阵酥麻,忍不住快乐地喊叫出来:“啊……”

  我的这一声喊出,却浑然无事,瞧见这等结果,倍感期待的雷诺伯爵脸上立刻呆若木鸡,接连而来的打击让他脑袋短路,瞬间就懵了。

  然而很快他又清醒过来,让雷诺伯爵重新恢复神志的不是别人,正是杂毛小道,不过这并不是什么好办法,窥得了机会的杂毛小道一点也不含糊,将雷罚轻轻一抖,上面雷意流动,他出手如电,又快又疾,居然在陡然之间,将雷诺伯爵的半边膀子给卸了下来。

  剧烈的疼痛终于让伯爵大人认清楚了自己的劣势,他朝着旁边的奥黛丽大声喊道:“茨密希小姐,上车,快跑!”

  那个漂亮的外国小妞倒也不含糊,快步朝着其中一辆车中跑去,我上前去追,雷诺伯爵横身拦在了我的面前,仅剩下的右爪朝这我的脸上抓来,杂毛小道瞧见自己兜里面煮熟的鸭子飞了,颇为急躁,一边大声叫喊着别跑,一边朝着这个受伤的雷诺伯爵猛攻。

  我和杂毛小道双剑合璧,威力更甚,雷诺伯爵也抵挡不住,待见大洋马奥黛丽开着车离开场院,他愤怒地狞声喝道:“我记住你们两个了,下一次回来,一定要了你们的命!”

  他腾空而起,身上的肌肉开始急剧变幻,瞧见这家伙即将变幻为蝠飞开,我冷冷地笑了:“想走,哪有这么容易?”当下心神沟通震镜,勉强射出一道蓝光,那即将分散的伯爵之体就被定住了,一条绳索飞了过来,将他给捆得结结实实,将二毛收起的小妖用川普学着电影里面的台词说道:“公共厕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被九尾缚妖索捆得结结实实的伯爵大人不断挣扎,然而却再也变幻不得蝙蝠脱身,杂毛小道一脸惆怅地望着奔得没影的车子,心有不甘地问我:“多好的外国友人啊,小毒物,要不要追?”

  “追?调虎离山怎么办?”

  我接过这话,抬头望过去,只见一列汽车从远处行了过来。

  曹彦君他们,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