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八章 小老乡

第十八章 小老乡

  瞧见这个小子饥不择食地一顿猛喝,我就知道我之前的猜测着实是错了,敢情他不是买血给王豆腐,而是给自己喝的。

  我们看向威尔,而威尔只瞧了一眼,便轻声说道:“初拥者!”

  得,看来就是一个被王豆腐伤重侵犯的倒霉蛋儿,我们没有再多等,呈散兵阵型,朝着那个年轻人围了上去。那个家伙显然就是个菜鸟,蹲在景观丛中,撅着屁股,咕嘟咕嘟地喝着血,一边喝还一边做出呕吐状,显然是在跟自己内心中那固有的道德在作斗争,对我们的临近根本就没有提防。

  当他喝完最后一口、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我、杂毛小道和威尔三人,下意识地将那血袋扔进了草丛,慌里慌张地擦着自己的嘴巴,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们是谁?”

  这人一开腔,我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咦,听着口音怎么好熟悉呢?

  旁边的杂毛小道嘿嘿笑,将雷罚抽出来,说小朋友,我们是传说中降妖除魔,保卫人间正道的超级英雄,瞧你似乎有些麻烦,特来送你归西的。那年轻人失魂落魄地骂了一声有病啊,然后转身想要离开,结果刚走两步,威尔悄无声息地挡在了他的前面,那张冰冷的脸显得格外可怖:“卑微的初拥者,你想跑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威尔属于什么爵位,不过吸食了好几个吸血鬼、拥有特殊体质的他显然对这个年轻人有着天然的压制效果,那个家伙瞧见威尔,一脸震撼的模样,退了几步,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颤抖地说道:“你、你……是吸血鬼?”

  威尔傲然地点头,旁边的杂毛小道装腔作势地说道:“是比你厉害无数倍的吸血鬼,怕了吧!”

  那人脸上的肌肉不住抖动,本来还算清秀斯文的脸扭曲得不成样子,几秒钟之后,他啪的一下跪倒在地,情绪完全就崩溃了,大声哭嚎道:“大爷,给跪了,求留一条活路啊!我老娘病了,妹子才读初中,我闻铭来东官打工好几年,一个人扛起我家里面所有的负担,我要是死了,她们也没有活路了啊——你们不知道,我们家穷得很,我真的是死都不敢死啊……”

  这人哭得伤心,情真意切,威尔和杂毛小道都有些诧异,而我则越听越古怪,拦住他的哭诉,询问道:“嘿,嘿,别哭了,哪里人啊……”

  他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说道:“我们那里是国家级贫困县,讲起来你可能也没有听说过。”

  我已经将鬼剑收了起来,抱着胳膊说你讲嘛,听没听说是我的事情。

  他抽抽噎噎地揩着鼻涕,显然刚才是这几天惊惶状态地突然爆发了,情绪还没有和缓过来,吭哧半天说了两个字:“晋平!”一听这话我笑了,用家乡话问,说你是晋平哪里的?

  他一听,顿时就停住了哭泣,直起身来,说晋平大墩子镇,我是亮司的……

  亮司在大墩子镇是个大村,跟敦寨这种小苗寨不能比,那里的人特别团结,我就记得打群架特别厉害,也排外——然而不管怎么说,亲不亲家乡人,我笑了起来,将他给扶起来,说我也是大墩子镇的,就在镇上,猪场街最靠里的杂货铺就是我家开的……行了,别哭了,像个娘们一样,丢不丢脸啊?

  闻铭被我扶起来,听到我的话语,十分意外地瞧了我几眼,口中喃喃念着我的话语,突然眼睛一亮,说大哥,你是不是有一个老弟叫做陆言?

  啊……都说这本乡本土,掰扯一下,关系立刻就近了,我跟闻铭聊了一下,才知道他竟然跟我堂弟陆言是初中同学,以前在大敦子镇中学读书的时候还去过我家里吃饭,不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出门打工去了,所以没遇见过。

  关系扯到这里,我便不吓唬他了,说我们就是有关部门的,不过并不是来抓他的,是来抓咬他的那个吸血鬼的,问那个家伙在哪里?

  闻铭苦着脸,说他哪里知道啊,那天失恋了,喝醉酒在巷子里面吐,结果感觉脖子上被咬了一口,跟打飞机一样爽,然后就趴到在地上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浑身发冷,也畏光,躲在出租屋里面好几天,想喝血得厉害,就在网上联络了熟悉的网友,刚刚拿到血,就被抓到了……

  他一副担忧的表情,说这病是不是治不了了,陆左哥,你不会要拿我去坐牢,或者是烧死我吧?

  我笑了笑,说怎么会?正想安慰几句,旁边的威尔走上前来,将手放在了闻铭脖子的伤口上,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低头过来跟我商量:“陆,血族对于自己的初拥者有着绝对的支配权力,我不知道你的老乡是否在撒谎,不过既然是你老乡,为了他好,我可以给他二次初拥么?”

  我皱眉,说什么是二次初拥,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说句实话,当听闻铭说起他是我老乡,而且跟我堂弟陆言是同学的时候,我就有了维护他的心思。毕竟每一个在外面闯荡的家乡人都不容易,能够帮一点忙,那就帮一点。

  威尔瞧出了我的顾虑,斟酌了一下语言,说道:“是这样的,初拥对于血族来说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仪式,需要在他的脖子处划出十字形的口子,将血放尽,再让其吸食长亲的血液,通过换血,完成初拥;然而显然莫利多卡不会那么好心,他当初应该只是想把你的这小老乡吸食干净,用来舒缓伤势,结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血液回流了……种种巧合,才使得他也成为了血族——血族发展后裔是一件极为严格的事情,需要得到自己族长,也就是亲王的认可才行,而中国人,显然是没有机会的!”

  我点点头,说继续。威尔接着说道:“事已至此,长亲,也就是莫利多卡对他有着绝对的威压支配权,此刻的他即使与你是至亲,也会对你说谎话,背叛你,除非比莫利多卡等阶高上许多的另一个血族,在不超过三天的时间里,对他进行二次初拥,吸出原来的血,确定主导地位,他才能够拥有自己的意志。”

  我盯着威尔,说你行么?威尔点头,说这正是我打算的,经过我的初拥,你的小老乡虽然还会有许多毛病,但是至少应该不畏惧阳光,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紧紧握着威尔的手,说拜托了。

  我们询问完闻铭的住处之后,将他带回车里面,依着他的指示,朝着附近的一个城中村行去。

  车速很快,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一处建筑拥挤、人流密集的区域,对面是一个工业园,而这里的房子高低错落,一个个恨不能挨到一块儿去,地摊、夜市以及各色各式的违章建筑、拥挤的人群、五光十色的招牌以及小巷里面流露出来的粉色灯光,就像一幅幅世俗的浮世绘,将夜幕下的东官城中村,给勾勒得格外动人。

  闻铭租住的出租楼在靠里的地方,车子几乎都挤不进去,没办法,我让老阳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与杂毛小道、威尔陪同着他步行前往,走了几分钟,终于到了一处五层小楼前。

  闻铭住在四楼,他领我们进去,楼道里面有一股发霉的臭味,还有时不时的女性呻吟声传来,他尴尬地解释,说是住在这里的小姐带客人来做生意,杂毛小道便坏坏地笑。

  我知道他在笑什么,在这样一个处处诱惑的地方,他还能保持童贞,端的是一个有趣的人呢。

  不过这好印象到了他的房间截止,角落里一堆散发着浓重气味的卫生纸团让我们都笑了起来,也难怪,天天听这实况直播,铁打的汉子都受不了啊。进了房间,闲话不多说,威尔让闻铭躺好,将他脖子里的伤口用水洗净,然后让他闭上眼睛,将心灵放松,完全舒展开来。

  闻铭也特别可笑,他带着哭腔问我,说陆左哥,你们不会是要对我进行人道毁灭吧?如果要是的话,我先把我家地址给你,到时候你帮我照顾一下我妹好不?她才读初中,学习成绩好极了,老师说她以后一定能上重点大学的……

  我们几个都笑了,我给他吃定心丸,说行了,不会有事的,你是陆言的同学,我就是你哥,怎么会害你呢?闭上眼睛,放松些!

  听我再三肯定,闻铭方才闭上了眼睛,威尔跪在床前,虔诚地向始祖祈祷,这仪式繁复,其间牵涉到许多密布可闻的秘法,我和杂毛小道都下意识地回避,来到了阳台上,任由威尔施展。闻铭租住的房子是单间,阳台上有一个小小的厨房,外面是嘈杂的市场,地上还有一只死去的公鸡,鲜血干涸,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漫无目的地巡视着。

  就这般瞧着,我心中突然一动,抬头瞧向了不远处一个挂着“无痛人流”招牌的小诊所,闭上眼睛与肥虫子沟通了一下,然后捅了捅身边的杂毛小道,说道:“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