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二章 夜幕下的村子

第二十二章 夜幕下的村子

  这个渔船修补码头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是很小,旁边还有一个挂了牌的船只修理厂,两栋楼,然后就是大片的作业厂棚,外面有铁栏,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

  那地方在公路的不远处,下去还有一段土路,为了隐蔽的需要,车子并没有开到地头,而是远远地停下来,夜虽深,但是路灯和远处建筑的灯光还是能够提供一些光明的,在秦振的指引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了指挥车藏起来的地方,有一个专案组队员瞧见我们,将车门拉开,请我们上去。

  走进宽敞的指挥车内,杂毛小道见面就问掌柜的,说老赵,瞧清楚了没有,那车子里面是不是有一个身材火爆的大洋妞?

  掌柜的正在和旁边一个摆弄笔记本的眼镜男说着话,听到杂毛小道的问题,苦笑着回答,说萧道长,那车是直接就开进了修理厂的,我们哪里看得到这些?我和威尔压着嗓门笑,脸憋得通红,这时那个不停摆弄电脑的眼镜哥抬起头来,跟我们通报道:“查到了,这个修理厂挂靠在江城于跃船舶机械公司的名下,法人叫做胡达开,因走私坐过三年牢,是刑黑虎以前一起的老兄弟……”

  秦振摸着自己浓密的胡子,若有所思地问道:“也就是说,这里是刑黑虎的产业咯?”

  “是的,根据曹队长在江城发回来的报告显示,这个修理厂应该属于刑黑虎走私链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因为近年来刑黑虎慢慢退出前台,这里也逐渐荒废下来,勉强修理一些民用作业船只。”眼镜哥点了点头,肯定了秦振的猜测,而掌柜的总结道:“虎门这个地方位于南方省的中部地区,交通便利,走高速的话,全省大部分城市距离这里差不多都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无论是做什么都很便利,确实是一个藏匿的好地方;不过这个修理厂看着防范好像挺森严的,陆左、萧道长,这回可要拜托二位了,你们潜进去查探一番,倘若敌方的大部队在此,那么立刻出来传讯,我们好呼叫特警队,并且请求上面支援……”

  听得掌柜的安排,威尔表示了异议:“如果我的安吉列娜在里面,谁也无法阻挡我去营救她的!”

  掌柜的无奈地苦笑,说威尔,我能够明白你担忧爱人的心情,但是你需要记住了,只有你安全了,安吉列娜才会安全,如果那里有陷阱,而你则栽进去了,到时候不但救不了她,反而会加速她的死亡!这个道理,你自己应该很明白的。”

  的确,掌柜的话说得很理智,威尔无从反驳,他颇为痛苦地摸了一下鼻子,然后对我和杂毛小道郑重地拜托道:“陆,萧道长,安吉列娜的安危,就拜托给你们了!”

  瞧着这个英俊的吸血鬼一副担忧得要哭的表情,我笑了笑,表示理解。

  接下来是掌柜的给跟踪组各个队员安排任务,以及接应的计划,完了之后,我和杂毛小道出了车,然后摸黑朝着修理厂的边缘走去。时近九月,秋老虎发威,白天炙热难挡,但到了晚上倒也凉爽,河边湿气重,草丛中有寒露,走过裤脚都湿了,很快我们就越过了荒地,来到了一处偏僻处的墙角。

  这铁栅栏不高,防君子不防小人,我们整理好随身物品,杂毛小道手攀在铁栅栏上,三下两下,就翻到了对面,而我则将双手握在铁栅栏上面,往两边一拉,弄出一个拱形来,人直接就钻了进去。进了里面,我们确定好方向,然后顺着阴影处朝着小楼那边摸了过去。

  因为血族对声音和气息十分敏感,所以我们尽量小心脚下的路,并且将收敛气息的遁世环给开启。

  不一会儿,我们就摸到了有灯光的那栋小楼前来,门口有人,在用白话交流着,口音还有点怪,似乎在抱怨这鬼天气,还有别的什么,其中有一个人似乎喝得有些飘了,口齿不清,迷迷糊糊,听不真切。

  我和杂毛小道背靠着墙,将耳朵附在墙上倾听,然而却没有一点儿动静,等了十分钟,终于不耐,我将朵朵和小妖唤出来,然后小声吩咐,让她们摸进去瞧一下。

  朵朵乖乖地点了点头,身子飘上去,而小妖却噘着嘴,表示困倦得很。

  我和杂毛小道又等了一会儿,结果朵朵出现在我们的头顶,告诉我说没有看到人,就是看到几个废弃的血袋。听到朵朵的反馈,我和杂毛小道面面相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到哪里去了?

  当下我心头有些疑惑,我们潜过这儿来是因为这小楼房间里有灯光,而实际上此处无人,血袋应该是给王豆腐急救用的,那么他们难道在我们来之前,就转移到了十几米外的另一个小楼里面去了?还是因为这两栋小楼因为住着工人不便,所以血族都躲在了其中的一处工棚中去了?

  我和杂毛小道一头雾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问小妖哪儿去了,朵朵说小妖姐姐说好像见到了一些线索,正在查,先遣我回来通知你们一声。

  杂毛小道点头,蹲下来与我商量,说小毒物,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这怎么像是金蝉脱壳的手段啊?

  我点头,说我也感觉到了,吸血鬼对气息敏感,走私犯对监视熟悉,他们或许已经知道我们跟踪而来,所以特意在这里作一个停留,然后……

  我说着话,渐渐感觉到不对劲,拽着杂毛小道的胳膊,说老萧,这些家伙不会走水路离开了吧?要是这样,我们还真的没有在水里安排跟踪力量呢。我这话音刚落,小妖也从小楼上面的窗户中跳了下来,指着不远处的江面说道:“楼里面有密道,直通江边的码头,那些家伙已经准备上船了!”

  果然,我心中哀叹,凡事还真的没有一路顺风的好运气,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他点了点头,于是我们两个二话不说,朝着这附近最近的江边悄然跑去。到了水边,我将天吴珠开启,然后轻轻地走入江里去,而杂毛小道则通过联络器给掌柜的说起这变故,我听到掌柜的似乎在那头骂娘,不过我也来不及仔细听,驱动天吴珠,朝着码头方向游去。

  有了水面的屏障,黑乎乎的夜里自然看不到什么,我也只是估摸着方向往前行,没一会儿便听到有“嘟嘟嘟”的声音,这是机船的发动机在响,船已然离岸,朝着下游开拔。

  杂毛小道发愁地说怎么办,我们这速度,可能跟不上那机船的。

  小妖抬头瞧见头上这一条修长的身影路过,笑着说无妨,接着她手一搓,那九尾缚妖索一端伸长,竟然牢牢地抓住了那船底的一处部件,攀附其上。小妖捆牢实之后,跟我轻声说道:“陆左,行了,你操控好这避水珠,不要让上面的人感觉到我们的存在就好了。”

  这可是一个技术活,我们头顶上的那船是珠江上面很常见的机船,这种船用来拉沙、捕鱼以及载人都可以,不大也不小,倘若我们动静大上一些,只怕上面的人就能够感觉得到。

  当下我也是被放在火上烤,不得不打起十万分的精神来,努力地在水流中寻找平衡,缓缓地升起来,附在满是墨绿青苔的船底。

  机船的发动机一直在响,倒是能够遮盖住我们上浮的声音,我苦苦维持着,过了不多时,船体一震,又停了下来,应该是到了岸边,上面有动静,似乎有人下了船,我捅了捅小妖,这小狐媚子立刻会意,潜出天吴珠的范围,浮上水面去查探。

  然而没等一会儿,我们攀附着的那船居然开始调头了,朝着回来的方向离开。

  什么情况?我们不知道下船的是否是吸血鬼一行,唯有跟随着那船调头,往着反方向“突突突”地离开,走到河中心,小妖潜了过来,咬着我的耳朵说道:“他们上岸了,有车在接,快追过去!”

  听到这话,我心中立刻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这些家伙实在是太狡猾了!

  当下也是没有多说,我们离开了船底,朝着岸边摸去,当几人从岸边的水草带中爬起来的时候,却见一辆越野车朝着远方开始启行。“不能跟丢了,不然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我轻声喝着,回头一看,拜托小妖道:“小妖,跟上那辆车,看清楚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此刻的小妖却也不耍脾气,点了点头,朝着前面飞去,往着小妖飘飞的身影,杂毛小道在旁边苦叹,说希望这些家伙没有上高速公路。

  情况如此紧急,我和杂毛小道稍微抖了抖身上的水,然后开始发足狂奔,追着那越野车的汽油味,跟在后面跑着。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们沿路直追,差不多有十来分钟的样子,瞧见前面有一个村落,建筑影影憧憧,正犹豫间,小妖从黑暗中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指着前方一片连在一起的老建筑,低声说道:“车子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