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七章 潘神迷宫

第二十七章 潘神迷宫

  威尔与杂毛小道斗嘴时一点儿也不含糊,结果当黑西装倒地,杂毛小道出剑的那一霎那,这个原本以憨直著称的冈格罗一抖手中的花式刺剑,就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头吸血鬼冲锋而去。

  那个吸血鬼也是个高敏捷的家伙,结果被小妖和朵朵联手弄出来的蔓珠芳华给陡然拦到,脚下的野草发疯地生长着,缠住了脚踝和膝盖,使劲儿挪动,却动不得半分,正挣扎间,一大蓬剑花就笼罩住了他的身体。

  冈格罗在所有的血族中是最接近自然内心的氏族,拥有着令人不安的野性与动物特徵,通常都是强大的战士,作战勇猛,不过这并不是来源于无法无天的狂暴,而是来源于他们的兽性本能,这一点威尔跟他的同族一点也不一样,他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古堡血族,拥有着斯文的外表、良好的涵养以及渊博的知识……当然,他还有着十分狡猾和诡诈的智慧。

  威尔他挑中的这个血族在所有人中实力并不是最差的,但绝对是最好杀的一个,为了旗开得胜,获得一血,他信心满满地将花式刺剑的光芒抖落于这血族的脑袋部位,然而意料之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那个吸血鬼没有被刺死,而是一阵波纹闪动,那真真切切的血族居然消失不见了。

  威尔一剑刺了个空,那反作用而来的回馈力让他空虚得几乎要吐血,平挪了两个身位,仰望天空,那盏闪耀着迷醉光华的紫色宫灯高高挂着,如遥不可及的月亮。

  周边的景致变得几如迷雾一般,王茄子的声音若隐若现:“我说过,欢迎来到潘神的迷宫,鬼灯里面住着迷宫的守护者,它是一个半人半羊的山林和畜牧之神,潘神,这里的迷宫是通往冥界的中转站,无论是你们是否奸诈,是否厉害,都免不了走向死亡的彼岸——没有人能够知道冥界到底有着什么,火山、地震以及漫天的烟尘……谁知道呢?我给过你们机会了,但是没有人珍惜,那么我想说,去吧,在冥界,那里才是你们的归路!”

  这个有着可笑名字的男人,声音仿佛是那教堂唱诗班出身的一样,虚无缥缈,听到我们的耳朵里,格外刺耳。

  其实当知道头顶上的那灯是血族圣器的时候,我的心中就不由得咯噔一下响,知道今天这一道坎可不是那么好迈过去的了,所以当那几个吸血鬼往前冲击的时候,我也是一点儿都不紧张,而当两个朵朵催动青木乙罡,将所有来犯之敌给缠绕住的时候,也没有浪费力气出手。

  威尔与我们的战斗体系有很大的不同,在我的炁场感应中,这些家伙,其实都是虚妄的,是幻影。

  不理会那个若隐若现的身影,我抬起头来,跟杂毛小道大声喊道:“灯!”

  一切幻象,皆有那鬼灯引起,只要将那灯给射爆,只怕敌人也未必能够制得住我们。其实并不用我的提醒,杂毛小道已然将雷罚朝天扬起,向着天空中的鬼灯射去,然而那雷罚穿灯而过,那灯还是灯,剑还是剑,就如同油与水一般,相互不相容,仿佛两个次元的东西一般。

  嗖!雷罚回到手里来,杂毛小道将剑挨在身上,凝神四望,这时我也发现,我们身处的这村口处,那些远处的建筑房子和田地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消失不见了,左右开始浮现出岩壁的形象,一个有一个巨大的甬道出现,果然就是一副迷宫的模样。

  难道那鬼灯,真的将我们带到了什么潘神的迷宫,带到了冥界,也就是我们口中常说的幽府去处么?

  瞧着周边的这些变化,我们的心开始越发地寒冷,也没有再分散,而是背靠着背,我、杂毛小道、威尔、朵朵、小妖还有肥虫子,都聚拢在了一块儿来。

  我手持鬼剑,心有余悸地问道:“我们……不会是又陷入幻境当中了吧?”

  杂毛小道连着点燃了两张符箓,脸都给熏黄了,结果这左右的景致依然还是曲折迷离的巷道,当下也是不敢肯定,瞧见小脸儿严肃的小妖,问丫头,你知道怎么回事么?

  小妖摇了摇头,说瞧不出来,有点像幻术,又有点像是空间叠加——那盏灯果然不愧是血族圣器,一出手即厉害非凡,我们可得小心应付才是。我们这里如临大敌,而威尔的表情却轻松很多,作为主要目标,风暴中心的他眉毛一挑,说道:“十三圣器,前面几种确实是千古流传,至于后来的那些,不过是牵强附会,攀附那十三氏族之说而已,倘若这鬼灯真的能够勾连冥界,这世界岂不是大乱了?”

  说完这些,威尔十分肯定地告诫我们,说大家千万不要惊慌,不要听信这些自吹自擂的话语,自乱了阵脚。

  威尔这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我们听到有轰隆隆的声音从巷道尽头传了过来,足足有五十多米远,不过很快,这声音越来越近,从黑暗中传来,如凶兽出现,带着恐怖瘆人的声响,我们紧紧得盯着前方,我口中一直默念九字真言,然而却一点儿用都没有,迷宫依旧在。

  发出那恐怖声音的东西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那是一颗巨大的石球,顺着微小的坡度朝着我们这边滚来,那东西发出来的隆隆之声,真切得一塌糊涂,与我们那日在耶郎西祭殿中所遇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让人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远远地离开这恐怖之物。

  然而我们都没有挪动脚步,哪怕是半步都没有。

  常人或许会狼狈而逃,顺着这巨大石球的去路逃窜,倘若真的如此,只怕我们就真的顺应了王茄子的想法,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死路。我们并不动摇,当那石球即将碾压到我们身上时,杂毛小道雷罚飞出,嗡的一声响,斩破了这场景,巨大的石球从中而剖开,露出了里面层层叠叠的云纹来。

  当这石头破开的那一刹那,从石头中腾地冲出一个黑色的身影来,朝着杂毛小道当胸抓来。

  我瞧见了这个黑影子的面容,却是王茄子身边的一个吸血鬼,实力十分厉害。瞧见敌人幻术不能必杀,终于按捺不住,遣人出手,杂毛小道不惊反喜,喜笑颜开地大声叫喊道:“来得好!”这一声赞,雷罚倏然回转入手,紧紧抓住,然后朝着那人的胸口刺去。

  来人一个大转身,从身后摸出一把与威尔相似的花式刺剑来,与杂毛小道的雷罚较技,此人在西洋剑道之上也是一个顶尖的角色,但见空中火花四溅,短时间内,竟然拼了个旗鼓相当。

  而这石头裂开的刹那,也是敌手吹响冲锋号的伊始,那巷道的墙上突然就破出几个口子,先前所见到的那些血族一拥而上,呼啸而来。场面太乱,我注意不了周围,只瞧见王茄子也出现了,朝着威尔冲去,而我前面则有两个黑色燕尾服的男子,皆是口露尖牙,雪亮的吸血牙快要晃瞎了我的钛金眼。

  面对着这样两个陡然出现的血族,我不知等阶,却也无所畏惧,心中还在回忆着幻境当中大杀四方的威武场景,在脑海里观想着那三头六臂的通天魔神,顿时就有一股熟悉而荒凉的气息涌上心头,小腹劲气勃发,而引导至我的右手之上,在幻境中陡然壮大的鬼剑,此刻居然也开始变黑扩展开来。

  长、长、长……

  当鬼剑长到接近两米的时候,一种沉重威猛的气势在我的心头升腾而起,也不做什么花俏的动作,我将鬼剑平平横切而过,领头的那吸血鬼抓出一根绅士拐杖来挡,剑刃前段的黑雾与那不知道什么材质的拐杖撞在一起,顿时就是一阵铛的响声,那人便没有能够保持前冲姿势,整个人被砸向了出现的墙壁上,消失不见了。

  后面的那一个吸血鬼瞧见同伴的惨状,却也留了心,身子敏捷,一下子就晃悠过我的第一招攻击,走下盘,开六路,爪子朝着我的大腿抓来。

  这位倘若是一个面若桃花的美女,我的大腿抓也就让她抓了,然而这样一个小脸儿惨白的老外,我却也不会放松,鬼剑轻轻一挽,立刻拍在了他的手背上,整个人都给我牵到了地上,当下我也是丝毫不做犹豫,鬼剑自上而下,一剑斩来。

  眼见着这鬼剑就要将我面前这厮一刀两断,横空出现一把刺剑,稳稳地接过了我这一击。

  我好奇地瞧去,却是王茄子先生。这位众人为首的血族有着极为强横的力量,硬生生地接住我的一剑之后,刺剑居然一点儿也不动摇,又稳又准地朝着我胸口心脏部位刺来。我对这种迅疾的打斗并不喜欢,疾步后退,旁边的威尔立刻接上,手中花式刺剑一抖,与王茄子硬拼几击,叮叮叮,那火花儿四溅。

  交手几回合,两人倏然后退,王茄子面露惊容,而威尔则一脸的笑意:“条顿庄园的领主,萨弗茨伯里伯爵,当日在阿尔卑斯山南麓,你打在我身上的灼热魔火,今天应该偿还了吧?”

  我一惊,敢情我面前的这位王茄子先生,居然就是之前追杀时伤到威尔的血族伯爵啊?

  尼玛,王茄子这名字,是不是太土了点?

  咳咳,中文老师跟你们有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