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八章 不是弱者

第二十八章 不是弱者

  激烈的战斗一直在持续,一秒钟都没有停歇,威尔与王茄子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当日小腹和胸口的伤便是在与此人的交手中留下来的,当初刚与我们见面的时候,几乎都要死去了;然而此刻的他,实力却陡然升华,浑身上下都有青蒙蒙的气劲弥漫,那是冈格罗族特有的兽型强化,通过对原始本性的释放,得到更加蛮荒的力量、更加敏捷的速度,以及实力的全面提升。

  一时间,威尔竟然能够跟这个以前对自己穷追不舍的血族伯爵,斗得个不相上下,胜负不分。

  王茄子,也就是威尔口中的萨弗茨伯里伯爵,条顿庄园的领主,他是在场所有吸血鬼中实力最卓绝的一个,当他的进攻节奏被威尔给活生生地拖了下来的时候,那么其余人等的攻击就显得绵软许多,我瞧见王茄子两人朝着旁边移去,当下鬼剑一抖,再次朝着之前那个老小子当胸刺去。

  千万不要以为一般的吸血鬼就都是菜鸟一只,每一个能够获得爵位的血族都是拥有着神秘力量的存在,漫长的生命使得他们对于力量的掌控,以及对于实战的体验,都达到了一定程度的高峰,所谓的剑技、体技以及呼吸效应,这些常见的格斗术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就是小菜一碟,即使拥有着陡然厉害许多的鬼剑在手,当那头吸血鬼回缓过神来的时候,依托着这迷宫石岩的地形,竟然仅凭着一双尖锐修长的爪子,就与我战得不亦乐乎。

  我这个人,从分类上来说,一直都是个养蛊人,并不是一个武师,手底里的功夫不能跟这有着几十年甚至百年的神秘生命媲美,我也并不是很在意,见小妖和朵朵正在联手合击一个脸上有纹身的英俊血族,当下也是有些求急,于是将肥虫子唤来,朝着面前那人悄无声息地潜去。

  然而我的这个对手却也是一个战斗意识十分敏锐的家伙,肥虫子一出现,他便感受到了一种莫大的威胁,后退一步,眼睛几乎充满了血丝,朝着黑暗处大喊了一声外语,我脑海里还在想着这个单词原义的时候,却见一头跟姚明一般高度的巨大人形魔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人形魔物大部分身体都绑满白色的绷带,无端肥胖,散发着积沉的腐臭气息来——那些绷带缠得杂乱,上面渗透着黄色的尸液和黑红色的血痂,脸是一张用不同肉块胡乱拼凑出来的大肉饼子,不过上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五双、也就是十颗眼睛,那眼睛有的是血一样的红色,有的是死鱼肚皮一眼的白色,还有的黑乎乎,瞧着就十分恐怖。

  这人形魔物瞧着吓人得很,手上还拿着一根农村人家搭棚子用的那巨大木棍,顶头上还有三四根工程扎钉,整个足有三四米长,整个就一简易狼牙棒,偌大的身子一动三颤,肚皮来回晃荡,裸露出来的皮肤呈现出灰白的腐肉状,上面还纹得有青色的古怪符文。

  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威尔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年长的茨密希成员可能是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他们了解吸血鬼的本质,精通改造和魔纹,做了数不清的可怕试验,试验的对象包括了人和其他吸血鬼、以及尸体,欧洲黑暗中世纪里让人恐惧的死灵法师,最有名的就是茨密希家族的成员……”

  敢情我面前的这一位,竟然是一个能够用尸体做改造的茨密希。

  那家伙似乎感应到了肥虫子的到来,朝着我嘿然一笑,他好像不会说中文,于是什么也没有说,朝着身后一跃,竟然又隐入到了石壁之上去,肥虫子顿时就扑了一个空。我本来想追上他的脚步,参透这迷宫的秘密,结果刚走两步,那头尸体拼凑而成的人形魔物已然将手中的简易狼牙棒高高举起,将我给拦住了。

  这家伙庞大,加上手中的木头椽子,将大半个甬道都给占据了,我这躲也躲不了,于是便停住了脚步,举剑返撩,准备凭借着鬼剑的锋利,将这根巨大木头给削断,然后再将这头看着极其恶心的人型腐肉,给斩碎当场。

  然而当我那巨大的鬼剑挥出去的那一刻,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这蠢物身上的符文流动,蔓延到了手中的木棍之上去之后,那无往而不利的鬼剑竟然与这木棍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起,我仿佛削到了钢管上一样,巨大的反震之力传递过来,将我使剑的右手震得酸软发麻,不由得连退了好几步。

  然而我还没有站定呢,便从身后的岩壁之上伸出一柄尖锐的刺剑来,朝着我的后腰捅来。

  危机无时不在,不过这等偷袭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小儿科,在敏感的炁场感应下,当下我也是稍微偏了一点,与那刺剑错身而过,然后左手自然下甩,捻住那把纤细的刺剑,猛然往前方一拉,半截手臂从岩壁中被拔了出来。

  瞧见这手臂,我也是半点也没有留情,那鬼剑顺势回转,气劲行身,酸软的右手也有了力道,一剑划过,那手臂便飞扬而起了,鲜血喷射。

  我看见被鬼剑切断的那残肢朝着岩壁缩进去,伸手去抓,然而那人因为过于疼痛,速度更快,我这一抓,竟然碰触到了真实的岩壁之上,有失去了敌人的踪影。懊恼无比的我伸脚踹了两下这岩壁,结结实实的反震力将我脚趾都弄得生疼。

  果真是圣器鬼灯,我们这回可真的是陷到了这里了。

  不过时间还真的不容许我思考什么,我这边刚刚转移目标,一直盯着我的那头腐尸魔物终于冲了上来,抬起脚,朝着我的腰间踹来,我下意识地往左边一扑,躲开了这一脚,然而那脚也结结实实地踹到了墙壁之上,漫天的碎石和脓浆碎肉扑满了我的身后。

  突!

  正忙着从地上爬起来的我感应到了肥虫子,这小东西已经潜入了那腐尸魔物的体内去,然而这皆有尸块缝制而成的家伙腹中,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支撑它运行的应该是通体流转的蓝色符文。那东西到底是蠢笨,与岩壁撞在一起之后出现了些许迟钝,我立刻上前,将鬼剑朝着身上一顿猛刺,血肉四溅,然而却能影响它分毫。

  当我准备枭其首级时,却被已经反应过来的腐尸魔物回身一击,逼退开去。

  我瞧着手中那恢复原来模样的鬼剑,心中一阵迷茫,想起旁边还有一个威尔是血族中人,或许能够了解这魔物,于是便朝着正与王茄子斗得正欢的威尔喊去,威尔听得我的询问,抽身退来,身上却是伤痕累累,许多伤口正冒着鲜血,他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朝着我大声喊道:“陆,心脏处,那里有它运转的中枢!”

  威尔退回来仅仅稍息一下,便被猛扑前来的王茄子再次纠缠而上,那个浑身均是猩红的伯爵终于展示出了与自己爵位相称的恐怖势力,威尔咬着牙大叫一声,再次冲击上前,而我则回过头来,仅仅盯住了朝我缓缓走来的腐尸魔物。

  轰、轰、轰……

  这腐尸魔物十分沉重,行走的时候在地上踩出巨大的声响,那五双眼睛颜色各异,却都散发出了邪恶的光芒来,我暗自喝念了一声“统”,让自己与这世间宇宙的神秘力量隐隐联系起来,斗志昂扬。我尽量让自己的心情放轻松,却又不断地告诫自己,面前的敌人虽然强大,但是我却可以应付。

  是的,我已经不再是弱者,不再是被人打得满地跑路的小瘪三了。

  要胜利,就要有足够的勇气,我将鬼剑前指,上面的黑芒吞吐不定,敌方开始冲锋了。这家伙一旦迈开脚步,真的就如同一辆坦克般,轰隆隆地开拔而来。周边的争斗如火如荼,然而我却无暇它顾,眼睛死死地盯着那头腐尸魔物的心房处,调整着呼吸。

  终于,临近了,那家伙爆发力惊人,转瞬之间已然冲到了我面前半米,我敏捷地避开了当胸一棍,鬼剑伸出如疾电。

  一刺,一搅,一收,三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然后我闪身到了旁边去。

  那巨大的腐尸魔怪仍然奔行不止,然而脚步已经开始踉跄了,在朝着威尔和王茄子冲过去的过程中,两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闪了一下,终于去势已尽,轰然倒在地上,俨然无声息。王茄子瞧着地上这失去活动能力的腐尸魔怪,大声叫了一下“阿宝”,接着朝我投来异样而难以置信的目光。

  接着当威尔准备趁他失神之际偷袭的时候,他左右一望,将双手往前一推,巨大的红色雾霾笼罩在他与威尔之间,一声愤恨的声音从红色雾霾中传了出来:“走,离开这里!”

  这一句话落,那些与我们纠缠的吸血鬼纷纷闪身藏入岩壁中去,而这个时候,我听到前方杂毛小道正朝着他的对手一声冷笑:“想走?哪有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