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各奔东西

第二章 各奔东西

  说句老实话,我陆左从来都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顾老板在我人生最落魄的时候赏识我,也无私地帮助过我,到了现在,即使我有了一身本事,常人也不敢小瞧于咱,而顾老板在我的朋友圈子里面并不算厉害的,但是作为我曾经的领导和朋友,我对他的尊敬,并不逊于大师兄。

  也便是如此,我才不想把我们合伙弄起来的茅晋风水事务所给弄砸了,这里面,毕竟灌注着我们的心血。

  我接通了电话,本来以为是王铁军跟顾老板汇报了两个风水师辞职之事,然而电话那头一通,顾老板开口便是大声嚷嚷,说陆左,我这边出大事了,你能不能立刻来一趟?顾老板的这话儿让我心中一惊,连忙问到底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儿呢?

  顾老板有些激动,说呃,我说错了,不是我有事,是老李,李家湖,雪瑞爸爸,你还记的你以前给雪瑞解的那个降头术么?老李现在也被中上来,很急,眼瞧着都快不行了,我现在正在仰光帮忙照看着呢,Coco的眼睛都快哭瞎了,你现在手上的事情多不多,如果能够抽得开身,就赶快过来吧,就当老哥我求你了,好不好?

  雪瑞所中的降头术?

  我脑子还停留在如何处理那两个风水师辞职的事情上,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弯来,好几秒钟后才想起来,问是不是马来西亚的那个行脚僧人达图禅师?顾老板说对,应该就是那个人——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但是瞧老李那症状,跟雪瑞当时是一模一样,陆左,你老哥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想来想起,也就只有你了,帮帮忙,好么?

  顾老板这般恳求我,让我不由得一阵诧异,说不对啊,倘若是那玻璃蛊降头术,雪瑞也直接就能够解了,为何还千里迢迢找到我这儿来呢?

  顾老板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当我几乎都要抓狂的时候,他叹息了一声,说雪瑞失踪了。

  ********

  跟顾老板通完话之后,我立刻匆匆收拾了行李,打电话给还在南方市的杂毛小道,结果电话一直不通,找了好几个人,都说没有见人,急得我都想把电话给摔了。

  实在没有办法,我只有叫小俊先送我前去鹏市过关,到了路上的时候,董仲明打电话过来了,说找到杂毛小道了,在局里面跟大师兄谈话。我本来以为这个家伙谁都联系不上,说不定是在跟那个叫做奥黛丽的大洋马啪啪啪呢,没想到在跟大师兄谈正事,心中的火气也消了一些。

  等快到鹏市的时候,杂毛小道打电话过来了,问我火急火燎地找他有什么事?

  我听他情绪很不错,下意识地问他到底跟大师兄谈什么,搞这么久?杂毛小道笑嘻嘻,说正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呢,大师兄那里得到一个线报,说在湘南洞庭湖那边有人发现了有真龙出没的踪迹,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心中一动,说莫非是龙涎水?

  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说对头咯,这雨红玉髓之所以被唤作龙涎水,并不是它就是那真龙的口水,而是跟凤凰栖那梧桐树一样,有那龙涎水的地方,才是真龙所喜欢盘踞的洞穴之处——不过这件事情暂时还不确定,我也是先在南方市这儿等消息,顺便帮大师兄谋算那帮偷偷潜来的血族,你呢,那两个吊毛的事情搞定了没有,若是能够搞定,便过来,我们这边需要人手呢!

  我苦笑,没想到事情居然还赶到一块儿来了,捏了捏鼻梁,我将顾老板刚才电话里面的信息,告诉了他。

  “什么?雪瑞失踪,李家湖身受降头?”

  果然,听到我的话语,杂毛小道也是大吃一惊,问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大概就是李家湖缅甸分公司的经理郭佳宾里通外贼,将分公司的财产转移一空,这还不是关键,因为要添置翡翠原石,总公司押了一大笔资金在那儿,结果给那狗东西动了手脚,串通了卖家和鉴定师,买了一堆无用的玉石,然后一把火烧在了仓库里,李家湖的一个叔叔栽在那儿了,他亲自去,据说又牵扯到南洋黑巫僧联盟契努卡,雪瑞过去了,结果莫名其妙李家湖就受了降头,雪瑞则在追击敌人的时候失踪了,到现在还渺无消息……

  我的这一番讲述,让杂毛小道感受到了形势的严峻,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小毒物,你在关口那儿等等我,我跟大师兄说明情况,然后直接赶过来帮你。

  我考虑了一下,拒绝了他的提议,说老萧,三叔的情况,我们上次回去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倘若再找不到龙涎水,只怕他整个人就要废了,说不定也活不了几年,这事情呢,两边都急,不过孰轻孰重,我们心中都有一杆秤。所以呢,你先待在南方市听候确切消息,而我则赶往缅甸去,实在不行,我去找熊明,找蚩丽妹——雪瑞也是她的徒弟,我不相信那老蛊婆会不出手……

  听到我的话儿,杂毛小道那边沉默了许久,我知道他在纠结,雪瑞是他的朋友,但是三叔的病也实在拖不得,两边冲突到了一起,着实难以抉择。

  差不多一分多钟的样子,我听到了他在与虎皮猫大人对话,声音很小,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又过了一会儿,他在电话那头问我:“小毒物,你还在不在?”

  我答在,他说是这样的,他在南方市这边呢,主要是探听消息,即使过湘南那边去,估计也用不着费什么力,而南洋一行,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凶险,虎皮猫大人放心不下它的媳妇儿,所以决定跟我一起走;至于他,到时候看情况,如果实在凶险,而他这边的消息又不确切的话,他也会赶过来的。

  听得杂毛小道的话语,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暖暖,所谓朋友,所谓兄弟,不就是这样,处处都站在你的立场,为你考虑么?

  有着虎皮猫大人这种睿智与装波伊都十分在行的老家伙前来坐镇,我自然是欢迎都来不及的,当下也约好在香港见面的地点和时间,然后才挂了电话。小俊送我到了罗湖口岸,那边过来接我的是事务所以前的公共关系专员苏梦麟。

  此时已是夜里,他直接将我接到酒店安排住下,并告诉我已经定了明天中午直飞缅甸仰光的班机。

  当夜虎皮猫大人寻来,与小妖、朵朵和肥虫子好是一番嬉闹,我心忧雪瑞,辗转反复,难以入睡,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初次见到这个小女孩时那张一张苍白柔弱的脸孔,让人心中忍不住地变得柔软。

  次日中午,我们登机前往仰光,落地时顾老板亲自过来接我,空气中依旧是熟悉的南洋气息,潮湿的风让人浑身发腻,我看见顾老板除了身边的贴身助理阿洪外,另外还聘了四个职业安保公司的彪形大汉在旁,黑衣墨镜,风声鹤唳,便知道他的心情已经是十分忐忑的,问电话里不清不楚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老板让我先上车,待坐安稳之后,他才与我谈起,说当时李家湖也已经找到保人去跟郭佳宾那个二五仔谈判了,那家伙也有些怵,托人说会退一半的资金回来,然后此事作罢。因为此时涉及南洋最大的黑巫僧组织契努卡,老李其实是有些想妥协的心思,只不过看看能不能再谈谈,获取最大的利益,然而雪瑞这小丫头却不肯,硬仗着自己的这一身本事,非逼得包庇郭佳宾的那个人,让郭佳宾交出全部吞没的钱财,并且将这个二五仔给交出来,方才罢休。

  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雪瑞自然是一身本事,结果却没曾想惹恼了人家,偷摸使了手段,不但将老李给下了降头,而且还设计将追击而去的雪瑞给掳了……

  我皱了皱眉头,说雪瑞按理说不是这么死轴的人啊,这种人,先放过,到时候召集人手再抡死便是,何必直接耍狠?

  顾老板摇摇头,说陆左,你还记得崔晓萱么?

  我点头,说记得,是雪瑞以前的女保镖,两人关系很好,后来嫁给了郭佳宾这小子,婚礼我都参加了,怎么说起这个?

  顾老板叹气,说这女娃也是命苦,她嫁给郭佳宾之后便留在了仰光,还怀了娃,结果后来郭佳宾认识了一个叫做钟水月的女人,这女人是个有夫之妇,两人不知道怎么就勾搭在一起了——这是人家自个儿的家务事,本不必言,然而崔晓萱十月怀胎,竟然生下一个三头六臂的鬼胎来,当场就把接生婆给生吃了,而这女娃也疯了,后来我们才晓得,那个叫做钟水月的女人其实就是个降头师,此次事件也多是由她来策划的,雪瑞和晓萱是极好的朋友,这也只是为了给疯了的朋友出气……

  顾老板说着,而我的眉头却越发地皱了起来,感觉目前的情况就如同一团乱麻,叫人如何解开?

  我头疼,于是先不想了,车子晃悠一个多小时,在仰光最大的一家医院前停下,我长吸了一口气,对这顾老板说道:“好吧,我们先去看看李家湖,至于其他的事情,到时候我们再细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