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说曹操

第四章 说曹操

  肥虫子出场,摇头晃脑,三转过后的它模样显得有些狰狞了,平日里看着肥肥软软,一旦较起劲儿来,金光灿灿,柔和的暗金色氤氲化作千般游丝,无风自动,身子两侧的眼睛原本微微眯着,但倘若是进入战斗戒备状态,便个个睁开,大小不一,射出不同情绪的光芒来,让人看上一眼,满心底里都是那晶莹的眼睛,恍若天神在俯视凡间。

  杂毛小道的师傅陶晋鸿曾说不要过度使用本命金蚕蛊,因为它很容易摆脱我的控制,六亲不认,化作灾难,故而我也有所忌惮,此间一出,它倒也还是往日那憨皮模样,与我亲昵招呼一会儿,方才恋恋不舍地飞落在李家湖的头上,缓缓爬到了这位可怜的父亲唇边。

  它肥硕的身躯不断蠕动,奋力地钻进了李家湖的嘴里去。

  看着李家湖脸上尽是清亮的黏液,一张嘴被撑成了“O”字型,我心中并没有笑意,而是用绳索将他的四肢给固定住,然后紧张地看了虎皮猫大人一眼。

  事到临头,大人倒也淡定,挥挥翅膀,说小毒物你只管施为便是,那东西,有我罩着。

  我点头,口吐九字真言,双手结印,从不动明王印、大金刚轮印一直到最后的宝瓶印,统统快速演示一遍,将整个空间炁场中,都充满了佛法律理的真空鸣动。

  此为何哉?需知下手的乃一名研习降头术的黑巫僧,那何谓黑巫僧呢,这其实是东南亚一种特殊的人群,是印度传来的小乘佛教与当地最盛行的黑巫法相结合,从而掌握信仰和神秘力量的僧侣。他们在佛教的理义中断章取义,获得信仰的力量,又掌握邪恶的秘法,心中自有一套约定俗成的准则,平日里总在深山隐修,或者为了教义四处行走,部分人终生参研,修为极高,最是可怕。

  要化解这样的气息,需得用采用同如觉者我佛的方法,方可徐徐图之。

  一套印法结完,空间中隐隐有佛陀诵经之声,这是我的修为已经达到登堂入室之体现,虎皮猫大人双翅一张,低声喝道:“小肥肥,行动吧!”

  这话音一落,本来安静躺在病床上的李家湖浑身一颤,脸色立刻由蜡黄转为了锅底一般的黑,而脖子之下,则有无数蚯蚓般的血管在蠕动。肥虫子在李家湖体内开始驱赶那些化虫和结晶的降头戾气,这是全面战争的第一步,而我也毫不含糊,拿出一把随身携带的锋利小刀,抓紧李家湖的手掌,在他的十指之间,全部都划上了一个“卐”字形的口子。

  一刀划破,有浓黑如墨的汁液从他的指头破口处,一滴一滴地挤出来,与此同时,我还需要不时地关注他的口鼻之处,那些有着积粪老坑气味的污秽之物不断冒出,将他整个儿头都给覆盖住,我需要保持他鼻子和嘴巴的呼吸通畅,必要的时候,甚至不能计较那种极致的污秽,直接动手去抠。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李家湖像是个溺水者,喉咙里不断地发出“嗬嗬”的声响,时而身子弓成了煮熟的虾子状,时而又奋力地左右摇晃,即使将其捆住也无用,不得已,我只有唤出了小妖和朵朵,两个小萝莉帮忙按着,方才勉强好一些。

  而在此时,床头已经充满了秽物,这些尽是些粘稠的黑色液体和呕吐物,里面还有密密麻麻翻滚的虫子和结成晶状物的小石块,整个房间臭味熏天,我只有摒住呼吸,勉力清理了整整一脸盆的秽物。

  而就在我准备将这秽物移至卫生间的时候,李家湖浑身突然一震,口中大叫一声,整个人几乎就要坐起来,门外雪瑞母亲在大声地问,我只是不作理会,将手中的脸盘往旁边一甩,冲将上前去,双手扶住李家湖的头,运出一股柔和的气息,护住他的脑袋。

  就在这时,一股浓黑如墨的气息被那金色光芒给驱除体内,陡然一停顿之后,化作无边森寒,朝着我倏然袭来。

  我冷笑,果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一了前仇,不过我又岂是吴下阿蒙,当下也不急不慌,双手结一不动明王印,迎上这黑气。

  下降者到底是极为厉害之人,单单这一股离体气息,都让人不寒而栗,与我双手接触之后,陡然间化作一个面目狰狞的古怪头颅,往上飘飞,朝着我的脑袋咬来。而我心脉深处那曾经的印记,也与之交相呼应,如那南北极磁石,这两者融合一体,朝着我的脑域袭去。

  一阵铺天盖地的黑暗侵袭,如巨石压顶,我却双手回拍,将浑身的气劲转化为恶魔巫手的力量,与其击挡。

  轰然一声,我听到一声惨烈的呼叫,从仿佛很近的遥远之处传入我的耳中。

  这一场无声的战斗极为凶险,我瞧见李家湖终于平静下来,直到灵降源头已灭,而他呼吸通畅,显然是在虎皮猫大人的护翼之下,总算熬过了这次劫难。我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须知此役最难的不是清除灵降,而是保住受降者的性命,所幸我做到了。

  喘了几口气,虎皮猫大人抖了抖羽毛,围着朵朵转了几圈,然后与我们告别道:“我去看看,到底是哪个狗东西在弄这腌臜事,你们且等,大人我去去便回。”

  这肥母鸡朝着窗口飞去,朵朵交待道:“臭屁猫大人,你可要小心呢!”

  听得这窝心暖暖的话儿,大人心中一颤,差一点儿撞倒了墙上去。我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往外望,但见在远处街角的地方,有一个红袍僧人正朝着这边望,见我看来,他故作不经意的将视线移开。我心中冷笑,这些家伙欺生,当中国人是那软柿子,我倘若真软了,岂不是应了他们下怀?

  都说猛龙不过江,但是兔子逼急还咬人,到了现在,为了雪瑞,我也只有破釜沉舟了。

  虎皮猫大人跟踪盯梢者而去,病床上的解降工作则已经进入尾声,为避免太多的解释,我将小妖和朵朵唤回槐木牌中,然后揪着臭烘烘的肥虫子,让它自己去卫生间洗刷几遍。肥虫子不情不愿地离去,我则将早已经敲得翻天的门给开启。

  这门一开,我才见到外面围着一堆人,首当其冲的便是雪瑞妈妈Coco女士,她一脸焦急地问我到底怎么样了,老李没事吧……

  她话儿还没有说完,房间里那股排泄物的气味便铺天盖地的侵袭而来,熏入她的口鼻处,立刻天旋地也转,干呕几下,话也没有说了,人便给熏昏过去。顾老板在后面指挥护士扶住她,捂着鼻子叫嚷,说陆左,到底怎么回事啊,这病房怎么变成毒气室了?

  我看着自己的双手之上还有虫子爬行的黑色浓浆,再回头,一床的秽物,虫子满地爬,那臭气浓郁得跟高百分比的浓氨间一样,确实是十分恐怖。

  我吩咐旁边的医务人员,说请给李先生换间病房,洗一个热水澡后安心静养便是。

  身处缅甸,类似的事情虽少,但是也都有听闻,钱给足了,那些医务工作者倒也敬业,带着口罩便进去了,我则去洗了一个手,跟顾老板说老李应该没事了,过一会儿我给他们公司的工作人员留一个调养的药方子,修养一两个月便无大碍,走,我们去外面,找个地方聊一聊雪瑞的事情。

  顾老板喜形于色,说好,陆左,我说找你来没错吧,手到擒来啊。不过,呃……你去洗个澡吧,不然自己和别人都难受。

  瞧见顾老板一副都要被熏晕的表情,我装作要将手揩在他身上,吓得这家伙敏捷度瞬间超出上限,惊慌地往后躲闪,惹得我哈哈大笑。

  我下了飞机就直接赶到了医院,行李箱也在这里,老李换了房间之后,我在他的浴室里匆匆洗过后,来到医院主楼前的花园里,这边有一个专供人吸烟的区域,顾老板坐在那儿等我,见我过来,散我一只烟,我摆摆手,说不用,还是谈谈雪瑞的事情吧。

  我们两个坐在石凳上,不远处还有安保人员,蓝色的烟雾迷胧中,顾老板盯着我好一会儿,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陆左,多谢你。

  我说都是自己人,何须多言?

  顾老板摆手,说真的要感谢,你知道么,陆左,我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觉得这人日后一定能成大器,没想到我还真的是一言成谶了。我也感慨地说:“顾哥,当初若不是蒙你看重,说不得我还在江城那个工业园里面卖快餐,这情谊,兄弟我一直记着呢。”

  我们两个说了些掏心窝子的话,然后顾老板说雪瑞失踪一事,他们现在是抓瞎了,除了报案之外,只有寄希望于商会协调的结果,没办法,他真的没有这方面的人脉。我说报案了,官方有什么说法没?顾老板冷笑,说能做什么?军政府的那些家伙,一天八小时有五、六个小时不在工作,这效率,只怕找到雪瑞的时候,她已经……唉。

  我点点头,说那看来只有靠自己的了。

  顾老板说是啊,就指望你了……他话还没说完,从远处来了一个黑西服,朝着我们说道:“老板,有一个叫做吴武伦的政府官员找你们。”我和顾老板诧异地对望一眼,不会这么巧吧,还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