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文攻武卫

第十章 文攻武卫

  果任法师的话语引起了轩然大波,刚才群情激奋的旁观者此刻也都偃旗息鼓了,难以置信地瞧着面前这两个男人,交头接耳,小声地议论着,而一直被自己伯父给阻拦着的歹菲也终于站了起来,似乎在大声说着什么,义愤填膺。

  我看向了程翻译,她小声给我讲起,说原来这歹菲从小就很喜欢拜入果任法师门墙里面的钟水月,屡次央求自己的伯父说媒,为此果任也撮合了好几次,于是钟水月一成年,两人就结婚了,还有了孩子,不过钟水月这个人性格比较开朗,而作为一个地质勘探师的歹菲却总是在城里面忙碌自己的事业,得了闲就爱钓鱼,也不怎么管那妇人,他这次应政府邀约前往克钦邦地区去勘探玉矿,一去两年,结果没曾想自家妻子竟然“一枝红杏出墙来”了……

  歹菲的叙述愤然不平,脖子上面的青筋不断鼓起,朝着我们大声地叫嚷着:“太过分了,那贱人被你们的人给勾引,自己的孩子都不要,远走高飞,这也就算了,你们好还意思几次三番地找上门来闹事。前几次我们也就忍了,毕竟你们也蒙受了损失,然而这次居然还诬陷我伯父谋害了你们的老板,又绑架一个小女孩,诸位评评理,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是不是太过分了?”

  程翻译迟了一拍地给我翻译,然而我却能够从他的这表达中,体会到最深沉的疼痛来。

  这是一种极度的悲哀,自己的爱人不但给自己带了绿帽子,而且还直接跟人跑了,消失无影踪,这位叫做歹菲的黑脸青年将绿帽男的悲哀表现得淋漓尽致,真假莫测,即使以我的阅历,也瞧不出来,倘若是假的,只怕这人真的是奥斯卡影帝级别了。

  不过我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无辜,因为虎皮猫大人亲眼见证到,给李家湖下降头的那行脚僧人达图,就在这个庄子里,达图和果任法师认识,那么所有的一切,特别是雪瑞的被虏和李家湖的中降,果任要是不知道,我想我都可以直接跳进村口那条河里面去了。

  回想起事情经过,我不由得感叹:老辣,真的是太老辣了!

  “是啊是啊,人家都悲惨成这幅模样了,他们还要苦苦相逼,实在是太过分了……”

  “要真的如此,只怕误会人家了!”

  听得这两个人的表述,旁观者中边有人立即倒戈,摇头叹气,朝着我们看来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质疑,便是戚副会长这边,好几个人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过我见到那个言老先生却是出奇的气定神闲,表现得泰然自若。

  面对着这么多人的质疑,连双龙也不由得有些慌了,不假思索地质疑道:“你说是你老婆,就是你老婆啊?口说无凭,你拿什么来证明?”

  他这话正中了人家下怀,歹菲直接从怀里掏出一本证件来,摔在了连双龙的身上。这本子掉落在地,连双龙弯腰捡起来,仔细一看,脸色大变。我不知道缅甸的结婚证长什么样,瞧着这怪怪的模样,以及连双龙那见鬼的表情,也知道这东西确实无疑。

  拿着这结婚证在手,连双龙脸上的肌肉不断抽动,而歹菲则凄惨地冷笑着:“我们在这里一片土地上也是有名望的家族,犯得着为了你们那点小钱,将自己老婆都给献出来么?你们还好意思找我要人?我不找你们要人,这已经是极为克制了,你们还有脸?”

  这般颠倒黑白,连双龙瞠目结舌,语无伦次,而旁边的诸人也都议论纷纷,似乎已经听信了果任伯侄两人的解释,瞧着这几乎失控的场面,我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子来:“双龙,你先退下吧,我来。”

  听得我的吩咐,连双龙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口中喃喃自语,说明明都是你们在捣鬼,还装什么清纯?话这么说,他人倒是退回了我们的身后来。我双手抱拳,朝着场中拱手,高声唱诺道:“在下陆左,来自中国苗疆,此番专门为了解决这件事情而来,见过各位,见过果任法师!”

  我说的是中文,然而在场的大部分却都听得懂,程翻译在旁边给我翻译着,果任法师伸手打断了她的翻译,眯着眼睛盯了我好几秒钟,这才用一种沙哑而怪异的中文腔调缓缓说道:“年轻人,我看你年纪轻轻,眼睛炯炯而有神,是个不错的孩子;然而这修行不易,你还是需要修养一些气度,凡事不要收了人钱财,就强出头,倘若是让自己莫名陨落了,那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呵呵,年纪大了,心也软了,最看不得英杰才俊遭受委屈,这便多唠叨了几句,莫见怪啊!”

  他这一番爱才兼威胁的话语,让我不由得洒然一笑,回顾了一番周围的这些人,脸上有着微微的笑容,平静说道:“果任法师,并不是说我非要趟这滩浑水,我这次下南洋,所为的只是雪瑞,如果她没有事,我立刻掉头就走!”

  “好情谊,不过既然如此,你更不应该找我了,像这种失踪的事情,你应该去报警,让军政府来帮你出头,而不是来骚扰我们这种平民百姓。”果任法师一点儿也不为所动,面不改色地撒谎。

  我面前这位是个滑不溜手的老油田,想到此节,我将心神沉下来,却也是不慌不忙地说道:“果任法师,或许你不是很清楚,我也没有跟你提起,这雪瑞呢,她有一个师父,名字叫做蚩丽妹,不知道你可知晓?”

  果任法师的眉毛一掀,说我可不认识什么妹不妹的,也不知道你想说什么,年轻人,你想唬我么?

  这人不知晓,堂下却有人惊讶说道:“啊,这事情还涉及到白河苗蛊神女的后辈?”

  听得这句话,我下意识地扭头看去,却见之前淡定无比的言老先生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来,似乎晓得些什么。白河苗蛊神女?这个名号,说的是那个泡在虫池中的角色女人么?我的心中还在诧异,果任法师的眉毛却是又一阵耸动,他眯着眼睛说道:“好大的名头,还真的有些唬人呢。这位老先生,未曾请教高姓大名?”

  言先生摆摆手,摇头说我就是一山野村夫,临时过来凑数的,不过小法师,作为一个年长者呢,我给你一个忠告,那就是倘若那个叫做雪瑞的小女孩在你手上的话,那就把她交出来吧,大家面子上都好看,和解也容易——你也许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惹到了什么人……

  果任法师浑然不理,微微一笑,说你个老家伙,倒是好谋算,你和这个疤脸小子这般一唱一和,不就是想诓骗于我么?然而我什么都没有做,正如你们中国人所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心里面坦荡荡,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抬起头来,沉声宣布道:“陆左,还有你,李宇波,既然大家都召集了乡绅名望之辈前来,摆场讲数,所有的事由都掰烂了、揉碎了,讲了个清清楚楚,你们是受害者,我们也是,老天公平,并没有厚此薄彼,不过我这里提前讲明,此次讲数都是因为你们的纠缠,我们才不得不劳烦在座诸位名望之士前来勘查,既是如此,那么我们虽然不要求你们进行精神损失的赔偿,但是你们还需要出一笔车马费,犒劳众人,如此可好?倘若你们同意这个数额,那么一切就万事皆休了!”

  瞧见果任法师这般说法,有摆出一个让人诧异的数额,言老先生摇了摇头,叹了声“自作孽不可活”,然后隐没入了那人群中。

  这番讲理,不但没有讨到个说法,将雪瑞给救出来,反而被这家伙一番羞辱,临到了,居然还敢叫我们赔钱,这可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我回头瞧了一眼,发现我方之人,脸上皆露出了愤慨的神色,我心中愤怒,却不露于脸上,而是淡淡地说道:“倘若我们不罢休呢?”

  “不罢休?”果任法师双目如电,猛然瞪了我一眼,磨着牙,阴森森地说道:“倘若不愿,我这大门,也不是谁都说进就进,说出就出的!”

  果任法师脸色肃然,整个人轻轻一抖,立刻有一大团黑雾弥漫于身,肆意张扬。这黑雾乃灵阎之气,如鬼魂一般,非修行者不可见,常人之感觉整个空间陡然一阴,而我瞧见这个家伙则是“魔焰滔天”。

  不过瞧见他露出这番模样,我不怒反喜,因为斗心眼,讲诡计,我还真的不是这种活了一大把岁数的老家伙对手,但是若是斗本事,我却还真不惧。当下摆明车马,我也是洒然一笑,说大家都是明白人,果任法师,你既然说出这般话,那我们便斗上一斗,倘若你赢了,我们掉头便走,该咋赔咋赔,但倘若是我赢了,一天之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要见到活蹦乱跳的雪瑞!

  果任瞧见我战意盎然,却不接战,左耳朵微微一动,旁边蹿出一条大汉,怒吼道:“想与我师父较量,先让我姚谦书试试你的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