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五章 生日礼物

第十五章 生日礼物

  这突然而来的推窗将我吓了一跳,刚刚站直起来的身子立刻缩了回去,背脊骨紧紧贴着墙壁,缩在那个黑暗的角落,一点也不敢动弹。

  果任法师狐疑地探出脑袋来,在窗口张望着,这时从前面花园处转过来一个身影,迎着果任说道:“伯父,是我。”

  那人正是绿帽男歹菲,他走近来,愤愤不平地朝果任法师说道:“伯父,他们明天就要来拿人了,这可怎么办啊?”果任瞧见自家的侄子,还是有些不放心,问你刚才在这里么?”那歹菲倒也帮忙,点头说道:“是啊,我过来几次了,阿莱说你在跟人谈事情,让我不要打扰你,不过我心烦得很,想找你说说话。”

  果任法师这才放了心,把歹菲叫过来,问怎么了?

  歹菲说起他老婆钟水月跟别人跑了之事,颇为不甘,说道:“我父亲死于拼斗,结果我母亲自小便不让我学习降头术,而是规规矩矩去读书,现在想起来好恨,倘若我当年在您跟前学习,现在说不定就能够亲手杀掉那对奸夫淫妇了!”

  果任法师问,说水月可是小巴喜的妈妈,你舍得杀她么?

  “我……”这一句话将歹菲所有的义愤填膺都给堵住了,这个汉子愣在当场,一时间语塞,没几秒钟后,竟然号啕大哭起来。

  这哭声悲恸,果任法师安慰他两句,然后又让门口弟子将他送回房间去,望着自家子侄离远,这位老人轻轻地叹气,说孩子,我当初派水月去谋夺魔罗,却没想到这欲求不满的女人竟然忍耐不住寂寞,跟别人上了床,弄得伯父也被带了绿帽子,你恨,我也恨啊……不行,我这恶魔之眼被损伤了,没几个月好不了,我这就去将那鼎炉给吸了,免得明日那疤脸小子打上门来,又吃了亏。

  他这般说定,在房间里收拾了一会儿东西,然后出了修行房,带着门口两个徒弟,朝着后门走去。

  这老宅子被我搜遍,又在虎皮猫大人的监视下,藏不了人,那么倘若薛瑞被掳,只怕窝藏之处是另有地点,见到果任离开,我的心中欢喜,然后顺着原路折回,出了这套老宅子,隐没于黑暗中,只见果任一行三人,背着包裹,朝着村后山林行走。

  进山了?我疑惑地看着这几人的背影,也悄然潜出村子。

  离开了这人群聚集之地,又要进入山林,我一挥手,便将朵朵和肥虫子给召唤出来,帮忙看路。

  虽然我今天打败了果任,但毕竟是他太过于轻敌,而且又束手束脚,当他得了行脚僧达图上师赠予的佛牌之后,我并不知道肥虫子能否联络到他肚子里的蛊毒,也怕倘若雪瑞真的在那儿,一威胁,我便投鼠忌器,于是也不敢跟得太紧,只是小心地远远辍着。

  一面赶路,一面走得无聊,我这才想起刚才与小妖的承诺,回过头来,问这小妮子刚才到底想要说什么?小妖越过我,在前面领着路,默不作声,我以为她听不到,跟在后面又追问了一句,她回过头来,月光下,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上竟然有些许羞红:“陆左,一个星期之后,你要送我一份礼物哦,跟麒麟胎项链一样的礼物!”

  也许觉得直接要礼物有些不好意思,小妖说完这句话就扭过了头去,越走越快。

  这要求提得有些突兀,我莫名其妙,问为什么啊?小妖不理我了,一溜烟竟然没了影儿,我摸了摸鼻子,脑子里乱糟糟的,扭头问朵朵,说小宝贝,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朵朵的身子飘在半空,修为越发精深的她身子宛若天上之明月,散发出荧荧的光芒来,波长不远,传递不到远方,但是近着看,宛若天使。她将手指放在红润的小嘴里含着,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会儿,讶然道:“啊,差点忘记了,上次小妖姐姐说下个星期六,是她的生日哎——我这猪脑子,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够忘记呢?小肥肥,你记住了啊,到时候记得提醒我,要不然我弹你屁股啊!”

  肥虫子瞪着一双黑豆子眼睛,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忽闪忽闪,只点头,而我则是摸不着头脑,说小妖她草木成精,竟然也有生日啊?

  朵朵说当然,她有了意识的那一天,便是她的生日啊,笨蛋!

  要生日礼物啊,难怪这小狐媚子会这么害羞呢?我摸着下巴想着,不过跟麒麟胎项链一般的礼物,这叫我去哪里寻找啊?我本来在追踪果任法师,结果一路上却开始思考起这个让人头疼的问题来,想着想着,两边的树木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稀疏,转过一个山道,前面出现了一个狭长的山谷,坡地上面有草地,前方不远处还有一条一丈多宽的小溪,在山谷中间靠里的地方,还有一片巨大的榕树。

  这些榕树有了些年头,华盖笼罩,节枝从生相连,密密麻麻,竟然连成了一大片林子,黑压压的,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生态坏境。

  有亮光从这榕树枝叶里透露出来,透过间隙,能够看见十来间木屋寄居在那榕树之上,看着颇有些情趣。我刚准备往着山谷继续走,一只皎白若月光的手从草丛中伸出来,拽着我的衣角。

  我扭头,只见小妖那微红的俏脸探出来,警示道:“这里应该是果仁的大本营,前面有些布置,很危险,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需要绕路才行。”

  绕路啊?我顺着小妖给我指的地方瞧去,在更远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宽阔的水潭。

  那里因为常人难以渡过,故而布置也相应的少一些,我们需要绕到对面岩壁上,垂直而下,然后横渡水潭,然后再缓慢靠近这谷中的榕树木屋下,探听情况。事情是比较麻烦些,然而想要悄无声息地潜入谷中,也只有如此了。

  念头打定,我们便开始行动起来,马不停蹄地穿过林子,绕到了对面的山壁上去,这山壁落差极大,下面又有深潭,我只有在两个朵朵的照顾下,攀爬悬崖间的树枝儿往下,然后启用了天吴珠,进入了略为有些寒冷的深潭处。

  这潭中淤泥甚多,所幸有天吴珠在,浮浮沉沉,我终于越过了这寒潭水,从另外一边爬了出来。

  尽管天吴珠能避水,但是在这潭里走一遭,我仍感觉自己浑身潮湿,颇为不自在,拧拧衣袖,甩甩头,想让自己变得干燥一些,然而我这边一分心,就忘记了看路,脚下一绊,整个人就朝着前面跌去。

  哐啷!

  安静的晚上,从我脚下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我低头一看,原本自己踢到了一个陶罐子,那盖子掉了下来。

  这陶罐有我老家腌咸菜的那种坛子差不多大,一半埋在土里,还有一部分露出了外面来,刚才我还没有注意,这会儿瞧了一下,才发现在这潭边往里的近百米内,密密麻麻,全部都是这种陶罐子,怕不得有上千个,分布得错落有致,颇合章法。

  我有些好奇,这陶罐子里面到底装着啥玩意,正想低头察看,却是心中一动,身子低伏,朝着不远处的荆棘林中躲去。

  也是巧了,我刚刚在旁边不远处的草丛中蹲下,便有两个人赶了过来,蹲在我刚才踢开的陶罐旁边察看。这两人一瘦一胖,瘦的那个拿出一个手电来,朝着陶罐子里面看去,里面有金属反光,应该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将盖子合上,然后与胖子左右查了一圈,然后嘀咕着离开。

  我问小妖这两个家伙说得啥,她笑嘻嘻地轻声告诉我,说那些人嘀咕,说定是麦阿龙养的狗又乱跑了,大晚上也不拴牢一点儿。

  小妖嘻嘻笑,而我则暗自下了决心,倘若真的冲突起来,这两个家伙我定然不放过,哼!

  那个胖子和瘦子的出现,提醒了我,这个山谷里面,可并不只有果任一个,应该还有许多人,有可能还包括像达图这样的神秘高手。于是我便更加小心了,待那两人离去之后,我才绕到小树林边,缓慢朝着里面的榕树林摸去。

  榕树是热带植物区系中最大的木本树种之一,有板根、支柱根、绞杀、老茎结果等多种热带雨林的重要特征,位于这片榕树林中心几株,树围竟能有七八米,高达二十余米,枝繁叶茂,浓荫蔽天,所盖之地有上百多平方米。

  到了边缘的时候,朵朵收敛身子,低声跟我说道:“陆左哥哥,我感应到雪瑞姐姐的气息了,她在那儿,不过很微弱,好像被什么给控制住了一般!”

  雪瑞在那儿?

  听得朵朵肯定的话语,我朝着最中间的那棵巨大榕树看去,在那树上有一间树屋,里间有着昏黄的光线传递出来,我心中一阵热乎,不过也忍不住担忧起来。当下我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顺着树林的阴影,朝着中心处疾步走去。

  这片榕树林遮掩光线,除了有几栋树屋有灯光传来,下面一片黯淡无光,形如鬼蜮,而且陷阱也多,得亏小妖和朵朵在前引路,我才不至于一脚踏空。很快,我来到榕树下方不远处,那树下不远处站着一个黑影子,面朝着北方,而树上则有软梯垂下来,得以出入。

  这榕树巨大,我从后方绕来,前面的人看不到,而我也不敢爬那软梯子,沿着枝丫小心攀爬,很快就来到了木屋的下方不远处,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传出来,是果任的声音,而且还是生涩的中文:“小贱人,今天达图去市里面办事了,我忍不住了,你这鼎炉,就让我来采摘了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