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五章 死于烟雨三月,人生啊人生

第二十五章 死于烟雨三月,人生啊人生

  我一个人呆呆想了很久,方才回过神来,雪瑞看我刚才魂不守舍的模样,略微担心地问我怎么了,没事吧?

  瞧着大家关切的眼神,我感到一阵温暖,点了点头,长吸了一口气,用尽量和缓的语气说道:“青伢子,大名叫作王万青,他不但是我晋平的老乡,而且还跟我打过交道,更重要的事情是……”

  我环顾一圈,淡淡说道:“他是杀害朵朵,让朵朵变成小鬼的杀人凶手!”

  啊……所有人都是一阵惊呼,表示难以置信,天下间的事情,居然会是这么巧,让人觉得世界实在是太小了。雪瑞感叹道:“朵朵这么可爱的孩子,他怎么下得去手啊?”

  我摇头,说这世界上大部分坏人,其实心中都有着温暖的地方,有着对美的追求,这就是人性,但是有的人整个性格却扭曲了,变态了,心中只奉着一个所谓的信念,与其背道而驰的,便是不对的,就想去打击,想去毁灭,宛如十年的狂热者,宛如脑残,王万青便是这种人。

  他从小吃过很多苦,少年时就亡命天涯,流亡海外,心智早就变得黑暗无比,也懂得伪装,居然连般智大师这样的高僧,也瞧不出他的本性来,唉……

  这一番感叹完毕,我开始具体询问起关于王万青的情况来,他侬告诉我,说他们是在禅邦的一个黑矿场里面碰到青伢子的,当时他因为对打骂监禁自己的工头下降,结果不成,给发现了,于是被吊在树上让人用皮鞭抽,奄奄一息了,他师父般智上师见着可怜,便上前阻拦劝解,缅甸崇佛,僧人的地位极高,所以工头即使再凶恶,也还是给了面子,将他放了下来。

  当般智上师准备离开的时候,青伢子突然冲过去抱住他师父的大腿,恳求收留。

  他侬的师父一般是非有缘而不收弟子,然而摸到这少年的头颅,发现他根骨奇佳,乃大才,绝顶的修行材料,于是就动了心,稍微问了几句,青伢子言谈也得体,便收归了门墙。带回清迈之后,青伢子勤奋极了,干活的时候,一个人能顶三两个大人,修行的时候,几乎是瞬间入定,渐渐地也就赢得了般智上师的信任……

  听得他侬这般说起,不详细的地方我也不断地在心中用想象来填充,居然勾勒出了一场“落难屌丝异国逆袭记”的桥段来,简直就是分分钟精彩,青伢子的经历倘若述诸于传记话本里面,完完全全就是一篇三观不正的《基督山伯爵》啊。

  当他侬谈及青伢子在去年曾经回过时,我想起了当时茅晋事务所办案子的时候,遇到了行脚僧达图的弟子,降头师巴达西,当时与他一起的,应该也就是这个小子。他应该从他侬这儿骗到了我的地址,当时应该是觉得学有所成,前去报复,然而没想到根本惹不起我们,于是返回般智上师这儿,谋求更高层的力量,才会有了今天这惨剧发生。

  世间因果,莫不如此,想到般智上师的厉害之处,我不由得胆寒,倘若青伢子能够继承般智上师的力量,而且又有着如毒蛇一般的心机和耐性,绝对是我所头疼的大敌啊。

  想到这里,我立刻问起青伢子现在的情况来,他侬告诉我,说青伢子强行吸收他师父一身修为的法门,是从小乘秘典谶经之上得来的,唤作菩提袈裟,据闻乃一恶罗汉所作,乃极为邪恶之法,条件也苛刻,需得有过师承印记的两代人而为,归本同源,这修为才不会排斥,而且断然消化这一切,多则三五年,少者大半年,其间,之前所有的一切修为全部腾空,化作空瓶,以作积蓄新力而为。

  我点头,表示明白,虽然师承同源,但是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鸡蛋,两个人的修为便如同相似的油,看上去一样,但终还会有杂质,青伢子倘若想将般智上师的修为融入体内,须得散去自己的一身修为,如同一个瓶子,倒出去,方才能装进来。

  不过他既然选择了做这件事情,那么必然会有后招,只怕早就找好地方藏匿,至少一年,我依然看不到他。

  而且,与他同谋的那个许先生,倘若真的是萨库朗的二号人物,只怕整个事情,会更加严重了。

  形势是如此严峻,我心思计较着,表面不说,而是问他侬,说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他侬哭丧着脸,说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在追杀我,一定要将我捉拿回去,我害怕我回去之后,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就给他们在路上秘密处决了,要不然……我跟你们走吧?你们带我回中国,我在那里找一家寺庙,留下来修行。

  他侬也是病急乱投医,站起身来,紧紧抓着我的手,说陆左,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只要离开那些人的追杀,我可以自己过得很好,我自出生就跟着我师父了,我学得有很多本事,我、我只要不被他们抓到,我就可以活下来,然后、然后……我会修炼得很厉害,帮我师父报仇的。

  精疲力竭的他侬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我能够体会到他那种绝望和渴求帮助的心态,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情要解决,并不会回国去,我明日就要进山,去找蚩丽妹给雪瑞解降……

  等等,我突然想起一事,紧紧抓着小和尚他侬的手,有些焦急、有些期待地说道:“他侬,你说你师父教了你很多东西,不知道龟甲封神术,你可曾有学得?”

  “龟甲封神术……”

  他侬脑子乱乱的,这会儿有些短路了,皱着眉头回忆,我和雪瑞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终于,他很肯定地点头说道:“是的,我会!我不喜欢给人下降的手段,更喜欢治病救人,给人解降,所以对这个还是了解一些的……”

  他侬的话让我忍不住跳起来,激动地抓住他,说是么,那你来帮我们看看。

  餐馆人多,我把他侬拉到旁边来,用背部遮挡住旁人的视线,而雪瑞稍微掀开小洋帽的一角来给他看。

  他侬瞧见了,眉头不由得紧紧皱起,左右打量一番,脸色凝重地表示:“这龟甲采用的是百年老龟的背壳,放入虫池中浸泡三年,日日持咒念诵而得。现在的问题很严重,那降头恶灵已经隐隐跟施降者在精神上有着联系,倘若不是你们之前让这恶灵陷入沉眠,只怕雪瑞小姐是命悬一线,生死皆在别人的一念之间呢。我虽然可解,但是没有那么高深的修为,将雪瑞小姐隔绝于世……”

  我笑了,说你不能,我不能,但是我们明天要去见的那个人,却一定可以。

  想到雪瑞那个化为蚕茧、藏身于虫池之间的便宜师父,我的心便终于松了下来。当下也是带着他侬去附近的服装店里面换了装扮,瞧着这儿离廖老鬼的杂货店不远,便带着几人前去探望。

  到了地点,门面有两个伙计看着,而廖老鬼则刚刚吃完晚饭,正躺在院子里的椅子上乘凉,见到我,好不高兴,拉着我寒暄,聊了一会儿天,我想起了当日带着我们藏在地窖的小廖,也就是他的二儿子,问人呢?

  老鬼叹气,说老二回国了,他当年亲手将四肢被砍去的古丽丽送回家乡之后,一直在中国照顾她,直到今年三月份的时候,古丽丽伤重去世,他家老二打了个电话回来,说及此事,说丽丽死在一个细雨朦胧的傍晚,虽然全身的伤痛将她折磨得痛不欲生,但是她走得依旧很安详。

  小廖还告诉老鬼,他爱上了这个倔强的女孩,也爱上了中国,他决定留在中国,留在他父亲出生并且长大的地方……

  说到这里,老鬼一脸的泪水,说这样也好,落叶归根,我这把老骨头有任务,就留在异国他乡,发光发热,孩子嘛,回去吧,让他的子子孙孙都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为这个伟大的国度,感到自豪。

  老鬼这慷慨激昂的爱国情绪让我胸中发胀,思乡之情又听得我心酸,在国内犹不觉得,出了国门,方才真真正正地明白,只有祖国强大了,我们才能够挺直腰杆,有尊严地活着。

  从老鬼那里返回宾馆的路上,我的情绪一直不高,当时我记得我说要去古丽丽的家乡看一看她的,然而这诺言一直都没有实现,反倒是身为陌生人的小廖,担起了这责任来。我闭上眼睛,总是能够看到那个漂亮的女孩子,倔强而绝望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扎在了我的胸口。

  说来可笑,我见过的死人无数,然而依然还是会有这样的情绪在。

  返回宾馆之后,因为第二天就准备去山里,我将他侬安排在我们同一个套间,正准备休息,阿洪过来敲门,说陆左,刚才你们离开的时候,有一个姓许的先生过来找你,我说你不在,他说他在酒店旁边的咖啡馆那里等你,让我告诉你,如果你回来的话,去那里找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