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八章 泰拳高手,苗村空寨

第二十八章 泰拳高手,苗村空寨

  听得他侬这般说,我不由得有些诧异,问不是一伙的?

  他侬点了点头,指着为首那个身高腿长、眉目犀利的黑瘦光头说道:“当头的那个,是我契迪龙寺的师兄乃蓬,他是个一等一的泰拳高手,当年泰国南部拳王阿育称霸拳坛,傲气凛然、不可一世,有一天来我寺内,进而不脱鞋,结果被乃篷师兄一拳击倒,三个月都没有能比赛!”

  我心中凛然,须知这泰拳是古代泰国在战争中的产物,去除了原先很多复杂的动作,以实用和高效率著称,极具杀伤力和科学性,它的一切思想就是为了消灭敌人,把身体上所有能用的部位都当做武器来攻击,其实战性并不是软绵绵的花架子所能够比拟的,也算得上外功的一种巅峰。我曾在集训营中学习到的那些一击必杀术,其实有部分也是沿袭自泰拳,

  能够称霸拳坛的,自然是绝顶的外功高手,然而这个乃篷能够将那个高手一拳击倒,说起来实在吓人。要知道,关公为何能够名列武圣之位?这里面除了传统儒家为了宣传忠义之外,温酒斩华雄这种一刀流的战绩,也是必不可缺的。

  当年在缅北萨库朗基地逃狱,我曾经与两名天残地缺的泰拳高手合作过,确实了解到泰拳在实战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凶猛和麻利,当下也是问了一句,说这些人,你想怎么处理?

  他侬哭丧着脸,说他与乃篷师兄关系其实挺好,只不过师兄他误以为我害死了师父,心中愤恨,才会亲自追杀于我,我并不想与他为敌,能不打最好。我点头,决定不动声色,让他们自行离去便是。

  然而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当下那三人快步走上前来,为首的乃篷鼻子异常灵敏,三两步就冲到了我刚才斩杀魔泥猿的地方,蹲身下来检查了一番,然后转过头来,朝着我们这边的草丛低喝。

  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还抱着侥幸心理蹲着,结果小妖在我的身后推了一把,说别猥琐了,他闻到了血腥味,就知道我们躲藏在这里了,出去吧,别让人给小瞧了。

  留下不能战斗的雪瑞继续藏在原地,他侬哭丧着脸,与我,以及小妖一起,站起身来,走出草丛。

  他怯生生地跟那个黑脸光头僧人打招呼,乃篷立刻火爆地大喊,我回过头来求助小妖,她帮我翻译道:“乃篷在骂他侬,责问他怎么不跑了啊,是不是找到帮手了,是不是就这两个帮手,跟他一起谋害的上师?”

  躺着也中枪的我表示很无奈,不过这师兄弟说话,我也不便插嘴,只是让小妖给我翻译,然后遣出肥虫子,伺机而动。

  他侬和乃篷这两人激烈地交谈着,他侬极力地表明自己是冤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青伢子所为,然后举出各种例证,看得出来,乃篷与他侬是多年的小伙伴,彼此的性格也十分熟捻,乃篷似乎有些信了他侬,问他为什么不回寺里面去,讲个清楚?

  他侬摇头,说不行,现在他们又伪造了那么多证据,寺里面已经被人控制了,你身后的沙曼就是青伢子一伙的,我只怕还没到寺里面,就已经死在路上了。我不愿,我要走,等我修为大涨的时候,我再回来,以报师仇!

  “胡说,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来保证你的安全!”

  乃篷大声地喊,而他侬则拼命摇头,如此僵持一分钟,我瞧见乃篷的目光转冷,当下也是将手中的鬼剑握紧,小心防范着。果然,乃篷并不是一个愿意用言语来说服别人的家伙,相比之下,他更相信自己的拳头,当下也是一声大吼:“你不肯跟我走,那我就把你抓回去!”

  此言方落,他的人便如同一道残影,霍然横跨四五米的距离,化拳为掌,朝着他侬的胸口抓来。

  他侬惊声后退,而正在这时,我的鬼剑已经出现在了他手指前方。

  瞧得这鬼剑锐利,乃篷倒也没有敢尝试与这剑交击,倏然变招,抬腿朝着我的胸口蹬来。

  我横手去挡,感觉一阵巨力袭来,轰!

  我的手上如遭雷轰,蹬蹬蹬,我连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站定下来。

  就在刚才的那一次交手中,我已然差不多了解了这个乃篷的实力,他的力量自然没有我强大,但是他的爆发力和变招敏捷度,却是一等一的强悍,绝对的实战派。不过遇到这样的对手,我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心中不由得一阵热血燃烧,浑身激动得直哆嗦。

  当我站定的那一刻,右手之上的鬼剑收于身后,我摆出了八极拳的架子来。

  这八极拳乃破烂掌柜赵中华所授,拳法刚猛暴烈,也是战场得来,由于拳法直接狠辣,杀伤力强,屡次成为近代史上保护政要人物的“大内武术”,名气极大。乃篷瞧见我这番架势,脸上不由得一阵冷笑,当下脚步一蹬,如箭袭来,到了跟前时猛地右转髋和肩,左肘稍抬,呈弧线向目标击打。

  他向右拧转身体的同时,以左脚脚前掌为轴,脚跟外旋,使左拳发出产生鞭打效果,如同子弹射出一般。

  乃篷来势汹汹,一出击杀招,浑然天成,我却也不慌,当下将这架子一抖,浑身内外劲气交融流动,双手如大枪,毒蛇探巢,轰然而动,与乃篷重重交击在一起。

  巨大的撞击力从我与乃篷接触的拳骨之上传来,因为长年用铁砂训练,乃篷的拳骨坚硬如铁,这一拳我估计便是一头牛,挨了都得躺倒在地,然而我虽然使的是外家拳的样子,但底子却有劲气辅佐,却也不会吃多少亏。

  两者一触即收,接着再次突前,攻击宛若潮水,暴风骤雨一般。

  我与乃篷交战,几乎每一秒都面临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并不是以往那种碾压性的恐怖,而是连绵不绝的攻击,以及熊熊燃烧、暴烈如火的战意,仿佛每一次的疏忽都会让我落败,身受重伤。

  不过我越打越兴奋,因为对于我来说,像这样的交手机会并不多,在格斗技上面,我这个人所学颇杂,十二法门中巩固体质、类似瑜伽的固体术、杂毛小道所传的道家入门拳脚法、出身武术之乡沧州的破烂掌柜各路法门、集训营中的军中格杀技,以及生死边缘中所领悟的各类手段,然而能够如同杨过一般,将所有的手段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的风格,这种事情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当下也是拿这泰拳中的顶尖人物来练手,一时间好不激烈。

  乃篷与我交手,拳脚争锋,他旁边的两人则被小妖和他侬所接下来,一时间山道上交击的身影处处,拳风脚影,却也是十分惊人。

  来人除了乃篷,其余两个并不算厉害,按说以小妖的实力,早就直接拿下,然而这小狐媚子的关注力总在我这边,于是打得也是勉强应付,弄得那人好不郁闷,大叫连连。

  我与乃篷斗了十来分钟,当真是酣畅淋漓,感觉浑身的劲气行于筋骨之间,整个人的实战能力,仿佛上了一个台阶般,让我受益无穷。有了收获,我便不想再死缠烂打了,当下也是一声使唤,那本待与我决一死战的乃篷突然双手捂在档部,跪在了草丛中,一脸的冷汗。

  我瞧见乃篷这般作态,不由得暗声大骂,肥虫子这小家伙又恶性不改,居然又走那条道路……

  功夫再高,肥虫撂倒,瞧见乃篷跪下,小妖也是三下两除二,直接将对手给揍趴倒地,然后又帮着被追得到处跑的他侬,将那个叫做沙曼的小子给弄翻。

  小妖对捆人情有独钟,一切搞定之后,她去抽了些坚韧的藤条,将这三人都给绑在树上,我拿柔嫩的叶子给肥虫子擦理身子,然后问这怎么办?

  他侬瞧了他师兄一眼,叹息表白道:“乃篷师兄,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曾经多么好的小伙伴儿,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也能知道。我对着佛祖发誓,我没杀我师父,杀他的是青伢子,我现在不能跟你回去,但是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契迪龙寺,用我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这一切的!”

  说完,他转身朝前走,我警告这三人,说今天我不杀你们,但是如果你们再次来骚扰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们不再管这三个被绑在树上的人,回过头来,招呼正在吸食魔泥猿凶魂的虎皮猫大人,朝着深山行去。雪瑞有些担心,说在这山里面,他们要是碰到蛇,或者其他野兽怎么办?

  小妖在旁边笑,说雪瑞,你还真是善良啊,这些人本来就是敌人,不杀他们就算仁慈了,何必想这么多?生死由命,看他们造化吧。我也在旁边说,这些人后面还有援手,会赶过来给他们解开的,不过倘若他们再次前来,不肯罢休,那我们可就真的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将身后追兵解决之后,我们的脚步加快,中午时便到了错木克,这个克扬族人生活聚居的地方经历过战火之后,又恢复了生机,能够看到里面有人在活动,不过比以前的规模,似乎小了很多,也破落。

  我们过村而不入,继续赶路,终于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到了目的地寨黎苗村。

  来到村外,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整个寨子静悄悄的,也没有见着人,甚至连鸡鸣狗吠之声,也没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