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二章 十八郎

第三十二章 十八郎

  不知道大家可曾记得,这虫池我前后来过两次,而这两次与池中蚩丽妹的交流,都是通过她的妹妹,也就是蚩丽花婆婆来完成的。当时我的猜测,那便是她沉浸于这虫池之中,沉眠静养,属于二次发育,就是在等待破茧成蝶的那一刻,而在此之前,我相信她除了露出来的这张脸孔之外,很多东西,都还没有发育完全。

  这里面,也包括了人体发声时所必需的音带。

  然而时隔两年有余,当我再次重返寨黎苗村的时候,这个绝代风华的美丽女人,不但上半身都已经发育完全,而且还能够开口说话了。世间瞬息万变,所有的一切都在不断的变化和发展当中,当我还在为蚩丽妹开口说话而震惊的时候,雪瑞却听到了她所要表达的含义,开口说道:“是的,魔罗已经通过一个孕妇的子宫,经过一个叫做钟水月的女性降头师接引出世,并且据说已经被控制住了,而那人也已经前往泰国去了。”

  蚩丽妹摇了摇头,说不对,他们就在附近,没走远。

  旁边的蚩丽花婆婆听不懂,问她,说姐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牵扯到了魔罗身上去了?

  蚩丽妹脸色凝重地说道:“我刚才在边界,看到了魔罗从深渊浮出,挣破罡风,越境而过,朝着我们这边来了。”她说得轻松,而我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句话里面,信息量也太大了吧?美女,你不是在这虫池底下待着么,说边界啊,深渊啊什么的,到底是在闹哪样?

  不过不管我这边心情惊诧到什么地步,姐妹俩的谈话依旧在进行,蚩婆婆将雪瑞的情况说与她姐姐知晓,听完之后,蚩丽妹面无表情地跟雪瑞说道:“过来……”

  雪瑞依言而上,走到了虫池边缘,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池子里突然伸出了一条宛若螃蟹腿般的修长节肢,将雪瑞头顶上面的白色小洋帽给取下,露出了她被龟甲紧紧锁住的头颅来。瞧见龟甲之下那不断游动的粉红色肉丝,她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严肃了,那节肢末端有着锋利如刀的硬化角质,闪着寒光,在雪瑞的头上舞弄了几下,试探了个来回,然后扭头瞧向我,问道:“谁干的!”

  我被她盯着,莫名感到有一些胆寒。

  我不知道这种恐惧来自于哪里,但仿佛能够感受到如同陶晋鸿、杨知修那种级别碾压性的力量,在锁定着我。抿了抿嘴唇,我说道:“是马来西亚的一个行脚僧人,叫做达图,现在挂名在……”

  “哦,是他,我知道了。哼,当年在我面前,宛如蝼蚁一样的生物,现在竟然敢骑到我的头上来了,真的是可悲啊……”蚩丽妹闭上眼睛,弯弯的睫毛在微微抖动着,似乎有些生气。

  达图这样厉害的角色,在她的眼中竟然只是蝼蚁一般,她的口气是如此之大,然而我却没有觉得她在装波伊,因为在我面前神秘得宛如深邃星空的她,绝对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蚩丽妹睁开了眼睛,对我说道:“我需要你做三件事情!”

  她的语气几乎是直接命令式的,不过我却不得不拱手回答,说:“请讲!”

  蚩丽妹的声音空灵而玄妙,轻启红唇,开口说道:“我现在动不了身子,所以需要你帮我做三件事情,第一,我要给雪瑞提升修行的功力,你给我找到三样药草,分别是龙血树浆、人熊面包果和七星蚕花,它们在这方圆五十里内,具体的信息,一会儿我妹妹会告诉你,在找药的过程中,你顺便将骚扰寨子的王伦汗给击退去;其二,帮我杀了达图这小和尚;最后,帮我把魔罗杀了!”

  听得蚩丽妹的这要求,我顿时就是一阵头大——真的把我当牲口了,我也干不成这些事情啊?

  第一件还好说,我挖掘身边所有的资源,驱动肥虫子,勉强能够成功,至于后面两个,就我孤身一人,怎么搞得定?我面露难色地抬起头来,刚要说拒绝的话语,她似乎能够洞察我的心灵一般,直接开口封死了我的退路:“放心,你的潜能比你自己所想象的要大、得多,你可以的,去做吧,不要回头!”

  蚩丽妹直接来这么神棍的一句话,我就真的无语了,倘若再次拒绝,倒显得我真的懦弱胆小,没有担当一般,于是点了点头,说既然前辈你这么说了,我自当效死命便是。

  见我爽快答应了,蚩丽妹满意地点了点头,回过头来瞧着雪瑞,平静地说道:“雪瑞,你现在功力太浅,留在我这里再修行一段时间吧,我来给你亲自补课,如何?”

  雪瑞对于自己师父的话语自然是言听计从,点头说谨尊师命。

  蚩丽妹点头,而就在此刻,在雪瑞旁边一直徘徊着的那根螃蟹一般的黑色节肢,突然将虫池边缘的雪瑞一绞,这少女“啊”的一声惊呼,话儿都还没有说出口,人便跌落进了那虫池中去。

  瞧见这剧变陡生,我的心中一跳,一股莫名的愤怒情绪从心底里升腾而出,整个人就仿佛被这种情绪所控制了一般,也没有了一开始的敬畏和恐惧,阴沉着脸,朝着虫池中这个美艳绝伦的女人放声大吼:“艹,你干嘛?”

  我的这一声大吼,将整个虫池的液体都震得一阵抖动,房间里来回地荡起了我愤怒的吼声:“艹、艹、艹……”

  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本来冷若冰霜的蚩丽妹瞧见我这般凶神恶煞的模样,脸上竟然露出了少女一般的娇羞,眼神迷离地盯着我瞧,朱唇轻启,缓缓地说道:“十八郎,是你么?你回来了啊?”

  我这股怒气在蚩丽妹这柔情的呼唤中霍然消散,而旁边的蚩婆婆则拄着拐杖走上前来,拦住了剑拔弩张的我,指着虫池中迅速生成的另外一个白色巨茧,厉声骂道:“小子,你看不出来了么,要想隔绝精神世界的联络,只有将雪瑞沉入这万毒魔神厄罗池中,方能做到!”

  我瞧见雪瑞从池中浮起来,那些从黑色池水中不断生成的白色丝线将她包括得严严实实,才知道这只是一种救治方法,当下也是幡然醒悟过来,诚惶诚恐地拱手谢罪,说小子一时之间看花了眼,没有瞧明白过来,惊扰了两位前辈,还请恕罪!

  瞧见我这番谦卑的模样,刚才还眉目含笑的池中美人此刻又换了一张冰霜脸,眼睑低垂,看都不看我一眼,淡然说道:“好,你退下吧,让外面那个小和尚进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他。”

  所有的一切都恍若幻觉,我有一种在云间行走的感觉,空虚得紧,不过也不敢惹这喜怒无常的恐怖女人,也不多说什么,拱手离开。

  回到了上面,蚩婆婆跟着我出了来,给了我一张地图,标明了那三样东西的所在之处,说这三个地方十分隐秘,很久以前就被她姐姐用法阵封锁起来了,东西应该还在,算起来差不多也到了成熟期,熊明会跟你一起去,你看看什么时候能出发呢?

  我问什么时候要,她说越快越好,我点头,说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不过王伦汗的人倘若是要过来的话……她看到了我眼中的疑虑,平静地说道:“保护自己的家园,这一点,老太婆我还是能够做到的,敌人只要是敢来,定叫他们有去无回。”

  有蚩丽妹这尊大神在此坐镇,我自然是十分放心的,当下也是拿起了地图,问明情况之后,去找熊明作出发前的准备。熊明是山里的汉子,猎户出身,同时也有当年耶朗祭殿中护殿武士的格斗法门传承,行事极为利落,差不多半个小时的功夫,我们就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出发,这时坡上下来一个秃瓢,却正是小和尚他侬,只见他的脸色惨白,似乎还吐过了几次,有气无力的,瞧见我们的装扮,问是不是要出门。

  我点头,说瞧你这番无精打采的模样,还不赶快进屋休息?

  他摇了摇头,也要跟着去。我问为什么,他哭丧着脸,说不行也得行啊,那位姐姐说了,倘若我能够协助你完成她交代的事情,那么她便传我一门术法,专门用来克制类似于青伢子那种歹毒的功法,我想要给师父报仇,这段时间就得跟在你身边拼命了。

  我问什么术法,他摇头,说那姐姐说不准告诉任何人,我不敢说。

  瞧他虽然不情不愿的样子,但是眼睛里却闪耀着缕缕精光,跟以前那种惶然无措的神情,有着明显的区别,我点头,说好,那你自己小心一些。

  因为担心寨黎苗村被人监视,我们并没有走正门,而是从一处角落偷偷潜出,在此之前还让肥虫子和小妖去探了路。不过事情倒也有些奇怪,那御兽女昨日被擒,敌人却没有任何反应,让人感觉这平静的背后,有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趋势。

  不过没有遇见监视,这也是好事,我们三人一路小心行走,首先朝着西面的龙血树林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