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三章 龙血树旁的武装分子

第三十三章 龙血树旁的武装分子

  什么是龙血树,这并不是什么传说中、或者捏造出来的神物,而是一种热带常绿乔木,它的树皮一旦被割破,便会流出殷红的树脂,如同鲜血一般,又名“血竭”或“麒麟竭”,这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成分,可以治疗筋骨疼痛,活血化淤,同时还是一种高级防腐剂,古代东南亚各国王族,都会用这东西来保存尸体。

  不过我们这次所要去寻找的龙血树浆却非同寻常,为何?须知这树生长十分缓慢,一年内树干增粗不到一厘米,几百年才能长成一棵树,树龄可达八千年。想想这八千年的风雨岁月,会历经多少沧桑变故?

  我并不知道这麒麟竭真正的功效是什么,但是想来若找几棵上了年岁的龙血树,确实难得。

  一路上我们小心翼翼,作为侦察兵,肥虫子和小妖展露出了极好的天赋,方圆一里路,查探得明明白白,不留一丝空地,只是可怜了那些常年在潮湿丛林中蛰伏栖息的各路蛇虫鼠蚁,纷纷流出了一包眼泪水,仓惶搬家,被驱赶得四处奔逃,跑得快些的,刺溜一下不见踪影,跑得慢些的,则直接被肥虫子那股恐怖气息给碾压在地,动弹不得。

  这些腌臜货色,卖相好的直接就给肥虫子当作零食一般活吃生嚼了,倘若是卖相不咋地,总算是逃过一劫,不过心中却依旧还是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作为有翅一族,虎皮猫大人就显得疲赖许多,它老人家一会儿去干扰肥虫子这吃货的进食,一会儿又消失无踪,一会儿竟然叼着一条浑身毛茸茸的大虫子过来四处蹿,还非要喂给肥虫子吃,说是关爱,当真的是个老不修,让人捧腹。

  按照地图,我们来到了离寨黎苗村二十里地的一片老林子,这儿的路况有一些奇怪,按理说龙血树比较喜欢干燥的环境,但是这周边却尽是溪水蔓延,半人高的水草地,一踩进去就是一个大脚印子,让我怀疑这地图是不是有谬误的地方,毕竟瞧着这布的材质,也是有些年头了。

  然而我刚刚走到边缘的时候,前面查探的小妖返回来示警了,告诉我那里有一个临时兵营。

  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不会吧,一路上都没有瞧见王伦汗手下的身影,没想到他们居然扎根在了我们的目的地来?这事情也不会是太巧合了吧?

  当下我也有点儿懵,回头问熊明,这个跟随我们一同前来取药的汉子挠了挠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就负责过来给你们破阵,以及指导取药的。

  小妖这小狐媚子就是个最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摩拳擦掌地说:“嘿,陆左,敢不敢干,要不要弄?”

  三个人,对抗一只军队,嘿,我勒个擦擦,这么凶残的事情我还真的没有做过,由不得地心慌啊?

  我吞了一口唾沫,左右打量了一番,只见他侬一副老神在在、梦游发呆的状况,而熊明则满目崇拜地看着我,想来是在回忆我昨天的威风,以为此乃区区小事。我稳定一下心情,折中说道:“先过去看一看,倘若好弄,搞垮他们;倘若不行,我们偷偷潜入,然后再伺机而动!”

  当下我们也是商定完毕,然后由着小妖领路,悄悄朝着前面的坡地洼处摸去。

  这林中潜行,有颇多讲究之处,文中有限,不可细言,我和身边两人相互照看,悄然无声息地摸到了边缘处,这时小妖指着前方的一片草丛说道:“别走路了,前面有一组暗哨,那边有两组明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巡逻,整个临时军营有差不多九十人左右的武装分子,戒备还是蛮森严的。”

  我眯着眼睛望去,虽然只是临时军营,但是周边的铁丝网和戒备手段都搞得像模像样,而且瞧那些明哨的装备和精神状态,想来应该也是王伦汗手底下的一支精锐。

  要知道,金三角很多有名的毒枭虽然手上有部队,但是能够做到如此齐整的,实在难得。

  我左右瞧了一下,发现布置临时军营的人十分周密,很难有秘密潜入的机会。眺目远看,发现在一顶顶帐篷中间围着一块平地,那儿竖立着几个木架子,上面绑着三个人,一堆人围在旁边,有一个赤裸上身的光头壮汉不断地抽打着鞭子,皮鞭在空中炸响,那汉子浑身热气腾腾,身上纹绘着的黛青色刺青是一只猛虎,活灵活现,在这雾霭中几乎都要扑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我们有些不明所以,然而听到那声声凄厉的叫喊声,本来还在神游的小和尚他侬突然身子一僵,低声喝道:“不对,那是我师兄三个!”

  乃篷?我放目看去,只见那个一身精瘦肌肉的契迪龙寺泰拳高手,被捆在正中间的那根木桩上面,被那个身纹猛虎的光头男轮番抽打,他倒也是一个硬汉子,咬着牙,默默念诵着佛经,以求得到钢铁般的意志。

  不过这世间的硬汉并不多,旁边那个猥琐的小个子,叫做沙曼的家伙在惨叫得喉咙沙哑之后,痛哭流涕地哀求道:“别打了,别打了,你们是王伦汗的手下对不对,我也是萨库朗的人,我是在他们身边的暗线,别打了,你们倘若不信,看看我身上的纹身。”

  他这几声特别犀利,我们相隔这么远都能够听到,本来还在念经硬扛着的乃篷听到这话,顿时就暴跳如雷,朝着这个没骨头的家伙一阵大骂,而一身肥膘的光头男则将沙曼的裤带一把拉开,在他的裆部掏弄几下之后,转头吩咐旁边的人松绑。

  被松绑之后的沙曼给人搀扶着,似乎还讥讽了几句乃篷。那乃篷气得几乎都疯掉了,使劲地挣扎,摇晃身子,那深埋在土里面的木桩子几乎都给他弄出来了,然而终究还是受制于人,给那光头男重重地抽了几记鞭子,立刻老实了,头垂了下来,显然是已经昏厥过去。

  虽然此前为敌,但是乃篷到底还是他侬打心底里敬重的师兄,见到他受到这般折磨,小和尚心底里也多了一团怒火,紧紧抓着我的手,说陆左,救救我师兄吧?

  其实在此之前,瞧见了这里戒备如此森严,我都已经做好了先行离开的打算,不过乃篷之所以被抓起来,想来也是因为我们。我不杀伯仁,而伯仁因我而死,我的心终究是不安的,再说了,倘若乃篷能够活着回去,我身边这个小和尚也就有了一丝沉冤得雪的希望。

  班智大师对我有恩,而我又深深知道那种被冤枉的滋味,如此掂量一番,我终于点头说好。

  既然准备营救,那么我就开始上了心思来,回头数一数,一二三四五,总共就这几个人,手上还都是冷兵器,如何冲击这上百号人的临时军营呢?不过这并不是我们所考虑的问题,对于普通的士兵,肥虫子就代表着战略级的核武器。

  不过金蚕蛊也不是万能的,并不能虎躯一阵,整个军营便轰然崩塌,我把肥虫子找了过来,与它商量,让它到军营的水源处去下点蛊药,不需要谋人性命,只需要让他们丧失战斗力即可,等这大半个军营的丘八都不行了,我们再前去营救,如此最是妥贴。

  肥虫子闻得指令,振翅而飞,猥猥琐琐地沿着附近的草丛行进。

  也是巧了,肥虫子进去不到十多分钟,便有人招呼喝水,士兵们有人过来舀水喝,也有两个汉子抬着一桶水,走到脑袋低垂着的乃篷面前,一盆泼下。被水淋醒过来的乃篷破口大骂,而旁边那个沙曼又在怂恿催促,那个光头男似乎听信了他的话,从手下那里接来了一把匕首,瞄准了乃篷垒块结实的胸口扎去。

  他这陡然而来的杀手将我们所有的计划都给打乱了,他侬几乎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朝这那平地上远远大吼:“不可以!”

  他这一声激动的叫喊立刻把我们的位置给暴露,“艹!”熊明一声粗话出口,人便朝着旁边的岩石滚去,而那个沙曼瞧见了他侬的身影,立刻跟光头男说了一句,我听到了下命令的声音,接着明哨、暗哨以及巡逻队都动了手,铺天盖地的枪子横空飞来。

  还好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深坑,死死低伏着身子,那弹头带着硝烟,从我们的上方嘎然飞过,那爆豆一样的枪声让我顿时就想把被我按在深坑中的他侬,给活活掐死。

  所谓的猪队友,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我们伏卧着这儿,仅仅只有几秒钟,旁边的小妖便大声示警,说不好,手雷!

  这一声喊得我们魂儿都飞了,朝着旁边翻身滚去,下一秒钟,小妖霍然从我们的藏身之处冲出去,将那个横空飞来的手雷给朝着前边儿踢开去。

  哐啷一声响,那手雷虽然给踢开了,然而她却在一刹那,暴露在了敌人的视野中,立刻有子弹朝她身上射来。小妖虽然有麒麟胎身,但是被这子弹给射中,却也是受不住这力,豁然跌落在地。在一声巨大爆炸声中,我伸出手,紧紧抓住小妖的手,使劲儿一拽,将她给拉到了我们这边来。

  当下我也是不敢停留,朝着旁边的树林死命狂奔,跑了二十来米,我回手,抽出鬼剑,招呼旁边的熊明和他侬先藏起来。

  这样追下去不行,肯定要反击的。我望着前面不远处济济而来的追兵,深深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