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五章 肥虫凶虐

第三十五章 肥虫凶虐

  小和尚他侬最后一个进入的营地,不了解情况,瞧见到自己的师兄脱离了危险,心情激动之余,却也忘记了危险,高兴地冲上前去说道:“师兄,师兄!你刚才听到沙曼的话了没有,我真的是冤枉的,他们根本就是萨库朗的人,杀害师父的,就是那个青伢子啊……”

  在这种诡异的状况下,瞧见他侬一点儿警觉心都没有,我不由得浑身冰凉,冲上前去厉声喊道:“他侬,小心!”

  然而我的提醒并没有引起一心想要洗脱冤屈的他侬注意,他太过急切地想得到最尊敬的师兄乃篷的谅解,却没想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个人,早就不是他的师兄了。

  乃篷脸上的阴寒,几乎都能滴下水来,那一双眼眸中凝现出诡异的暗金色,他将双手放在脸前二十公分处,异样地瞧着自己的双手,脸上隐约露出了一点儿好奇。他就这样盯着自己的手在看,当他侬一边说着话,一边靠近的时候,乃篷立刻露出了被惊扰的神色,仿佛自己的地盘被侵扰了一般,脚步瞬间前移,二话不说,一掌就击打在他侬的胸口处。

  那个小和尚还没有来得及说完话,胸前喀嚓一声响,人便飞了出去。

  瞧见他侬喷血而飞,我顿时就有一阵火气,冲到近前来,大声叫道:“肥虫子,是你么?”乃篷将他侬一掌击飞,脸上立刻露出了不似人类的扭曲神色,眼神凶狠非常,见到我又冲了上来,几乎是下意识地再次递出一掌,朝着我的胸口猛力拍来。

  我心中焦急万分,意识中与肥虫子的那联系早已经被切断了,此刻蔓延过去,只能够感觉到一片寒狱般的冰凉,当下也是有些急躁,更多的是对肥虫子的担忧,瞧见乃篷一掌打来,想也不想,回手便拼将一击。

  嘭!

  两掌交击,一声巨大的气劲爆发声骤然响起,我们各退好几步。

  看着自己的手掌,我心中一凛,乃篷之前虽然是个一等一的泰拳高手,一身的外功纵横,钢筋铁骨,然而断然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气力,而从刚才的交击之中,我也知道了对面这个乃篷的身子之中,金蚕蛊绝对在里面。

  只是……肥虫子这是在干什么,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然而我刚才那一掌似乎也激发了乃篷血液里面的泰拳天赋,当下身子一震,浑身仿佛充上了电一般,背脊骨一挺,人就冲上了前来,双手如电,宛若毒龙探巢,凶猛非常。

  我不愿意打这种莫名其妙的架,一边往后退,一边问小和尚他侬的伤势如何?

  熊明在我身后回答我,说断了好几根骨头,没死,不过也差不多了。我正想回头过去瞧,却因为分了心,给肥虫子驻扎的乃篷手掌擦到一击,顿时胳膊火烧火燎的,疼得厉害。

  这疼痛也让我瞬间清醒过来,想起了当日在茅山后院里陶晋鸿跟我说的话,这肥虫子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让我厉害非凡,也能让我死于非命,所有的转变,都只是在于我能否有镇压住它的力量。

  往昔我有镇压山峦十二法门里面记载的手段,初始之时,乃至一转二转,肥虫子都无所挂碍,然而到了三转之后,肥虫子就有了明显的转变,它倘若不是为了抵御噬心雷而丧失大部分力量,只怕一开始就暴走了。

  肥虫翻脸,六亲不认,倘若现在它进入乃篷身体里,是嫁金蚕的节奏的话,只怕我们都得遭殃了。

  当务之急,并不是跟暴走的肥虫子摆事实讲道理,而是先将这闯祸的小惹事精给揍一顿,镇压住再说。如此一想,我的心中就有些激情澎湃——肥虫子与我自相遇,命运就连结在一起,相生相息,它是个不会说话的小东西,不过却能够卖得一手好萌,比起小妖和虎皮猫大人来说,它是个老实性子,被自己人欺负了,从来都不知道反抗,就像我们身边最老实的那个孩子,从来都只知道傻笑。

  然而于此同时,在一致对外时,它才会显露出自己狰狞的爪牙,显示出自己身为万蛊之王的豪气。

  肥虫子跟我们身边那个最不起眼的老实孩子一样可爱,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与它对敌,心中没有怨恨,反而有一种友谊赛的稀奇,当下也是稳住身形,朝着身形如电的乃篷迎去。

  虽然之前与乃篷交过手,然而再次与他交锋之时,我立刻感受到了喘不过气来的沉重压力,真的是仿佛变了一个人,肥虫子不但增强了乃篷身上的劲力,而且还将这个外功达到一流的泰拳高手,所有的天赋都开发出来,我感觉跟自己作战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精准无比的机器,全身上下,每一处器官都是武器,手掌、脚、膝、肘、头、肩、牙齿……

  倘若之前的乃篷是一名顶尖的匠人,那么此刻的他,绝对是一代宗师,他的战斗方式简直已经是一门艺术,让人目不暇接,简直就是教科书式的打击,即使是全神贯注,运转周身气力而动的我,也顶不住这般暴风骤雨一般的打击。

  在交手几十个回合之后,我便败下阵来,跌倒在地,倘若不是朵朵上前以癸水之力阻拦,只怕我就要给一脚踩死。我连滚带爬地往后爬开,这会儿回复过来的小妖从我身边越过,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瞧瞧,同样是小肥肥在肚子里,你这么弱,那人却强得没有了边,这就是差距啊……”

  说完这话,小妖一脚踏前,双手往头上一举,一股青朦朦的光芒就笼罩在了正与朵朵对阵的乃篷身上,地上那些杂草开始疯狂蔓延开来,将双眼暗金的乃篷给困住,朵朵一手拿着碧落回阳伞,一手与小妖紧紧相牵,共同将这青木乙罡给激活增长。

  然而乃篷此刻的气势十分强盛,那些疯狂攀附在他腿上的杂草野藤仿佛被洒了毒药一般,纷纷枯萎,而他则在一步一步地坚定前移着。小妖瞧见乃篷如此犀利,顿时就有着急,朝天上望了一眼,大声喊道:“肥母鸡,你再不下来帮忙,我和朵朵都要死了!”

  一道肥硕的身影从天而降,虎皮猫大人一脸郁闷地说道:“不是不帮,是帮不上忙,小肥肥找人附了体,我这瘦胳膊瘦腿的,可顶不住它一巴掌!”

  话是这般说,但它还是不断地念起了古里古怪的咒诀出来。

  不过此时的乃篷当真有些势不可挡的意思,当下双脚一蹬,从地上突然冒出一股无可匹敌的气劲来,将整个炁场都搅合得极端紊乱,而小妖和朵朵联手激发出来的青木乙罡也就此湮灭,乃篷倏然前进五米,双手分别抓中了小妖和朵朵的胳膊。

  朵朵乃鬼妖之体,一被触及,立刻化作虚无,裹挟着碧落回阳伞往旁边退开,而小妖却是个暴脾气,抬腿便朝着乃篷踹了过去,乃篷伸手来挡,两人眼花缭乱地互攻了几回合,结果乃篷身体一阵金光萦绕,小妖顿时就没了气力,给一把抓住,举得高高,然后再往下面用力一掼,硬生生地给砸到了泥地里去。

  “啊!”

  即使是麒麟胎体,被这般重重摔下来,小妖也忍不住呼痛。

  我不知道肥虫子是用了什么法子,让小妖突然失去了力量,当时的心中却是无名业火熊熊燃起,一股我也说不上来的气息从小腹之中升腾而起,某一种藏匿在脑海神识深处的意识,正在迅速觉醒起来。

  它似乎对我的这般弱小而极为愤慨,我的意识在一瞬间就被压制,接着我看见自己身子如飞一般,冲向了前面的乃篷,那个宛若魔神一般的男子,给我一拳击在胸口,人便腾空而起,飞跃过数十顶帐篷,跌落到了附近的淤泥洼地里面去。

  我纵步疾走,快如疾风,根本就不顾旁人,越过周边的一顶顶帐篷,跨越栅栏,一跃而进入了那泥洼之中,骑在还兀自挣扎着的乃篷身上,不断地扇耳光,将这硬汉扇得一脑门的直发懵,牙齿都吐了好几颗。

  他奋力反抗,然而我根本就不在乎,将他给死死地压在身下,将他的脑袋往泥浆里面灌去,然后死死摁着。

  好几秒钟之后,一只拳头大、全身都是古怪眼睛的虫子从乃篷的身上射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朝着我咬来,我伸出手,虚张五爪,口中莫名就喊出了一句话来:“孽畜,敢尔!”

  话语一出,一股恐怖的气息直接罩住了肥虫子,将它给裹得紧紧,一丝都动弹不得,而就在此刻,一道青光从寨黎苗村的方向横空射来,落在了肥虫子的旁边,然后蚩丽妹的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响起来:“十八……”

  这声音在我的脑海里刚刚响起,后续似乎还有话再说,然而我的意识倏然间就被冰冻住了,再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宛如潮水一般袭来。